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93章 .进宫2

第93章 .进宫2

        竟是程侯爷大舅子唐端谨。

        武梁脑子灵光一闪,迅速了朝着唐端谨扑了上去,跟着大声的哭嚎起来,“唐大爷,你饶了奴婢吧,你饶了奴婢呀。奴婢没有惹我们奶奶不高兴,真的……”

        庄严肃穆的皇宫门口,什么时候容得人放肆。很快侍卫中便有人出声喝斥。

        不过唐端谨明显身份高人头熟,有他在这里,人家也并没有多找麻烦。

        唐端谨本来以为武梁跟在唐玉盈身后过来,是随着主母向他行礼呢,没想到却是这般鬼嚎起来。他一愣之后,很快就明白过来了。这女人在造声势,让人都知道唐家人想欺负她。

        不过,他还真不能说对方纯属造谣污蔑呢。(请参考从前唐夫人多次闹上程家门,以及最近他们兄弟的动作。)

        他甚至不能和她在这里多作理论,让她把话说个清楚明白去。

        一来这里是宫门口,可不是吵架斗殴撒泼对质的好地方,人家个女人可以不懂,他若乱来,就属于知法犯法的罪过了。再者人家听宣而来,是断不能在这里纷争个没完,倒让里面娘娘干等着的。

        唐端谨沉着张俊脸,很干脆地回了她一句:“没有最好!”

        这么说就等于认了原本准备“不饶她”的说法。

        唐家并不怕一个姨娘,若他在这里摆软姿态说些“没有这样的事儿,姨娘误会了”之类的,才徒落笑柄呢。

        于是武梁就夸张的大声的对他的“肯放过”谢了又谢。

        ——关于进宫,武梁想来想去想不到另外的原因。那么她就在这里昭告天下,你唐家想灭个姨娘,不过是因为人家惹你们家闺女的眼了。

        再往下挖,主母对上姨娘,长子对上肚子,内里那点儿事儿,都懂的。

        你若今天非得灭咱,咱也拦不住,但皇城内外却多少双眼睛看着呢。将来随时提起来,那都是唐家的一个污点啊。

        那皇贵妃再牛x,她也会担心万一皇上知道了是爽还是不爽呢?今天皇上可以不加理会,但回头什么时候心气儿不顺了,把这当辫子拿出来揪一揪却方便得很啊。

        除了皇上,这浩瀚的后宫,浩瀚的朝堂,还有皇后,有其他宫妃,有立场炯异的各方臣子,有找事儿无罪的御史言官……针尖儿大的事儿,都可以被有心人放大无数倍,何况再关联上人命。

        ——反正武梁就赌她这么一闹,皇贵妃就算有心要收拾她,也不会今天进行,至少不会让她立刻就死在这宫里。想必她只要出了事儿,不论出于什么理由,都会有好多人算到他们唐家身上去。

        反正闹了这么一场,顶用最好,不顶用也没办法。若会错了意,最多被人当她行事无端。她一个小妾,要那么端做什么。

        然后就在唐端谨一脸惦量,唐玉盈一脸恼怒,程老夫人一脸责备中,就那么步步谨慎的进了宫。

        然后她才发现,不干皇贵妃什么事,她竟是被召进来看戏的。

        看戏的???

        程老夫人和唐玉盈带着小程熙进了珍妃殿中,而她,是属于在外立等的那种人。

        没多久就有宫女出来传话,然后带着她绕廊穿柱,分花拂柳的,到了那叫梨韵阁的小戏苑子里。

        苑子不大,戏台子也不高,但此时戏台子上却没有人。而戏台下面空旷沐阳的地方,随意的摆了四五张桌案,上有瓜果点心,旁坐着各色丽人。

        而戏子,也就是美人儿柳水云,正粉黛不施软袍披风飘飘仙仙的站在其中一位丽人的身旁,感情饱满的拉着唱腔,“哭一声我的媚娘啊~~心肝摧,唤一声我的妻啊~~双涕泪……”

        他微仰着头,眼神望向远处的虚空,唱的正是《寻妻》里哭灵那段唱词。

        宫女引着武梁一路靠近,轻轻俯身向一位穿黄披风的丽人禀了声:“淑妃娘娘,程家那位五姨娘带到。”

        那位娘娘当是早看到她们两人了,只对宫女微点了下头。然后象想起什么,便双手合掌用力一拍,大声道:“竟是原主儿来了,大伙儿快瞧瞧。”

