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92章 .进宫1

第92章 .进宫1

        程二忽然升级,随身配置也得跟着升级。圣旨虽然是让他“即刻”赴任,却也容他即刻成五天。

        交接原本手里的工作,挑选亲兵随扈,安置家事……林林总总,时间只嫌不够。

        程老夫人哭得什么似的,为一个儿子的死,为另一个儿子的离开。战场上刀枪无眼,她的男人,她的长子,都交待在那里了。却眼看着另一个儿子也正奔赴向那里,心里真是各种状味。

        老太太病躺了几天,然后坚强的撑住了。儿子要走了,儿媳怀着孕,如今府里,又得她压阵挑梁了,她不能倒下呀。

        还有,老太太心里有种不足对外人道的隐忧:战场上刀枪无眼,万一二儿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小程熙可是他仅有的根苗了。虽然媳妇儿怀里还揣着一个,但到底没有这个现成又大只。小儿难养,从揣着到生出来,再到长这么大,哪个环节出问题都会前功尽弃。何况那怀着的是男是女又有谁知道。

        反正期待那个,但更千万要保护好这个呀。程老夫人对小程熙的饮食起居越发上心,甚至听了武梁的建议,每天早晚都抽空定时和小孙子一起活动。一会儿不见就着人悄悄去寻。

        小程熙卖得了乖,也耍得了宝,祖母这般宠着他,小孩儿心知肚明,闹起来也很有些无法无天。有时老太太气得没法,追在他身后大呼小叫的,有时他淘天淘地,哭叫得气势澎湃的。同样挂了白的荣慈堂里,偏偏一派别样生机。

        因为程老大之死真心悲伤的,府里估计也就程老夫人自己了。

        男人这般给力,升职升得停不住啊,唐玉盈心里甚美。更让她得意的是,她如今怀着身子男人出征,最好不过了,在府里还要安排侍妾通房嘛,去了前线,行军打仗,哪里还顾得上女人。

        侯爷自己说的,不带随侍女眷。

        啊,侯爷,自己也升职成了侯夫人了呢,唐玉盈真是醉了。

        实际上当然不是顾不上。若前线顾不上女人,那前镇北侯夫人这些年谁顾着呢?

        普通士卒行军打仗不能带女眷,但做为主将,他在充州城里是会有将军府的,府里会有女眷服侍生活的。上马奔战场,下马上绣床,男女统战遍,龙马精神万年长。

        啊呸,猬琐了。充州啊,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可以追着落日尽情跑马的地方啊,武梁从听说程二晋级成功之后便一直跃跃欲试。

        或者说,她是对程向腾升了职,准备上战场这事儿,最为兴奋的人。

        因为程向腾是个武将,因为程向骥生病躺倒,因为北辰生乱边关不稳,武梁对从军打仗这事儿,真是进行过无数次的想像,所以现在程向腾出征,可以说,她早就已经在心理上准备好了。

        她想跟着去。

        战中是最容易立军功的地方,就算她是女子,不能抡刀和敌人对砍,但施点儿小计想点儿折之类的事儿总能干,自己用心,那里又能提供更多的机遇,总能碰到发光发热的时候。

        程向腾是一军主帅嘛,凭关系拼人情,她到时求着他给她报份军功好了。或者自己拼不到军功,也可以向那些图银子钱的兵卒校尉之类的低介军士买换军功。

        有这军功傍身,若能再得了朝廷嘉奖,那她就是个社会人了。

        朝廷有规定,对服过役回了乡的退伍人员有人身伤害的,是要罪加一等的。

        而对于有军功之人,那更是会上了兵部典册,有专人每年发放恤银或慰问品的呢。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了这么一个环节,就算她将来跑不出府去,寻常也不敢有人找她寻衅滋事甚至随意伤害了。

        因为有第三方过问哪。

        何况向来武将府里家奴随主子上战场得军功,然后建牙开府的大有人在。单是程府,从前跟着老侯爷的随从奴才们,如今做到三四品将领的也有不少,据说程家军里的骨干份子,就有相当一部分是这样的出身。

        她一个女子,有了军功也不求闻达于仕,图个独善其身应该也不难吧?到时若程府打压,或朝廷对个有功女子不支持不眷顾,也可以想法引导民声舆论来做声援。

        武梁有预感,这次,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或者说,她一遍遍翻看那些典籍文书时,盼着等着的,就是这样的机会。

        她一定要争取随侍,争取立功才行。

        ——可她怎么想都是白搭,男人说不带,她哪里作得了主。

        当然男人要走了,至少是不能留武梁在府中被菜的。程向腾对武梁的安排是,送去庄子上思过。

        ——理由嘛,就是上次滑雪事件。当时二奶奶受惊,其后发现小少爷也夜梦繁多,疑似受惊。所以对于安排小少爷在那里滑雪以及引起后来事故的首要人物五姨娘,男人将其定性为行为出格,未顾及主子安危,该罚思过。

