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05章 .挨罚

第105章 .挨罚

        不是不知道这位的那么些意思。也许就是因为从一开始便是那么个调调相处的,所以反而不扭捏。并且,这位明显比程向腾还自律嘛,家有妻小,便是对她有些欣赏,但也明显更加孤傲冷情,反正没有象程向腾那样,将人欣常到自己府里去。

        大家不逾距不过份,所以才能舒服的相处。

        可是,这位的话,也太动人了吧?虽才初春,已确定他可以获封年度情话王子,真的。

        武梁看着那闭眼朝天,好像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一样的冷面统领,默了默,她很感动,真的。

        但是,那不可能。她拿不到身契不可能,她拿到了身契也不可能。

        她舍了程向腾投向他的怀抱?程向腾真的会撕了她吧?何况她可不想引领这京城里的风云八卦,小程熙大了,他面子问题要顾忌呢。还有这样那样现实的问题……

        当然还有就是,她不愿意。若能拿到身契,她的未来,是要怎么恣意怎么来的,她怎会又把自己贱许给谁。

        可是人家话放在那里了,总得回答,并且武梁觉得越是沉默,到最后越会尴尬,因此打着磕巴,道:“……容我,先感动一会儿。”

        正努力想着怎么婉转的措辞才不惹人怒,谁知邓隐宸却不等她再说,便短斥一声:“闭嘴!”然后站起身就往外走。

        她那短暂的无语,还有她那不甚正经正式的回答,都让邓隐宸知悉了她的心思。所以就这样吧,谁要听她说出来。

        武梁想我还没正式开口呢,就见邓隐宸走了几步顿位,背对着她,十分粗鲁地又嘲讽道:“感动个屁!两虎相争,政治目的!刚说过的话就忘了?还真以为你多有魅力不成!”

        他这般说话,不知为什么武梁就越发感动。

        她笑道:“其实我的答案是:我愿意。”

        邓隐宸豁然回头,嗯?

        武梁站起身来,看着他道:“我和你,我愿意象现在这样,你可愿意?”

        邓隐宸脸色瞬冷,他真心实意,而她呢,又这么嘻哈调戏?

        武梁道:“从前,我更多的是想利用你,但实际上,我很愿意相信你。我有时候想过,你位高权重,未必把我看在眼里,但我还是把我们的关系定义为朋友。可笑吧,身份悬殊,一个奴才秧子竟敢高攀至此?你会不会觉得这是玷污了你?可我心里,的确是这般认为的。”

        “你说的,累了倦了的时候,来你身边休憩,我是想的。我也想有朝一日,你累了倦了的时候,我自有一方天地,可以供你休憩。你可愿意?”

        邓隐宸在那里站着没动,却也不理她,只那么默着。

        最后到底什么都没说,甩袖出去了。

        看那气势,定然还是十分生气的吧。

        武梁想,这下这同谋先生,怕是再不好使了吧。

        ……银票武梁到底没有藏在身边,她用防水布缝死了,还在缝上绣了花做封记,然后里面几层的包裹好,交给燕南越保管去。告诉他乃一些女儿家私物,除他之外,不方便为任何他人知道,要防潮防蚁好生收藏不得私拆……

        小秀才听说是女儿家私物,脸红得快滴出血来了。然后把匣子揣怀里,匆匆地去了。

        小秀才如今是真的小秀才了,上年下场得录,如今正加班加点的学习中,劲头十足朝着举人老爷的方向进发中,也成了手不释卷的人物。武梁让他地里活儿别亲力亲为了,全部找人去作吧,劳务费她多出些就是。

        咱不能因为耕地耽误人读书啊。

        燕南越连连点头。

        还有小十一,初次小试就成了童生,武梁觉得他相当的牛掰。只是如今,他很有些不服气又落后人燕南越一步,说人家还要作活儿呢,他一直在学堂里专业读书,没道理不如人的,如今越发的愤发了。

        武梁听了就笑,良性竞争,支持。还是那句话,别学傻了。

        大家都很好,只有她,春去一年又一年,如今难道还要春待来年吗?

