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82章 .谋定

第82章 .谋定

        程家母子那里按兵不动,可急坏了唐府里某人。

        唐玉盈早就觉得姐夫好,便一直对程向腾十分上心。后来便想着等捱过了孝期,就赶快给哥哥们提一提,让哥哥们给她作主去。

        结果还不待她说,哥哥们却好像都知道了似的。那天大哥亲自过来,问她是否对程向腾起了心思。

        唐玉盈就在心里笑了。当初她那般表现,还以为两个嫂嫂和母亲一样的无动于衷呢,结果到底还是传到了哥哥的耳朵里呀。这样多好,倒不用她自己去张这口了。

        唐玉盈含羞带笑的认了。

        谁知唐端谨竟大为光火,把她大骂了一顿,说她没羞没骚的,女儿家都是等着人上门来求的,哪有自己上赶着的。何况那程向腾是个什么好的吗?孤勇之家没什么门第底蕴就罢了,还一个二婚头,还有庶子宠妾,她过去能过什么好日子……

        反正就是坚决不同意。不但如此,唐端谨还让自己媳妇儿帮着给妹妹寻女婿,最好等出了大妹子三个月热孝,就禀了长辈给小妹子定下来算了。

        唐玉盈知道了,对着大哥不敢说什么,对着大嫂却少不得好一番的哭涕不依。问她怎么当人嫂嫂的,知道了小姑子的心思不说帮着,倒扇风点火让哥哥来骂她?说她若乱点了鸯鸳谱,以后她若过得不好就回来找她,她得为她负责一辈子……

        哭闹得唐家大嫂直苦笑。把她的小心思告诉夫君,不过是身为长嫂怕她做出丑事败坏门风罢了。至于为她操心选夫,也不过是夫君有命罢了。倒好像谁非得管她这档子事儿似的。

        反正后来没多久,唐端谨人就去了边关了,唐大嫂便顺势撂手不管了。

        而唐夫人没了亲女儿,一时之间哪还有心情忙活给庶女定亲的事儿啊,象那种拉出去赴宴见客,聚会相亲之类的,一概的能免都免了。反正唐家的女儿也不愁嫁,不过是想挑个好的罢了。于是唐玉盈这一年,过得倒也清静。

        这么的就一直到了三月三春会。

        于唐家当家人来说,不是不同意唐玉盈嫁进程家,而是连这样的念头都从没有生起过。

        原因么,不错,就是政治立场问题。多年的投资,如今终于有了希望了,那还和程家结什么亲啊。也许不久的将来,两家就要剑拔弩张反目相向了呀。

        这时候你还去填房?是填坑吧。

        所以后来唐端谨知道了亲妹子的念头,才会反对激烈。

        只是他如今身在边关,鞭长莫及,而妹子虽然没订下亲来,但这一年多来也一直安分守已,没有围绕程家动什么心思,唐端谨慢慢也就放心了。

        而唐家其他人,比如老太爷世子爷,压根不知道唐玉盈这心思。

        其他的,象唐夫人,从没把庶女往程家考虑,却纯是感情方面的因素,下意识里就感觉这庶妹跟了程向腾,那是要去掠夺了原本属于自己姐姐的东西似的。

        而另一个核心之外的唐端慎,则是因为他个人和程向腾之间曾有过的小摩擦。

        所以春会路上唐玉盈和程向腾两人间那一摔一抱,唐夫人当时就十分的不高兴,觉得庶女就是贱性大,那般的丢人显眼,一整场春会都没怎么搭理她。

        只是回府之后,唐夫人前思后想的,又觉得与其让程向腾改娶别人,倒也不如让他续娶自家庶女的好。

        若娶了别人,以后两夫妻关系处得好了,哪里还会想起先头那人来?只怕该行的礼也能省就省了,该有的规矩说乱也就乱了。甚至将来有了孩子,生前死后的,牌位都敢乱摆了。就象那五姨娘说的那样,她能冲人家祠堂里看着守着去不成?何况那时候可能她也不知道早死了几辈儿去了。

        若是自家庶女,自己现在好歹还能看着他们,能压她几分。她自己身为妹妹,更不好凡事想着越过自己的姐姐去。

        ——既然愿意吃姐姐吃过的,她还有什么理由什么心劲儿去超越姐姐?

