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95章 .出宫

第95章 .出宫

        珍妃听得挺认真。让两者斗倒是可以,可惜费时太久。若是一二年前,这样运作也可以,如今皇儿已然亲政,此举却属多余。

        果然是有些心思的,不过心慈手软想不到狠招,难成大事。

        珍妃没有了什么跟她说下去的兴致。她是个但有卒子,就惦记着派个用场的人,所以也想看看武梁本身有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看来也不过如此了。

        不过这样她也放心些。若是个心狠手毒贪心不足的,若留着,没准等二弟手握大权时候,会在身边撺掇些什么不得了的企图呢。

        武梁还觉得自己说得挺好的,你看珍妃娘娘都在思考了。她若知道人家已经想到了遥远的n年后去,肯定会吓得抖那么几抖的。

        有宫女轻声禀告:“娘娘,柳水云跪在宫门外,为程家姨娘求情呢。”

        珍妃“噢”了一声,然后轻轻说了句“去瞧瞧”,便起身出去了。

        武梁却看到她“噢”的时候,嘴角忽然浮起的那一点点笑意,虽然消散得很快,但它们确曾出现过。

        她忽然有种感觉,珍妃似乎就是在等着柳水云似的,所以才会听到他来了,止都止不住的泄露了情绪。

        于是她一路就朝着那什么寂寞强宫妃,美貌软汉子之类的绮思上面想开了去。竟然发现自己没那么惊慌没那么累了。

        真的,虽然她没想到倒是柳水云那个软汉来撑她,但一瞬间还是心松了不少。那个美人儿,应该能拿下珍妃吧?

        唉,貌似,要欠下大债了呀。

        然后没多久,她就被带到了另一处偏殿。珍妃娘娘就是在那里和柳水云说着话儿的。

        武梁听到珍妃娘娘道:“我答应你的自会做到,你答应的,也尽快去做。”

        柳水云低头称是。

        然后珍妃就指着武梁道:“喏,人在这里,好好的呢。”

        柳水云点点头,看着武梁并没有说话,只是那么安抚的一笑。武梁便觉尤如春风拂面,让人通体舒泰起来。

        这个男人,她不久前还觉得美则美矣,却软软的,弱弱的,不属于能让女子依赖的那种男人。没想到却是他这个自己受辱都不置一词的人,如今却如骑士一般驾彩云而来……

        反正在武梁心里,他的形象忽然就高大了起来。

        当着珍妃,他们并没能说上一句话。

        大约是一个外男并不好在宫妃宫里呆很久吧,柳水云很快被宫女带了出去。留下武梁,仍旧被人带下去,在那小偏殿里靠墙而坐,无人问津。

        而外间,没过多久,珍妃就再有访客。

        面对程向腾的到来,珍妃虽然面上不露声色,心里却有相当的兴奋。看看时辰,来得还挺快的呢。

        果然这女人,十分好用。

        弟弟奔赴边关,程家军重握手中是迟早的事儿。但是这还不够。若程家军只是远在天边那么杵着,那程家军对于皇儿的支持意义,还能剩下几分。

        她端正着神色,对程向腾道:“你知道的,我只是要你一句话。”

        程向腾点点头,抱拳施礼,肃容回道:“娘娘,臣一定会回来的。”

        他一直叫她姐姐,在没有外人不会被挑礼的地方,从来叫她姐姐。虽然她在宫里已经有相当的地位,能称本宫的时候很多,但她也从来没有对他称一声本宫。她还是一直愿意听他唤她声姐姐的。

        但是现在,他叫她娘娘。这么私下里,完全没有外人的地方,他也叫她娘娘,他以此表示他的臣服屈从和听命。

        珍妃心里微有涩意,她知道,这条路蹇涩难行,有些东西,终究是难以两全。

        她硬起心肠,道:“弟弟,我唤你一声弟弟,姐姐的提醒你记在心里。你的弱点太明显,以后记得不要被人看穿。另外,你须记得,我既能成你,便也能败你,不要叫我失望才好。”

        程向腾再次施礼应了,道:“臣走后,也求娘娘看顾好我的女人孩子。”

        “那是自然。”珍妃道。她一直都知道,她这个弟弟,哪里都好,就是有些温心软肠不够狠绝。也难怪能对这位这般上心,都是有些相似的特质在的嘛。

        “那我能带她走了吗?”

        “你且去忙,我还有些话要同她讲,明日安排人送她回去就是。”

        “娘娘?”程向腾不赞同的叫道。

        “怎么,你信不过我?”

