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12章 .众生相1

第112章 .众生相1

        112.

        主人这么甩袖走了,大家都有些讶异。大家看着武梁,神色各异。虽然男人家不象女人家那么八卦,马上就交头接耳窍窍私语起来什么的,但总归是不明就里的人仍在让身边小厮去悄悄打听。

        别人的目光倒罢了,尤其是府里出来的知根知底儿的这帮兵们,看着武梁真是各种不理解。侯爷的宠爱就不说了,你自己预备咋办哪,又不比男人,凭着军功走仕途,你个女子出了侯府无依无靠的,怎么过活?

        难道说,找好下家儿了?

        去哪儿找比侯府比侯爷更好的下家儿啊?

        那边唐端慎憋得什么似的,这时候瞧程向腾已经走了,事情看起来已成定局了,忙开开心心地往前凑去。被唐端谨一把拉住了,“你做什么?”

        “哥,邓兄,我就说这个女人不是个老实的,你们看看,想翻天呢。让我去给她醒醒脑,让她知道知道她是谁。”

        她现在就这么走了,倒显得她多风光似的,大伙儿都瞅着呢,是她甩了程侯爷。

        他妹子还是侯爷夫人呢,连他妹子都显得不如她了似的。

        待他上前羞辱她一番,让她知道知道自己离了程侯爷啥也不是,没准她就又要哭着喊着不走了。

        她这般当众让侯爷没脸,就算她再回头求,侯爷还会看不清她的丑态,还会再要她吗?这满席的人都看着呢,知道最后她才是被甩的那双破鞋,到时候待她出了府,还不是谁想亵玩谁亵玩去。

        唐端慎蠢蠢欲动,唐端谨却记得那次宫门口,被她冤上身的事儿来。心说大伙儿这会儿正对她求去猜测纷纷呢,玉盈本来就难免被人诟病不贤不容人,你再这会儿往上凑,正好被她赖一身。

        这女人敢立马拉着你哭,说“二舅爷,我这就自已走了,再碍不着你们什么了,你们可得守信,这就饶了我吧……”你信么?

        这女人多会抓机会,他是亲自体验过的啊。

        以后唐家还又不得不成她的护身符了,她但有个三长两短,唐家又满身墨说不清了。

        再说看程向腾刚才那样子,若座实是唐家插手逼走他宠妾的,他回头扁不死你丫的。

        唐端谨斜一眼弟弟,警告道:“别惹她!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唐端慎急了,“哥,咱们唐家,倒怕了这么个女人不成?她就一玩艺儿,离了程府早晚还得委身勾栏妓院去,有什么好别惹的?你也太抬举她了。”

        怕倒不是真怕她,可是,他问唐二,“招惹她有什么好处?”

        好处么,没有。坏处么,潜在的太说不清。这样的女人,能让自己两个妹子,大妹妹那样强硬霸道的,辅以母亲那样软硬兼施的,小妹妹这样面软怀柔的,加上他们兄弟从旁不轻不重威挟着,都没能奈何了她。

        这样身份的女人能进宫,能从宫里活着出来,能得邓统领亲自护卫,能跑到边关去,能当众求去还成功了……

        她离你远去越来越不相干,你又何必凑上去惹她。

        就象惯走江湖的人,从来不惹独身漂泊的老人、小孩儿和弱女。越看着弱,越只怕有绝技傍身,要不然人家这江湖是怎么混的呢?你蠢兮兮凑上去以为可以欺负一下,常常最后就发觉自己傻b了。

        还有从前申建的先例在。申建最后落得那样下场,最后也不过一些盲流宵小做了替死鬼结案。要说那是真凶,唐端谨自是不信的。他禁卫军里混的,虽并没有太操心内里的细节,但他却可以从申建那段时间的活动中,看出些蛛丝马迹来。

        那位出事前,就曾和这位有些接触。

        难道只是巧合么?

        这么想着,唐端谨自己也有些吓了一跳的感觉,这女人,这么前后联通起来想一遍,竟然有些相当高能的感觉。

        唐端慎仍在那里十分不服气,“收拾她二爷我高兴,这不就是好处?”

        唐端谨冷眼扫他,“你可是上回挨打挨轻了?”

