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96章 .闲散

第96章 .闲散

        武梁那么一打嗝,接下来就真的嗝个没完起来。还用那带嗝的颤音道:“第一回进宫,吓死我了。”

        邓隐宸心道,你那么能闹,从宫门口开始就出大动静,谁敢要你的命去,惹眼又沾腥的。见她一脸后怕,便问道:“可有谁给你苦头吃?”

        那么嘴欠乱说话,没让人掌烂嘴已经是造化了。

        “到处跪来跪去,又被吓唬羞辱那么久,光这都让人吃尽苦头了好吧。”武梁心有余悸,嗝着道,“那阴森森的皇宫,吃人都不带吐骨头的吧?”

        看来没真吃到苦头,还是这般的口无遮拦不知悔改呢。

        只是被她嗝得直皱眉,邓隐宸一把抓过人来,在她背上也不知怎么这样那样一通乱点的,于是她梗直了腰背好一会儿,然后发现,嗨,嗝好了。

        邓隐宸道:“你不想去城门送他,也不用在这里把自己撑死。”

        武梁:……

        被看出来了?

        她昨天在那小黑屋里呆着,想想那终不见影的人,十分愤然,总是说得好听做得难看,让人带着希望再慢慢失望,十分没品。后来慢慢连失望都没有了,是死心了。再后来反而觉得人家并没有错,本来就是这样的,男人有大事要做,有更多的人要顾及要庇佑,凭什么就该围着她转。

        今天她虽然也是要出城,可去送他做什么呢,众目睽睽之下,拿什么姿态对他?冲上去热情展示一下*标本:看,俺还活着,热乎的,你摸摸?

        呃,亲热了招人恨,不亲热也招人恨,亲不亲热她都恨。何必去现眼找不自在呢。

        所以她就在这里慢慢的吃,反正人家赶着时辰呢,也不会因为她到不到而怎么样。以后,她少不了还要讨好他,但现在,还是让他安静的走开吧。

        谁知吃得太专注,一样接一样不停歇,竟然吃了那么些去。

        武梁道:“那你怎么办,肚子。”

        这里是酒楼,肚子还解决不了?转移话题这么生硬,鄙视。摇铃叫来小二,照原样再来一份。

        双人份是吧,她要消磨时间,他陪她慢慢消磨。

        其实邓隐宸很想问问她为什么不去送。那可是上战场啊,闹别扭也不在这时候啊。莫非是真翻脸了?

        悄悄瞥她一眼,看脸色也瞧不出什么来。他也实在懒问人家两个人之间的事儿,便默默饮口茶水不说话。

        武梁看着街对面的万通钱庄,想着自己的事。要去边关,银子,人,都少不了的。

        找这位正正好。今天若没看到他,自己还得想法找他呢。

        想着,便问他:“我的那千两银子,有没有投在什么地方?”

        邓隐宸抬手指指外面的钱庄,道:“就投在了万通钱庄。”

        武梁大为惊奇:“咦,投在钱庄啊??千两够干个啥呀,竟然钱庄都可以投的?这里不得以十万两计,不,百万两计才能拿着一股吧?”

        邓隐宸鄙夷:“你也知道!就存在钱庄!你还想拿什么股?”

        武梁:……这叫投,这叫存好不好?鄙夷回去。

        邓隐宸却看着外面钱庄若有所思。这女人不是过分的无知,就是十份的心大,连钱庄的股都敢想?她知道钱庄一股要多少银子吗?好吧,她好像知道……那心眼该有多大……

        后宅小院儿?乡下庄子?盛得下那么大的心眼儿吗?

        “我要用银子,全部。还有,你手下人多,能不能借我几个好手使使呢?”

        “要什么样的人,做什么?”

