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89章 .后悔

第89章 .后悔

        武梁窝在洛音苑里,心情确实也还成。

        程向腾成亲那天,程府里自然还是高朋满座的。而在那之前,本该早早到程府,组成死党迎亲队的成员之一的申建先生,却迟迟不见人影。

        这边派人去申府催,那边说人早已出门了。这边于是想着可能走岔了道或中途拐去做什么了,反正就是等,等到最后仍不见人影,便只好让人再去申府送个信儿,一边临时抓个壮丁凑齐人数踏着吉时迎亲去也。

        少了你,人家还迎不了亲不成。

        然后新娘子都进门了,申建却还没来。却有到贺晚的宾客,因为赶时间抄近道,在程侯府外大街不远处的一个小黑巷子里,发现了被揍成烂肉瘫倒在地的公子一枚。

        死倒是没有,明显能蠕动。但因为衣衫尽除全身变形,他自己又口不能言手不能书,以至弄不清这位是谁。围观者又无人认领,五城兵马司就只好将人先送到了医馆诊治。

        正赶上这边申建失踪嘛,毛六他们便留着了心,得信儿后去医馆围观瞻仰了一番,又找了申建老爹来辩认,最后都没人敢确认这位是不是申建。直到在医馆里诊治将养了十多天,这位才有了点儿人形。不过,据说,好像是腰还是背哪里摔得狠了,以后能不能站得起来,且得将养几年看看呢。

        不是武梁着意让人去打听的,她也不敢,怕万一程向腾知道了,还以为她派丫头去接头的呢,再连丫头一起罚起来,岂不糟糕。

        只是这事儿太轰动,又在程府不远处发生,还和程府多少有些关系,满府里都在传,于是武梁自然也知道了。

        武梁忍不住长笑了好几声。

        程老二婚宴上,咱们约好了不见不散的噢,你不来嘛,可怨不着我哟。

        还有那谁,多大仇呀,将人打成那样。呃,不是说不愿意去做这样的事么?切。

        不过,还真合她的脾气象她的风格呀。

        武梁暗暗爽了一回。每日里除了和小程熙玩一玩,和程向珠说说话儿,大多时间就吃吃睡睡,和在院子里走走散散转圈打磨,过着猪一样的生活。

        其实,也挺好的。该接受的事儿要接受,该等待的机会先等着,日子就这么过呗。

        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姐不在江湖,江湖依然惦记着姐呢……

        ···

        后宅里,新来的二奶奶唐玉盈很忙的。

        新婚蜜月里,自然忙着各种娇羞,各种规矩谨慎,于是各种欲语还休。

        出了蜜月了,回娘家住九完再回府,这就开始着手府务了。

        程家后宅的事儿,程老夫人没说交权,小唐氏自然不好说什么,但程向腾院里的事儿,自然就该交到她手里来了。

        也简单,无非这院子里各人的吃穿用度,差使月钱等,最主要把程向腾这男人伺侯好,那也就齐活儿了。

        燕姨娘掌管的时间本来就短,当初接手的时候,就知道新奶奶说来就来,自己也管不了多久,所以无过便是功,只需按着原本的规矩一样样来就是了。

        如今再交接给小唐氏时,少不得每每交待完一样,便有意无意说一句,“这也是按着从前五姨娘的例来的。”

        实际上,那大多数的例,是她武梁订下的吗,当然是前头二奶奶大唐氏的手笔,最多是各人行事的方法不同而已。

        小唐氏在娘家时候,也并没有当过家儿,如今兴冲冲来接手,也有些第一次吃螃蟹的感觉,倒谨慎着一步步慢慢来,有的事儿还让人直接问到武梁面前去。

        并且她新接手嘛,要烧旺她的三把火,难免就想找些事儿否了去另立规矩。可是仔细寻思着,竟发现前例中竟不好找出什么要紧的来改。

        才说了那么三两样,偏燕姨娘句句强调着“五姨娘的例”。小唐氏听多了,便十分不悦:“五姨娘的例又怎样,她定下了便改不得不成?从前和现在能事事都一样不成?”

        心里却在冷哼,这个燕姨娘,听说从前在姐姐面前挺老实的,如今这是仗着长得美又有点儿心机,便想在自己面前耍伎俩是吧?

        想挑唆着让她跟五姨娘对上呢,当她看不出来不成?

        燕姨娘便忙认错,“奶奶说得是,该改的是得改改了。不过妾身也是替奶奶着想,五姨娘定下这些定例时,是得了二爷同意的。如今奶奶若说改就改了,也总得有个说辞,备着二爷问话才好。”

        说着又轻飘飘提了一句,“五姨娘如今虽然招了爷的恼,但到底二爷也没说个她什么罪过,想来这茬说揭过也就揭过了。”

        小唐氏却不理会她后面那句,只问道:“噢,那燕姨娘你倒帮我想想,若二爷问起来,我该怎么回才是?”