        将来后辈人不论是谁,哪怕她将来嫡亲子孙一大窝呢,论起来一个原配一个填房,一个姐姐一个妹妹,说出大天来,她也得居于姐姐之下……

        虽然这般想通了,但唐夫人仍是不愿意自己屈尊绛贵的为庶女去出头去,只静待程家人上门来求了,她便意思意思应了这事儿便罢了。毕竟大厅广众之下,两个人有了股肤之亲,男方应该给女方家一个说法,天经地义。

        于是她等着。当然她也愿意多等等,让唐玉盈越发难堪一些,让她知道她的斤两。

        唐玉盈刚开始回府那几天在府里挺老实,只顾着脸红心跳憧憬未来了。结果后来却发现,怎么这件事儿无波无澜的?根本没有人说起来,没有人动起来,好像大家都集体忘了似的?

        那怎么可以。

        于是唐玉盈便开始在府里哭闹不休起来。

        她要嫁程向腾嘛,当然不会说程向腾的不是,于是主哭造化弄人。

        清白莫明被毁啊,真是晴天霹雳无妄之灾啊,众目睽睽之下,那贞节可是碎了一地啊……

        于是以打鸡骂狗寻死觅活的方式祭奠自己的女儿节操,在府里丫环仆妇们跟着闹腾。

        唐夫人压着这事儿,不理,只让人把唐玉盈看起来。

        唐玉盈见此举无效,就老实了,然后趁着唐府里设宴待客的机会,在一众高朋内眷们面前哭闹,表示节操掉了,没脸活了,不如抹脖子上吊啊,然后哭晕在当场……

        于是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春会那天,唐家老二唐端慎追着程向腾而去,当时还傲骄着对程向腾道:虽然出了这样的事,不过你放心,我们唐家不会对你有相法的,你也不要有什么想法。不过你到底是男人,应该摆平舆论,不让那些仆妇下人随便乱说了去。

        程向腾淡定表示:我们程家主子下人都不会提起这件事儿的,只要你们唐家的主子下人们嘴紧就行了。

        可毕竟那天人多,这事本不那么容易捂住。但下人们到底也就私下嘀咕嘀咕,不敢真拿出来刻意的编排说嘴。结果唐玉盈自己还闹腾起来了。

        程家于是也设宴,不算是张扬的春宴,但也有不少亲朋故交。有人在宴上便提起唐家二小姐,于是程老夫人一脸遗憾表示:不是咱家不想负责,实在是人唐家另有想法啊……

        这么一个消息发布会之后,外间议论纷纷的。大多数都是表示不解呀:唐家门第虽高,但嫡女都嫁了程家二爷了,现在一个庶女倒另有想法了?

        又不是已经订下人家了,唐家留着人想干嘛呢?一个庶女,她能另攀多高的枝呢?

        心思活络的贵妇们便有人干脆把皇子们拿出来扒拉一番,然后发现,呃,也没有适龄的皇子了呀。噢,有一个,跛脚二皇子,可以给人家做个侧妃啥的……

        ……没多久,皇贵妃发话了:程家挺好的呀,多年的故交姻亲啊。程二爷挺好的呀,唐家怎么会瞧不上呢,就他了。

        十二皇子还那么小一点点儿呀,现在也还没成功养到皇贵妃的名下呀,皇贵妃还得以追随者的姿态和珍妃交好,唐家自然也得同样姿态和程家交好呢。这忽然传出两家间关系奇怪的消息,太引人联想了,那怎么行。