        “要本领强的,象你这样的。能爬墙上树,飞檐走壁,上天遁地,万军阵中取人首级……”

        “你发梦呢?要人做什么?”邓隐宸黑线。象他这样的人,她当很多么?还想要比他更强的,能上天遁地,万军阵中取人首级。那还打什么仗啊,直接派去敌国将人皇族全灭了好了。

        “我要去边关。”武梁道。

        怪不得。邓隐宸心里微微哼了一声,程老二不带她去,她就偷偷去。现在不去送他,是想到时给他个惊喜。他走时怎么没安排人给她防身?他这里哪有闲人。

        邓隐宸没吭声。

        “行吧,你这里找几个忠心的好手肯定没问题吧?我出酬劳的,一千两银子全拿出来用,我一定要去立些军功,好到时讨还身契。”

        原来是为这个。

        邓隐宸脸上露出笑意来,道:“好,给你人。不过千金换身契,你手面儿够大的。”

        武梁很豪迈,“千金散去还复来,若能事成,千金也值得。你觉得不值吗?”

        “值!”邓隐宸道。你值!一个兵卒服役满二十年,退役回家乡时可一次性得二十两银子的赏饷,那是他们的一辈子。她千两银子,能买多少士兵的二十年啊。去买军功更靠谱些吧。

        既然是要立军功,至少人得到边关去。一个女子要想在战时立功,就得有相当的机缘。邓隐宸沉思片刻,道:“不过,现在不准去,等以后再看。”

        战事初起,双方集结大军对垒,硬碰硬的战事女人必须走开。只有战到了末期,双方军队各有溃散,或者一方已露大败迹,不可力敌只能智取的时候,才会不停玩些阴谋诡计。那时候各种蠢蠢欲动,大胆冒进都有。小股的敌军开始活动频繁,她这种边角料才正好乘机投机取巧一把。

        武梁道:“那不行,机会又不是时时都有,要慢慢碰才行。去得晚了,万一逮不到机会呢?”

        邓隐宸很坚决,“你现在归我管了。所以听我安排,等待时机。”

        ···

        庄子上的生活永远那么安详平和,也知足乐和。

        大冬天里,庄稼地里无活儿可做,村民们都闲散得很。武梁一来,又是好几个房间炉火常开,暖洋洋的屋子里便常坐满懒洋洋的村人。

        貌似,她每次来都是冬天啊。貌似,孙庄子早知她去了复又来似的,这几次了,每次院子,房间,都是现成的原样的,连摆着的炉子也只需重新燃上就行了。

        倒反而是她,从没有那么坚定的认为,她走了就还会回来过。

        王十一在离村上近十里的镇上学堂读书,武梁象个家长一样,给先生按月交束修,给生活费,操心他的四季衣裳鞋袜。不会太好,都是乡里的粗布,但管他吃饱穿暖。

        这项工作是托给了燕三娘的,就是燕南越他妈。本来关系就好,加上额外给银子,燕三娘管理的相当不错。

        王十一听说武梁回来了,某天晚上散学后便走了十里路回村看她,象个住校的学生一样,呆了一晚上,第二天背了一背囊吃的穿的,回学堂去了。

        这孩子相当自立,也长高了不少,只是人沉默了很多,连大眼睛都没有以前眨巴眨巴看着人的灵活劲儿了。有村人会趁赶集到镇上去看他,他逢学堂休课也会回村,据说总是一天到晚都捏着书本不放的。

        武梁知道他十分珍惜这求学的机会,所以一天到晚绷紧了那根弦。可是,别养出个书呆子来才好啊。因此那天晚上,好好跟他谈了一回。表示他先得开心快乐的活着,然后再去想着怎么做个小秀才小举人大进士官老爷的才好啊。

        别的不多说,至少,秀才他是见过的,并不是做了秀才就能比别人过得幸福快乐些。

        这方面燕南越就是榜样啊,先活好眼前,再谋其他。

        反而教材更典型,王十一的爷爷,燕南越的爷爷。

        王十一惊讶得啥似的,以为好久不见了,武梁怎么也该问问他的课业考几篇文章的。

        于是笑出一口森森白牙来,道:“我只怕姑姑骂我学习不用功呢,谁知姑姑倒让我多玩去。”然后又怪她,“哪有这样做人姑姑的,我天天准备着,先生教的一篇都不敢忘,就怕姑姑随时会考呢,结果竟是白准备了。”

        武梁看他完全松懈下来的样子,不由又有些担心,这会不会松得太过,以后读书都开始给你嘻哈了?