        燕姨娘倒愣了愣,心说还以为这位奶奶是个没多少心眼儿的,没想到竟然还就这么将了她一军呢。是她一时大意了,以后还得多沉住气才是。

        口上只笑道:“奶奶笑话妾身呢。妾身哪里懂得应对二爷,只会有什么说什么。”

        小唐氏撇了撇嘴。她才刚进门,自然要对人谦和有礼,慢慢摸一摸府里的底子才行。但她也不必对每个人都要退要让的。

        如今府里三个姨娘,一个出不来,另一个满身肥腻,怎么看也不象个能翻身的主儿。就眼前这一位,要长相有长相,要心思有心思,又不是个安生的,一个不按住就想冒出头来。

        从前在府里坐着冷板凳,这才拿了多会儿的帐本子啊,就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还敢对她使心眼子,正该用她来立威才是。

        小唐氏于是存着心等着拿燕姨娘的错处。

        而燕姨娘呢,她从没认为哪个女人比她强过,比如唐氏,比如五姨娘。从前她出不了头不是因为任何女人,而是莫名的惹了程二爷的眼。男人不信任她,男人不喜欢她,她便只有歇了。

        但是如今一切都不同了,大唐氏死了,五姨娘被关了,如今小唐氏又来了。她等过了这么些年,终于男人又对她有点儿意思了,她难道还要再等不成。

        程二爷不但把院子里的事务都交给她来管,并且她掌事儿以来,但凡说拿不定主意去问男人意见的,男人也叫是让她看着办。

        看着办呀,这不是信任她了吗?有了这份信任,她就有信心拿下男人。

        当然,挡在接近男人路上的,永远是女人。

        出了大唐氏孝期后,程向腾一直歇在洛音苑里,让就近住在旁边曼影苑的两个姨娘干看着,说起来,燕姨娘会不气恨么。哪怕从前大唐氏在的时候,该轮姨娘的时候也按日子轮啊,哪有那般让她们干瞪眼的?

