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79章 .一筹莫展

第79章 .一筹莫展

        程向腾果然送到山门处,留下人手看护马车,自己就打马回去了。唐端慎不知是对庙会有那么一丝心里阴影,还是追着程向腾有话要说,他急急叫了声“妹夫”,也迅速打马跟着走了。

        武梁是身怀任务而来的,于是现在变得无事一身轻了。她跟在老夫人身后,看着她们“偶遇”的这家那家太太奶奶小姐们。

        那一伙子主子太太奶奶小姐们聚在一起热络哈拉着,好像遇见了亲人似的,边说着话儿边各自悄悄的互相打量着。武梁她们几个姨娘,也少不了被不动声色的过目惦量一番……

        武梁也在心里把那几位小姐各自品评了一番,准备万一回去男人装逼问起来好回话,然后,就彻底没啥事了。

        有位小姐有眼色,热热乎乎的逗着小程熙玩,亲切得象当娘的似的,还掏了个小玩艺儿给程熙。于是小程熙乐呵得口水直流,毫不客气就收了。

        不管是不是真的都对程向腾有意,但给初次见面的小辈儿个小礼物,这是一般性礼节。有人开了头,原本没准备的也不好显得小家子气了去,于是这个送这样那个送那样的,小程熙美的哟,干脆一个个盯着眼巴巴的看,等着人家来上供。

        最后还缠着了程向珠不放,不明白这位亲亲姑姑为什么小气聂?别人都给了,偏她没有。看了半天发现这位姑姑没反应,便干脆上去揪衣襟,“姑姑,你的呢?”

        引得旁人一阵的笑,程老夫人点他的脑袋,“你倒不管谁的,全笼自己手里去。我的你要不要啊。”

        程熙认真的点头,“要,全笼手里。”

        一伙儿人又凑趣儿的笑,老夫人也真的掏了个玩艺儿赏他。于是小程熙把得的宝贝,全都一股脑的转身交给武梁。

        武梁挺汗的,不过想一想,小少爷得了赏赐物件,交给身边的奴婢收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妥,于是悉数收了。

        当然知道她身份的人不少,想必有意和程二爷结亲的人家,都重点探问过她这个外人眼里十分得宠的姨娘,几家人看着她便眼睛连闪的。

        有位何夫人还看着武梁笑得挺有意味的,试探着对程老夫人道:“你们这位小少爷,倒是有位好管家呢。”想看看程老夫人怎么应话,以揣摸这位老夫人对这位姨娘的态度。

        程老夫人这段时间对武梁确实挺满意的,有时也少不得感叹她“可惜了那个出身”,只是这回子当着众人却不好说什么夸赞的话,当然让她忽然贬斥不满的,她也说不出来。因此便只笑了笑,并不答话。

        何夫人没得答话,便心知这老夫人对这姨娘也不过如此。若真可心眼里喜欢,那当着人面夸赞的话还不是顺嘴就来?如今只这么笑笑,肯定只是不好当众不给一个有子姨娘面子罢了。

        心里便有几分满意。一个只得男人宠的姨娘而已,内宅里没人撑腰,便好辖制得很。还有这长子,庶生庶养的,也没什么不得了的。

        看看这娘儿俩眼皮子浅的,随便得点儿什么,便宝贝似的。

        何夫人看武梁的眼神便颇有些不屑,悄悄拉了拉站在身边的女儿,便准备转话题到自己家闺女身上去了。

        武梁淡淡然顶着那眼神儿,心说她还是应该多注意些,不要在外人面前和小程熙有过多牵扯,不然连带的小程熙也要被这种眼神罩顶了。

        本来唐夫人便和程老夫人坐得最近,唐玉盈跟在唐夫人后侧,离同样站在程老夫人后侧的程向珠侧后的武梁不远。唐夫人见自家庶女出了丑,这一直的就没什么聊兴。而唐玉盈也一直跟在后面,一路的娇羞着,也不多话表现。

        这会儿见武梁这边微微冷场,便轻移莲步过来携了武梁的手解围,笑得亲近无比道:“可不是,五姨娘可不是一般的能干呢。家宅里有这么一位能干的,主子得省多少心力呢,以前姐姐就得力不少……”

        那意思,好像她若是主母,也一定会大力提携依仗这位得力干将似的。

        武梁看她一眼,只觉得那被握住的手让人心里腻味得直发毛,差点儿下意识的甩开了她去。她现在跟苏姨娘燕姨娘她们算很熟了,也没有这种执手相看的场面发生过。

        心说你姐姐死了,你要不要也进门来得力到死啊?

