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97章 .路上

第97章 .路上

        除去柳水云和邓隐宸这两个较熟的男人,另一个人的到访就让武梁意外多了。

        廖恩凡。

        不怎么熟,当初程向腾带着她去酒楼会那帮朋友时,便有这位,记得在一群叫程向腾“二哥二弟程二程老二”的人当中,他是叫程向腾“二爷”的。武梁对他的印象还是满深刻的。

        廖恩凡平民出身,当初在西山大营那会儿,就是靠着身手好,在拉练中表现悍勇,一步步混起来的。这次去边关也跟着去了,如今是回京催粮草的。

        兵部那帮人,正在紧急调集,问题是这大冬天的,各地又是雨又是雪的,就算召集上来,运送也是个问题呢。

        “人常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为什么前方正打仗呢,粮草却需要派专人回来催?”武梁对此大感诧异。

        这事儿说来话长。

        本来大汤皇帝之前说是快不行了,朝堂上便有些乱。再有边关程向骥遇刺,程家军便有些骚动。那时候朝廷派出整军的人又不给力,邻邦老对头北辰便看到了希望。

        本来那时候如果北辰大动,可能还真有隙可寻,来个兵临城下啥的。

        奈何北辰也是各股势力纷杂,大家都想保存实力让别人去干,然后分得的好处又不能少,这样那样,反正是想捞好处的多,肯出力拼战的少。后来他们的王下了死令,这才集结大军到了边境。

        然后从刚开始的小股试探,到后来的围而不攻,再后来猛攻起来,掠了钱财占了城池,然后没多久竟然把城里洗劫一空后又弃城而去了。反正哪部胜了一场,就赶紧把好处搂自己兜里。

        竟是反反复复拖了这么许久。拖得大汤皇帝又活过来了,边境也没真正的经历什么险战。

        直到后来北辰出了个人才,说动了各部真正齐心起来,倾举国之力,想要吞下中原繁华地界。

        北辰兵善骑射,悍勇,硬对阵很有一个抵几个的意思。程家军虽然也是铁血之师,可是多年的和平戍边中,就连某些老将也没那么血性刚猛了。程向腾刚到充州的时候,是连吃了几场败仗的。是主要原因,就是他高估了已方队伍的硬抗能力。

        后来对方尝了甜头,将战线全面拉开,突飞猛进起来。本来以为会象从前一样所向披靡,横扫中原呢,结果却遭遇了各种虚虚实实的战术。

        没有短兵相接了,尽是陷阱暗箭了。北辰汗子们除了暴骂中原人的阴暗无耻,竟也是别无他法。

        大汤算是藉此扳回一城。

        但实际上,大汤能有胜仗,也是因为战事是发生在自己的国土上,占了熟悉地理地势的光。人家在你的土地上撒野,多大的胜仗也得打了折扣。此后北辰后撤再整兵重来,大汤也自行调整,然后,大会战开始。

        北辰不象大汤,他们储粮不足,需逐水草而肥。所以当他们错过了水草肥美的春天后,便变得有些急眼,迫切的急需在战征中得些好处才好。

        如今才值盛夏,他们便已经可以预见将来冬天的难熬。

        所以他们竟倾兵而动,包抄了大汤的送粮队伍。当然那时候,程向腾也没闲着,他也动了大军,入了北辰后方,灭了北辰驻扎较近的左贤王部和屯古浑部。

        消灭了人家的有生力量是真的,但想搜集这两个部落的屯集做粮草,很抱歉,太微小。

        于是现在边军快要饿着了。

        廖恩凡家不在京城,也没什么人看探,如今等在京里,准备和粮草队伍一起上路,没事儿的时候就过来看看武梁。

        “二爷说,让来看看五姨娘可安好,可有什么需要帮手的,尽管说。”

        武梁点点头。这位貌似和程向腾关系不凡,当初他问过程向腾的。

        她正准备撇下邓隐宸的人,想法自己个儿闪人跑路呢,如今跟着他去挺好的,不用操心银子的问题了,也不用操心人手的问题了。

        想着她便担心地问:“战场上刀枪无眼,二爷可曾受过伤?”

