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77章 .你来选

第77章 .你来选

        其实仔细想想,珍妃就算有心,她也什么都做不了。程向腾一个副都指挥史,能帮她做什么?多练几路兵马给她包抄人家去?并且包抄也只能明着包抄了,那些糟兵头们连刺客那样的精细活儿都做不了。

        甚至程家军都不好使。别说程侯爷躺倒了,就算还健壮着,得驻守边关呢。离京城千遥万远的不说,宫闱朝堂那些诡谲算计,兵头们懂吗?又不可能对政敌象对真敌人一般大刀扫过,秋风卷落叶。

        他们最多在身后让她仗个声势而已。

        难道还真兵临城下玩政变?没那么大魄力吧?

        这么想着,也就释然了。

        既然珍妃让交好唐家,于是武梁就帮着把年礼备得厚厚的,让程向腾送去唐家,示好一番。

        实际上不久前,两家才友好会过面。那是在唐氏的周年祭上,唐夫人携女儿媳妇上门,态度还都相当的友好。记得那时,唐夫人执着程老夫人的手,叫着程向腾“姑爷姑爷”的,比唐氏在时还亲热几分。

        唐夫人就象心疼亲亲儿子一般的语气,拍着亲家母的手背催促着,“月盈去了竟有一年了,想来还跟昨儿一般的事儿呢……只可怜了姑爷,竟是生受的这一年。如今孝也出了,亲家母当及早为姑爷再择良眷啊。有人服侍着,月盈在那边也能安心……”

        说着就眼眶微红。

        然后还帮着张罗推荐了几家的姑娘。当然个个不是貌美,就是温柔,端良孝顺,性情才气,竟是各有说道。

        当然家世么,几乎都是高门庶女,当然也有个别嫡的,只是门第就差些。

        反正个顶个的,能让唐家压制着就是了。

        但做为一个亲自给女婿选女人的丈母娘,人家唐夫人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

        武梁知道她是真的高兴。因为她虽然没能及时给四公主找个满意的小女婿,但太后没了呀,公主也得守孝呀,不能这么快就风光大嫁呀。所以程向腾这边虽然出了孝,但指婚公主什么的,且还不能够呢。

        可是公主虽说守孝,但那都是过了热孝遮了人眼就算完的,还是要赶紧把女婿这头定下来呀才放心呀。

        程老夫人笑着认真听唐夫人细说,不住点头附和,说待过完年节,就府时设宴,邀各家女眷过来赏春……唐夫人就一力表示会来相陪的,亲家母你可别忘了请我呀……

        这和唐家明明相当的和谐呀。

        所以说,不管珍妃起什么念头,那皇子争储什么的,毕竟现在离程家还远着呢。就算真争起来了,担心若败了程家逃不了干系有用吗?

        虽然和她一介奴才不甚相干,但有小程熙在呢,她能不管不顾自己一个人逃开吗?自然还是得和程家共进退。

        所以这事儿担心也没用。而程向腾这出了孝呢,这才是武梁一直放在心上的大事计。

        可是这一年来,别说她自己升职转正了,连个身契的影儿都没见着呢。就这么十分用心的,忙忙活活的,做了这近乎一年的管家婆。

        是的,管家婆,程向腾就是这般叫她的。

        关于继媳妇,程老夫人当然也有自己的人选,据丫头透露,可能属意她娘家表妹的小女儿。程老夫人娘家在江陵那边,离京城也挺远,和娘家人原本来往得挺少。

        而她娘家表妹家的大女儿,前年嫁进了京城施家,于是这小女儿进京看姐,程老夫人就见过了。那时候老夫人说是惦念乡音,让那位小姑娘在程家住了些天。

        定下来当然是没有,不过肯定有见着了摸着手不放,给送个贵重镯子首饰什么的,然后若有似无给她姐姐透那点儿意思。

        而程向腾是什么意思呢?武梁旁敲侧击问过,这位爷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最后说,他想就这么守个三年去。然后又对着她上下其手,不正不经起来。

