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20章 .安慰

第120章 .安慰

        而那些围观群众,武梁也不撵他们,还让人给他们发糖吃。

        说人救回来了,歹徒得严惩啊,乡亲们给作个证呀……要不然恶人不除,今日我家遭殃,明天就你家招祸呀……这事儿不能纵容。

        乡亲们大多看着他们这些院里出来的人神色奇奇怪怪的,带着明明那般明目张胆的窥视和审看,想要捕捉每个人的言论举动作谈资,偏又想遮想掩的不敢直视他们的眼睛,有些战战惊惊的小民作风。

        见那边真发糖就一窝蜂的去抢,抢完就一窝蜂离他们远些,好像捱近了就会怎么着似的。听了她的话也嚅嚅不搭腔,只管把粮往兜里揣。大约回头谈论时,这还是明证之一。

        民风敦厚什么的,有时候奏是傻呆的客气说法。

        当然武梁想先争得舆论的支持是一方面,既然这事儿它压不住,求得些同情也没错吧。无能小民受了冤屈,还能指望什么呢。

        另一方面她也是想给去拜会知府大人做些铺垫,有这么多人知晓作证,也不怕那知府大人胆敢再私下扣人,作出什么恶事来。既然出了这样的事,这位知府大人,她是一定想接触看看的。

        她这里寻思着这事儿的后续,怎么查明真相,怎么善后,将来怎么规避此类险情的时候,那边柳水云,他割腕了!!

        他不要活了!!!

        他被送回来时,虽然浑身无力,但神智显然是清醒的,否则也不会是那么一副羞愤欲死的样子。武梁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要糟,他应该特别不想她看到他那副样子。

        他本人身体的伤并不严重,但这么个心思纤细又敏感至致的人,这么个很在意人前的光鲜的人,这一番羞辱打击,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所以让他的贴身小仆帮他清洗上药,换衣服侍,其他人都刻意回避了。武梁也不去看他,只等着他恢复了一些,被换好了衣装收拾好了头发脸面,全然洁净一身了,才出现在他面前。

        那时候柳水云躺在床上,闭眼假寐。武梁在床边坐下,伸手轻抚他的头发。没想到柳水云却猛然睁开了眼睛,一眼扫到是她,情绪忽然就激烈起来,他的身子很迅速很猛烈地和她拉开距离,躲避开了她的触碰。

        他扭着头不再看她,哑着嗓子声音不大,但看他脸上的表情,却显然是用尽了力在嘶吼状,他说:“你走!”

        好像是她欺负了他,所以不想多看她一眼似的。

        武梁有一瞬间就觉得是不是真的因为她才让他受了这番折辱,所以她说:“你放心,我一定会想法查清楚,也一定会想法讨个公道的。”

        她那瞬间,想到了京城里的男人们。只是她的印象中,那两个和她有所牵扯的男人都还算格调很高的,会用这样的手段,真是难以想象。所以她甚至想,如果真是因为她而让柳水云遭罪,甚至也不排除是某些变态女人所为。

        但显然柳水云的迁怒却并不是这个意思。他仍是那般青筋暴跳着,却仍隐忍着压抑着道:“你别去查,这样的污糟事,我不愿意有人再翻出来一遍……”

        那语气,带着深深的悲和伤,甚至是带着丝乞求。

        原来他只是因为遭遇的事情不堪,不想面对她才让她走,并不是真的确定是因为她让他受伤害。

        武梁看着他很想叹息,但到底没有。她若叹气,他更会以为是对他的同情嫌弃了吧?

        男人有时候实在是矫情,叫着“你滚、你走”的时候,未必就真的想让你离开。

        但柳水云神色绷得那么紧,甚至是戒备她的靠近,让武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忽然觉得大家真的都该冷静一下,不只他,她面对这样的事情,也需要冷静一下。

        并且他那么抗拒,明显不肯交流。她这个时候的安慰,真的只会提醒他一遍遍想着当时的情形,并且只会让他觉得她是在怜悯他,于是越发的不配合,越发的抗拒她。

        怎么安慰人,她也还真是不太会呀。唉,真是想叹息。

        结果,她看到了他的乞求,却没看出他的绝望。柳水云一向也是心高气傲的,虽然归入贱籍,但向来活得有头有面,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

        并且他好不容易挣脱了身份桎梏,如今正拼力洗白自己,甚至远走他处想要掩埋过去,和喜欢的人儿共同构筑明天……

        但如今,却在一切都看似美好起来以后,在自己最想以美好形象相示的人面前,就这般被扒光了示众了,一切拼力才筑起的美好顷刻间便尽碎了……整个世界比从前更暗无天日了……

        柳水云不但没冷静下来,还趁着那小仆一个不注意,就那么干了蠢事。

        好在他手脚无力并没有割得太深,虽然看着血流得很是吓人,但上上药包扎包扎便很快就止住了,人最终也并无大碍,只是脸色苍白很可怕。

        多能耐呀,恢复一点力气就玩自裁?武梁看着他,心里的火冒得噌噌的。

        语气也怒气腾腾的:“我看你就是欠挨这一刀,你看你现在躺着,老实了吧。早知道你这么想放放血,你叫我来呀,我比你有力气啊不是?”

