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88章 .翻脸

第88章 .翻脸

        武梁发现,这妇人十分的能说会道,她竟然是说不动人家半分。怪不得申建这么放心让她们单独见面。

        感觉上,这挺象一只亲妈的。对女儿有想念,也有自己的算盘。那长相思想,眼界见识,都挺符合她的身份。

        如果身世家人也帮不了她,那目前她是想不到别的什么办法去要回身契的了。

        想了想,再试一回吧。

        她松开妇人的手站起身来,走开几步,这才问道:“说了这么久,你说你是我娘,可有什么凭证没有?”

        忽然这么转口风的问话,那妇人就愣了一愣,这都抱头痛哭这么久了,才来问这个?

        妇人道:“一家子灾荒年间颗粒无收,农家人卖儿卖女多了去了,哪里有留什么凭证,谁还敢想着能把卖了的儿女讨回来不成。”

        见武梁怀疑地看着她,露出明确的不愿意相认的意思,便又哭起来,说凭证她没有,但当娘的,当时卖女儿的细节是记得清清楚楚的。于是一五一十的说着:

        “马车停在路丫子上,红色儿的车厢蓝绸的帘儿,看着就富贵阔气,半村儿的人围着瞧。二毛跟你玩得好,躲在一旁边哭着边偷偷拿弹弓射那马,说把马打痛了打跑了,马车就不能把你拉走了。前门儿那木老婆子想让她家孙女顶了你去,把她孙女儿推挡在你面前……”

        武梁听着,觉得除了这个二毛还挺萌外,其他也听不出来个什么,便道:“你说的这些,我半丝儿都不记得了,总不能空口白话儿的,你说是我娘就是我娘吧?前儿个也有个妇人说我长得象她家失散的闺女,抱着我哭了一大场,临了还非要给我扯布作衣裳呢。”

        妇人听了,就怔住了。然后忙道:“你是我家闺女啊,什么人竟来骗你,妮妮,你千万别听了旁人胡说去。”

        “可是,你肯去求主子给我赎身吗?”

        妇人迟疑。

        “你看若是亲娘,肯定舍不得自家闺女流落在外,随时没命……”说着就想往门外走。

        “我,我去试试,我去求你们主子去。”妇人忙道,过来拉她,“你们主子求得动吗?会刁难吗?会要很高的赎银吗?”

        “赎银不会高,主子又不贪图这个,反正我出就是了。主要他不愿意把府里奴才放出去,肯定以各种理由推脱。娘你只管去求他,天天到府门外去泡着磨着,大声的哭着求着,要以情动人,要不回闺女会死的那种,让街邻四坊都听着……”

        妇人点点头,还不忘交待着:“你是咱家闺女,和别人可不相干,妮妮你千万不要上了别人的当。”

        掏赎身银子出去很可惜,以后没了收入来源很可惜,但还能落几十亩地在手上,好过什么也落不着呀。武梁想,这妇人似乎挺精明的,就算和女儿没太多感情,也肯定算得明白这些吧。

        可是这妇人大概是太精明了,接着就问道:“那先头那个妇人,要认你做闺女那个,最后怎么没帮你赎身呢?”

        “噢,她本来是想的,只是她家门第过高,她听说我当年是被卖进艺馆,入了贱籍,便说帮不了我了。”

        妇人听说她被卖入过艺馆,神色也惊讶起来,跟着便含糊道:“那可不是,那可是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儿啊……旁人知道了,一家子可咋抬头呀……”

        竟是又迟疑了。

        武梁揉眉苦笑。笑娼不笑贫,象她这种人,果然连贫苦农人也是瞧不上眼的。哪怕这是自家闺女,哪怕还有财物傍身。

        不过妇人这态度倒越发不象假装出来的了。

        向程向腾要身契,绝对需要死赖才行,她这般一会儿一变的迟疑,就算现在讲通了答应了,只怕事到临头被人家一训一吓的,也就缩了。她缺少那种浑不吝的无赖脾性,更没有那种想替她赎身的迫切心思。

        还是算了吧。

        刚才她盯着这妇人看了半晌,也一直握着她的手。最初虽是不想她在身上乱摸乱抱的,可交握了这么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武梁想,不管这位娘是不是真的,她们总归缘份太浅。