        武梁在心里默默切他:……多么情深,跟唐氏。

        总之上次因为身契两人争执过后,便再没有起过争执,但武梁也再没有机会提提升职的事儿。

        煞是急人。

        这果然的一出孝,各方提亲的都来了。人家程向腾不是升官儿了吗,长身价了当然涨行情呀。

        并且看圣上那行事,没准这位程二爷要得重用呢。现在边关不安,敌国蠢蠢小动,武将正得看重。眼看充州那边就要真打起来了,到时但需要朝廷从后方再派兵,基本上怎么也跑不了这程家二爷一位吧。

        哪怕是职位不显小将一名派过去呢,有充州多年的牢固的前方基础做保障,军功肯定是跑不了的,到时人家肯定还会接着往上升呢。

        于是看得清形势的,善于投机的,都没少盯着他。

        趁着年节串亲戚,这互相间言来语去的可不少人递话过来了。

        有多的人可以挑挑捡捡,程老夫人当然高兴。但武梁有些小烦心。

        还是那个问题:机会在哪儿呢?难道就这般眼睁睁看着这位再娶个回来?

        程向腾查觉武梁心情不好,还以为武梁管家中有谁给她气受了呢,就有些严肃地问起来。

        结果就听武梁道:“二爷忙着找新夫人,我应该多高兴吗?”

        程向腾:……

        然后那天他就问起老夫人此事。老夫人最近兴致都在这上头,左比较右比较的也有点儿花了眼,就挑了几位圈点出来觉得不错的,细细讲给程向腾听,让程向腾选一选。

        程向腾转头就告诉了武梁,道:“管家婆,你来选。”

        武梁:……这个差使还真是,消魂。

        ···

        那边珍妃娘娘既然有交待,程向腾也少不得进宫谨见娘娘,去正经回话儿。

        和唐家的关系没有恶化呀,至少不比从前差吧。程向腾也觉得。

        那天,深宫里,两姐弟就深刻的聊上了。

        对于争储这事儿吧,程向腾是不同意的,他也一力劝珍妃娘娘莫动心思。

        首先是莫动程家军的心思,程家军还真不见得使得上力。

        “娘娘知道的,程家军向来支持正统,拥戴圣上。从前扶今上上位,既是形势所迫,更因他是在太子正位上。若如今为了私谋,只怕程家军中那些一直跟随老侯爷的将领们都不会答应。”

        那些老将领们,他们才是从前真正上过战场以死拼杀的铁血部队,也是程家军的核心力量。及至后来,程向骥做统帅的这些年,除了每年冬天的小股犯边,边关一直和平,并没有大仗给他练兵。

        而这么些年来,圣上一直有意分散军权,但是却也一直没有大动,就因为他心里对程家军,还是有一定的信任的。

        若程家军别有用心,圣上会放任到现在不管吗?

        若如今程家军站队到一边儿去,这以后还能是那个偶尔和圣上硬挺也不怕的程家军么?

        当然你可以不让他知道秘密行事嘛,然后等改朝换代了,这位成了前任,他放任不放任的,又有什么关系。

        ——这话没错,可新任领导呢?你一军队有所图谋行事偏帮,新皇不会有大顾忌么?有一就有二呀,下次再遇到大利益,你不会再偏帮了去?你自已信么?

        所以就算扶持了新皇上位,程家军也再不会硬气得起来。

        当然程向腾这意思,不是说他就顾着程家军不顾着自己外甥可能的大位,而是说如今程向骥躺倒,是那些老将们在支撑着程家军,他们不同意,想依仗程家军就是空话。

        再说了程家军太远,远水不解近渴,京城有个危难也顾不上啊。要不然当年程家怎么会还得唐家救助呢?而程向骥如今已然身体堪忧,后面程家军会如何都尚未知

        ——手里啥都没拿牢靠,就贸然参与那旋涡,实为不智啊。

        何况皇帝如今身体好转,六皇子年幼未入朝堂,政治才能还看不出来。就算争到大位,能坐稳到最后才算赢啊。

        尤其如今大皇子五皇子俱在。虽然不得自由,但皇上未必就有重罚之心。就算大皇子将来下场凄惨,那五皇子也未必。虽然五皇子以前只追随在大皇子麾下,焉知他自己独树一帜后会不如这些小皇子?

        万一圣上连大皇子也赦出来,人家实力更强劲啊。看看前面的手笔,干脆利落,人家没准就恃圣上舍不得下狠手收拾他俩了,才这般毫不顾忌行事呢?这不,如今人家还不认罪,日日喊冤呢。

        六皇子九皇子那小哥儿俩,能顶得住大皇子跟五皇子这大哥儿俩么?

