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101章 .献计1

第101章 .献计1

        接下来的日子,武梁住进了将军府里,又过上了米虫的日子。

        她本来可以因着前番的事儿好好发阵子脾气闹腾一番,让程向腾心下有愧来着。奈何想想,现在是非常时期,她若光顾着耍性使气,很可能就会错过了什么去。

        于是还得缠着求着程向腾,多往人家身边蹭去,没准还可能听几耳朵军事,得个什么机会之类的。

        所以她不过深呼吸再深呼吸,然后就自己很苦逼的忍了。

        实际上程向腾很忙的,还带着伤呢,都一天到晚不见人影的,哪有功夫看女人脸色。

        而这将军府里,武梁发现,还住着另外一位女人。

        将军府里有人伺侯不奇怪,不过这位女人有趣的是,她以主子的姿态,在那里指挥下人仆役,支应着将军府一干人的生活。

        武梁住进来那天,也是她很大方的招呼她,说替她准备好了住处,让她需要什么跟她说。

        果然在哪儿都差不多。这府里有这个,那府里有那人。男人么,尤其是有点儿能力的男人,什么时候身边儿都少不了女人。

        并且这位,说起来武梁并不陌生,虽然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京城,城南张家,有女张展仪。当初三月三庙会武梁揍了唐端慎,就是这位姑娘顶的包。

        当初张展仪小姐的竹马就是在西山大营当差,因为婆家人不同意两人婚事,所以竹马同学表示很伤心也很为难,于是宁可躲在大营里出苦力,也不在该休假的时候回家。

        然后这位张小姐不干了,便坐轿去了西山大营门口立等,要让竹马同学说清楚。

        程向腾就是那次,见到了这位张小姐的。那时这位张小姐气势十足,揪着竹马同学的耳朵大骂,说你家人都觉得你有出息,可出息不是用来解决事儿的,是用来遇事儿躲事儿的么?你要是真有想法,你给个话,我立时另寻别家……

        后来,他想找个看起来和自己毫无关联的人来顶包,于是找上了这位小姐。

        后来,这位张小姐顺利成亲,而她家小叔子,也由程向腾辗转的弄进了西山大营,并且多有提拔。

        可悲催的是,这次充州之行,那位小叔子也跟着来了。估计程向腾原本是想让人家立个功的,结果那位不知学艺不精还是命运不济,战死了。

        消息传回去,竹马同学就急急地赶往充州,来给自己兄弟收尸,也想拼自己本事能立一功。——话说,身为武将,战争是他们难得的机会,何况这位竹马一直比兄弟能耐来着。

        结果,路上就出了事儿。

        于是张小姐一路哭向充州……能不哭么,父母先后亡故,小叔相公相继亡故,婆家人视她为扫把星,不肯容她,却把所生儿子抱走了。于是这位女子才是真正的光棍一条了。

        人家来充州,那都是一年前的事儿了。武梁见到的张展仪,人瘦得相当可怜,不过行事作派,却带着点儿风风火火的干脆爽利,并没有娇弱之态。

        她们同一大院里住着,武梁看她一天到晚掌家理事的忙着,也不往前凑,从前的事儿,她也只当不知道。那张小姐曾想和她亲近来着,她几次都远远避开。

        于是张展仪每次看见她,都笑得很耐人寻味。

        武梁虽然心下膈应,不过她的心思其实也不在这些腻腻歪歪上。

        想想看,她认识程向腾已有七年之久,七年了,多少恩爱夫妻都痒了,何况她。——有时想想,心惊不已。七年了,她都做了什么呀。从最初的保命,到后来的升职,她好像也有进步。但是再后来呢?

        张展仪的出现,武梁觉得挺好的,要死心就让自己死得彻底些嘛。

        想想当初,人家张展仪是心有所属加上自有身家,没准是自持身份不肯屈就,否则程向腾完全可以把人掂溜回去做个妾室嘛,也许就会比对她更宠呢。

        若是那样,她还会愤然自己是个玩艺儿?只怕想当玩艺也得看人家是不是有多希罕吧。所以看看吧,男人除了固守礼法坚护正妻外,便是在感情上,她也不是什么重要的。

        大冬天的,北地极寒,滴水成冰的天气。武梁只管穿得暖暖的,躲在暖洋洋的屋子里。不过只要程向腾回了府,她就往人家身前凑。

        有时程向腾只是回来看那么一眼就走,有时会停留在书房里议事。武梁总是殷勤的端茶倒水,铺纸磨墨,伺侯左右。

        大家都知道,北辰人正忙着架云梯,造车塔,要发动攻城了。

        守城当然轻松多了,主要用箭就行。等敌人近城就射,漫天箭支飞过,再猛烈的攻势也能有效阻击。但问题是,仗打了这么久了,早年的库存箭支早已消耗完了。如今靠城里兵器库边造边用,用的狂放了,造的就有些赶不上用的速度。