        唐端慎:“我……”

        话说上回不是认定了是邓隐宸动的手嘛,最后两家给含糊过去了。唐家不明着问,邓隐宸也没明着不承认,事情过了都不提了,大家还是好哥们儿。

        可现在呢,唐家兄弟往前凑,这么不远不近站着,是因为这毕竟和自家妹子有关联,想看看是否需要帮腔助威。

        但你邓大统领这么跟着来关心这事儿,又是为了什么呢?

        唐端谨当然会多想一些。

        邓隐宸眼睛瞧着武梁那边,耳听着这两兄弟的争执,心说这位唐二明显还是不服呢,没准心里还在打着什么坏主意呢。果然上回挨打挨轻了。

        ···

        程向腾走了,武梁默默低头站在那里。她知道席上众人在看她。看就看吧,她以后若出了府,还能怕人看吗?

        心里相当的紧张,倒压根没想着再给唐家兄妹或谁的抹抹墨什么的小心思,倒是唐端谨多虑了。她满心满意都是近在咫尺的拿身契,走人,以后他们尽管自己斗去,斗死几个她也不管。

        也不知道算是等了多久功夫,反正等在那里就觉得特别的漫长。有管事儿示意她回去等着,她不动。然后管事儿的跑来跑去的,然后又来跟她说请她去书房找侯爷去,她仍不动。

        退回去洛音苑等着?万一程向腾没那么自觉给她送身契呢?追去书房管他要?私下里被这货痛扁一顿是好的,只怕一句话不对了,人家就反悔食言。

        她还是硬撑在这里死等吧。大伙儿都看着呢,不见身契真身,她坚决不能撤呀。

        不知道又等了多久,反正宾客间已经嗡嗡声甚响,那管事儿才姗姗送来了身契。武梁接过,手都有些抖。不过四四方方不足尺宽一张纸,上满也就几十个字,就决定了人的一生。

        她第一次见这种东西,也不辩真假,不过是这么多人看着,程家也没必要给个假的罢了。正捏得紧紧的一字一字的细看呢,旁边忽然一黑影罩过来,伸手来取她手里的纸张。

        武梁下意识就握紧:这时候,她精神绷多紧呀,谁抢纸就是抢命呀,会松手么。

        邓隐宸一笑,“我看看。”

        武梁见是他,便把纸往他面前略送过去些,还是抓着不松手。

        邓隐宸凑头过来扫了几眼,便扬声叫腾飞:“帮着这位姑娘去府衙,把手续给办齐备了。”

        腾飞答应一声,又叫上程府里刚才那管事儿,一块儿骑马去了。

        武梁这身契,是当初亲爹亲娘立的契书,不过是说她多大叫什么名字被多少银子卖给了谁谁,以后生死不论,各安天命。若是她亲爹亲娘来赎人,这身契大约就交还给人家了。但她这种情况,类似于自赎自身,身契便交给了她自个儿。

        她当然不会再入户从前卖儿卖女的人家。那位一心想当她在大房人家里当姨娘的娘,看着也是够了。她回了那家,爷娘兄嫂,又一窝子管着她,没准转头又把她卖个老头啥的做姨娘呢。

        她要入户燕家村,姜十一家。这都说定了的。

        邓隐宸的人出马,办事儿倒利索得很。这里酒不过五巡,众宾客磨磨蹭蹭的饮酒聊天,还在那里等着程侯爷出来照面儿呢,那里新户籍就给她拿过来了。

        据说她只需拿着到燕家村地保那里登记去就行了。

        武梁也不知道这具体的手续怎么办的,反正邓隐宸拿着那纸张,展示奖状似的在宾客间展了一遍。然后在席间朗声道:“这位姜妹子不贪恋富贵,我喜欢。以后山水有相逢,各位若在外遇着了,看我邓某几分薄面,关照一二才好。”

        这竟是归他麾下的意思?众宾客附和着应该的应该的,然后大家喝酒喝酒,呵呵呵呵……

        邓隐宸就扭头,看着唐端谨道:“唐副统领,我不当值的时候你当值,所以也请你帮着留心照应了。唐统领意下如何?”