        唐家的男人们垮了脸,这是要舍了女儿稳定大局的意思啊。

        皇贵妃摇头:非也非也,是多条路给唐家罢了。十二皇子有很多的万一,比如养到她名下能成功否,比如争大位能成功否……而珍妃,人家两个皇子呢,谁敢说人家没有可能性。就算人家不争位,那将来也少不了是亲王郡王呀,不到势不两立的时候,何必得罪?那是唐家多好的退路呀……

        反正讲不讲这道理都一样,这事关家族大业呢,唐家的男人们不吭声了,又是任由内宅娘儿们蹦达。

        唐夫人的意思很明白:我没问题啊,问题人家不上门来求亲啊,难道我求上门去?

        那还有什么脸?

        唐玉盈又是继续寻死。唐端慎很火大,那个人有什么好,你就在这里闹个没玩?咱又不是找不来好人家了,于是亲自上阵把唐玉盈好生训斥了一顿。

        结果制止不成,反败倒在唐玉盈的寻死觅活下了。

        唐玉盈哭着说哥哥呀,不洁之身如何能再嫁别人。反正我给唐家清誉抹黑了,我不活了。我知道我这样的,死了后也入不得祠堂的,那就给我损骨扬灰吧,让我飘荡在外间不能投胎,生生世世煎熬着吧……

        妹妹演得太逼真,唐端慎还真怕逼得妹妹没了命,最后一咬牙,去找唐大嫂求计,想让大嫂去给程家递个话,透露一下唐家有心,让程家自己上门提亲来。

        唐大嫂如今对这位小姑的行事是各种瞧不上眼,并且她有种预感,这事儿办到最后讨不了好。

        便不肯出头,推诿着让唐二嫂去。

        说当初是二爷给程家姑爷递的话,透露着唐家不愿意结亲的意思,如今就得弟妹代表二弟去程家说明才合适。

        再者,唐大嫂安慰唐二嫂说,弟妹你只需点到为止嘛,也顺便试探一下程家的态度就行了,并不用一定办成了。反正你在家里排行小嘛,上面长辈在,咱拿不了主意办不成事儿很正常。

        唐二嫂想想也行,既然对她要求这么低,成了算一功,不成也怪不得她,干嘛不去呢。

        于是唐二嫂去了程家。

        她很隐讳的对程老夫人说,她和唐端慎都是小辈儿,意见根本代表不了长辈的意思。如今家里长辈,越发觉得程姑爷人不错,在家提起来就夸呢……

        结果程老夫人很淡定,根本不提程向腾抱了人家大姑娘的事儿,跟唐二嫂扯了一圈闲话,提起唐玉盈来,也只对她表示了同情,最后说:“唉,你说你们唐家的丫头怎么那么粗心,自家小姐上了车后竟然忘了栓车门?回去给你们母亲讲一讲,这下人可得好好紧紧神儿才好呢。还好如今有惊无险,也算大吉大利。”

        竟是将责任推了个干净。

        这般扯着,半分也没扯到亲事上去。

        唐二奶奶想,若她开口直接提起亲事来,别说人家同不同意了,估计回去也得被骂不会办事儿,她才不干呢。

        唐二奶奶就那么回去了。

        然后唐大奶奶只好过来了,她当然不肯说软话,虽然用词也婉转,但到底带这点儿问责的意思。

        说老夫人哪,这不只是责怪丫头的问题啊,还有我们冰洁玉洁的小姑,和姑爷肌肤相亲了的问题啊,我家小姑子现在天天在家以泪洗面呢。老夫人你说,这事儿该如何是好呀。

        程老夫人表示,哎,年轻人,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虽然说姑嫂多是面儿上亲,但就算处不来,抹黑的事儿咱也不能干的啊。

        你看大家都衣冠整齐的,哪有肌肤相亲嘛?