        她是真不知道。程向腾家信倒是很规律的一月一封,可从来话少,基本都是那句“我很平安,你们可好”的不同说法。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专业秘书帮他写的。

        武梁为了彰显自己的悠闲,不能象人家那样言简意赅,于是常常一写一大篇,谷子芝麻的胡扯一通,然后什么春暖了花开了猫儿□□了狗儿打架了。再来就说秋天到了,高梁涨红了脸,稻子累弯了腰。天已转凉,二爷夹衣上身了否。或者有时就扯些不相干的人,村头那寡妇被人欺负了,恼得提着菜刀追着那人跑。村西二狗又喝醉了,他老婆说要卖娃给他买酒,把他吓得酒又醒了……

        不知道程向腾接到信是怎样,反正武梁有时候写完了都不好意思再看一遍。

        反正他们从来没有在信里聊起过战事是真的。

        廖思凡道:“战场拼杀,少不了的。不过二爷不曾受什么重伤,五姨娘尽管放心。”

        武梁闻言十分激动,焦急道:“放心?我怎么放心得下?自从二爷去了战场,每每家信只提廖廖数语,还俱是报喜不报忧,总说自己一切安好。可随怎么想也知道,战场上时时明枪暗箭的,怎么可能事事安好。”

        说着一副泫然欲涕模样,“这一年多来,我吃不好睡不好,日日忧心不已。只要想起二爷在前线受苦,妾身却在这里安耽度日,就十分的于心不安。总想着能怎么帮着二爷,哪怕一星半点儿都好。”

        廖思凡闻言迅速抬头瞄了她一眼。二爷是说让看看她过得好不好的,可看着,眉无愁色皮肤红润嘛,也不象日日忧心人比黄花的样子啊。

        “二爷让属下捎话过来,让五姨娘只管放宽了心自在过日子。男人保家卫国,图的就是百姓康平,妻儿老小一家安耽,若姨娘过得不安,二爷也会忧心。”

        武梁道:“二爷这般说?真是越发让妾身无地自容了。廖官长,我要去边关,我去服侍二爷。哪怕二爷疲累时为他捏个肩递碗茶呢,哪怕二爷杀敌前替他捧上刀披上甲呢。我也想尽一份力去。

        廖官长,将军府总需要人服侍的不是吗?我跟着你一起走,我从前去过边关,也会骑马,不管是慢行还是赶路都可以。你带我去吧,我保证不费你什么事儿。”

        廖思凡心里觉得她去侍候也可以,将军府当然需要人侍候呢。并且这趟是押送粮草,肯定也走不快。上次失了粮草,这次一定会重兵护送,安全也没问题。

        唯一不妥的是二爷不同意啊。当初他自己走时,都说前线近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太过凶险不肯带人。如今他若把人捎去了,只怕会被骂呢。

        因为便道:“我也做不了主啊。”那意思,也没有十分的反对。

        武梁明白了,怕担责任嘛,若是她自己偷跑去的,让人家不受牵连,只怕就睁只眼闭只眼无奈接受了吧。

        这天廖思凡一走,武梁便让人往京城云德社去找柳水云去,借银子啊。

        穷家富路,出门那是万不能不带银子的。

        柳水云很大方的票票就来了。

        武梁想,如果自己有个什么差错灭在战中,只当预支“寻妻”的稿费了。心安理得揣了银子,给杜嫂子留了封信,然后灌晕了杜家夫妇,让桐花留着与其拖延,自己带着芦花,就一路奔官道去了。

        送粮队伍出发已经第三天,晚上歇在驿馆的时候,廖思凡就见到了某两位扮男装匆匆赶来的主仆。

        虽有意外,也不吃惊。到底默认了下来。

        杜家夫妇是邓隐宸放在武梁身边的人,三十来岁,两口都长得很质朴,混农民堆里也挑不出人来。不过功夫很深隐,至今武梁也没搞清楚到底有多能耐。反正她是看过杜大哥以拳切桌角的。

        武梁觉得吧,邓隐宸虽然拦着她,可如果她确实已经走了,他不见得会再把她捉回来吧。她还是想拐带上杜家夫妇两口人啊。有保镖多好,安全又拉轰。如果得了身契,她也要身揣银票(在哪儿呢),带着保镖(在哪儿呢),游山逛水,招摇来去……多么美好啊。

        邓隐宸虽然没怎么过来庄子上,但他过一阵子就会把前方战事约略说给她听。他一直说不是时候,再等等之类的。武梁知道他是好意,可她现在包括以后,都不想再听别人安排,不管好心还是歹意,她想自己拿主意,她的人生她自己安排。

        杜大嫂把人跑了的信儿报给邓隐宸的时候,邓隐宸当下就怒了。竟然跑了,她知不知道现在边关多凶险?

        吩咐手下,“给我追!”

        属下问道:“若不从,是要用强抓回来吗?”

        抓回来吗?邓隐宸默然了半晌,想想她交待丫头留下的那句话:置身险地,也不过一死,好过错失机会,遗憾终身。终是道:“算了,由她去。带队暗卫,确保人的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