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15章 .病1

第115章 .病1

        出府站在大街上,武梁其实心里有些茫。

        从前身为奴婢,不敢露私财,也不能培植属于自己的人力资源。如今出得府来,孤零仃不知何去何从的感觉。

        在侯府里的时候,也就担心担心上司发癫的问题。而现在,要担心衣食住行的所有问题了。

        从此,她自由自在了,也从此,她无依无靠了。

        想起程向腾,她心里也有些些的涩,有些些的愧,反正挺不是滋味的。有句不记得哪儿听来的文艺腔说:“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我的错,在一起就是错。”武梁觉得说得对极了。

        正和芦花一起默默走着,一抬眼就看到杜嫂子和杜大哥。

        两人双马,各背包裹,一副即将远行的样子。看到武梁,很开心地迎上来说,哈哈哈真巧啊,刚被主子赶出来,就遇到姜姑娘你了……

        一番寒暄,然后求收留。

        武梁想说还敢不敢再假一点儿呢,这才多大功夫啊,连她改换身份成为姜姑娘都知道了,还这般故做偶遇好玩吗?

        杜嫂子夫妇呢,从前把她送到充州后,就回转复命了。如今她脱籍成功,这两位又专等着她,武梁心里当然特别的高兴。

        收留啊,怎么能不收留呢。

        她本来是想先回燕家村一趟,把她的户籍落定,然后就出去走走玩玩去。手里的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她至少可以霍霍个一大半儿去,然后再考虑安定下来的事儿啊。

        也许一路走着,就选了个看着对眼的地方安顿下来,开家小店度日也说不定。

        谁知道呢,反正一切都漫思不定,她就决定到时候找家镖行,或者她们跟着镖行一路游走,或者干脆雇两个镖师跟随她们而行以策安全。

        如今能得这两位的加入,壮胆又省心,想去哪里更自由灵活了呀。

        邓隐宸真是好哥儿们,这真是帮了她大忙呀。

        并且他自己避开不来跟她碰面,肯定也是觉得她现在正在风头上,他又当席说过那样的话,怕传出些什么不三不四的话来呢。这位,真好人呀。

        来日相见,一定得好好谢谢他。好吧,其实来日可能再不相见了。

        私心里,武梁是很想快些出京去的。还在京城里呆着,就有种好像还没有脱离这里的人和事似的感觉,让她觉得心里不舒服。

        只是看看天色,这时候往燕家庄去,天黑前怎么也赶不到了。干脆先找了家小客栈住下,准备明天起大早走人。

        晚上当然早早的歇下,预备可以早起。结果迷迷糊糊才起了睡意,却有人穿窗而入。

        她以为可能再不相见的邓大统领,就这么漏夜来访。

        同室而卧的小芦花,也不知道睡着没有,不过她反正连个身都没翻,就被人噗噗两下,也不知道点了哪里,反正她连吭也没吭一声出来。

        人家没有蒙面换装啥的,就那么一副惯常的贵公子打扮,武梁当然早就认出来人了。她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心里有些微惊。这位从前去燕家村,和她饮茶聊天,芦花又不是不知道,今天干嘛还清场?

        难不成他真要玩个什么见不得人的□□出来?

        正不知道该不该假装不识大喊大叫起来,就见邓隐宸瞟了她一眼,然后往窗边走过去,自顾自地半侧身依桌坐下了。

        武梁这才心落了地,暗说好吧这位很君子,是她想多了。

        急忙披好衣裳起床,过去斟茶陪坐。

        邓隐宸的来意很明确,说武梁脱离了程府,如今是自由的人自由的心了,所以来问问她,愿不愿意为他留下。

        武梁当然摇头。表示这个话题,咱们已经讨论过了呀,当然还是从前的结论啊。

        男人便有些恼火:“你摇头会不会太快了些?连一刻都不肯多想么?”

        武梁于是这次迟疑了一会儿,然后表示自己多想过了,这才又摇头。

        出了程府进邓府,图啥呢?不然你先把你老婆处理了咱再讨论?

        邓隐宸对她的敷衍哭笑不得,“那我问你,你以后还会回程府吗?”

        坚定地摇头。要死了,她这么费事儿的出来,她再回去,吃饱了撑的么。

        邓隐宸便好久不出声。人家不是为谋曲线升职,就是坚定的不回侯府,所以,他的优势又在哪里?

        他知道她的,若不是天晚,今儿就出城去了,哪会在这里呆着呀。

        默然半晌,才道:“若我猜得没错,你当也不会去呆在燕家村当地主婆的对吧?”