        西北各处都在开战,也不好就近抽调,等京城兵部调拨过来是可以,问题就是要等啊,用时不凑手啊。

        反正程向腾一天到晚的忙,督造练兵,排阵布防,没完没了的事儿。

        武梁当然是积极的想办法出主意,还悄悄上过城墙。从上面往下望去,那高近几丈的城墙根儿,看着让人眼晕。

        武梁琢磨了两天,这天程向腾正在大营里开军事头脑会议呢,她过来通传求见。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程向腾倒是让人进来了,他们议事很久了,就当中场休息吧。但问话的语气仍是带了两分责怪,人正忙着正事儿呢,有事儿不能回将军府说?话说,他们才见过没多久吧?最近倒知道紧缠着他了。

        被嫌弃也没办法,武梁就是故意在人多的时候出来现眼的嘛。她心里有个点子,成不成的都要当众摆在台面上来,才不想和他关起门来悄悄说呢。

        话说有些事儿做过了,就不见得完全白费。比如马群阻敌事件,虽然最后她啥功劳也没落着,但将士们对她的恭敬之意却十分明显。对她一个女人战时现身边关,出入军营,常伴主帅身边这样的事,也有了深深的包容。

        所以她若有机会献计献策,当然还是要让大家都看在眼里才好。

        程向腾一回不算她有功,两回不算她有功,他也不能次次都那么霸道吧?没准到时不用她多说,就会有汉子替她鸣个不平代求军功啥的了呢……

        武梁冲屋里众人一点头,然后语调淘气对程向腾道:“妾身按捺不住想见侯爷……”

        一语出,便有将士迅速红脸,或低头忍笑,或掩嘴轻咳,或皱眉不认同,或撇开脸装什么都没听到,或干脆看好戏般的直盯着自家主帅……

        程向腾:……

        他该怒的吧?这话是这种时候这种地方说的?

        肯让她进来,当然是觉得她多少有点儿什么事的,她向来有这个分寸。可如今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无语了一会儿,正想酷拉拉的开口问她“现在见到了,然后呢”,若说不出个什么来,一定得收拾她一顿去……结果才张了张嘴,就被武梁抢先开口拦着了。

        就听她道:“妾身有点儿想法,等不得侯爷回府,就急着过来献拙,也正好让各位将军一起参详参详。”

        说着还用鄙视的眼神乜切了他一眼,那神态明明白白在说:“我有正事儿呢,你想到哪儿去了?”

        程向腾知道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被调戏了,她故意的。你说“有事急见”就完了,却说什么“按捺不住想见”,还说话大喘气儿,一句话隔那么久说完。

        这女人,大胆,放肆,厚脸皮,坏极了!

        “你说!”他没好气道,忍不住挖她两眼。

        武梁却正经起来,她献计说,她觉得可以省箭不用,取水对敌。

        第一种省法,是制冰箭。天这么冷,晚上把水倒进模具里,一夜过后一准成冰箭。存不久不要紧,一样犀利就行。刷刷的射出去,戳进皮肉,连冻带伤。

        第二种省法,是连冻箭也不用了,咱护着城墙,让对方攻不上来不就完了吗。这么冷的天,滴水成冰的夜,晚上从城墙上往下浇水,到第二天早上就是一层冰。滑滑溜溜的靠不上梯爬不了人,咱还怕什么攻城。

        建议貌似很不错?程向腾和众将士们面露喜色,然后迅速各述已见,对此两种方法加以改进完善和利用。

        然后,不过一夜之间,城墙据说先后浇了五次水,冰是一层一层的结,到第二天一看,那墙皮就十分的晃眼了。

        还有新制的箭,第一波看到城墙有异上前查看的北辰人,就被赏了碎碎冰。

        效果显著不说,成本实在够低呀,程向腾和将士们自然高兴。提起来,武梁少不了又得了一番夸赞称颂。

        那天武梁就当着众人,象模象样向程向腾一揖,问道:“妾身献计,可算立功?”

        眼巴巴的样子象个等着赏糖吃的小孩儿,程向腾心里乐,于是哈哈一笑,说算你一功。

        众将士也附和着笑道:必须的必须的……

        这就得了。虽然口说无凭,但这么多人都说了,就是一凭嘛,等着给他秋后算帐就是。

        而至于对付骑兵摆什么阵最有效,武梁真是不吐都不快。当初看赤壁,实在是被那八卦阵收拾骑兵的打法给惊艳到,所以后来,还特意度爹狗妈的到处问过,略懂那么一丢丢。

        当然也当众白话给程向腾了。

        只是八卦阵也相当讲究配合,盾甲兵,长矛兵,勾镰或套索……那奏是个可开可合可守可攻的移动城堡啊。

        反正貌似挺难搞的。而程向腾也不可能就这般坚守不出,正面决战应该不会太远,他会不会采用,能不能练出形来,武梁就不关心了。

        反正冰墙耍出去,没过多久,她就得意不起来了。

        北辰人也发了狠,人家用冰他就用火,漫天的火光就围城烧起来。木头当然就地取材,是附近树林子现砍现伐的。于是充州城内,被那湿木冒出的浓烟熏得遮天蔽日的,城墙上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上面的士兵急得直哭啊。——其实是熏的。

        于是你献的计嘛,你得负责呀。现下要怎么办,主意得接着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