        又忙忙的提醒他:“会考的,会考的,张驰有度,劳逸结合,成绩太差屁股也要打……”

        王十一哪里会怕,只管就嘻嘻哈哈笑开了。

        燕南越自从开始侍弄那几十亩地,已经不大到程家大宅这边寻短工活计了。只是现在,他不但来,还连着几天都来得最早,走得最晚,以便趁着没人时候给武梁报帐,对外宣称这是积攒了很久的“不明学问”,讨教呢。

        然后他也顺势天天又窝到这边院子里了。

        村里人便笑他这个小秀才抠门儿,自己发了财了,家里还舍不得烧个炭火。

        笑得燕南越面红耳赤的,只说那地是东家的,自己哪有发财了。如今地头没活,当然便过来这里,让家里省点柴禾。

        可是七姑八婆和汉子们都纷纷不信,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那地就是在他名下呀,还这么哭穷,太不厚道了。

        然后武梁便发现,有好几个当妈的,开始把自家闺女也往她这院里领了。甚至邻村的姑婆,也陆续来过几个,有时还是谁家带着亲戚来串门,反正一般带都着大闺女,一块来蹭炉火了。

        农人们直接,总是三言两语的,就推出闺女来了。

        燕南越一律推拒,直言说自己明年想参加秋试的,如今要专门攻读,不思其他。

        燕三娘又是骄傲,又是着急。骄傲的是儿子有能耐,将来万一成了秀才老爷,自然还会有好姑娘等着呢。若再往上走走,只怕官家女儿也敢想想了呢。

        只是又担心着自己儿子是独子,早点儿成亲生了娃,踏踏实实有了后,这当娘的才觉得任务完成,心里圆满了呀。

        所以她是少不得这个那个的细细打量,慢慢比较。这个身条儿顺,那个脸盘靓,这个屁股肥,那个胸脯大……好吧,武梁胡乱猜测的,反正人家燕三娘是只打量不说话。

        现在定不了啊,只能先看看了。

        这点儿心思旁人自然也都明白,所以现在展示闺女的有几个,也只主推自己闺女的生娃功能,拿人家燕南越是独生子说事儿。不成就先放着,倒也不急着让谁拉纤保媒的。

        燕南越到底年轻男子,提起自己的亲事还是很有些羞涩扭捏的,那天哼哼唧唧跟武梁说起他先立业后成家的意思来,表示他要等自己有能力时,再寻一个自己可心的人儿成亲。

        关于这事儿,武梁是深深赞同的。糟糠之妻不下堂什么的,就算你高风亮节了,真的能过得多和谐恩爱么?只不过给人糟糠碗饭吃,而自己则尽可以美人在怀尽情声色,无人敢管自在享乐罢了。

        所以武梁便大力赞扬了一番他的晚婚晚育行为,表示他只要一直上进着,将来站到了另外的高度,一定有相匹配的可心人儿等着他,然后郎情妾意,神仙眷侣……

        她表示,她会等着看的。

        她说得不事羞骚,而燕南越却窘得满面通红,越发哼哼哝哝语不成句,让武梁压根没听清他最后一句说了什么,他似乎是应了她一句“那你等着”?

        ···

        没过多久,柳水云来庄子上看武梁。这位倒是斗篷长袍的,从头到脚遮得严实。只是他这样的体格,以及已然成型带韵惯了的举手投足,想隐匿自己哪里容易。

        反正武梁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来的。

        闲话叙过,武梁就当面问他那个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你那时,到底答应了珍妃什么?”

        她初时心里有些龌龊的念头,觉得这位可能用身体拯救了她。

        只是后来却越想越觉得不对。因为那时候,似乎两人相处的时间很短啊,那么一会儿,想办点儿什么隐秘事儿,还得先找好理由,遣散众人,然后你侬我侬调起情绪,最后才能正式成事……

        太过仓促冒险了吧……

        后来她细想想,当时珍妃说的好像是“你答应我的,也尽快去做。”也就是说他还没做。

        并且她说的是“去做”,听起来就好像不是在宫里,或者当她面要做的似的。那这位除了美颜之外,还能做什么让珍妃放过她?