        真是邪了门儿了,发情找姐夫呀,找什么姨娘啊呸。

        武梁忍耐着,她今天玩木讷,微低着头就是不搭话不接腔,连个笑容也欠奉,爱咋咋滴。

        便有夫人“哧”的一声笑,看了看唐夫人却不开口。唐夫人脸色便又难看几分。

        等一伙儿子终于把话题扯开了,武梁便把小程熙交待给程向珠,自己悄悄的撤了。

        三月大好春光,谁耐烦在这里看一群女人争锋斗趣。

        ···

        带着两个丫头进这殿出那门的,一路逶迤走啊转啊的,就到了莱茵寺的最高处渺来殿。

        渺来殿离主殿甚远,在一个独立的悬陡的山头上。

        这里本来是最佳的俯瞰全寺的位置,但印象中这里却人烟稀少。桐花她们说是因为太高太陡,那些小姐太太们走上来太不容易,所以这里是男人的天下。但其实上次在这里,根本并没看到有其他人。

        并没有在栏前站太久,身后忽有一个男声响起,“何事伤神?”

        主母没了,独宠后院,听说在程家混得风声水起的。只是如今,黯然伤神?

        武梁回头看他,笑起来。她等在这里,碰碰运气,他果然也来了。

        “我只是在等人。”她道。

        邓隐宸挑她一眼,“那你等的人来了没有?”

        武梁又笑,“远在天边……”

        邓隐宸身子一晃,眨眼间人就欺近,那张脸就距离武梁一拳之距。他盯着她,“那么现在呢,来了没有?”

        这距离太给人压迫感,武梁仓慌间想后退,却发现被人按压着肩头,竟是动不得身,于是看着人家呆呆嘟囔了句:“这么近,小心斗鸡眼。”

        邓隐宸忍不住哼笑出声,这才站直了身子。

        武梁缓了口气,挑眉问道:“我在等我的同谋先生,请问先生可是?”

        邓隐宸又笑了起来。这下也不再多说,拉着武梁手臂把人往腑下那么一夹,转过几个弯儿,一忽儿就到了后山无人处,然后一跃又上了旁边林子树上。

        呃,大树君别来无恙否?

        武梁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每次来庙里,她都在琢磨不好的事情?比如上次,实际行动打唐二。比如这次……丫丫的让老娘给你挑女人?老娘能给你挑的女人挑个男人信么?

        路上不平坦,会摔下车是吧?若是翻了车被别的男人也那么当众一抱呢?

        你程二先生还要不要娶回家去?要不要跟同抱过的先生商量商量该谁娶的问题……?

        邓隐宸看着她嘴角忽然浮起的那抹坏笑,道:“还不说?”哪次叫他同谋先生都没好事儿,这次肯定又在算计什么呢?

        武梁眯眼笑起来,“你带了多少人?”够不够让那几位小姐每个人都摔一摔车被救一救美呢?

        邓隐宸道:“足够你打人……”反正他手下人足够的多,这里不够尽可以再调些来,下黑手什么的,也挺好玩的……

        武梁:……她的样子象经常行凶的人么?

        那些人,要是打一顿可以解决问题,她肯定象收拾唐端慎那样,就抡开了打一顿去。可是,那些美娇娘……

        “你打女人吗?”武梁问。

        邓隐宸:……

        好想翻她白眼呀。太没品了,这女人连女人都打?女人不是互相动动指甲揪揪头发就算了吗?

        看吧,人家也不对女人动手。咱是高大上的新时代好青年,咱也干不出来这种凶残的事儿啊。

        武梁叹口气,道:“程二爷要娶新妇了……”她是光荣的替他斟选美颜的大使呢。

        就是为这个伤怀呢,邓隐宸探究地看着她。

        那一脸的黯然,单是对即将到来的新主母的不安?还是对程二续娶的伤心?她对那宠着纵着她的程老二,感情不浅吧?

        邓隐宸默。

        “你说,我有什么办法拿到身契的呢?”

        “……除非他同意。”身契这种事儿,朝廷都不能强取豪夺了去的。否则,上次他也不会要人而不得后,再没动静。

        不过,据他所知,程二对她很好,程府俨然是她的安乐窝,她何至于这般急切要身契?良不良民的,除了事关生死时候,其他的,在后宅里也并没有多大差别呀。

        ……难道说,她是想走人?邓隐宸忽然涌起这样的念头来,忙盯着她仔细打量。

        武梁听了邓隐宸的话,眼底就浮起浓浓的失望。果然,还是得他同意才行。就连抄家夺舍,奴婢也是抄没官中最后卖了去……自由那种东西,在哪儿呢?

        她费了这许多的劲攻略他,她也的确因此日子好过很多。可是,她到底算是太成功还是太失败呢?叹了口气,神色有些颓丧。

        邓隐宸看着她轻笼的眉头,满脸的惆怅,这种神色他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印象中她总是明媚灵动的,总是慧黠无畏的,让人觉得不论天大的事儿,她转转眼珠子就能想到主意似的,何曾想象过她会有这般一筹莫展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邓隐宸嘴角就浮起一点儿笑意来,“你不想留在程家?”有子的姨娘呢,大好的现在,大好的将来呢,竟然生了去意?真是让人不敢想象。

        不是这个女人,果然总是出人意料,不可以常理度之的。

        邓隐宸道:“以前我跟你说过,想让你跟在我身边,这句话永远算数。如果程二肯放人,或者他肯开出条件,只要我能做到……”他难得肯说出长句子来,“我会安顿好你,让你自在过日子……”

        武梁也默了。

        跟着他?那她能不能问一问,请问你老婆要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