        武梁点头。那是肯定,她一点儿都不想去燕家村呆着。那里和程府庄子一个村儿,感觉上还是在人家眼皮子底下似的,想想就不自在得很。

        “市井江湖并不是那么好混的,会和想象有很大不同,你想去试试我不留你。等你玩过了,体味过了,也许会改变想法也不一定。我就在这里,等你倦了回来……”

        他知道她会走,他也信她会回来。混不下去回头,或混得大了进京,总有一样适合她。

        今天和往日不同,邓隐宸也知道,今天分开后,来日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再见,所以情绪,便和从前有些不同,所以话,也说得凝重了几分。

        也许眼神太过幽暗难解了些,偶尔的视线交接中,武梁便觉出一丝淡淡的尴尬来。

        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呀。

        武梁微垂了头,对他的话不预置评。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也不想摇头或点头。摇头好像太不识抬举,而点头,那万一有朝一日她再回来,便好像就是为了他似的。这种误会还是不要产生了。

        邓隐宸也没要她答复什么,只那么默默在窗下坐了许久。

        武梁呆呆隔桌陪坐。倒终于想起一件事儿来。

        邓隐宸翻窗进来时,声响本就不大,武梁只听到窗棱咯椤一声,然后便大开着进来了人。可不管怎么说,这人都进来这么久了,住在隔壁的杜嫂子夫妇,还这么无声无息的,这情势可就太不容乐观了。

        所以默了一会儿武梁问他:“象你这样的好手还有没有,再给找两个来呗。只杜嫂子夫妇,这明显还没发现敌情呢,我这里可能就被灭乎了。”真心感觉不安全啊。

        邓隐宸鼻孔朝天:“有。我。”

        ……尼玛谁用得起啊。武梁默默翻个白眼,笑嘻嘻地问道:“兄台天下第一?那有没有可以号令江湖的牌子啥的赏在下一个,让江湖黑白两道闻风丧胆望牌而逃啥的,关键时刻唬唬人保保命?”

        那赖皮哈拉的劲儿又摆出来了。

        邓隐宸有些欢喜,也有些叹息。他也不想让两人间处得发窘,还是轻松更适合他们。可他是不由自主那样认真腔调的,哪象她,这么快就嘻皮起来,是根本就没把他的话往心里去吧。

        邓隐宸哼了一声,“这会儿你倒知道小命要紧了?住这种偏僻地方的小客栈时,怎么不想想安不安全?”

        “那不是,它便宜嘛。”

        “你那么缺银子?程侯爷没赏你傍身银子?”给杜嫂子两口每人月例十两银子,大方成那样,原来是个穷的。

        武梁嚅嚅不说话。人家放了人了,还赏银子,也太让人又赔夫人又折财了吧。

        两人话题断断续续,只坐到武梁睡意泛滥哈欠连天,这位才起身离开。

        离开前,却忽然笑得意味儿不明,回头问到她脸上:“我刚进来时,你很紧张,却只瞧着我并不喊救命,你在期待着什么?”

        武梁:……被嘲讽了?被调戏了?

        有一瞬很想回嘴:老娘又不是没见过男人,有什么好紧张的。

        想想这话说出来就收不了场,到底讪讪的没敢吭声。

        邓隐宸于是抚了抚她脑袋,道:“尽管期待吧,总有那么一日……”

        武梁:呃?

        她困极了,脑袋都不好使了。只觉得好生奇怪,这位从来不会动手动脚的,今天还抚她脑袋?这不合适吧。

        反正多想也无用。人家一走,她也赤溜就钻被窝睡去了。

        结果,第二天早上,她就爬不起来了。

        前阵子在侯府里,为了程向腾的愧疚武梁使劲儿拿身子折腾,弄得人比黄花儿瘦的,根本就不曾将养过。如今又是卸下了那股子强撑着的劲儿,于是竟也成了吹风倒体质,这一大早的就发起高烧来。

        杜嫂子当然觉得武梁这病躺的根源,就是那彻夜未关的窗子。于是把芦花好生埋怨。

        芦花想来想去也茫然,怎么她记得她关了窗的?杜大哥又埋怨杜嫂子:芦花年纪小,又不知外面的险恶,没那么严谨也有情可原,你这么大人了,睡前都没操心查看一番?

        几人嘀咕着埋怨自责,倒让武梁十分的汗颜。她倒没有睡死,只是全身酸软,虚弱无力罢了。

        然后另一个默默汗一把的家伙,当然是那邓统领大人。杜大哥这耳报神很及时迅速,武梁是让他回燕家村代办手续的,结果他办事儿前,就把那位邓统领大人给招来了。

        邓隐宸看着武梁那烧得通红的脸,也默默自责:什么怕风言风语避人耳目,现在好了,把人给避也病来了。

        如今她民女一枚,孤身一人,和哪府都没关系了吧?管它呢,有人敢传闲话敢找事儿再说。

        于是请大夫,抓药,煎药……这位老兄全程参与。

        挺冷一人物,那么亲自抓着汤勺来喂,让武梁受宠若惊得不敢直视。一开始是抗拒,后来发现抗拒无效,干脆能多大口就多大口的吞咽。

        只恨不得一口吃完了药,免得这位再多动回手了。

        喂药时邓隐宸坐在床头,把武梁扶起来靠在他身上,然后才端碗来喂。于是武梁便以被他半圈抱的姿势坐着。

        挣着身子想躲开来着,结果人家本来不挨她身的手臂忽然默默用了力。于是武梁就乖乖不敢动了,然后人家也不理会她,继续安份地喂药。

        病躺了两天,略好些,武梁便有些躺不住了。

        她想,两人老这么共处一室,别说外面会不会传出些奇怪的言论来,就是他们斗室内,真不会出点儿子什么桃色事件来么?

        不安全啊。

        作者有话要说:先写这么点儿吧,明儿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