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04章 .回京

第104章 .回京

        武梁想回京,时机也刚刚好。

        北辰主力大败之后,除了再整编的大股敌军,游兵散勇也多了起来,于是便时有小股的敢死队这里打一枪那里挠一下的。还有一种更零散的反击方式多了起来,就是刺客乱入,搞暗杀。

        不时有这样那样的消息传来,武梁于是也不找别的借口了,一日在大街上晃荡完了回去,就告诉程向腾说感觉有人跟踪她。程向骥就是遇刺身亡的嘛,她相信程向腾会紧张的。

        程向腾果然吓了一跳,充州城里竟然混进了什么人来?当时就吩咐两队人暗中探查,然后他亲自带着武梁又晃悠了一圈,准备一举擒获什么的,结果完全没有发现。

        武梁挺过意不去的,随口说说,造成恐慌气氛了。不过谎扯开了头,就得硬着头皮往下扯,于是武梁表示自己在这里似乎被人盯上了,还是回京去安全些,也免得给侯爷添麻烦哪。

        程向腾随时要出战,如今已经极少在城里,之后肯定会更少在城里。如今想想也对,妩娘当初在两军阵前现过身,虽然时间很短又被自己罩住了脸,但毕竟她是自己重要的人,对方只要花心思在她身上,总能知道她是谁。

        把自己的护卫留给她,或者派重兵护着不是不行,只是太过隆重其事了,只怕会引得将士们有话说,毕竟她是这么个身份。再者若万一护得了她而伤了他,恐怕她的处境也会跟着糟糕。

        京城还好,北辰蛮子就算学得边民的语音语调,可以挑些外型体貌和边民差不多的冒充一下,但和京话却是差了远了。所以并不可能混迹到京城去行刺杀之事去。

        再者就算真有刺客混到了京城去,又何必找她呢,京城里多的是重要人物可当目标。

        程向腾寻思了一阵儿,很快就答应武梁,送她回去。然后也很快便默默安排,带着她悄悄出行。

        ——等张展仪姑娘察觉人家双双出行,并且不再回来了,颇有些哭笑不得。

        她还没来得及向侯爷展露她的镶珠发冠呢,她还想看看侯爷知道那位卖掉了珠子,会是什么表情什么行动呢,这人就走了?

        有意思的那位,不会是携银而逃吧,以为隔开了离远了她就讨不回来了吗?

        张展仪笑笑的,她走了,而她独守将军府,很不错呢。

        ……后来,她果然独守着将军府很长一段时间。武梁一去不回了,程向腾有限的几次回府也行色匆匆,她连近前见面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去说上些有的没的了。

        直到程向腾后来也回了京之后,才让人把她护送了回去。而再见面的情形,也和她想像的完全不一个方向……

        且说武梁这边,程向腾名义上当然不是护送她,而是巡西北剿敌部,而她只是夹杂在队伍里的小亲卫罢了。他们一路从充州过了允水,然后在新岳打了一仗,再然后几次小的遭遇战,终于过雍州入赣州,就要过雁岭关了。

        等出了西北地界,也就安全了。

        这天一大早,程向腾率着亲卫团二十人,护送武梁入雁岭关。

        他自己的私事,并且整个赣州境内都无敌踪出现,所以程向腾并不想多惊动旁人。谁知眼看雁岭关在望,却从山道树林里蹿出一支人马来。也不过百十来人,却持戈张弩,将他们这一小撮给团团围住了。

        那小头目显然是个极大胆的,要不然也不敢带队一路向南纵入西北内境这么深,此时又惊喜地认出了程向腾来,一时间啥都别说了,宁可以命换命,也誓要把人留下不可。

        护卫就团团的围着程向腾。

        而程向腾迅速拨马挡住武梁。

        武梁很清晰的听见程向腾下达命令,说这些人是冲他来的,所以他来诱敌。让十护卫随他冲杀突围,一路向北,另十人带着武梁他们一路向南……

        护卫有人有不同意见,说对方有强弩,将军太过凶险……

        当然说也无用,都得听令行事。实际上对方也不给他们多说的机会,已经有人拍马就过来了。

        程向腾见了,也是拍马就走,一边大声呼喝着:“凭你们几个毛贼,也想留住本帅?有胆的过来……”

        瞬间就向北冲杀过去。

        武梁看见他大刀抡起,大开大阖的一圈砍杀,看到北边的敌人溃散开了口,看见程向腾拍马向北疾驰,看见他身后更多的敌人围涌着朝他而去,看见无数的箭支在他背后追赶……

        当然也看见示警的信号烟升起……

        所以,他会无碍吧?

        她知道北辰人当然没有那么好惹,他们人高马大身体壮硕,野性又彪悍,能一路掩迹藏匿到这里,也是有些脑子的。内行们说人家队伍里还有几个好手在呢,所以他们没有那么好收拾。

        他是知道凶险的,所以那么腻歪不舍的人,怕她被敌人咬上,分别时连眼神都不曾给她一个,更别说交待她什么只言片语了。

        那么,他能无碍吗?