        本来申建想把她放在程府里用,当然是不会让她赎身的。武梁原想着,如果她能说动这亲妈思想转寰肯为她赎身,那她就直接把这事儿跟程向腾说去,让程向腾向申建要人。

        等这事儿挑到了明面上,她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那妇人一家子人便也失去了利用价值,申建何必还捏着他们不放呢。

        然后,她再寻机撺掇妇人一家到程家哭闹求赎。

        现在既然人家不愿,她就要表现决绝才行。要不然那申建还真以为这妇人一家子是她的软肋呢。

        她把身上的荷包掏给妇人,那里面有十两银子,按市价可以买她俩闺女了。武梁说这就是她的全部积蓄,都给了她去。其他虽还有些,却是主子屡次赏下来的首饰衣裳等值钱物件,要变卖了才有现银。

        妇人拿着荷包,挺开心的样子,又有些失望,见武梁要走,似有不舍,嚅嚅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武梁道:“你看,你自己也并不确定我是不是你家孩子。就算我是,当初卖了我换了你们一家几□□命,以命抵命也已报答了你们的生养之恩了。如今恩义两讫,以后咱互相都不必再惦记了。”

        她们见面的地方是一处私宅,不过武梁想申建肯定有什么方法能窥见她们两人聊天的情形,要不然他不会刚巧这个时候进来。

        申建一把将妇人手里的荷包抓在手里,朝带进来的两个随从一示意。那两个随从随即上前,一个从后面勒住妇人脖子捂住嘴,一个从前面朝着她肚子就是狠狠一脚。

        那女人大约是卖了女儿后并没有受到什么干扰的活到了现在,如今来寻女儿也一切正常,没想到忽然遭受暴力。

        如今想叫也叫不出来,痛得想弯腰也不能够,只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扭曲。

        申建让人接了这妇人来认闺女,并没有约束过她半分,也没有给她特意交待什么话,就是让她以最真实的状态面对武梁,好让武梁确认,这就是她的亲娘。

        见两人谈话结束,申建这才适时出现,他看着武梁似笑非笑,道:“果然狠心,自家亲骨肉就只值十两银子?还恩义两讫?生身父母恩是可以两讫的吗,真是闻所未闻啊。只不知你能不能狠心到,看着亲娘遭罪也不理会呢?”

        那随从便抬脚又踢。那妇人闷吭着,捂在嘴上的手缝里便有血漫出来。

        武梁正色道:“人我是不会认的,不管她有没有证据。卖了的儿女就是别家的人了,既然当初被当作物件去换钱,哪里还有什么人情可讲。申公子拿不相干的人来要挟我,着实可笑。”

        说着转身就走。

        申建也不拦她,只在她身后嘿嘿直笑,“你大概已经知道了,你有爹有娘,另外哥嫂弟妹,二个侄儿二个侄女儿,一家子至亲统总十人。我想我未必会让你办够十件事。但若有事找你时你不办,这十个人便肯定会少了一个去……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狠有多硬,能不能让十个人都消失掉。”

        “噢,这第一个么,就拿这妇人祭刀。这次也不用你做什么,你只需告诉我,你会听话还是不听。程老二婚宴上,等你答话。”

        ···

        武梁是咬牙硬撑着面对申建的,实际上她那点儿狗胆儿,向来对斗狠胆儿颤得很,一直担心人家会不会打得兴起,最后连她也一起收拾起来。

        等好不容易硬撑着走出那宅子,便忍不住身上发软心里苦笑起来。寻亲吧,要身契吧,好嘛,看如今这惹的一身骚。

        说到底,申建目前为止还并没有让她做过什么。就算告诉了程向腾去,人家只需不承认便可以赖过。程向腾也没什么理由能把他如何。

        而程向腾呢,若知道她是人家在他身边放的长线,他会是何反应?他当然不知道她换芯了失忆了,不知道前尘往事了。他只会觉得她隐得太深隐得太久,让自己倍受愚弄而越发恼怒吧?

        武梁很头痛。

        这事儿可不比内宅里女人们争风吃醋,反正也翻不了天去,男人没准还觉得有趣呢。这事儿可能关系大了,尤其现在还是这样敏感的时期。

        就算她主动承认,他也不会谅解吧?问题是她又要承认些什么呢?