        大约是她这态度这语气,这冷嘲热讽又不正不经的调调,和人想象中的那种沉痛了难过了怜惜了悲愤了之类的相去甚远,柳水云倒愣了愣,然后还是不理她。

        武梁仍然愤愤然,一脸鄙视,话风却一下转了个方向,“好嘛,从前是谁说要一直照顾我的?现在这是故意把自己弄残了,好躺这里让我照顾的是吗?什么男人哪,心眼子真多!”

        这是什么话?谁要理会她!人家都悲痛欲绝了呀,这个女人你能正常点儿吗?

        柳水云颇有些无言以对,面上的表情仍是一片呆滞。

        管他呢,呆滞也是一种反应。有反应就好,可见也不是完全的心如死灰,万事皆空,对什么都无所谓的嘛。

        然后武梁再去给他擦个脸什么的,他仍然不看她,也仍然使力想要挣脱,但马上被武梁镇压了。

        不但动用武力拍打他,还威胁说:“你再动试试看,是不是真想被戳一刀才肯老实?你赶紧给我养好伤起来知不知道?哎哟我的老腰噢,你快好了来给我捶捶……”

        没法面对呀,柳水云干脆闭上了眼睛装死。

        武梁给他头发扒拉扒拉算梳头了,拿个巾子不甚温柔地抹桌子似的给他擦脸。语气却慢慢认真起来:“你以为你已经很惨了吗?我告诉你,你失踪了,我本来以为你会更惨,我想象过很多更糟的画面!那些画面里,你才真的惨不忍睹。”

        “如今你回来了,人还活着,还完整无缺,没有被人大卸八块,没有被人囚作禁脔,你不知道我多庆幸。”

        说着越发来劲起来,三两下便扔了手中帕子,语气越来越冲:“可是你回来了,你却做了什么?自寻短见?那是男人该做的事儿吗?

        我问你,你这许多年间混迹京城权贵圈中,没遇到这样的事情吗?你如今远走之后,无人庇佑,你从没过心理准备会遇到这样的事吗?你就准备用这样的方法应对吗?你有多少条命够死啊……”

        真是火大很很哪。

        “我再问你,我们是不是曾经说过,要一起相伴到老的?你却就准备丢下我一人不管,自己要逃遁到另一个世界去?你问过我了吗,我同意了吗?你这个说话不算数的骗子!”

        “我再再问你,如果今天是我糟遇这样的事情,你会因此瞧不上我嫌弃我吗?我们曾经说过,要互不嫌弃的,难道那些都是说假的?你只当是说说好玩……”

        柳水云睁开眼,默默看着她。

        武梁还准备继续喷他呢,忽然看他就那般幽幽看着她,便顿在了那里。

        然后她听见柳水云盯着她道:“……我会。”

        “什么?”武梁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你若出了这样的事儿,我会嫌弃。”他清清楚楚道。所以你也嫌弃我吧,你别管我了。

        那么盯着她观察,想激怒她看她的第一反应?

        武梁无语了一下,才道:“果然你奏是个坏人!可惜我不会,我没嫌弃你,我够高风亮节吧?所以你深深惭愧去吧!就你这心思,等你好起来,你得好好的服侍我,好好的补偿我知不知道,唉我发现我真是亏大了呀有木有……”

        柳水云垂下眼帘,半天才温温柔柔道:“知道了。”

        知道了,知道了就行了?

        武梁相当激昂:“如果是我遭遇这些,然后还被你无情抛弃了,我也绝不会寻死觅活。但有一线希望,我也会争取,会坚持到最后。如果我横死玩完了,一定是天灾*逃无可逃之下没命的,绝不会是我自己自取灭亡,知道吗?”

        被指责了,柳水云很清楚,心虚地垂下眼,又是温温柔柔道:“知道了。”

        “就这样?”武梁加重了语气。没有深刻检讨下自己,然后要不要写个保证,下次不这样了之类的?就句知道就行了?这个事情很严重好不好。

        命是自己的,不能拿来赌一时之气,或为了逃避,或用来惩罚谁,那都是极可笑的想法。

        但柳水云明明懂她的意思,偏淘气了一下,道:“知道你惜命,所以你若出了事,一定是别人下的手,我定找出真凶替你报仇。”

        武梁:……咱们说的是一个话题吗?

        不过,行了,知道替她报仇呢,那至少不会横剑抹脖子随她去了之类的玩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