        ……总之程向腾挺恳切,细细说了一堆理由。

        后无依仗,前有强敌,中间自己个儿也不见得是个金钢钻儿……夺谪事儿大,咱别玩了吧……

        还有就是,前面几皇子下场那般惨烈,程向腾真心不愿意一家人涉险。

        他说姐姐,你平平安安的,六皇子和九皇子平平安安的,咱们一家人都平平安安的,不好么?

        只要两个皇子不参与进夺嫡大战中,安生做个王爷,有程家军在,将来谁上位他们都安全呀。

        珍妃和弟弟说着正事儿,也端穆着脸色,如今听着心里就觉得有几分好笑。她不过是让兄弟交好唐家,就惹来他这许多话来。

        难道她要依重程家军,就是要把程家军拉回来列阵吓谁吗?只要程家军有那个程家的名,而不是叫张家军王家军,那提起来就是她皇儿们的底气呀。这难道还要那些老将们同意不成?

        再者,老将们由郑将军为首呢,那是程侯夫人郑氏亲爹,自然是自家人。而唐端谨领着旨意去的边关呢,无论如何也是能笼顺一部分人的。唐家这样的姻亲也不算外人吧?交好自然是必须的。

        皇贵妃无子,一向与她共进退,唐家也并没在那几位大皇子们中掺和。可今上登基时唐家是怎么表现的?他们又不是无欲无求真正中立的人家,如今也不过是在等个稳妥的机会罢了。

        而皇上,别看他还能硬撑着,可皇贵妃和她都知道,宫里明眼的都看得出来,皇上内里败光了,他撑不了太久了。

        这样唐家还要坐等观望吗?他们的资源不往她这儿用,她还真想不出来会往哪儿用呢。

        所以唐家现在要摆谱就让他们摆吧,只要他们心里舒坦就行。去她程家拼品阶?拿一个公主拼她两个皇儿?珍妃扯了扯嘴角。

        如果六皇儿还看不出来个什么,那下面几个小的更看不出来什么了。何况除了德妃去个三皇子外还有个小十,其他的小皇子,都是些年轻的宫人所生,没有一个生母有背景的。

        她如何能不争?她如果不够格,那还有谁够格?

        做为有皇儿的后宫妃子,说谁没肖想过那个位子,那说出去就是个笑话。你自己信了,旁人也不会信的。

        总之她就从程向腾的那些理由中,听出了一个最关键的:怕东怕西的,其实就是他如今“有家小之念,无争锋之心”了。这个弟弟,从小就比老大硬气果决些,如今,他竟是软化了。

        不过到底还是顾念着她这个姐姐的,倒也为她求个安生。

        珍妃娘娘收起嘴色那点儿冷硬,缓缓叹了口气,开口时语气却有些亢亮,她道:“二弟你看看,如今前面几位大皇子俱倾覆,轮也轮到六皇子了吧?再说轮到了不争能行吗,不争别人也嫌你挡道呢,何来的安生?如今你是在怕么?你是想避么?这样象我程家儿郎?……”

        程向腾倒不怕珍妃质问或激将,不过姐姐这声调,他知道了,她意已决。

        ……

        姐弟俩说了很多话,程向腾回府后便神思很有些凝重,也有些烦燥。以至于程向珠笑嘻嘻把程老夫人让三月三去踏春的信儿告诉他时,他似乎是有一瞬的茫然,然后忽然迅速转头瞥了旁边的武梁一眼。

        武梁想,时间真快,倏忽之间,唐氏已经去了一年了多了。这位爷大约也挺多年没去逛过什么庙会了,这都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都。

        老太太本来想在府里办春会的,儿子该相看了,女儿也该给人相看了,正好府里也借此扫扫之前的郁气。

        只是后来想想,到底国孝未过,不宜操持。再者那些女子,也不都是相熟人家的女儿,猛的都叫过来,难免惹眼。

        因此只是大家互相暗中约了,三月三,庙会上见去。

        武梁的心思挺复杂。三月三她也被允同去。于是,她都说不清自己是该笑呢还是该笑呢。她真的去替这位爷相看去?有没有那种抬进门就死的病秧子提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