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16章 .病2

第116章 .病2

        杜大哥去燕家村办事儿顺利,妥妥的一路绿灯,头天去,第二天就回来了。

        武梁看着那簇新的路引,心是踏踏实实落在肚子里了。那种老娘从此也是有身份证的人了的感觉,很能让人叉腰昂首,傲视群雄啊。

        然后这天邓隐宸过来探完病一走,武梁就那么拖着病体,用蔫巴的容颜,傲然的神色问杜大哥夫妇,“你们是想继续跟着我呢,还是回去跟着邓大统领呢?”要走请趁早,试用期工资就不付了,找那位老板领去。

        两位很诚恳地表示:“跟着你啊跟着你,邓大统领让我们跟着你。”

        “你们若还跟着我,那以后是听我的呢还是听邓大统领的呢?”

        两口子表示:“大人有交待,让我们保护姑娘的安全,一切听姑娘吩咐。”

        这话说得明白,就是听她的了。用邓隐宸的话说,他们收钱办事儿的,你肯给银子,他们自然尽心给你办事儿。

        不过么,既然是先有“大人交待”,然后才“听姑娘吩咐”,所以只怕两人意见统一时听她的,不统一时还是听人家的吧?

        于是武梁问他们,“若姑娘我不许你们给他传递消息呢?”咱做点儿啥都得让他知道,凭啥呢?还有没有个叫*的东西了。

        两口子互相看了看,就笑了。怎么说呢,“她若不许你们传递消息呢?”这个问题邓大统领派出他们时也问过啊,统一后的答案是:她能作主时(平安),不传就不传,她作不了主时(遇险生病窘境等情非得已状况),就传信儿由他作主。

        当然心里明白,口头上不能这般说呀,两口子一致回话,“听姑娘的。”

        武梁很满意。

        有明面上这句话,那就行了。

        她并不是真的非得人家一心一意只听她的,她又凭啥呢?她只是要人家明确这件事,以示自己的自立自强罢了。包括给银子也是,咱用人付酬了,不欠谁的。

        但实际上,若真那么想划清界限,干脆弃之不用两不相干不是更直接?

        她自己也清楚,这两个邓隐宸带出来的人,比之外面的镖师什么的不知好用多少。不但够可信,并且没准人家身上就揣着那种能表明组织身份的牌牌,所到之处默默一亮,于是畅通无阻,黑白不欺了呢。

        总之武梁整了整身上银子,总共不足百两。于是翻出一件小棉袄,从领子里拆出一颗金刚石来,让杜大哥或卖或当换成银子。然后杜大哥去了首饰店,遇到识货的老板,没费什么劲就换来了八百两。

        当然比之当初一颗二千两的价格,还是少了许多呀,早知道那时都想法卖给那女人好了。

        反正这么些银子也不少了。于是在病躺的第三天一大早,也甭管一剂药还没吃完,只管起个绝早等在城门口,城门一开便得得出城去了。

        ···

        里辛镇,离京城最近的镇。漫游第一站,武梁他们落脚到了这里。

        四口人,三匹马,一人一个小包裹,轻简得很,但队伍里有病歪人士,所以他们一路行得并不快。然后,武梁还是撑不住了。

        本来就是风寒,再马上迎风吹,真是凉得很透心。

        里辛客栈还是上次住过的那家,就第一次去充州,回京时在这里歇的脚。

        然后,武梁接着病躺。并且这一次,病势深沉,让她直躺足了十天才好。

        那里的伙计很不得了,隔着好几年呢,竟然还能认出武梁来,连当时一众人的情形都记得差不多,得了武梁确认和夸赞后,当然还有实质的小费垫底儿,这位小哥儿跑前跑后热茶热水请大夫煎药,殷勤得不得了。

        乡间大夫还是很认真很用心的,甚至还亲自到野外去挖药,想必治病还是靠谱的。只是这一次病躺,大约是再没有谁嫌弃她装病避着立规矩,也没有谁殷勤来去让人别扭,于是她想病多久就病多久,也有些放任自己多躺多歇起来。

        只是病了就是病了,等十多天后她感觉好些下床走几步,脚步虚虚的让自己只觉得象无根浮萍似的,风吹吹似乎还能倒,头晕晕走两步就想躺。

        武梁决定暂时不走了,反正她本来就随意,不想等到下一站,再病躺一次,那她出游还有什么乐趣。锻炼,必须的,身体是自己的。

        于是从走几步到走十几步,到绕院快走不停。关屋里做做体操,练练瑜咖,耍耍太极,做着所有能想起来的运动项目,虽然什么都做不完整了,这样那样都是三把两式儿的,但多动动还是有效果的,至少,出汗多了,吃饭多了,爬楼梯腰不酸了腿不痛了……