        一边手一招叫武梁靠近过去,又叫柳水云也过去。

        柳水云被她这一声打断,便住了嘴往她身边凑去。

        然后武梁才知道,原本是宫妃们找个由头听柳水云的新戏,不知怎么就七问八问的被问出来这戏武梁有份贡献词曲,于是这便找个说辞把人叫了进来。

        可问题是把她叫了过来,却也没有问她些关于此曲目创作的灵感啥的相关问题,尽一帮人在那儿对她评头论足了。

        从头发丝长得够不够黑够不够粗,到鞋前脸上那块青布装饰若换成红缨会更出彩……说了个没完没了。

        武梁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于是便学着旁边宫女那样子,夹肩缩腰低头巴脑象个傻逼一个站在那里任人指点。

        柳水云只最初看到她时,略施一礼笑笑,之后便一直在断断续续的演唱中。

        然后武梁就发现,这些女人哪里是有事儿必须说才打断的啊,分明就喜欢听人家唱“我的媚娘啊,我的妻”,所以有事没事的打断人家。或借故把人叫到自己的身边唱去,于是可以自行代入自己就是媚娘?

        这些女人们分明又想亲近美男,又想保持清高,着实不容易。

        武梁心里相当不安,她被叫进来,绝不会只是让人过眼瘾的,定然还会有什么事要发生。

        果然好的不灵坏的灵,没一会儿,柳水云就先出事儿了。有别的宫妃招手叫他过去,于是走动的时候,不知怎的披风却挂在了身后桌案角上。

        等他感觉披风远远离了身,便下意识的一扯披风前襟。挺潇洒的一个动作,然后好了,后面案台移位,桌上的果酒倾倒,旁边宫妃的衣襟就沾上了酒水。

        多大点儿事儿啊,既然这么喜欢柳水云,回去换一件会死啊,甚至武梁觉得可能是那女人故意捏住了人家披风一角的吧,结果那紫衣妃子却不是玩的情趣,而是柳眉竖目不依不饶起来。

        然后柳水云从告饶作揖最后弯膝下跪才事态平息。

        武梁看着那紫衣妃子,只觉得美女忽然就面目可憎了起来。

        这还没完,谁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这紫衣美女又发作了柳水云一次,说他走过时披风拂到了人家身上了,不可原谅。——这意思是说类同于调戏?

        于是便把新端上的酒杯照着柳水云的面上摔来。

        那么一张芙蓉面,这女人怎么就舍得摔起酒杯来?

        那时柳水云本来正站在武梁旁边,一起应对一位宫妃对戏曲的问话。此时柳水云因为给紫衣女人陪罪,于是曲膝跪倒在地。武梁下意识就想帮他挡下此杯,于是假装自己也要跟着柳水云跪下的样子,身子一歪就让杯子落在自己身上,然后人才顺势跪下陪罪。

        也终于有旁人帮腔,对着那紫衣说妹妹也该息怒。戏子靠脸吃饭呢,你一杯子下去万一给人破了相,不是毁人一辈子么。

        那紫衣妃子不愤的冷哼,道:“听这贱人唱什么媚娘媚娘的就忍不住暴燥,竟是随便拿个名字就敢唱得街知巷闻的?”

        有宫妃才恍然大悟的“噢~~”起来。原来这位妃子娘家亲妹妹就是叫媚娘……

        武梁忙认错,说这戏本是自己写的,媚娘其实原本是作“魅娘”的,故意选的生僻字,怕冲撞了哪位贵人,也暗合了戏中她死而复生的经历。只是后来有人抄滕,错用了这个“媚”字,即刻就换回去,或者贵人们有没有好名字赏一个……

        紫衣妃子才不同她说什么,只管劈头盖脸扔了武梁满脸的点心果子。

        等珍妃进来的时候,武梁就是那满脸点心渣渣挂着的傻x模样跪在那里。

        珍妃一看就怒了,问武梁这是怎么回事儿,怪她竟不懂规矩至此,进宫统共这么一会儿,就惹得贵人飙怒了?

        也不问原由,就让武梁给那紫衣美人儿斟酒认错。

        结果这么普通的动作,最后却是酒倾杯倒。因为她正倒着,那紫衣妃子忽然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带得桌案猛晃。

        紫衣妃子说武梁倒酒时身子离她太近,十分没有规矩……

        下面基本就成了找茬大会,武梁也知道了这位紫衣女人原来是静嫔,位份不算顶极,但如今却正是圣上面前当季红人。当她又一次以同样理由要传鞭子,说柳水云路过她那桌子时离她太近,她要亲自抽他长长记性的时候,武梁也恼了。

        你妈把人当猴样群耍了很久了,还就这么死活要打人?

        她道:“静嫔娘娘请放心,我们虽然曾不得已离娘娘近些,但也绝对不会告诉别人娘娘有狐臭的。”

        要打人,来打吧。

        并且她总觉得,珍妃把她叫人宫,就这么让人调戏她一顿,有点儿太幼稚可笑了吧。

        如今程向腾去打仗带兵,为他外甥争取有生力量,她当姐姐的就这么给人家送别礼?

        作者有话要说:还是没写完一件事,困得不行,就先到这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