        话说回来,珍妃那女人连她这么个小姨娘都要用足了用尽了的,会利用他个戏子,自然也不无可能。

        只是没想到她一问,柳水云就涩涩一笑,道:“你别问了,左不过一些隐晦私情。”

        这么直白坦然的承认了?武梁都有些被他吓到了。加上他的表示太过落寞苦涩,让武梁一时讷讷不知该如何劝慰。

        倒是柳水云复又笑起来,道:“随便说说你就信了?你这么容易相信人,实不该和宫中扯上半分干系。”

        可他之前的郁郁表现太过真实,让武梁很不相信他只是随便说说。她也很直白的问他:“那你呢,为什么不肯远远走开,为什么愿意和宫中扯上关系?”

        柳水云就道:“我早知你心有逃意,你又焉知我没有?妩娘,等我此间事了,我们一直逃吧,天涯海角,远离繁华而去,你可愿意?”

        他说他别的没有,但是银子足足的,可以请保镖随从,可以游山玩水,任她逍遥。

        武梁:……

        前景很美好,可是,拐带家奴,不怕程向腾敲死你吗?

        柳水云却被她的迟疑所伤,幽幽道:“我还以为,我们真的能互不嫌弃。你曾说我有男儿风姿,可是如今你再看,很可笑吧?”

        武梁忙道:“如果你不是在说笑,那么容我认真想想。”

        她那时只是怕人家又露出那种表情来,让她看着受不了,所以随口说说的。但是后来,反正庄上闲居无聊,她倒也真的认真想了又想。如果跟着这位,天高海阔去,倒是也不坏呢。

        看着赏心悦目,还身傍巨财不愁吃喝,比她窝小庄子上当地主婆,还是爽多了的……

        后来再没多久,邓隐宸来看她。

        便问起柳水云过来做何。

        武梁就把柳水云过来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详细给邓隐宸说了。当然,一定会漏掉人家邀她去游山玩水的部分。

        邓隐宸就说起京城的柳水云来。

        说他原本和宫妃交集不多,如今貌似跟珍妃走得挺近的。

        原本太后在时对他多有眷顾,所以亲近太后的那些朝臣们,也都对姓柳的格外恩遇。后来太后没后,那些大臣大多也不与姓柳的戏子多交际了。只是如今,这姓柳的又各府里走动起来了……

        这话,听起来貌似有些散漫,不过武梁却听明白了。他是在告诉她,柳水云答应珍妃的,应该是把当初太后的一些人脉,往珍妃的阵营里拉拨。

        武梁心里寒寒的。

        邓隐宸不是皇帝的人吗,这事儿他知道了,那皇上不就也知道了?这不会是想借自己的口警告他们收敛吗?

        想起柳水云那日来时,也问起过邓隐宸来。说珍妃当日虽然让邓统领护你周全,但想来邓统领那么一个大忙人,只怕不见得关照得到,问她邓隐宸有没有来瞧过她。

        实际上村上有什么好关照的,基本不存在地主恶霸欺负村民之类的情况。——噢,说起来她是程家人,才是不折不扣的地主恶霸一伙的呢。谁又敢来欺负?

        至于京城里,珍妃既然出言护着,别人就得给她面子吧,毕竟她又不是真重要到不得了的角色,值得人得罪个皇妃一回。就算象唐玉盈那样的实在气不过,也至少会缓过这一段儿再说吧。

        所以武梁现在想来,难道他并不是随口一问?他是有意想打听些什么吗?

        呃,搅和进去实在太可怕了。并且貌似,如果皇上现在要打压珍妃这一派,好像和程家并不会扯上太大的关系啊。

        程向腾动不得,程向骞学生娃,小程熙点点儿大……

        嗯,这时候给个警告也好。总之不关她的事。

        想了想她便对他直言道:“珍妃娘娘让我讨好你呢,说你是圣上面前红人,若能从你这里套得些圣上的心思动作等高档有用机密,保我荣华富贵呢。”

        邓隐宸听了,好一场大笑。然后问她为什么告诉他。

        “难道能瞒过你?瞒不过我就索性照实说了,落个坦白从宽。”当然,她并没有向他打听什么。

        邓隐宸道:“那你用不用我告诉你一两样事情好去交差?”

