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10章 .杠上

第110章 .杠上

        那天的情形很旖旎,程向腾笑着说傻瓜,这不是你心所愿吗?你却不知这亦是我心所愿吧?如今禀明了佛祖,定能得偿所愿呢。你哭什么?

        他揽着她,和她一样仰脸看着菩萨金像。他说,咱们多跪会儿,好让菩萨记清了人。

        后来两人一起,逛遍了莱茵寺的每个角落。程向腾听着武梁一点点给他介绍两次游莱茵寺的情形,走过了哪里,遇见过什么样的人,怎么打唐二,那时哪处花开,哪处人多,人们在这里怎么拜拜。

        本来平平凡凡的事情,她讲来却总有奇怪的角度,又语言逗趣……或者根本就是程向腾心情所致,总觉得听起来特别入耳动听。武梁本来体力不支,程向腾一路携扶着她,几乎不用她尽什么力,转过脸没人的地方就横抱而起,根本不让她用走的。

        二月底的山寺,并没有多少游人香客,可能大家都攒着等三月三呢。两个人撇下随从,逛得想不起今夕何夕的样子。到了快天黑才下得山来,等回到府里,天早大黑了。

        那时候又不象现在,到处路灯明亮,赶个黑,那灯笼一圈晕黄的光,实在是可见度可怜。所以若非有要事,一般天黑前大家都进门了。他们去上个香,无事无非的弄到这时候,一府人都等着呢。

        小唐氏带着人还特意迎到二门上,弄得闲逛回来的武梁挺不好意思的。偏她实在力弱,程向腾把人从马车上抱下来,直接送进了洛音苑。

        身后小唐氏的脸色么,呃……反正谁要看。

        洛音苑里的情形却没有想象中的旖旎,武梁身体太虚,白日透支过多,泡着澡就差点眯在浴桶里了。程向腾便吃吃豆腐也就歇了。

        第二日武梁又不好了,于是又请大夫,程向腾又是能看不能吃。

        而程向腾连着歇在洛音苑里,小唐氏气恨自然是难免的。

        加上武梁这一回府,程向腾因为她批了小唐氏几次了,小唐氏便憋着等机会,她是主母奶奶呀,难道怕了她一个小妾不成?她定要把她收拾痛快了才行。

        本来嘛,她的人生正是风光无限的时候,就因为她,让她堵心。程向腾回京后,与他相关的一系列众人论功行赏之外,还有小唐氏的侯夫人头衔,也终于明正言顺了。

        唐老大已经有内部消息递过来,说圣上已经让礼部代为拟旨了,就这一两天,追封大唐氏和她的旨意就会传下来了。

        于是小唐氏喜滋滋等着她的凤冠霞帔。也不知道程向腾得没得信儿,想和他分享一下喜悦,表示一下感谢,增进一下感情……两夫妻在一起,有很多事可以做啊。偏他晚上不回屋,就因为那个狐狸精。

        小唐氏这里一时欢喜一时气恨,武梁那里却正忙着。反正她病着,也不用请安,大家不相见,便难起正面冲突。她是拖着病体,忙着发嫁桐花。

        桐花这丫头,一直很挺武梁,也曾护着她脑袋替她挨打,两人有很深的革命情谊。

        但她是个极守本分的好丫头,很自觉地在那被划定的框框内活动,遇上武梁这样爱乱来的半个主子,都没能引得她错了规矩行事呢。所以武梁想,她若出府去,倒不好带着她的。她未必喜欢那样的生活。

        丫头大了,总是要嫁的。她也曾想过替桐花找户平头百姓人家,比如燕家庄那些老实肯干的小伙子们,从此自己当家作主的过日子多好。想必到时她求身契嫁人去,会容易得多。

        奈何这位连对燕南越那样的都没感觉,倒瞧上了外院何掌事儿的儿子。据说那小子跟着何管事儿在外院走动办差,是个心思灵活的。听说他爹已经推荐他独当一面也做管事儿了……

        真是,升的好大的职呀。

        没办法,反正桐花喜欢。男人当当管事儿,最好从小管事儿一步步管的事儿越来越多,最后成大管事儿。在府里有头有脸儿,主子寻常不怪罪。老实办差吃喝不愁,甚至可能办的差还甚有油水攒下些私财。有侯府大树撑着,不愁外间旱涝灾荒。离了主子眼,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儿的……她的理想生活。

        武梁只有成全。

        得了程向腾三份赏赐嘛,还不把她嫁妆办得风风光光的么。

        桐花一身红衣红鞋,鲜亮亮的,脸蛋儿被姐妹们擦弄得大红花似的,头上的珠花翘着枝子打着颤儿,越发衬得她人含羞带骚的。

        她给武梁端酒,眼含泪花,“姨娘对桐花太好了,怎么能够让姨娘这么破费。姨娘千万删减些,我这边日子怎么都能过,姨娘手里却不好不多捏几个。回头来了新的丫头婆子,姨娘还要打赏降服,肯定需要银子的地儿多。”

