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22章 .回去

第122章 .回去

        镖哥们说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其实已清楚表达了发生了什么,所以还用明说么?

        柳水云不让人进他的门,这次武梁没有勉强。给他时间休养和冷静,只要他不再做傻事就好。

        如果他又寻死觅活或软弱逃避,武梁想,这次她一定会好好凶他一回。

        实际上她已经满腔的怒火,为那些恶心的龌龊的败类。有些人就有这样,欺负人没够,当初她就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那些可疑的东西狠狠收拾一回才对。

        结果一软弱一退避,于是有些事有一就有二,让人做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她也很煎熬,心里有些猜测一直在那里,只是她之前悄悄掩掉,没敢去深想罢了。比如,是不是因为她,才带累的柳水云遭遇这些?

        之前这念头一起,就被她迅速掐掉了。她觉得这般想,大约是自己太过自恋了。如果真有谁对她念念不忘的,当初她都不能顺利离京才对吧?她已经离开京城这么久了,一直平顺无波的,何至于到现在才开始有人使绊?

        可是,若非因为她,为何有人胆敢这般欺负柳水云,却半丝儿不动她呢?上回她可是打过官差呢,那些人应该更恼她才对。不是应该使手段诈她的银子毁她的人,饱收拾她一顿出气么?竟然她却被忽略得彻底,就尽冲着柳水云去了?

        她又不是老丑不堪到无人问津的地步,走在大街上,还是有人频频注目的,还是有看着她呆了傻了的二货的。怎么偏就官府这伙儿人瞎了呢。

        而柳水云,就很好欺负么?

        当初在京城,老太后没了后,柳水云失了依仗时候,有多少京城权贵动他的念头?不管是太后旧党怕他知之太多心生忌惮想灭他的,还是那些觊觎已久色迷心窍想收他的,但最终谁也没敢真的下手。

        如今他行走在外,依然是亮明了自己的大号呀。好歹打听一下,也该知道这位在京城的名头,所以这些地方上的官爷,好歹有点儿脑子的,也该不会动他才对。

        他只是远离了从前的圈子,并不是得罪了谁可以被痛打落水狗。他受欺负,如果他从前所结交周旋的那帮子权贵中,能有一个,只消有一个肯伸伸手助一把,等他再杀回来你个地方小官吃得消么?

        所以原本武梁以为,他这般摆明了身份,就是一种很好的保护色了。没想到在这边陲小地,竟然不管用。

        希望这是因为这里地处偏远,消息闭塞造成的,而不是谁刻意为之……

        自个儿闷了一会儿,武梁干脆叫了杜大哥直接问。这一路他们走得漫无目的随兴而止,若有人能准确知道他们的行程,也只有这位的主子了。

        结果杜大哥表示,姑娘你想多了,他和邓统领之前,总共就来往过那么一回信。他报告一年来的日常,而邓统领吩咐他务必保证姑娘的安全。柳水云如何,邓统领问都不曾问过半句。

        当然人家是没问,不代表他没有主动说。年前他的工作汇报里,没少说柳水云相关。这部分本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但在眼前这位明显憋着火的当下,他还是吞下别说了吧。

        然后他把邓隐领的回信拿给武梁看。果然,上面不过只言片语而已,不但没提柳水云半分,连她也没提半个字,只说让杜大哥他们“做好份内的,旁的少操心……”

        ···

        ···

        镖哥们说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其实已清楚表达了发生了什么,所以还用明说么?

        柳水云不让人进他的门,这次武梁没有勉强。给他时间休养和冷静,只要他不再做傻事就好。

        如果他又寻死觅活或软弱逃避,武梁想,这次她一定会好好凶他一回。

        实际上她已经满腔的怒火,为那些恶心的龌龊的败类。有些人就有这样,欺负人没够,当初她就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那些可疑的东西狠狠收拾一回才对。

        结果一软弱一退避,于是有些事有一就有二,让人做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她也很煎熬,心里有些猜测一直在那里,只是她之前悄悄掩掉,没敢去深想罢了。比如,是不是因为她,才带累的柳水云遭遇这些?

        之前这念头一起,就被她迅速掐掉了。她觉得这般想,大约是自己太过自恋了。如果真有谁对她念念不忘的,当初她都不能顺利离京才对吧?她已经离开京城这么久了,一直平顺无波的,何至于到现在才开始有人使绊?