        男人这般宠着五姨娘,一般时候可撼不动她。如今她落了井,不正是下石的时候吗,等她爬上来,没准她们这些人就又是一番干旱无水天。

        当然,燕姨娘才没蠢到会自己动手,新二奶奶,急着争宠,急于得男人心,多现成的人啊。

        挑着火让她们斗去才是正道啊。

        ……这两个女人,各怀心思,后来的程向腾后宅,就主要是她们两位的风云斗法。那是后话。

        而如今,武梁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这后宅争斗的。

        ···

        关于武梁,小唐氏自然是没少琢磨。

        五姨娘从前掌家呀,整个府里的事儿都听她调度呢,多得宠的人呀,这怎么男人说恼了她就恼了她呢。

        让自己的丫头婆子出去打听,又是塞银子又是拉关系的,竟然也打听不来个什么实信儿。

        当初弄出那么大动静,程向腾却并没有对外公布一个什么理由出来,府里大家都是自行在那儿瞎琢磨。

        比较多的说法,是说武梁管府务时候,大肆贪墨公中银子败露了,不然为什么会抄了洛音苑呢,不然为什么会没收私房银子呢。

        所以小唐氏想,如果真的是贪墨,只怕数目不会小了,只不过男人遮掩着不想露底儿罢了。她若能从帐目上查出点儿眉目来,这就是个把柄,以后随时可以拿出来利用说事。

        可惜府里的大帐她摸不着边儿,单只这院里的帐,出入项少,牵扯的银子也不多,靠这个做不了什么大文章。

        当然也有另外的说法。有些主仆认为,二爷从前就是个爱护正室奶奶的,这婚前忽然发作五姨娘,应该是为了给新主母奶奶让路呢。

        什么禁足不禁足,不过是找个由头让这么个得宠五姨娘少出场,免得惹得新二奶奶不高兴她罢了。

        说看看唐家那大舅爷,从前二奶奶时候,就是个关心妹子的,如今对新二奶奶,明显更加爱护嘛,这才成亲一个多月,接来送往的,哪次也没少了唐大舅爷的影子。

        有这样的哥哥护着,二爷不想让二奶奶心里委屈,多明摆着的事儿啊。

        这种说法让小唐氏心里高兴之余,也相当的不安。现在她新婚,男人压着姨娘让她。可既然人家并没有什么大过错,等回头过了这阵子,人家该出来还出来,该受宠还受宠啊不是。

        小唐氏就想起上次回家住九时,大哥唐端谨跟她说的话来。

        唐端谨说,府上那个五姨娘,生了长子,又受宠太过,以前你姐姐就容不得她,你就用时捏个错和,直接处置了才好。

        唐端谨让她尽快行事,先斩后奏,至于程向腾那边,他说由他担着。

        唐玉盈其实并不赞同她大哥的意思。大哥一个男人家,就知道直来直去打打杀杀的,哪里懂得这内宅儿的事儿呢。她才进程府,立脚不稳,怎么好就做些招惹男人厌恶的事儿呢。

        何况她和二爷两个人还不算熟,虽然新婚头个月里二爷都按规矩歇在致庄院里,但两个人却不怎么亲热。

        二爷对她很客气有礼,让她安心的同时,也觉得离她希望的那种亲密无间还有相当的距离。何况两个人若一开始就相处不好,以后想掰回来更不容易呢。

        她要先在男人身上下功夫,让男人喜欢她,宠爱她,纵容她,象以前对姐姐一样,甚至比对姐姐更好,然后她想做什么不可以。

        那几个姨娘有什么了不起的,她若要先斩后奏找错处置,什么时候不能够?——大约女人都觉得自己是聪明的,收拾了别人分分钟的事儿。

        小唐氏想,最好她赶紧怀上孩子,并且最好还是儿子,有了儿子傍身,别说姨娘了,就是那什么长子,也好办得很。

        何况如今,那五姨娘被禁足出不来,她难道能直接冲上门去,说人家这错那错的,把人家收拾了不成?

        唐玉盈忍着。

        她对男人软语轻嗔,对小程熙温柔和气,孝敬婆婆,宽待姨娘下人们,除了程向珠那小姑子不待见她得很明显,别的,竟没有什么人能说出她个不好来。

        ——这么好的女人当然好运,到了十一月底,成亲才不过两个多月,这位新二奶奶就怀上了。

        果然有块好地啊,大喜啊。

        然后,这位二奶奶更加的贤惠了。为了给孩子积福,相公啊,咱们要日行一善啊。

        第一个施善的对象,就是武梁。唐玉盈求着程向腾将她放出来,说算算日子,从他们成亲前人就被关起来了,到现在也关了近百天了。又没有犯下什么大错,这样的惩戒已经不轻了,就饶了她吧。

        程向腾沉吟了一下,同意了。

        她怀孕了,正好把姨娘放出来服侍男人啊,多么贤惠。

        说起来,女人贤惠,男人也不差。这成亲这么久了,除了新婚第一个月歇在正房是规矩之外,这后面这么多天,女人似乎不懂,并没有安排姨娘们轮值,男人也没不满,仍然就宿在致庄院里,给足了新婚妻子面子。

        模范夫妻。

        ···

        致庄院的小丫头青儿过去给武梁传话儿时,武梁正倚在房内的榻上看书。

        青儿是唐氏带过府的,第一次进来洛音苑,少不得眼睛四下里打量。

        屋子里摆设很简陋,一床一榻一案一杌,梳妆台前有两个绣墩子,屋里摆着两个花架子,旁的,竟是什么都没有。

        屋子里倒是暖意融融的,小火炉上的水壶正咕咕冒着水汽。

        可是,竟然连伺侯的人都没有一个?只五姨娘自个儿靠在那里,正眯着眼懒散地瞅着她。

        青儿说了两遍“二奶奶替姨娘求情,二爷才免了姨娘的罚”,那位都没有什么反应。这让青儿十分疑惑:这就是传说中的得宠姨娘?长得真好看啊,不过不会如今傻了吧?

        青儿迟疑着正准备喊两声,看还有没有别人在时,却见人家打了个呵欠,点点头说:“知道了。”

        知道了,然后就没了。青儿想管他呢,话儿传到了,赶紧走人吧。

        跑回去回话儿,少不得说了五姨娘有点儿“呆呆的”,那时程向腾也在屋时,听了这样的话就看了小丫头几眼。七八岁的小丫头,大约还不太会说什么假话。

        可是呆呆的是什么意思?乐傻了,还是装傻呢?

