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74章 .求不得

第74章 .求不得

        虽然外面关了门,内里默默的和谐着,但在府里挂白的大氛围下,程府的这个年当然过得还是相当低调的。

        可是再低调府里的日常还是要打点的,各处该送的年礼还是要送,当然该收的礼也不会拒之门外的……

        程向珠妹子和程老夫人搞和谐嘛,就少不了时常往人家眼前凑。程老夫人也由她,两人没有亲到可以执手相看泪眼这种,但平平和和说个话儿唠个嗑儿的情形还是常见的。

        当然程老夫人带着管事儿婆子们媳妇儿处理家事时候,也都随意让她跟着看着听着。

        作为同样老往荣慈堂跑,又遇着了就被叫在身边的武梁来说,也常常是旁听的那一个。

        武梁一直想寻机表现一把她的管家能力,所以有时候若看到程向珠对处理的方法迷惑不解的样子,她便认真解释给她听,把自己的揣测理解甚至加些杜撰的改善建议等,详详细细枝枝末末的说个清楚明白。

        直到程向珠听了,露出一副“噢,原来这样”的神色来才罢。

        内宅儿事也并不是都有一定之规,甚至有时候也没有个绝对的对错,怎么处理端看当家人的脾气禀性了。偶尔的老夫人也会问一问身边大家的意见,当然包括蹭群跟听的武梁同学。

        于是武梁更不会放过那表现机会,这样那样的列举个一二三四种给老夫人说道。有时候老夫人听了也连连点头。

        关于管家这件事儿,其实真心不难。程家内部人口简单,没有那么多各房各院的明争暗斗,妯娌了,婆媳了,难搞的关系都没有。只把日常几位主子的需求放在首位,让人痛快了,合府就痛快了。

        并且这几位还都不是难侍侯的人,一且按定例来就罢了,他们又不会故意闹腾什么夭蛾子。

        于人事上,也只有唐氏生前重用的那些人需要费些心。这其中大部分人很认命,人都死了你还能怎样?小部分人上蹿下跳想向新领导靠拢重新谋得好差命之类的。只有个别刺头看不清形势,心里不平衡就试图使使坏什么的。这种人发现一个收拾一个,很快就被程老夫人强势镇压了,没有谁蹦达得长久。

        管好了人,也就管好了事。只需任务分派妥当,验收认真,也就无大事了。

        武梁不但装能耐,还跟着人家程二小姐附庸风俗。人家程二小姐这阵子不但读背,还身体力行着什么“行莫回头,语莫掀唇。坐莫动膝,立莫摇裙……”的准则,武梁于是也时不时装得端庄正经的,跟刘胡兰似的。

        当然也不能一径的端着,该说的笑话还得说,该搞得气氛还得搞。老人家嘛,其实都很喜欢那乐乐呵呵的一套。以至于偶尔她不到场,老太太还会问一句她人呢。

        后来,老夫人跟身边的人私下里提起她来,总是少不得一阵的夸。

        掌家理事可以,和睦家人可以,要肚量有肚量,要能耐有能耐,言行举止,竟是没有让人不满意的呢。老夫人笑眯眯,“二爷总算也有些女人福气。”

        当然当着武梁的面,她从来不会表现出这么浓烈的夸赞,最多就是笑笑罢了。

        程向珠则是直接问武梁,“我说了,你是个有本事的,大家都喜欢你。可是你为什么偏偏喜欢我,为什么对我好?”

        武梁也笑眯眯,“我还不是为了私心。指望着有人为难我的时候得二小姐护着,指望着二小姐对熙哥儿好一点儿,以后嫁了个好姑爷,拉笼着姑爷也一并照拂着他点儿,让他也得点儿外援。”

        武梁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程向珠听了,却认真想了想,点头道:“我知道你的担心,他没有外家嘛,怕将来二哥有了别的孩子,对他就不上心了。你放心,他是我抱大的,我当然得护着他。”

        才肯正眼看人多久哪,就是她抱大的了。话说人熙哥儿已经会走了,用她那细胳膊小嫩腿的抱吗。武梁笑道:“那可就太好了。我这不还得多巴结着二小姐,也还得让二小姐多抱抱熙哥儿才成呢。”说着把熙哥儿又往她身边推。

        熙哥儿已经不喜欢人抱他了,拉着都不愿意,武梁一撒手,他放开了就要往外跑。猛蹿了一会儿回头看看,发现没人追上来,并且距离还“挺远”,自己就无比的有成就感。还以为他那蹒跚的几步,谁追不上似的,得意的扬着那瓷白的小脸儿笑。他眼睛眯起来,嘴巴大张着,于是口水毫无阻挡的顺流而下。