        可是,若非因为她,为何有人胆敢这般欺负柳水云,却半丝儿不动她呢?上回她可是打过官差呢,那些人应该更恼她才对。不是应该使手段诈她的银子毁她的人,饱收拾她一顿出气么?竟然她却被忽略得彻底,就尽冲着柳水云去了?

        她又不是老丑不堪到无人问津的地步,走在大街上,还是有人频频注目的,还是有看着她呆了傻了的二货的。怎么偏就官府这伙儿人瞎了呢。

        而柳水云,就很好欺负么?

        当初在京城,老太后没了后,柳水云失了依仗时候,有多少京城权贵动他的念头?不管是太后旧党怕他知之太多心生忌惮想灭他的,还是那些觊觎已久色迷心窍想收他的,但最终谁也没敢真的下手。

        如今他行走在外,依然是亮明了自己的大号呀。好歹打听一下,也该知道这位在京城的名头,所以这些地方上的官爷,好歹有点儿脑子的,也该不会动他才对。

        他只是远离了从前的圈子,并不是得罪了谁可以被痛打落水狗。他受欺负,如果他从前所结交周旋的那帮子权贵中,能有一个,只消有一个肯伸伸手助一把,等他再杀回来你个地方小官吃得消么?

        所以原本武梁以为,他这般摆明了身份,就是一种很好的保护色了。没想到在这边陲小地,竟然不管用。

        希望这是因为这里地处偏远,消息闭塞造成的,而不是谁刻意为之……

        自个儿闷了一会儿,武梁干脆叫了杜大哥直接问。这一路他们走得漫无目的随兴而止,若有人能准确知道他们的行程,也只有这位的主子了。

        结果杜大哥表示,姑娘你想多了,他和邓统领之前,总共就来往过那么一回信。他报告一年来的日常,而邓统领吩咐他务必保证姑娘的安全。柳水云如何,邓统领问都不曾问过半句。

        当然人家是没问,不代表他没有主动说。年前他的工作汇报里,没少说柳水云相关。这部分本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但在眼前这位明显憋着火的当下,他还是吞下别说了吧。

        然后他把邓隐领的回信拿给武梁看。果然,上面不过只言片语而已,不但没提柳水云半分,连她也没提半个字,只说让杜大哥他们“做好份内的,旁的少操心……”

        镖哥们说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其实已清楚表达了发生了什么,所以还用明说么?

        柳水云不让人进他的门,这次武梁没有勉强。给他时间休养和冷静,只要他不再做傻事就好。

        如果他又寻死觅活或软弱逃避,武梁想,这次她一定会好好凶他一回。

        实际上她已经满腔的怒火,为那些恶心的龌龊的败类。有些人就有这样,欺负人没够,当初她就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那些可疑的东西狠狠收拾一回才对。

        结果一软弱一退避,于是有些事有一就有二,让人做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她也很煎熬,心里有些猜测一直在那里,只是她之前悄悄掩掉,没敢去深想罢了。比如,是不是因为她,才带累的柳水云遭遇这些?

        之前这念头一起,就被她迅速掐掉了。她觉得这般想,大约是自己太过自恋了。如果真有谁对她念念不忘的,当初她都不能顺利离京才对吧?她已经离开京城这么久了,一直平顺无波的,何至于到现在才开始有人使绊?

        可是,若非因为她,为何有人胆敢这般欺负柳水云,却半丝儿不动她呢?上回她可是打过官差呢,那些人应该更恼她才对。不是应该使手段诈她的银子毁她的人,饱收拾她一顿出气么?竟然她却被忽略得彻底,就尽冲着柳水云去了?

        她又不是老丑不堪到无人问津的地步,走在大街上,还是有人频频注目的,还是有看着她呆了傻了的二货的。怎么偏就官府这伙儿人瞎了呢。

        而柳水云,就很好欺负么?

        当初在京城,老太后没了后,柳水云失了依仗时候,有多少京城权贵动他的念头?不管是太后旧党怕他知之太多心生忌惮想灭他的,还是那些觊觎已久色迷心窍想收他的,但最终谁也没敢真的下手。

        如今他行走在外,依然是亮明了自己的大号呀。好歹打听一下,也该知道这位在京城的名头,所以这些地方上的官爷,好歹有点儿脑子的,也该不会动他才对。

        他只是远离了从前的圈子,并不是得罪了谁可以被痛打落水狗。他受欺负,如果他从前所结交周旋的那帮子权贵中,能有一个,只消有一个肯伸伸手助一把,等他再杀回来你个地方小官吃得消么?