        若不告诉程向腾,也不理会申建,那个妇人怎么办呢,真不管她了吗?

        武梁很焦燥。

        在京城里偷偷救个人,武梁觉得那位邓领统大人应该可以。他本身那种独行侠的功夫过硬,加上手下人多,把人弄走,再把那申建打个半死,躺个三五年的起不来床才好,看他还怎么做怪去。

        悄悄让芦花出去打听,看能不能约这位统领一见,才知道这位邓大人已然启程去了边关了。

        尼妹。武梁在院子里团团转。

        一天,也就一天而已。这天晚上,该到了吹灯拔蜡时候,武梁却还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默默凝眉。

        程向腾却忽然身携雷霆之怒踢门进来,他寒着一张脸,盯着她道:“妩娘,我问你,你是谁的人?”

        武梁呆。东窗事发,这么快?

        谁的人,说实话,她也不是很清楚啊。

        程向腾过来,一把将她从坐着的墩子上扯起来,盯着她道:“你,是别人放在我身边的暗桩?”

        武梁摇头。

        摇头不算。程向腾喝道:“说!是不是?”

        武梁下意识地继续摇头,“我说我不是,你信吗?”

        “我不信!”程向腾怒道,“你不知道吧,你最近心神不属,又总外出,我担心你起什么心思出什么事,着人悄悄跟着你。结果呢,你去了什么地方?”

        那处宅子,看起来好像是私家住户,普普通通,但其实那是别人隐密的办事儿据点之一。那是谁的地方,程向腾早就知道。

        这样的地方,他也有几个。若非可信可靠之人,岂是随便可以进去的?

        武梁明白,她已经失了先机了,若是再迟疑不决,肯定得罪加一等了。于是便扑上去抱住程向腾,道:“二爷你且息怒,我这不是一直等你到现在,正要详细说给你听的嘛。”

        程向腾不信。他刚才进来,问她第一句话时,她怎么不这么答?不过他也没阻止她,只道:“快说!”

        武梁于是从生孩子那天说起。生了程熙后那天夜里摔下床,大约是人太虚弱又脑袋着地吧,反正当时差点死了。

        “那时桐花可是连丧都报上去了呀。后来侥幸醒转,却是不记得从前的事儿了。”武梁道。其实她自己也觉得失忆什么的,这理由很坑。以至于她虽是真话,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一提。

        “至于是不是别人放的暗桩,也许吧。我真的不记得了呀。”她道,“那天酒楼里遇见申建,他说机缘巧合找到我娘了,问我要不要见一见,这才约了今天去那处私宅的。”

        “后来呢?”程向腾眯着眼睛,危险地看着她。

        武梁忙道,“后来很惊险哪二爷,申建突然发颠,打了那据说是我娘的妇人,还说我们一家子都在他手上,要我留在二爷身边,伺机替他办事儿,不然就将我家人一个个卡察掉啊……二爷,我吓得到现在心还没落到实处呢。也正想求二爷,救救那家子人吧……”

        “就这样?”之前的忘记了,今天的就这样,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儿都没干过,清白如斯好暗桩?

        的确啊,咱就是这么清白这么好。可是,也的确有些干巴巴难以取信于人啊。

        武梁想了想,拉着程向腾袖子,道:“二爷你说,你可有什么隐秘事可能是我传出去的?二爷你说,你可觉得我傻?这府里有二爷,有程熙,我如何会帮别人去?”

        “我说的话二爷尽管去查证。我从没做过对不起府上,对不起二爷的任何事,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我之前觉得申建不太对劲儿,就及时提醒二爷注意他了呀,对吧,二爷。”

        对不对的,他都不会全信。

        程向腾想起之前武梁时不时的会和他聊起时政,大多时候都是她主动在问。他清楚地记得,酒楼他去接她那天,她还问过他朝堂上的情形,问过他申建是哪一派的。

        以她的聪明,若真和申建混在一起,却在他面前玩这种真真假假的手段混淆视听,完全游刃有余。

        他早该想到的,一个小小歌伶,若说曲儿唱得好听些,词啊调儿啊知道得多些,倒也说得过去。可她却未免懂得太多会得太多。

        这一定是受过严格的培训吧,要不然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何来那许多的见识见解。以前都是他心盲,只知对她赞叹,却没有往深处多想一想。