        以前丫头婆子们紧张他,尤其是刚学会走路,怕他有个闪失,总是一群人寸步不离的围着。还有专门捏着帕子等着的丫头,但见他口边有点儿水渍,就忙张的去擦。

        武梁哭笑不得。一方面觉得老太太果然尽心,一方面又觉得这样养男孩儿,不太好吧。反正刚开始她带孩子,便不让丫头婆子们跟那般紧。

        熙哥儿第一次走两步摔一屁股墩的时候,紧张得哭得什么似的。偏没有人上前去拉扶,他自己哭了一阵,后来发现也没怎么样嘛,又自己故意走两步摔一摔,体会那种某个瞬间失控的感觉,然后坐在那儿笑得见牙不见眼的。也有偶尔摔痛了,却不好怪别人,只好坐在那里可怜巴巴的皱眉裂嘴半天,却挤着眼忍着不哭。

        反正武梁带孩子,少不得比别人带着让孩子脏了许多倍,没少糟残衣服。但是小屁孩儿家,最不缺的就是衣服,总长得比穿得快。

        老夫人见了,倒有许多感慨。

        当年老侯爷长年领兵在外,老夫人独自在家,得个孩儿当然不易。所以第一个孩儿难免心肝宝贝得不行,就娇养了些。谁知那般娇养着,偏程向骥幼时还体弱多病。

        后来老侯爷回京,为此很生了番气,嫌弃这长于妇人之手的小儿,失了男儿气概。于是请了武师傅好生教调,希望能磨练孩子的体魄。

        只是练武辛苦,程向骥身上时有伤痛,老夫人只得这么一子,哪里舍得。老侯爷走后,便交待师傅练练体格就行,不用太认真较劲。师傅看东家这样,便也不多做要求,倒正合了程老夫人的意,倒每每帮着敷衍老侯爷的询问。所以后来程向骥于武学上的能耐,便一般得很。

        老侯爷每每回京,少不得试他功夫,后来也有些泄气,觉得孩子练了这么久还这般没长进,约是先天有些不足。

        但到后来有了程向腾,才几岁,老侯爷就把人带去了边关亲自督教。所以程向腾的功夫比程向骥高了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老夫人伤心地想,当初若不是她溺爱,让骥儿习得一身硬功夫,如今只怕能近他身的也没有几个,如何还会被刺客伤着。

        伤程向骥的并不是什么高端的刺客,夜入将军府逃过岗哨护卫如入无人之境什么的,只是程向骥某次在街上走的时候,偶然离护卫稍远,便被一个摊贩从筐篓里抽出一把匕首当街给捅了。嫌犯当场咬破口中毒囊自尽,连个可以审的人都没有。

        最后充州郡守查出来,说那摊贩是北辰奸细,一帮人混入民间多时,学了大汤话,入了大汤籍,然后混入充州伺机待动,结果程向骥中了招。

        在其后的追捕中,那些疑似同堂也是追一个服毒一个。竟先后有七八人之多。

        这多少也算让程向骥扳回点儿面子,不是将军太无能,而是对方太狡猾。那么多死士虎视耽耽,出其不意之下被近了身,搁谁谁也撑不住……

        反正老夫人对于武梁这种眼瞅着孩子跌爬摔打的,却只在旁边笑吟吟看着不施援手的行为,真是相当的佩服。她也只得这么一个,这也是她一辈子的依仗,竟然就能这般毫不心疼?

        但她观武梁对小程熙的教导,又显然不是完全放羊吃草的。

        她做了字卡,一张张上都画了图,下面请程向腾写了字,或山,或水,或花,或草……这才多长时间啊,小程熙有时自个儿翻着那字卡玩,都能忽然笑眯眯捏着张字卡跑来她跟前,指着她的嘴巴显摆学识,“口!”