        一路忐忑南下。

        燕家村,十护卫一直把她送到燕家村,才带着武梁道好问安的信回转。第一次,她信写得很真心实意,虽然内容相当乏味。

        还好很快程向腾亲笔回信,说自己一切都好。然后语气拽拽的发号施令:“老实呆着等爷回来!”

        于是武梁就悄悄松了一口气。她很怕程向腾有什么意外,让她不但会被人怪罪女*水带累将军,还越发欠了他的情义债。

        ···

        武梁是很久以后,才知道程向腾那次的确受了箭伤,很严重。但他密而不宣,还强撑着带兵打了好几次仗。

        而不久后,北辰再动员和集结了境内各余部,在西北各驻城军终于不再据城固守,四处野战打击北辰小军团的时候,人家拧成一股绳的偷偷又打了过来,让西北军吃了好几次大亏。

        程向腾是到了那时,才说自己中了流矢的。——伤势那么久没好且瞒不下去,可见严重到什么程度。

        再后来,西北打得很热闹。等到了春天的时候,西北境内的鞑子才终于全被赶了出去。算是西北战事全线胜利。

        消息传来,武梁以为程向腾也该班师回朝了。虽然她觉得,很可能是人家北辰人不想错过了又一年春季的休养放牧,才暂时收了兵吧。

        谁知道程向腾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于是朝廷的嘉赏令虽去了西北,但程向腾并没回来谢恩献俘。

        说是境内仍时有游兵散勇未得肃清,扰民严重。为免成大患,要亲自带兵剿清了这些成了匪的敌兵再说。

        到夏天,程向腾更是带兵打入了北辰,一副要灭了人家的架式。程向腾的奏折里表示,至少要把多玛河上游部分纳入疆土,让那处连接沱河的暗道失去作用才安全。上允。

        从夏战到秋,入了冬后,北辰已经溃不成军。余部后撤进了嘉穆山外,大片肥美的草原与疆土尽归大汤所有。举国欢腾中,程向腾人仍没有回来。

        第二年刚立春,早就病歪着的皇帝终于悄没声的薨逝了。——其实都有前兆,比如在经过了开疆辟土这样的大喜之后,皇帝竟然没有露个面儿与众同乐,或者祭天告庙什么的闹闹,大体就是身子真不行了。

        而留下的密封的传位遗诏,却在宣读大臣打开看时,发现竟然是无字天书!!

        这玩笑开得有点儿大,京城里热闹无比。

        有人说这肯定不是真正的圣旨,并因此引出了一些严重的命题:谁干的?真正的圣旨去哪儿了?皇帝原本要立谁?

        有人说这肯定是圣上难以决择,所以以这样的方式,想让皇子们各凭本事,有能力者上来着。——这话不算完全不靠谱,皇帝以前真说过。

        有人在那里认真进行着“谁最适合做新帝”的论证……

        有人说别闹了,赶紧先给大行皇帝治丧要紧。

        有人说你才别闹了,国不可一日无君,赶紧立新皇为上。

        依然是各位皇子都有拥趸,但这种喧嚣也不过维持了二天而已。

        第三日清晨,京城门开,城门外忽见大军列阵。马上将士,尘满面刀染红,眼神犀利铁血肃杀……

        程向腾率军回京什么也没做,甚至没有言语做政治上的表态,只是那般带着大军默哀为上送行。

        别的皇子不是没有勤王的军,只是没能到这么快而已。而象西北这么远的距离,按正常程向腾这时候应该连皇帝没了的信都还没收着才对呢,但人家却天兵忽现了……

        朝堂上的臣子就没有傻的。很快风向稳定,绝大多数朝臣都表态拥立六皇子为帝。虽然反对者的言行相当激烈,但什么都挡不住大势。

        六皇子推脱一番,朝臣们恳求一番,再推再求,几次三番。于是六皇子终于坚毅地表示没办法呀,年长的哥儿几个不争气,如今他是大的呀,他怎能不担负起这万里江山的责任?

        ……

        元庆元年二月,新帝很忙的。登基大典,先帝送陵,肃整朝纲,册封后宫,以及专治各种不服的联动……再然后,就终于到了对西北军按功行赏的时候。

        程向腾官升五军都督府大都督,另加封太子太保。当然还有其他众人,一一论功……

        而武梁,在庄子上又一次见到了邓大统领。

        换了新帝,这位大统领神奇的还是大统领。于是武梁问他,“高职常青树,诀窍是什么?”虽然不换人是京城□□的需要,但此番新帝登基中,他肯定也做了什么。

        邓隐宸也不隐瞒,他对武梁说,他只做过一件事儿,就是在先帝快要不行的时候,将护驾太医偷偷断下的十天之限的话透露了出去……

        没杀人放火围城逼宫什么的,就这么一句话,投机成功。武梁啧啧有声,瞧瞧人家这功劳立得,多么轻松。

        “那这次来是?政治任务还没结束?”珍妃娘娘,就是如今的敬慈太后还没有收回成命吗?程向腾回来了呀,这位护卫的工作完全可以卸任了吗?