        所以原本武梁以为,他这般摆明了身份,就是一种很好的保护色了。没想到在这边陲小地,竟然不管用。

        希望这是因为这里地处偏远,消息闭塞造成的,而不是谁刻意为之……

        自个儿闷了一会儿,武梁干脆叫了杜大哥直接问。这一路他们走得漫无目的随兴而止,若有人能准确知道他们的行程,也只有这位的主子了。

        结果杜大哥表示,姑娘你想多了,他和邓统领之前,总共就来往过那么一回信。他报告一年来的日常,而邓统领吩咐他务必保证姑娘的安全。柳水云如何,邓统领问都不曾问过半句。

        当然人家是没问,不代表他没有主动说。年前他的工作汇报里,没少说柳水云相关。这部分本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但在眼前这位明显憋着火的当下,他还是吞下别说了吧。

        然后他把邓隐领的回信拿给武梁看。果然,上面不过只言片语而已,不但没提柳水云半分,连她也没提半个字,只说让杜大哥他们“做好份内的,旁的少操心……”

        镖哥们说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其实已清楚表达了发生了什么,所以还用明说么?

        柳水云不让人进他的门,这次武梁没有勉强。给他时间休养和冷静,只要他不再做傻事就好。

        如果他又寻死觅活或软弱逃避,武梁想,这次她一定会好好凶他一回。

        实际上她已经满腔的怒火,为那些恶心的龌龊的败类。有些人就有这样,欺负人没够,当初她就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那些可疑的东西狠狠收拾一回才对。

        结果一软弱一退避,于是有些事有一就有二,让人做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她也很煎熬,心里有些猜测一直在那里,只是她之前悄悄掩掉,没敢去深想罢了。比如,是不是因为她,才带累的柳水云遭遇这些?

        之前这念头一起,就被她迅速掐掉了。她觉得这般想,大约是自己太过自恋了。如果真有谁对她念念不忘的,当初她都不能顺利离京才对吧?她已经离开京城这么久了,一直平顺无波的,何至于到现在才开始有人使绊?

        可是,若非因为她,为何有人胆敢这般欺负柳水云,却半丝儿不动她呢?上回她可是打过官差呢,那些人应该更恼她才对。不是应该使手段诈她的银子毁她的人,饱收拾她一顿出气么?竟然她却被忽略得彻底,就尽冲着柳水云去了?

        她又不是老丑不堪到无人问津的地步,走在大街上,还是有人频频注目的,还是有看着她呆了傻了的二货的。怎么偏就官府这伙儿人瞎了呢。

        而柳水云,就很好欺负么?

        当初在京城,老太后没了后,柳水云失了依仗时候,有多少京城权贵动他的念头?不管是太后旧党怕他知之太多心生忌惮想灭他的,还是那些觊觎已久色迷心窍想收他的,但最终谁也没敢真的下手。

        如今他行走在外,依然是亮明了自己的大号呀。好歹打听一下,也该知道这位在京城的名头,所以这些地方上的官爷,好歹有点儿脑子的,也该不会动他才对。

        他只是远离了从前的圈子,并不是得罪了谁可以被痛打落水狗。他受欺负,如果他从前所结交周旋的那帮子权贵中,能有一个,只消有一个肯伸伸手助一把,等他再杀回来你个地方小官吃得消么?

        所以原本武梁以为,他这般摆明了身份,就是一种很好的保护色了。没想到在这边陲小地,竟然不管用。

        希望这是因为这里地处偏远,消息闭塞造成的,而不是谁刻意为之……

        自个儿闷了一会儿,武梁干脆叫了杜大哥直接问。这一路他们走得漫无目的随兴而止,若有人能准确知道他们的行程,也只有这位的主子了。

        结果杜大哥表示,姑娘你想多了,他和邓统领之前,总共就来往过那么一回信。他报告一年来的日常,而邓统领吩咐他务必保证姑娘的安全。柳水云如何,邓统领问都不曾问过半句。

        当然人家是没问,不代表他没有主动说。年前他的工作汇报里,没少说柳水云相关。这部分本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但在眼前这位明显憋着火的当下,他还是吞下别说了吧。

        然后他把邓隐领的回信拿给武梁看。果然,上面不过只言片语而已,不但没提柳水云半分,连她也没提半个字,只说让杜大哥他们“做好份内的,旁的少操心……”

        镖哥们说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其实已清楚表达了发生了什么,所以还用明说么?