        然后眼睛亮晶晶地求表扬……

        有时武梁画时小程熙去夺画笔要自己来,于是铺好的白纸被嫌弃,偏在她画好的画上重新涂,最后个个成了大黑脸。武梁也只笑眯眯的道:“啊噢,漂亮的小溪不见了……”然后捏着他的小手在白纸上画张笑脸,画张哭脸,让小家伙惊奇不已。

        她不是不纵容的,只是方式不同。

        天一日日的暖起来,小程熙慢慢脱去厚衣,人便灵活了很多,走路越来越稳,说话越来越清,武梁也越来越多的带着他做户外活动。

        这天程向腾难得早回家,小花园里,就看到了这么一副场景:草地上铺了一大块布单子,几个女人坐在那单子上,兴致勃勃正说着什么,每个人的身后都摆着点心果酒,惬意自在的让程向腾都羡慕。

        然后小程熙在单子中间翻来滚去的,故意撞上人,然后再逃走,再去撞另一个。

        让程向腾惊奇的是,连老夫人都在,她盘腿坐着,看着熙哥儿,面上含笑……

        程向腾也是无比的感慨。老夫人一向以辈份位份自持,竟难得这般平易近人一回,除了和乐的一家三代,竟连几个姨娘也被允许平起平坐起来。

        那天躺在床上,程向腾无端说起了唐氏。

        说从前唐家于程家有恩,程家母子一直感念在心。又体恤唐氏高门下嫁自己这不能承爵的次子,难免心有不平之意,所以具对唐氏十分宽待。

        那时候,唐氏也是温顺端雅的。

        只是后来,就因为她一直不能生育,她对人对已都越来越尖刻,一点儿一点儿的,让一家人过成了那个样子……

        程向腾说,她最后的日子里,乱用药,喝符水……折腾各种法子,终于还是因为求子,误了卿卿性命。他从前跟她说过很多回,但她始终不信他会真的不介意没有嫡子。

        程向腾说,两个人不能互相信任,不能倾心以对,怎么能过得好日子……

        武梁忍不住为唐氏一叹。

        其实唐氏未必不信男人不介意没有嫡子,只是她太介意自己没能生出嫡子罢了。

        其实唐氏未必只是为了求子,只是她太介意自己男人的心思跑远跑偏罢了。

        不过她没说什么,反正唐氏也够作的,反正程向腾的重点也不在这里。

        程向腾最后感叹说死者已矣,妩儿,我们就象现在这样过,我们都好好的过,不要像你们二奶奶那样,最后让好好的日子变了味儿。

        他喜欢现在的生活,喜欢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场面。

        于是武梁使劲儿点头,表示咱们要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

        到了四月初,忽然气温骤降,一场倒春寒来势汹汹,让宫里的皇上差点儿没捱过去,并且还搭上一个太后娘娘一病不起。

        而程府里,程老夫人前阵子被唐氏的丧事那么一闹腾,就没认真歇过来。后来又掌家理事,加上自己大儿子的伤情一直不得好转,让老夫人也没少忧心。最新送回来的消息说是人都开始时昏时醒的起来,然后这又有老天凑的一脚……于是程老夫人也没撑住,直接病躺了。

        说是感染了时疫,咳嗽喷嚏不断,头疼体热不退,人不知是病的还是咳的烧的,一直脸色潮红,虚汗不断,竟是折腾了一阵子。

        程向珠这姑娘真是不错,说玩和谐就真和谐起来,硬是床前支榻近身侍疾,当起了不折不扣的孝女。

        当然除了程向珠,荣慈堂多的婆子下人,不需要武梁去表现。只是老夫人缠绵病榻,理家是不能了。于是把府里事务都交给了程向珠主理,让武梁携理。

        话是这么说,其实当然都是武梁在处理。而程向珠,只负责在最开始几天里,武梁听回事儿做决断的时候,坐在她旁边镇场,但有哪个刁滑奴才不服,这位姐负责瞪死她。

        还有就是小程熙,太医说,时疫是有可能传染的。再说这次天气异变,大人都可能撑不住,何况小儿。虽说小程熙在荣慈堂里也不用程老夫人亲自照看,但到底一个院里住着,丫头婆子们走来串去的,万一就招上了呢。

        因此老夫人让武梁把小程熙直接带去洛音苑养去。

        武梁心里当然高兴,但面上却故意迟迟疑疑的。说自己不过一个奴婢身份,担心自己养着熙哥儿,回头说起来熙哥儿名声不好听。哪怕好歹是个良家子呢,也名正言顺些。

        结果老夫人没说把身契给她,反而生了气,说万一感染上时疫病痛一场,甚至还可能发生更可怕的后果重要呢,还是这将来的名誉重要?

        问武梁:你倒心疼孩子,那云姨娘苏姨娘都是良家子,要不然让她们谁养去?

        把武梁吓得,忙忙的就把熙哥儿接去了自己的院子里。

        关于身契这件事儿,程向腾知道后,态度和老夫人的出奇的一致,他说:“你又要玩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