        武梁见程向腾脸色还是难看,便道:“二爷若还有什么觉得我不对的地方,尽管问我。”

        问什么都没用,这事儿戏不得,要靠事实说话。

        那天夜里,府里护卫围了洛音苑。程二爷亲自坐镇,细查翻检了洛音苑的里里外外。翻检一切可疑之物。

        没搜出什么特别的东西来,样样都正常,因而也样样都可疑起来。

        于是程向腾便让人收走了许多东西。或是程向腾觉得其物莫名的,或是觉得她这里用不着的,或是觉得对于一个姨娘来说那已经奢侈违例了的,林林总总,大物小件儿,悉数抄没。

        其他也就罢了,可是,武梁道:“这画册是我信手闲笔所得,也要带走么?”

        程向腾沉着脸不看她。于是侍卫把东西打包一起了。

        武梁:“那发簪是我自己用园子里树根雕的,这都要拿走?”

        照拿。

        除了这些很私人的物品被拿走让武梁不爽以外,还有更让她不爽的东西被拿走:银子。

        管家嘛,出了力就收点儿工资啦。也不过手缝里漏了漏,那么攒下来有百多两现银。结果被悉数拿走了。

        武梁很生气,“这些都是二爷以前赏下来的,难道都成了贼赃不成,二爷这是什么意思?”

        程向腾冷冷的,“谁告诉你贼赃才收走?”

        他觉得这东西尤其不能留。身上有银子,人便长胆子,什么都敢想能干。

        没了银子,光在府里都寸步难行。想指使个丫头婆子跑个腿传个话儿什么的,人家也不乐意给你白干啊不是。

        别的倒还罢了,武梁对着打劫似的抢她那点儿银子的行为,十分的不满,火气也跟着暴棚,“二爷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之后呢,是要让我困死在这里?”

        谁说不是。

        第二天,程向腾便宣布武梁被禁足。除了洛音苑的两个丫头,还有府里的几个主子,其他人不得进出洛音苑。

        还责令武梁把手上一切事务迅速交接出去。府里掌家仍由老夫人出马,而程向腾这边房里的各项事宜,就全都交由燕姨娘掌管。

        那边致庄院说是翻修,其他并没有怎么大动,只稍修把里外墙面粉刷了一遍,各屋里的摆件布置重新来过,试图有个新气象,再把院子里摆上四时花草,也就算弄好了。

        于是住在曼影苑的两位姨娘开始布置院子重新搬回致庄院去了。程向腾当然也不再歇在洛音苑了,程府西北角这处,又只剩一个武梁了。

        好嘛,一切就象轮回一样,又回到最初的光景了。

        武梁本来也可以好好给程向腾说说软话儿,求一求撒撒娇使使赖什么的,可是当她求着程向腾向申建要人,好歹放那妇人一条生路的时候,程向腾冷笑着道:“我为什么要去做这样的事儿?为了你吗?”

        武梁点头:“为了我,你不愿意吗?”

        程向腾毫不犹豫道:“不愿!”现在并不是和别人撕破脸的时候。

        武梁就再没有多说,只低了头去哄小程熙。

        她不哭不闹也不肯多求他一句的冷淡态度,让程向腾也更加恼怒。

        就这么禁着禁着,新二奶奶便娶进了门。

        新婚宴上,申建想必得不到答复,不知道那位妇人怎么样了。

        而新奶奶进门后,姨娘们认主端茶的事儿,当然也少了武梁这一号人。

        武梁有时候甚至觉得,好像申建的事儿并不是关键,是不是这男人为了让她醒神儿,怕她又在人家新婚里闹别扭,真的起坏心思跟新二奶奶争锋,所以这般使劲的打压她?

        没人说得清。

        总之洛音苑里和从前略有不同的是,程向珠时常牵着小程熙,过来洛音苑玩耍。小孩子不懂太多大人的事,哄一哄逗一逗,便依然时不时的乐开了花,洛音苑里仍是不时有欢声笑语洒落。

        程向腾新郎红袍连穿了数日,也好几次在洛音苑外驻足,听着那隔墙的笑声,默然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