        这天是滞留里辛镇的第十九天,傍晚时分,客栈里忽然来了位衣袂飘飘,长纱斗篷从头罩到腰的体态风流人士来。

        非是别人,正是那位久没有消息的大美人儿柳水云是也。

        新皇登基后,象柳水云这样的人物,再没有了什么可用之处,他自己也十分清楚这点儿,于是默默的消失了踪迹。

        据说,人已经下江南很久了。

        谁能想到,这位竟忽然在这里出现。

        美人儿进屋,直接了当:“听说你离了程府,我是来寻你的。”

        当初有互不嫌弃之说,当初有结伴出逃之约。于是如今,他找上门来了。

        他后来的确是遁了,却不是下什么江南,而是大隐于京郊罢了。不是京城还有什么可留恋,而是他也象武梁一样,一片迷茫中,不知该何去何从罢了。

        柳水云说,武梁从充州回来后,他曾起过趁程侯爷未归,把她弄出程府的念头。那时候,他托了重要人物去做程府三爷程向骞的工作,希望程向骞说动程老夫人出手,或卖了人出来,或肯放身契与她。

        结果,程向骞不肯。说侄儿亲娘,谁敢动她?将来不招侄儿恨么?何况五姨娘与其二哥情深,一路追随去了边关,经过了战火的考验……

        ——武梁认真想了想,觉得还是相当可信的。

        那时候边关还在战中,京城里各方势力也还在拉锯,柳水云还是在六皇子派中能起到些作用的。所以他能说动什么大人物为他出点儿力,也有可能。

        只是后来没多久,眼看着京中形势紧张,程老夫人便给程向骞求了个恩荫闲职,将程向骞外派去了江南泉州,让他远离着是非之地。

        就是那时,柳水云和程向骞有书信来往,所以有传言说他后来遁去了江南。

        虽然后来没有成事儿,但既然有这么件事儿,武梁就表示相当的感恩。

        真的,对亲娘诱以利,人家也没有答应想法儿替她赎身啊。而柳水云,怎么说呢,交情不算至深吧。但他却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不便想过,而且还试图想法要替她赎身的人呢。

        柳美人儿,好人啊。

        只是,感激归感激,这寻上门来同行这事儿吧,武梁觉得还是应该问清楚才好。

        “你可曾脱籍?如今得自由吗?”武梁问。咱自由了呀,咱是平民了呀,可是你脱籍没有呢?

        虽然她不是瞧不起戏子贱籍了,只是如今她没有能力庇护他,甚至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大家在一起是真的会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吧。

        柳水云笑眯眯的,“当然,我早就脱籍。”他既卷入那凶险的大事件中,总也要替自己谋些好处的。这脱籍,便是好处之一。

        然后亮他的牌牌给武梁看。

        嗯,也是有正式身份证的人呢。果然那什么一日入贱籍,终身是贱籍的说辞,也得看情况也是分人的。

        不过,武梁还有第二个问题,“你不是有个武师兄么?你独自离开没问题么?”

        那位武师兄那么的维护他呢。

        柳水云眯着眼睛意味不明的看着她,不答反问:“你听说了什么?”

        师兄只是师兄,是要好的师兄。 然后亮他的牌牌给武梁看。

        嗯,也是有正式身份证的人呢。果然那什么一日入贱籍,终身是贱籍的说辞,也得看情况也是分人的。

        不过,武梁还有第二个问题,“你不是有个武师兄么?你独自离开没问题么?”

        那位武师兄那么的维护他呢。

        柳水云眯着眼睛意味不明的看着她,不答反问:“你听说了什么?”

        师兄只是师兄,是要好的师兄。 然后亮他的牌牌给武梁看。

        嗯,也是有正式身份证的人呢。果然那什么一日入贱籍,终身是贱籍的说辞,也得看情况也是分人的。

        不过,武梁还有第二个问题,“你不是有个武师兄么?你独自离开没问题么?”

        那位武师兄那么的维护他呢。

        柳水云眯着眼睛意味不明的看着她,不答反问:“你听说了什么?”

        师兄只是师兄,是要好的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