        不管如何,她总要过来的。他等着就是了。

        可是,武梁并没有过来。

        十一月的天,外头真冷啊,让人不想伸手不想动,只想窝着囤个膘。武梁窝在榻了看了好久的书了,早养出了瞌睡来。所以小丫头一走,她便身子往下一溜,被子往上一提,半蒙住头,睡着了。

        她不是故意的。因为小丫头虽然说免了她的罚,却并没说要她去主子面前回话儿或者谢恩什么的,于是她该干嘛干嘛呀。这思路好像并没有错。

        却把小唐氏给气着了。

        太不给面子了,她做的人情放了人,竟然不来给她道谢见礼?小唐氏捂着胸口,对着程向腾就撒着娇的不依:“二爷,你看她……”一个戴罪姨娘,这是持罚而骄吗。

        ……于是程向腾就沉着个脸去看她去了。

        然后,程向腾一直没有再回致庄院,到了晚饭时候着人去请,洛音苑竟闭着院门无人搭理。

        唐玉盈气得肝儿痛。本来么,她也不能服侍了,安排通房或姨娘轮值,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那得等她安排一下呀,谁知她还没有安排,男人自己有安排了。

        狐狸精,唐玉盈恨恨的想。她哥哥说得对,这人不能留。不过她既然把人放出来,不就是让她多“表现表现”的嘛,这样才好抓错处呀。

        那天到了就寝时候,唐玉盈说是肚子隐隐作痛,着人再去洛音苑请程向腾回去。

        这次的人再不温柔了,把洛音苑的院门拍得啪啪直响。

        实际上,洛音苑里的气氛完全不旖旎,不温馨。程向腾呼呼的冒火,很想跳脚的感觉。

        因为程向腾进来时候,武梁的下午觉已经睡醒了,正端端正正坐在桌边饮热茶呢。程向腾第一句话就是:“罚你这么久,你可觉得冤枉?”

        武梁淡淡的,“不冤枉。罚得还不够,二爷继续禁我的足吧。”

        程向腾怒了:“……你这还不知悔改了是?”

        武梁:“不是,我后悔了。所以觉得禁这么短时候不够洗清我的罪孽,求二爷继续禁我足吧,真的。”

        一个人以这么不友好的方式开场,一个人以那么不配合的姿态作答,然后没一会儿男人就怒了,再没一会儿女人也火了。两个人对峙着。

        最后男人说,你不过是仗着我宠你。

        不错,我喜欢你这样的,从面容到性格,还有说话的调调行事的作派,我都喜欢。

        可是,那就如何?那就可以让你恃宠而骄异想天开?还是让你胡作非为与外人勾结?

        你知道的,外面那种专门□□过,知道怎么迎合男人的女子大有人在,男人喜欢爽利,她们便爽利,男人喜欢妖娆,她们便妖娆,她们和你一样,所有的心计只不过是为迎合男人的喜好而已。

        所以,我并不是非你不可。对你好你便好生惜福,若再敢有非份之想,或敢有任何异动,我定不饶你。

        女人说知道了,你说不饶我我就觉得真实,你要是温言说些暖人心的话,我就觉得可笑了。因为就算是说了,那也不是你的本心。

        你是曾宠着我纵着我,所以让我迷了眼,在这里不停的堆沙而不自知,还以为一点点儿建起的,总归会是个城堡。只要认真,只要用心,总能筑成。

        却忘了沙子堆成的城堡,看似再巍峨漂亮,终归无根无基。经不得一点儿风吹雨打,甚至只需要手指轻轻一戳,便哗哗的沦陷,溃不成军。

        她说多可笑,我怎么从前就固执地在那儿堆呢。

        ——她就不该一直把心思用在这后宅里,用在这男人身上,该死的攻略什么男人。结果现在,攻略过了头,男人死不放人了。

        其实程向腾并不是特别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他只是觉得,她说的后悔了,并不是指她错了。她似乎在用后悔,否定着他们曾经的一切,点点滴滴的过往。

        然后,她认真地看着程向腾,道:“我后悔了,真的。以后我会改,安安分分做个奴婢应该做的事儿,一切以主子为念,死不足惜地活着。”

        这叫什么话,什么叫死不足惜的活着。

        程向腾气恨地看着她,十分的想发火,心里又有些忍不住的发涩。

        他自问从来没有宠爱过哪一个女人象宠爱她一般,可她一定要不知足,故意要不在意他的心思不把这一切当回事么。

        他们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说:“二爷需要一个奴婢,我就是那个奴婢,二爷需要一个玩艺儿,我就是那个玩艺儿,二爷若需要一个管家婆,我就是那个管家婆……你看,我多么百变,什么都会做。若二爷需要讨好岳家,也可以让我去死……”

        “你住口!”程向腾怒不可扼。

        于是武梁就默了。微微哧了一声,撇开脸不语。

        虽然她说着要做个好奴婢,可以从程向腾进来,她就那么歪着头坐在那里,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是个奴婢该做的吗?

        她还是有恃无恐得很呢。她还是跟他说气话吧。

        ……

        院外的拍门声,让两个人的火气都不能痛快地发完。程向腾怒腾腾的亲自去开了门,然后拉着那拍门的婆子的衣襟,就把人给甩了出去。

        这一下,唐玉盈真的肚子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