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94章 .进宫3

第94章 .进宫3

        那圈人言语间不断的辱侮柳水云,辱侮她,转来转去就那么点儿事儿。武梁觉得她们也许就在等一个点,一个要么让事情到此为至,要么向更深处发展的点。既然该来的总会来的,那么她就来拉爆这个点吧。

        她心里多少觉得,柳水云果然是有些柳性的,绵软过了头。这一帮皇帝的小老婆对他意淫着作贱,就算他是个戏子,也是个街知巷闻上达天听的戏子,他但凡刚硬些,她们哪就敢过份至此。

        可他自始至终逆来顺受。

        却谁知就是这个她觉得绵软的戏子,在她说出人家有“狐臭”,让一群宫妃有的喷笑有的傻呆有的跳脚的时候,很认真的补上了一句“是的,我们不会说的。”座实了静嫔的狐臭。

        静嫔怒得小脸儿转色,但显然她小打小闹的作一顿可以,真让她说出把柳水云直接打死了之类的话,她还是心虚的。也不待她发火说什么,那边珍妃就先怒了,拍案道:“把这个没规矩的婢子押回宫去!”

        珍妃身边跟着的两个强壮嬷嬷便过来叉了武梁就走。

        武梁觉得自己果然作对了,这珍妃就是在等着她搞出明显的错处,好当众拿下她呢。若她是想悄悄处死她,实在没必要把她置于这大庭广众之下,甚至没必要自己出手,只需给程老夫人打声招呼,程老夫人把人圈回后宅去,轻松就替她出了手不是。

        所以武梁觉得,珍妃只是想把事儿闹得大,然后对她大惩小戒一番,却不见得真是想要她的性命的样子。所以她有些认命,也有些放心,乖乖的任人家叉着,没有说话。

        柳水去见了,却忙过来拦在嬷嬷们面前。他没说求情的话,只对珍妃道:“在下亦是同罪,求珍妃娘娘处罚。”

        珍妃娘娘道:“这贱婢是程家的人,我自是该帮着管教处罚。至于你,得罪的并不是本宫,却不归本宫理会。”

        于是柳水云便冲静嫔磕头,道:“求静嫔娘娘处罚。”

        静嫔娘娘一时没说怎么处理他,只是对珍妃要带走武梁有微词,说正该一处罚了才是,作什么要带走一个留下一个。但到底珍妃位份高,她也不太敢造次。

        珍妃道:“这贱婢来自市井之间,又没专门教化,规矩不通,让诸位见笑了。今天是应了淑妃娘娘的意思,才叫了她进来的,要不然也不敢让她来造次。不过我母亲现在宫里,处置程家的家奴,我想先禀母亲一声。静嫔且放心,她出言不逊,本宫自会让她闭嘴的。”

        说着带着自己的宫人,起身走了。

        对宫妃出言不逊,不是罚的问题,是怎么罚的问题。这个“闭嘴”是怎么个罚法,十分让人期待。

        淑妃见闹成这样,也十分不满,她叫人进来的,这多少也是她失了面子。便恼道:“这好好的听戏的兴致,如今快被败光了去!不高兴听戏的都散了,回自己宫里呆着去,好好修炼修炼看怎么做株近不得碰不得的含羞草就行了。”

        她不会为戏子奴才叫屈,但不妨碍她打击对手,这“含羞草”是说谁的,大家心知肚明。就有人跟着笑道:“妾身可是个大俗人,可当不得那么高洁的物什,咱还想跟着听完整话本呢。”

        于是淑妃便转头对仍跪着的柳水云道:“柳大家的过来。你刚才反来复去的也只唱了那么一段,如今就接着往下面唱唱去……”

        这是连柳水云的错,也水过无痕不让追究的意思了。

        于是柳水云便慢慢从地上站起身来,走近淑妃那边,又开腔唱了起来。

        一切又恢复正常起来,好像刚才的事儿从没发生过一样。

        静嫔到底输在位份,和戏子奴婢置气,却不敢跟淑妃硬对仗,便起身悻悻地走了,然后陆续又有别人告退,没多久也就散了。

        这边珍妃带着宫女走了一段,转到僻静无人处,就交待自己身边的宫女去往皇贵妃宫里报信儿,三言两语说了一下自己的意思,那宫女就表示明白了。

        她对珍妃道:“奴婢到了皇贵妃娘娘那里,就这么说,‘我们娘娘说程家这姨娘,早就碍眼得很,在府里惹二奶奶不快不说,就刚才在宫门口,还在唐家大爷面前闹过一回呢,所以我们娘娘刚才故意捏了个错处,准备把人处置了去……’娘娘看奴婢这样说可对?”