        “那不用,你说的只怕真假难辩,万一提供的是假消息,到时候我还不得被迁怒怪罪?倒不如我只说你是属河蚌的,什么都打听不到算完。”

        邓隐宸又是一阵大笑。

        然后他河蚌口一开,又是一条不得了的信息。他说,圣上对于皇子,当然是更加欣赏他们各自的能耐。

        呃,这意思是不是说,皇上在任由儿子们身后的各方势力蹦达,谁活到了最后,谁就是好儿子?

        乖乖,政治这摊水,反正咱是搅不清。她干脆直接提醒邓隐宸,快别提那些了,反正那些事儿离她很遥远,不敢去掺和。她说自己脑子虽然有点儿缺,却又很想好好护着,怕掉得太快。

        邓隐宸就一径地笑。说别谦虚,你缺是缺点儿,但不太多。

        实际上邓隐宸是故意那么说的。既然珍妃对她换抱有期望,总得让她知道点儿事好去塞责。免得人家问起来,发现她完全无用,起了剔作的心思。

        反正告诉她了,凭她的机灵,知道怎么用这些消息才能保命。也都不是什么要紧的。

        武梁当然夸赞他,说自从遇见我,你长进不小啊,如今连玩笑都会开了。

        不知是不是无意中说中实话,邓隐宸倒稍稍默了下,然后才说,你倒会给自己长脸呢。

        后来话题便一路轻松随意了去。

        那时候邓隐宸闲散地在小院里晒着太阳,还是一副高冷的模样。也许是见得久了,武梁从前虽不怕他,也总觉得这人冷块似的,恨不得把周围都冻起来算了。

        如今看他斜靠在躺椅里,大腿哥搭着小腿弟,靴头还有事无事点那么几下,倒惬意得很。这样的模样十分少见,好像那让人暖不起来的太阳,倒融化了他几分去。

        宅里有贵客到,村民们便不给上门了。于是他一人占了小院里大部分地盘,装慵懒的小猫。小猫,武梁不知怎么会想起这种比喻,自己寒了寒。他还小猫呢,也太给小猫这物种长脸了。

        邓隐宸后来自己也笑了,说自由自在当真舒心,他也偷得浮生半日闲体验了一把。

        武梁就说那等你将来远离了朝堂,尽可以那么沉睡冬夏。邓隐宸却摇头,说我不当官了,怎么护着你?别忘了你现在为什么会归我管。

        倒说得武梁愣了愣神儿。这个男人,如果刻意说甜言蜜语,一定是个情话大王,随意出口一句,就直击女人的心房。明明自己贪恋权势,倒说得好像是为了谁似的,切他。

        邓隐宸适时的瞥见她那片刻的恍神,眼神不动声色转向高远的天际浮云,嘴角却牵出一丝的笑意。

        武梁觉得,不论如何,闲聊些什么,总好过对着珍妃什么的谈论不休。说起来,这男人还真不错,并没有借机反过来向她打探珍妃那一派的这样那样。

        有自信的人,并不屑于从她这种人口种知道什么吧。不象珍妃,端的是女人行径。

        当然还有程向腾,在这一点儿上也非常男人。当初知道她和姓申的有些牵连,也从没试图从她这里追查询问过关于申建的什么秘密。

        ——其实在庄子上访客很少。柳水云只来过这么一次,邓隐宸后来又再来过一次,满打满算也就这么两回了。

        武梁闲散的日子,倏忽就过了一年多。这中间她知道外面的信儿不多。京里二奶奶唐玉盈,喜得千金,取名程嫣。而边关,战事已经胶着。

        如今双方实力还算相当,可要不了多久,双方就会胜败明确。

        邓隐宸答应给钱给人,结果到现在别说给人了,连她自己的钱都不还,还弄两个人看着她管着她,相当糟心。不能再拖下去了,该要如何呢,她得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