        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劝着让动嫁妆呢。

        武梁直笑,说又不只你有,到时芦花也有呢。办完你这事儿,我就开始替她攒了。

        芦花正一旁闹得欢,听提到她就及时附和,“对的,桐花姐姐,我到时也有。”

        一圈的人笑起来,说这小丫头,也没个羞骚,不会这么早就想小相公了吧。

        桐花却更咽起来,“我过后回来还侍侯姨娘,姨娘你到时别嫌弃奴婢。”

        武梁就笑,“哎哟哎哟,明明心里美,偏面上哭涕涕,大姑娘上轿都喜欢这一事儿是吧?咱来个别致的,就大笑几声上轿去,让那小何也欢喜欢喜。”

        桐花便又羞红了脸。

        等她过了那煽情劲儿,武梁才认真道:“桐花,你以后别惦记侍侯我了,成了亲后再回府做事,就帮我多看顾着小少爷一些。”

        桐花的身契在老夫人那里,又是洛音苑出来的人,到时候若程熙要人,把她调派进院里做个管事儿妈妈照料日常却是极好的。

        桐花连连点头,认真表示必须的……

        府里有丫头出嫁,说起来这并不是武梁的私事儿,她才不是什么主子。可是小唐氏那人,一两银子的添妆都没说赏点儿,倒交待桐花别歇忘了府里规矩,喜事儿过后回府当差,可不许出错……

        不添堵会死星人。

        武梁预计,小唐氏很快就会给洛音苑补人,没准是个娇嫩可口的大美人呢。然后等桐花回府,当然就会被调去别处。

        那女人这种小手段多的是,各个姨娘院里都在被她各种理由换人。你一个主母吧,要换人就堂堂正正的换呗,偏一定要各种找理由,所用理由还都是那么能彰显她良善淑贤的,偏又浅显得人人都能看出来。

        这也就罢了,她还很会争宠。燕姨娘描绘说,程向腾刚回府那段时间,都歇在正房那边。偶尔聚了姨娘们一起吃个饭,小唐氏便一会儿虚一会儿弱的,尽往程向腾身边蹭。被问一声扶一把关怀上了,就对着男人笑得柔情蜜意一脸骚情……

        燕姨娘说,那姿态,别说当众,私房里咱也做不出来的。

        ——反正一般姬妾们惯会的那点儿子手段,人家小唐氏都使得溜溜转。

        燕姨娘说话很少这么直白,却也忍不住明明白白的表达了她的瞧不上眼。

        不过她对小唐氏的怨念到底需要个男人做道具,所以多集中在后来。

        不象人苏姨娘,她的抱怨则更久远更集中在腰包上。

        那位今儿说葛锦记的槐花酿好吃,让苏姨娘买的时候给她捎上些,不给银子。

        明儿说给庙里捐香油钱,各人都凭本心动私房,佛祖保佑的才是自己个儿。说苏姨娘身上银子多嘛,必定得拿头份做表率。于是拿了人家百两银子去。

        可苏姨娘说后来有次她去庙里,专门翻了功劳薄,根本没见程府这一笔……

        小唐氏出嫁时,唐府里按庶女份例给置办的嫁妆,听说是按八千两的总值。唐家大族嫡女多庶女也多,她哥再得脸也不可能因她一人坏了一族闺女的行情。所以可能她那当哥的们,私下里给添些现银傍身是有的。

        当然有时候,这也还得看嫂子们是不是乐意。

        总之小万两很少么?虽然人家苏姨娘,有传说中的十万陪嫁别在腰里,可和你有毛干系呢,一点点儿的算摸别人的,也不嫌吃相难看。

        反正武梁听八卦是暗暗好笑,说起来,她那几年不在府上,也错过很多精彩嘛。而要武梁发声的话,她的抱怨会很简单明确:你丫的能不总和我杠着么?

        ···

        但其实现在,是武梁自己专想和人家杠上。

        ——莱茵寺回来的第二天,宫里圣旨就到了。一家子摆案接旨那是指主人家,本来没武梁这一号人什么事儿的,她吃她的药歇她的觉就是了。

        但这么大的荣光,小唐氏能不需要人围观羡艳么?

        专门派人来请,让大家都赶到院里摆香案跪拜接旨。

        然后等圣旨被请入祠堂供着了,老夫人领着程熙带着程向珠走人了,程向腾领着宫里来的传旨太监意思去了,剩下这些附近伺侯正赶上了的下人,以及几个姨娘们了,于是唐氏展着那凤冠霞帔,相当的耀武扬威。

        女人一辈子的所求到手了,她显摆显摆也是可以理解的。

        偏武梁要逆她风头,“先头的二奶奶若还在,定然来贺者云集。只是如今么……想必二奶奶也不喜那些排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