        珍妃点点头,正是这意思。要让人家明白,她处理这五姨娘,是为了她唐家,这个好得卖给她去。宫门口那一闹,想必皇贵妃娘娘也早已得知了。如今她不但得承了她这份情,只怕还得出手拦着她处置人呢。

        武梁被押回珍妃宫里,一个人在偏殿里跪着,寻思着刚才那席上有什么门道,那些女人谁是谁的人?那静嫔是谁的人不确定,但那淑妃肯定是珍妃一这儿的。就冲她出面叫她进来,明明位份最高却任由那静嫔闹腾不制止一下。

        没准那静嫔也是珍妃的人?虽然靠着年轻貌美在皇上面前得脸,但皇上的宠能有几日,再说她年轻无子,毫无依仗,她凭什么那么毫不收敛的使性?

        胡乱想着,反正门口站着几个宫女嬷嬷看守着,也没有人多理会她。

        珍妃那边才坐定,皇贵妃身边的大宫女就跟着报信的宫女过来了。她带来了皇贵妃的意思,说这婢妾今儿个惹了静嫔,就稍稍教训一下便罢了,却不必过多苛责,更不可伤人性命。

        果然不但拦着,还帮她减罚呢。

        珍妃就笑了。对那宫女道:“姐姐就是太仁慈。我会让那奴才知道,她是托了谁的福才得以活命的。”

        偏殿里,武梁跪了很久。她腰身已经有些发酸。心说这皇宫果然是个吃人的地方,不打不骂,单是这么冷冷的跪着,就快要了亲命了。想想人家燕姨娘,当初是怎么从小小年纪进宫,直熬到小二十岁被放出去的呀。实在佩服得紧。

        所以嘛,谁又容易了?坚持就是胜利,她也坚持啊。

        一时又想着她这里坚持了这么久了,程向腾那厮到底会不会来求他姐姐呀。算算时辰,如果送信儿顺利的话,如果他肯来的话,应该也该快了吧。

        一面又想着珍妃若是真要动她,她该怎么谈判保命?

        这个问题从被要求进宫就开始想了,却一直没有什么妥当办法。

        要不把自己说得在程向腾心里重要无比?伤了自己就伤了程向腾的心,会让他们姐弟起重大心结?

        这种说法得程向腾提供支持吧。那丫的要肯过来,这话说都不用她说,珍妃就得惦量吧。

        要么自己向她表忠心,并让自己显得能耐无比,让珍妃觉得可以留着一用?

        可是,自己又有什么能耐?

        太累了,武梁默默的改跪为跪。守门的宫人竟然并没有说什么。

        是断头前的优待不计较,还是本就没想要重罚她?武梁觉得还是偏后者。

        正胡乱想着,珍妃娘娘却终于进门了。

        屏退了人,让武梁抬头,仔细打量起来。

        倒也冷静,大胆,始终不见慌乱不安,只有默默凝视。也是有些胆气的。

        武梁一直也没太敢看珍妃,如今既是这样,她也少不得回避着人家眼神,悄悄打量了人家一番。

        这是个长着和程向腾略有几分相象的女子,尤其两条眉毛最像。和刚才那一众宫妃比,她年龄已是不小,也不算多娇媚,但她胜在有英气。

        这么个看面相略有些硬朗的女子,说话也很开门见山。

        “想活命么?让我看看你有什么用处,值不值得留下你一命。”

        这思路,竟是和武梁如出一辙。

        不过既然这样,倒也好说话了。

        武梁定定神,道:“娘娘指哪方面?”

        哪方面么,珍妃想了想,“听说你知道的已经不少,先前有人举茬十二皇子时,你就曾看出那其中的不妥。那么我来问你,如今大皇子和五皇子被关押,朝中有不少声音为他们谋出,以你,他们出好或不出好”

        珍妃只是随意这么说说,并不是真的要问计。她不过是送走了程家人后,反正是要等人,就过来这里等着了。

        武梁听了,却认真的想了那么一想。

        反正说得不好,哪怕拖延一下时间也好啊。程家人都已经出宫去了,只有她还留在这里,程向腾就真的不会来找她?

        她慢吞吞的分板起两位皇子来。

        大皇子从前虽强,但他如今罪重,当初暗中的跟随者已经分化掉了一部分去。加上圣上虽然饶他不死,也削得很厉害,他明面上的势力也被去了十之七八。所以现在的他,已经远不是当初的他那般有实力。

        而五皇子虽然跟着扫到台风尾,便除了被圈禁,圣上并没有动他分毫,如今私人势力上并不见得比大皇子差太多。以前五皇子依附大皇子不过是自己实力不强为着保命,现在势力旗鼓相当的程度,加上其他有实力的年长的兄弟们都挂了,他就没有上进心不成?

        并且五皇子好歹有个为贵人的娘在外帮她支应,比大皇子这没娘的孩子强多了去。虽然现在这贵人冷门冷户的不被圣上待见,但女人这种事儿嘛,以前人家可能是不争,凑着机会说晋位也就晋了。

        所以武梁觉得可以帮腔让两人解禁,然后想法分化大皇子和五皇子,让从前捆绑争位的哥儿俩斗起来。

        有他们顶在前头,吸引视线,六皇子就可以不显山不露水的默默准备。毕竟他目前要争大位似乎人过于青葱,根基过浅。硬拼的话把握小风险大……

        反正等那两位大的吸引了火力拼伤了玩残了,再黄雀在后的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