        唐端谨呵呵一笑,“人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我看邓统领不是一般的喜欢呢。做为兄弟,照应是应该的嘛。”他得把人往邓隐宸那儿推实了,免得程向腾对她有什么死灰复燃的情愫。

        唐端慎就郁闷得干喝酒,什么都说不出了。

        武梁揣着她的新身份证明,向席上众人施了礼,向邓隐宸施了礼,终于施施然退下了。

        这下心是彻底放下来了。

        然后静坐在洛音苑,她有些傻傻的,又有些茫茫然。

        外间这样的动静,程向腾不肯去外面席上待客,那怎么说得过去?外间管事儿已经一趟趟地往内宅里报了。

        小唐氏,程老夫人,都已经知道了武梁的行为。可是程向腾既然当众应了的,料是也没有可转寰的余地。小唐氏自然高兴无比,而程老夫人想了想,让儿子知道知道这女人薄情寡义的,也没坏处。因此也都没伸头来管。

        小唐氏还托管事儿捎话,相当兴奋的告诉兄弟自己的丰功伟让自己的两个兄长代为待客。唐端谨捎话把小唐氏骂了一顿,说她没长脑子,程向腾气恼得那般,他倒在外间欢实起来,倒是帮程向腾的忙呢,还是招程向腾的恨呢。

        这次本来就有她罚人跪在先,现在这么大的漏子还不定被怎么迁怒呢。

        老太太:之前武梁被罚跪,就严格管起了小程熙不让出来。小程熙愤愤然。

        然后让送来五十两银。程熙跪下磕头。她也跪下拜老太太

        燕姨娘态度:你竟出府。

        苏姨娘:也好想出去啊,她想去做生意。

        唐氏:………………无语啊无语中。

        程向腾:滚。

        你爹娘一家人,你都不认了?她们不见得是我家人。何必呢,从小不在一起,感情也生疏。我入过贱籍,倒辱没了他们。是与不是,各自相安吧。竟是真不管了。

        她:侯爷既不缺女人,更不缺下人。既是想要什么都可以,能否让妾身得良籍。她要求出府。原来贱籍,通房,并不需要文书。如今成了良籍,没有立妾文书,这男女关系(婚姻关系)不成立。她要走自然可以走。他怒:外间多少良家女子欲入侯府而不得,她还如此耍性子,使傲娇。还是打压得不够么?(他也有一怕:会不会是打压太过,真的让她寒了心?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有些涩涩的难受。)可任他铺好台阶,她也不下来,刚刚低着头,柔弱无比,却吐字清晰道:谢侯爷恩典,妾身这就去了。

        22.----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自己为她千百忍让、万般谋划,连他的前夫和那起小崽子都忍了,她倒好,明知道自己心情不好,居然还躲在外面不回宫!

        有一丝酸酸的情绪浮了起来。

        徐离心里有点奇怪,一时间闹不明白,到底算是什么样的情绪?仿佛……,小的时候哥哥弄坏了东西,自己被父亲冤枉的时候,有过这样的感觉。

        是什么呢?难道是……,委屈?

        因为这种自认不应该出现的情绪,徐离有点恼羞成怒,----放屁!自己为什么要觉得委屈?!为了一个女人,难道还要求着她给个好脸色不成!

        他脸色铁青很是难看,忽然间,豁然站了起来,整个大殿的空气都被冻住了,把跟前服侍的宫人们吓得不轻,一个个连大气儿都不敢出。

        徐离拂袖出了门,气势汹汹。

        ----离了她,难道自己就不能活了不成?!

        28.“你对我有情有义,但你想要我去点缀你的生活,而我想要自由的精彩。你喜爱我我知道,但那份喜爱不够让你舍弃其他你想要的。我也喜爱你,那份喜爱也不够让我舍弃我想要的。”

        出府可行性报告。(出府后还得背靠大树,所以不能得罪任何一人,包括男人和女人)

        他饮了酒,到底大意了。

        他的冷静自持不见踪影。这很危险,让他警惕。做为一个士大夫,他的人生道路是教科书上千万遍描绘过的。先是嫡子嫡孙,然后子子孙孙,平坦正直的阳光大道。她只是他沿途路经的一片繁花,美则美矣,看过便罢。可若因着一片繁花将自己引上歧途,这实在当大大地引以为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