        “不敢,只是她在这里,定然心里不安。臣想早些带她回府。”

        珍妃苦笑,“果然还是信不过。你放心,她好好的,也没有什么不安,这会儿子只怕快睡着了。我留着她没别的意思,你今晚无论如何,要和自己夫人好好道别。唐家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程向腾不响。他直觉这并不是理由。他不会安排自己的家事么,倒这些都要娘娘担心?

        “我知道,你想护她周全。所以明儿一早,也不让她回府了,我直接着人送她去那个庄子上去,如何?噢,或许,还能来得及赶上送你。”珍妃道,“你想让她赶不上吗?”

        ……程向腾最后也没有见着武梁,他知道多求也无益,便匆匆告退走了。

        那边武梁一直没见着他人,心里难免失望,没少在心里骂他。可是越到后来,宫里都落匙了,他也没到,便连骂也懒得骂了。

        ···

        那天晚上,皇宫里,领队巡查的邓大统领,就遇到了散步消食的珍妃娘娘。

        珍妃娘娘心情很愉悦,这位真难得,竟真的亲自来了呢,不是她想的那样吧?她忙叫了声邓大人,道:“本宫晚上出来散散,没想到竟然碰到大人。正好本宫有些私人的事儿想托邓统领帮忙,不知邓统领可得闲?”

        邓隐宸嘴角微撇,这么冰天雪地大冷的晚上,无事出来散步?不是专门等他的吧?他道:“娘娘请讲。”

        “今儿白天,本宫召了程家人入宫,有个奴婢不懂规矩,在宫门口的时候得罪了唐副统领。本宫已经罚过她了,却仍是担心唐副统领着恼。能不能请邓统领帮着说和说和,让唐副统领莫要怪罪她才好。”

        得是多重要一个奴婢,才能动用到皇妃娘娘替她说情?分明白天还要打要罚的。

        这是试探他吗?邓隐宸知道自己这次有些沉不住气,明知道那丫头不会有事儿,偏生还是忍不住跑这一趟。

        他不动声色道:“程唐两家向来关系亲密,当不需要臣多嘴才是。”

        珍妃笑道:“倒不是要邓统领多说什么,只是本宫难以见着唐副统领,才想请邓统领帮着传句话儿过去。”

        邓隐宸这才点了头,“臣定将娘娘的意思告于唐副统领知道。”

        竟是一点儿都不问关于那妩娘的事儿?当初可是亲自向二弟讨过此人的呢。珍妃想,果然跟上面那位打交道多的,都藏得很深。

        珍妃似是沉吟了一下,才又道:“那多请邓统领了。不知能否再请邓统领帮个忙?”

        “请讲。”

        “统领可能不知道,这位奴婢是程侯爷的侍妾,和主母奶奶可能有些可笑的小女人家的不相容。如今二爷要外出领兵,担心她们两位在府里闹得你死我活。便想把侍妾远远送到庄子上去将养着。

        结果却因为种种原因,如今人却在我宫里滞留。能否请邓统领帮忙,明天一早送人一程。若能安排一两个护卫保她平安,那就更好了。”

        邓隐宸应道:“为娘娘分忧,在下的荣幸。不过既是娘娘的私事,下官却也不好动用官兵。不如从我府里抽调一两个私卫给她使唤,娘娘觉得可好?”

        “那真是,再好也没有了。”珍妃笑道。

        第二天一早,临被放出宫前,珍妃娘娘对武梁的态度相当和颜悦色。

        她对她道:“我已经请邓统领负责你今后的安全,想必要打交道的机会不少。邓统领是圣上面前的红人,自然对圣上的心思动态比别人更明白一些。你若能得些有用的东西,便能换得小程熙将来的好前程。”

        武梁:“……奴婢,尽力一试。”

        原来她不杀她,感情是真发掘出了她的有用价值?

        “娘娘还有别的交待没有?”她要走人了。

        结果就听珍妃道:“那个申建,你了解多少,手里可有申家的什么证据?”

        武梁:……利用起来没完啊。关于申建,老娘不知道呀。服了u了。

        既然已经安排好了,宫门口遇到邓隐宸就毫不意外。

        邓隐宸问她可否去送程侯爷,武梁道:“又冷又饿,邓大人能不能请我吃好吃的去?”

        当然了,这有什么问题。

        小包间儿里吃早餐,小笼包子,手打肉丸,烧麦蒸饺,鸡丝清粥,还两碗?……不用要这么多吧。

        细细都吃完。

        邓隐宸目瞪口呆,“你是被饿了三年不成?”

        武梁鄙视他:“你买这么多不是想着我能吃完才买的,难道你就是为了摆着好看浪费方便才买的?”

        邓隐宸:“……谁告诉你是为了好看?请问那位姑娘,那在下要吃些什么填肚才好?”

        武梁:……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