        想着要怎么给程向腾提个醒,让那货想起她来,把她接回京去。结果没两天,程向腾那里就小小灭了一些顽固的反对势力后,又安抚好了一众将领,也终于腾出手来,让人把武梁接了回去。

        ···

        战争是最能磨砺人的,何况对阵全民皆兵的国家。程向腾他们后来打进北辰,最初也只是以有组织的武梁力量为主要歼灭对象的,却因此吃了不少亏。那些看着弱小无害的妇女儿童,但近了身,就可能忽然亮刀就刺……所以后来他们灭部族,就是真的灭……

        不过短短一年多,再回京后,程向腾人就多了几分冷硬,有了些杀伐决断的气势。

        小唐氏几年不见男人,甚觉侯爷大人和先前比难以亲近了许多,于是便先祭出女儿小程嫣去打头阵。

        可惜小程嫣从没见过父亲,被人教着推着,依然对这个眉眼冷硬的汉子心生怯意,不敢近前。

        而程熙,虽然已经七八岁了,但还是跟个皮猴子似的,几年不见父亲虽有些许的生分,但等确认了这就是爹后,就只管冲过去抱腰不放了。

        被程向腾喝斥没样子也不松手,还振振有词问他:“你不是我爹爹吗?爹爹怎么不能抱?”从前的赖皮劲儿全上来了。

        后来程向腾坐着,他也三两下蹿上大圈椅,非和他爹两屁股挤一张椅子里去,还一会儿瞅瞅脸说爹爹你真黑,一会儿摸摸胡茬说爹爹你真老。

        程向腾都无奈了,“怎么还是这么没规矩?”然后揪出去试功夫。

        程家男儿,都有固定的练功配备:武师,陪练,小厮。小程熙不到五岁,就已经启动练功模式,如今被老爹试,也能有模有样来一套了。

        然后两父子又玩从前的把戏:程向腾稳身不动,展臂任小程熙来撼,能让他弯腰或移动为输。结果小程熙单手攀臂打秋千,晃荡两下见没用,便直接举手挠腋窝。

        程向腾:……很像某人惯耍的赖招啊。

        父子俩玩得呼呼哈哈的,然后程向腾一回头,小程嫣躲在小唐氏身后,露出半张脸怯生生瞅着她。

        对于这个小女儿,程向腾其实也跟小程嫣一样,有着不知如何相处的窘迫。

        后来想想也不管了,就学小程熙那样赖皮好了,只管过去把人抄起来,不理人家哭着扭着身子找娘亲,只管将人抱走了。被哭吵得受不了时还是用吓的,把人往空中一抛,“再哭扔了你啊。”然后又把人接在怀里。

        小程嫣真被吓住,倒也不哭了,也死死抱住他脖子不撒手了,但下次要抱,又是哭得声嘶力竭的躲瘟神。

        程向腾又无奈了,当初他也这般吓小程熙的啊,怎么小程熙就笑得咯咯的,下回还缠着他这般玩呢。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循序渐进,倒归结为:女儿家胆太小。

        加上小程嫣长得较胖,初春时候还没换上薄衣服,长袍子让人显得更圆乎。于是程向腾觉得她被精养太过,倒因此说了小唐氏几句。之后便不大亲自哄女儿,只送些小玩艺儿什么的了。

        小唐氏对此也十分闹心。女儿平时挺霸王的啊,说要骑马,身边妈妈不立时跪趴,就要叫鞭子的。只见着自己亲爹老鼠见猫似的。程向腾回京后极少在府里呆,难得有空闲时候,又肯花心思在女儿身上,多好的增进感情机会啊,偏她总哭闹不依。

        看看那父子俩相处得多亲密,倒衬得她这个嫡女比那个小贱种还上不得台面似的。

        她也想让女儿多软化侯爷些呢,结果指望不上不说,反让她落了埋怨。

        道理又讲不通,小唐氏气得私下悄悄拍了女儿屁股两回。

        小程嫣越发的委屈,越发不肯亲近程向腾了。这个人,让她害怕,让她挨打,奏是个坏人。

        武梁回来后,也感觉到了程向腾的变化。她想程向腾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软,若真的心肠冷硬了起来,这位侯爷大约也就快无敌了。但她是个会害怕他的人么?当然还是该如何便如何了。

        加上小程熙见着亲姨娘,从前的种种亲昵不过一日功夫便全回来了,在洛音苑里蹦上蹿下闹腾得不行。

        于是洛音苑里,白天一派喧闹,晚上一片和谐。

        小唐氏那口气堵得,着实不轻。

        当初武梁为什么被送到庄子上去的?

        当时说法是因为行为出格,滑雪事件中未顾及主子安危啊。

        可是几年过去,她思得如何了呢?不但不老实呆着,反而私自离京远赴边关去了呀。作为一个奴婢,没得主子同意,作为一个小妾,没得主母同意,想走就走放肆而为?

        这哪里有思过,分明半点儿没有悔改,反而变本加厉了去啊。该罚,该重罚!

        所以武梁回府后,功不功的先不说,这第一罚,总是推不脱逃不掉的。

        武梁回府后的第二日,早上请安的时候还好好的,结果到了午时,小唐氏忽然着人叫武梁过去回话。

        问责。然后,罚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