        邓隐宸淡淡的,说他来不是政治任务,是另有政治目的。

        他说他观敬慈太后行事,颇爱玩制衡之术,于是他便过来这里,来维持一种他和程向腾同争一女,两虎有隙之相来。

        或者,这就是当初,珍妃娘娘选他来保护她接近她的另一层意思。

        “你看,有人争求呢,你身价高了,得意吗?”

        话说,他其实自己知道,是他上赶着想把这事儿变成事实。他自己知道,若她是别人,他不会配合的甚至是主动的玩这种把戏。男人的手段多的是,何须借女人一谋。

        武梁愣了愣,迟疑道:“难道对我有好处?”她桃花比旁人多了,传出去名声比别人臭些,这算好处么?

        “好处没有,男人们有好处就行。”邓隐宸十分无耻地道,还莫名瞪了她一眼。

        好处是他屈尊绛贵来看她,所以寻常也无人敢如何她,这还用说么。

        武梁当然想得到这点儿。但如今她的战场尚在后宅呢,这些男人争不争的能有鬼用?等将来她出来了,让他们争去,那才涨身价好不好。

        武梁苦着脸,“这个玩笑有点儿大。我正准备讨身契呢,别这时候刺激程侯爷了好不好?”

        邓隐宸听了颇有些意外,“你还没放弃?可这次军功没你的份儿啊。”

        此番她跑一趟西北,邓隐宸知道她明里暗里也出过几次风头,表现相当不俗。可惜并没讨到什么功劳啊。

        程向腾向朝廷请功时,自己带去的,从护院家丁中挑选出来的随扈亲兵们,几乎是无一遗漏的一一表了功。

        如今已经有一个四品的威勇将军要开牙建府了,其他受朝廷封赏的,还包括游击将军,顺德郎将,以及各种校尉副尉等品阶军官,他们的家人也全部因功脱离贱籍。

        但是,这群人中,没武梁什么事儿,程向腾报向兵部的名单里,压根没有提起她半分。

        邓隐宸其实是相当理解的。男人么,自家女人属于自家内政,不需要给她单独请什么功去。

        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不死心。

        武梁当然不会死心,死逼才愿意白忙一场呢。天知道她琢磨这事儿多久了。

        她笑道:“那是因为我还没有回去。”

        不管男人是把她看作附属品也好,所有物也罢,他不肯在朝廷奏报上为她请功,她毫无办法,但若只想靠闺房里几颗珠子打赏就完事儿,那也定然是不可以的。

        她得至少让他主动的,在内宅里当众给她奖励。然后她要争取把这内宅的奖励,变成在对外的场合里,当众对她的行赏议功……她的目标是身契,从来没有改变过。

        回了程府,就不是她一个人在战斗,那里有姨娘们,更有小唐氏,大家都会帮她的,噢?

        邓隐宸很够意思,应她一句“有需要,找同谋”,于是武梁就笑得花儿一样。

        可问她有什么具体招数,她又没有,只说得见机行事。

        邓隐宸便也不多问,只点了点头,傲娇表示:还好他见机行事的能力尚可。

        那天邓隐宸也是躺在院里的小躺椅上,微眯着眼睛看向虚空。偶尔觑向武梁,却见垂藤之下,女人神色沉静,小有成算的样子,便知她对讨回身契,是有相当的信心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由的心思就活泛了起来。

        他一再跟她说,他想她跟在他身边。但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这小女人心眼儿里面天地广。别说程向腾抓着人不放,就算放了手,他用个姨娘的位置,或者外室的位置,也是接不下她的。

        她曾要求过程向腾娶她,那不是说着玩的。可程向腾给不了的,他其实也一样给不了她。

        所以他只是冷眼旁观着她,等着自己冷却那份对她的好感与好奇。可这么些年过去了,到如今他还是不能够,甘心的洒脱的放下。

        没有办法。

        可惜他知道,若她真的得了自由,她不会为他停留,她定然是要展翅去飞的。大统领很骄傲是吧,傲不过她眼里那点儿淡漠。

        邓隐宸自嘲的一笑,喉头滑动了下,一时竟有些冲动起来。反正大男人家,要纠结个什么!

        他阖上眼睛,轻声问道:“若你拿了身契,若我不拘你束你,只保你护你,任你自由翱翔去,你愿意累了倦了的时候,回来我身边休憩吗?”

        她会愿意用这种方式跟着他吗?这已是他能够想到的,最好的结局了。

        那时武梁不远不近的坐在院子的石桌旁,想着自己手里的银票。

        那是肯定不能带回程府的,但要不要给了这位存着去呢?

        他倒是不会贪她的,但他又不投资,除了保管,不升值呀。并且这位明显大官当久了,很爱替人拿主意,临到用时不及时还什么的,挺烦人的。

        所以还是不交给他了。

        正想着,忽然听到那位说出这样的话来,一下就愣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