        再说你这么年轻,怎么思想比我还迂呢?那不过事急从权嘛。便是遇到陌生人还不会介乎呢,何况本就是姻亲。二爷可一向是把玉盈当亲妹妹般看待的噢。

        并且这种事儿吧,这世上但凡遇到个人,都不能够袖手不救啊不是。所以你们家也不用太感激……

        得,不但不认帐,还得感谢人家救命之恩哪。

        这抱过了还没肌肤相亲?非得不隔衣服才算相亲了?这不耍赖嘛。

        唐大奶奶看人家明显不乐意提结亲之事,她也不愿提,败走。

        唐玉盈知道了,少不得怪罪自己两个嫂嫂不给力,继续哭闹。

        最后没法,唐端慎亲自找上了程向腾。两人小酌后,唐端慎提起此事,程向腾义正词严:“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弟上有高堂,如何敢自己多嘴。”

        得,堵了个严实。

        于是唐端慎回去找他爹唐世子爷,唐世子爷找唐夫人。唐夫人也摆够了谱看够了戏,于是整整衣装去了程家,挑明了唐家的意思。

        程老夫人听了挺遗憾,却诚恳道:哎哟你不早说,这多好的事儿啊。你家既然愿意,我家只有感激的份儿了不是……

        然后她十动然拒了。

        因为程家已经和别家私下达成了共识,算是根本说定亲事儿了,就差安排男女见过一回,就可以正式行办手续了。这如今变卦,失信于人啊。

        问是谁家,程老夫人面露难色:还是先不说吧,毕竟没有最后订下来,说出去倒坏人家姑娘清誉。

        唐夫人心道京城有门第的就这么些人家,谁不知道谁呀。如今唐家姑娘正因为春会的事儿闹着,谁家不知道啊。谁家不等事情告一段落再说,会这个时候跑出来跟程家订亲啊。

        她不信,不过程家人拿乔罢了。

        唐夫人于是直接问她:“我家玉盈闹着非姑爷不嫁呢,亲家母想必也早知道了。所以你就直接说吧,怎么样才肯答应这亲事呢?”

        和明白人对话就是痛快,程老夫人略沉吟一会儿,也不隐瞒:唐家门第高,我们程家纵使有心和唐家再结亲,说出去倒显得程家就一心巴结着唐家不放似的……就象亲家母说的那样,只要唐家承认是玉盈以命相挟要求下嫁的,我程家再无不认的。

        拿捏人要趁早啊,还没成为媳妇儿就下手最好啊。

        程老夫人敢说这话,也是打量着唐夫人不愿替唐玉盈担当。看看她说的话,大姑娘闹着非谁谁不嫁,若是她亲闺女能这么说话吗?

        唐夫人才不管唐玉盈以后如何呢,倒觉得程家这般拿乔挺好的,现在就瞧她不上,以后成了亲,那地位能跟她姐姐比肩么?

        唐夫人道:这话儿也不用刻意说吧,现下谁不知道唐家庶女在闹死闹活的,为着程家姑爷?

        话是这么说,但需要官方版本不是。如今有唐夫人这话也就够了,再不应承,唐夫人面上也搁不住了。

        程老夫人就点了头:那好,既然亲家母都这么说了,那就等官媒上门吧。

        ……

        那段时间两家来来回回的拉锯,唐家这几顾茅庐才说定的亲事,外人可都看着呢。一个女子,未成亲便这么低声下气的姿态,不少人为唐家这位二小姐的未来日子点蜡。

        程向腾却觉得尚好。

        女子行为轻浮,而男子完全不介意,那除非不是他自己的女人。唐玉盈谋他,程向腾细想起来是极为反感的。

        并且他需要一个踏实作人不乱蹦达,不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妻子摆着,因此先拿定了她的污点,比以后各种打压来的好的多。

        他可不想后宅的日子过得跟衙门似的,今天评理,明天审案,一团糟乱。

        这样挺好,现在就算她委屈了些,但以后只要她正常为人,他自会尊她主母正位,她自有该享的体面尊荣……

        当然,这只是他的想法。

        于武梁来说,那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