        理由什么的,都是浮云。结果才重要。

        反正去不了边关,送庄子也很好。那里是另一种形式的天高皇帝远,她尽可以自己作主。于是她琢磨着的是,她该如何进行她的立功之路。

        当然,想立功连边关都去不了,还立个p的功啊,先琢磨琢磨庄子和边关间的路程好了。

        却谁知,连庄子也不能愉快的去了。

        ···

        娘家得重用,宫里珍妃娘娘这几日面上着实有光。当然私底下,心情也是相当的好。

        上这个上那个,想打散他们程家军,结果个个无功而返。郑将军他们,给力呀。

        如今强敌来袭,又要夹着尾巴使唤程家军了。偏这时候,向骥撒手。向骥去得,也太是时候了。

        北辰兵磨磨蹭蹭的这许久,如今说来便气势汹汹势不可挡,逼得上面只好再用程家人领兵。可以颁他们一个最佳好敌友奖啊。

        如今二弟上马,相信过不了多久,又会是一支强劲完整的程家军在握。

        而六皇子,也正式上朝理政了。

        一切,都刚刚好。

        珍妃脸上露出笑来。

        只是掂掂手里的各方势力,还是觉得不够,得更扎实才行。

        还有二弟那个姨娘,非常的,有意思。

        珍妃看看手边纸张上似乱却有序的画着的关系图,嘴里轻轻念叨着:“太后,柳水云,德妃,申建,圣上,邓统领,二弟,程家军……”脸上的笑容更甚。

        程向腾离开的前天,久雪放晴。太阳露了笑脸,却弱弱无力的挂在天边,消融的积雪让空气更加的冷冽入骨。

        宫里却忽然来了位太监。拉拉杂杂和老夫人说着珍妃娘娘对前侯爷殁的痛心,对新侯爷将奔赴战场的不放心,说珍妃娘娘感念生离死别,十分伤怀……

        那太监童鞋好像就是珍妃附体似的,竟然捏着手帕和老夫人相对垂泪了那么一会儿。

        让武梁相当惊讶的是,最后太监竟然是说珍妃十分想念小侄儿,想要带进宫去见一见。

        更让武梁惊讶的是,老夫人伤痛,唐玉盈有孕,于是作为能哄住小程熙,又具有可能不出错特质的人,她被选中带着小程熙一同进宫谨见贵人。

        哎呀妈呀,巍巍皇城啊……

        程向腾去了遥远的西山大营,武梁就算觉得再不对劲,也只能一边悄悄让人去给程向腾送信儿,一边梳妆打扮起来,让自己更像个本份的丫头,然后跟着入那幽幽深宫。

        什么哄得住小程熙,什么应变机敏礼仪尚可。这样的人很难找吗?需要她这个奴才跟着。

        大家子里的公子哥儿,在亲近的人面前再淘气,但到了正席上,该有的规矩礼仪是样样都有反复教导的,小程熙并非不分场合的混闹。

        所以武梁根本不信让她进宫的那套说词。尚宫局里会没有善哄小盆友的人么,随便出动一两位,那都是高精尖级的好不好。

        她猜测,自己跟珍妃从来不搭嘎,当不会惹到她什么。那应该还是跟唐家有关,比如皇贵妃娘娘心下不爽她,要珍妃宣她进宫来好收拾了她?

        宫妃就算担了程向腾的怒,也咋不了她一半点儿去。而唐家和唐玉盈,就只管跟程向腾愉快地玩耍吧。

        若真是如此,自己要如何应对呢?

        是霸气侧漏表示“老娘给唐玉盈下了xx毒了,你不放老娘出去,某时某刻她必死无疑”,还是软妹求告“好汉饶命,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再不敢兴风作浪惹主母不开心。以后奶奶说是灯我就添油奶奶说是庙我就磕头奶奶说她要男人我就把男人绑她床上让她开心开心”……

        一路想着,没有想出什么破法,却就已来到了宫门口。

        武梁担心着自己进去还出不出得来,就看到唐玉盈朝宫门口一位劲装男子走了过去,一脸笑意的叫了声:“大哥!”

        竟是程侯爷大舅子唐端谨大人。

        武梁脑子灵光一闪,迅速也朝着唐端谨扑了上去,跟着大声的哭嚎起来,“唐大爷,你饶了奴婢吧,你饶了奴婢呀!!!奴婢没有惹我们奶奶不高兴,真的……”

        作者有话要说:那么,下一章明天看吧。(有进步吧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