        柳水云不让人进他的门,这次武梁没有勉强。给他时间休养和冷静,只要他不再做傻事就好。

        如果他又寻死觅活或软弱逃避,武梁想,这次她一定会好好凶他一回。

        实际上她已经满腔的怒火,为那些恶心的龌龊的败类。有些人就有这样,欺负人没够,当初她就该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那些可疑的东西狠狠收拾一回才对。

        结果一软弱一退避,于是有些事有一就有二,让人做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她也很煎熬,心里有些猜测一直在那里,只是她之前悄悄掩掉,没敢去深想罢了。比如,是不是因为她,才带累的柳水云遭遇这些?

        之前这念头一起,就被她迅速掐掉了。她觉得这般想,大约是自己太过自恋了。如果真有谁对她念念不忘的,当初她都不能顺利离京才对吧?她已经离开京城这么久了,一直平顺无波的,何至于到现在才开始有人使绊?

        可是,若非因为她,为何有人胆敢这般欺负柳水云,却半丝儿不动她呢?上回她可是打过官差呢,那些人应该更恼她才对。不是应该使手段诈她的银子毁她的人,饱收拾她一顿出气么?竟然她却被忽略得彻底,就尽冲着柳水云去了?

        她又不是老丑不堪到无人问津的地步,走在大街上,还是有人频频注目的,还是有看着她呆了傻了的二货的。怎么偏就官府这伙儿人瞎了呢。

        而柳水云,就很好欺负么?

        当初在京城,老太后没了后,柳水云失了依仗时候,有多少京城权贵动他的念头?不管是太后旧党怕他知之太多心生忌惮想灭他的,还是那些觊觎已久色迷心窍想收他的,但最终谁也没敢真的下手。

        如今他行走在外,依然是亮明了自己的大号呀。好歹打听一下,也该知道这位在京城的名头,所以这些地方上的官爷,好歹有点儿脑子的,也该不会动他才对。

        他只是远离了从前的圈子,并不是得罪了谁可以被痛打落水狗。他受欺负,如果他从前所结交周旋的那帮子权贵中,能有一个,只消有一个肯伸伸手助一把,等他再杀回来你个地方小官吃得消么?

        所以原本武梁以为,他这般摆明了身份,就是一种很好的保护色了。没想到在这边陲小地,竟然不管用。

        希望这是因为这里地处偏远,消息闭塞造成的,而不是谁刻意为之……

        自个儿闷了一会儿,武梁干脆叫了杜大哥直接问。这一路他们走得漫无目的随兴而止,若有人能准确知道他们的行程,也只有这位的主子了。

        结果杜大哥表示,姑娘你想多了,他和邓统领之前,总共就来往过那么一回信。他报告一年来的日常,而邓统领吩咐他务必保证姑娘的安全。柳水云如何,邓统领问都不曾问过半句。

        当然人家是没问,不代表他没有主动说。年前他的工作汇报里,没少说柳水云相关。这部分本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但在眼前这位明显憋着火的当下,他还是吞下别说了吧。

        然后他把邓隐领的回信拿给武梁看。果然,上面不过只言片语而已,不但没提柳水云半分,连她也没提半个字,只说让  结果杜大哥表示,姑娘你想多了,他和邓统领之前,总共就来往过那么一回信。他报告一年来的日常,而邓统领吩咐他务必保证姑娘的安全。柳水云如何,邓统领问都不曾问过半句。

        当然人家是没问,不代表他没有主动说。年前他的工作汇报里,没少说柳水云相关。这部分本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但在眼前这位明显憋着火的当下,他还是吞下别说了吧。

        然后他把邓隐领的回信拿给武梁看。果然,上面不过只言片语而已,不但没提柳水云半分,连她也没提半个字,只说让

        作者有话要说:放上这么多字,为了督促自己把这章快点儿写完。大家明天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