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68章 .证人

第68章 .证人

        过了今天,明天就要拆棚送葬了。唐夫人如果不放过她,就在明天了。

        她要赶紧的,搜集唐夫人及唐家理亏的污点证人以自保。程家人沉默,是不想刺激唐夫人,但那是他们的事。现在她被找麻烦,那她就要好好的刺激刺激她。

        致庄院里,没有了女主人,如今冷清得不是一点儿半点儿,一路走人竟是一个人也不见。

        锦绣就被关在左侧边靠院墙根的一处小院子里。

        她见到武梁,十分的激动,立时就哭起来:“五姨娘,五姨娘你来了!五姨娘你要帮帮我,你得帮帮我啊!唐家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唐夫人已经疯了!五姨娘你帮我求求二爷,求求二爷救救我。二爷肯定听你的……求求你了五姨娘!”

        唐夫人看样子还撑得住,离疯还远着些。倒是锦绣,看起来快急疯了。她隔着窗格子,紧紧的盯着武梁,说着说着就要跪下来。

        她真的扑通一声跪下来,才发现窗外的武梁完全看不见她了,就又慌忙站起来,急切地往外看。害怕那一错眼,外面的人就凭空消失了。

        武梁瞅着她,“你给二奶奶的药加了多少量?”没有退路要么不出手,要么不怕死。一样不占就想使坏,可不得把自己急死么。“如今还叫二爷拿住实证,我怎么求他?”

        程向腾那人,还是很有人情味儿的。不管他喜不喜欢这些女人们,他还是愿意护一护的。他想护着秦姨娘,他想护着云姨娘,想必当初的花容他也是护的,还有唐氏,明知道她有很多错处,他也还是愿意护一护。他想维护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的,虽然最后一个都没护住。

        当然这么说有些刻薄,人家也不是真的一个都没护住。象她武梁,程向腾也是护的,象苏姨娘燕姨娘,好像默默无闻的样子,但她们能平平安安的,就说明了程向腾是护着她们的。

        要不然唐氏那人,可不是会容她们平平安安的人。就算她们是良家子,但良家子就不会生病不会摔跤之类的吗?

        只能说正好她们安分扎眼轻,在收拾她们和得罪程向腾之间,唐氏觉得后者更不划算罢了。

        锦绣被关后,程向腾还进来看过她。既然后来对她不问不闻的不理会了,肯定就是她做了什么,让程向腾不愿意护着她了。

        锦绣一听,急切的眼神就黯淡下来。“二爷都给你说了?”她问,“二爷也要处置我吗?”

        “你怕处置,当时为什么要承认?”武梁十分不解。凭程向腾对锦绣的情份,这姑娘难道以为承认了人家会帮她罩着?哪来的自信啊。

        锦绣黯然道:“二爷已经知道了才来问我的,怎么能不承认?”当时程向腾进来,第一句话和武梁的一样“你给你们二奶奶的药加了多少量?”然后让她“自己交待”,她敢不承认吗?那不得罪加一等。

        武梁一听就明白了,程向腾他肯定是诈的。他可能问了太医,知道唐氏就算三药齐用,把人弄得枯槁一般可能也需要些时日。于是他便来诈锦绣。偏这姑娘经不住吓,自己就交了实底儿。

        “就算二爷想护你也护不住吧?你的身契不是在唐家吗?”

        “我不知道。我没见过我的身契。当初,说是我们陪嫁的几个丫头的身契都在唐家。云容,就是云姨娘,就是唐家处置的,应该就在唐家。”

        “那吴新有家的的身契也在唐家了?”吴新有家的就是品绣,府里的管事儿媳妇儿,唐氏如今唯一能保身的陪家丫头了。

        “应该是。”

        “那我的身契在哪儿呢?”武梁象是随意的问道。

        “姨娘们的身契,二奶奶都特别收着,放在一个有锁的接枝牡丹红漆匣子里。有秦姨娘的,还有五姨娘你的,还有苏姨娘和燕姨娘的立妾文书俱在一起。”

        “如今呢?是二爷收着了还是老夫人收着了。”

        “是老夫人。二奶奶去后,老夫人说怕唐家来人随意处置程家的下人,当时就派了人过来把二奶奶手里所有人的身契都收走了。”

        妈蛋蛋的,果然是这样。武梁不死心的追问道:“你真看到我的身契被老夫人拿走了?”

        锦绣肯定地点头,“匣子上着锁,钥匙还是我找出来交上去的呢。”说着还安慰武梁,“五姨娘放心,你的身契肯定没被唐家拿走。”

        武梁心下正暗自失望,听了锦绣的话不由诧异地看她一眼。这丫头果然是落地就是丫头啊,思想纯良得很嘛。她也不再多说,只打起精神对锦绣道:“就算你身契被唐家捏着,你也得敢闹一闹挣一挣才行。现在什么时候了,还怕东怕西的有什么用?你怕就能不被处置就能不死么?”

        “那我应该怎么做?”锦绣见武梁果然是有说道的,也精神起来,忙忙地问道。

        “当然是喊冤哪。唐家要处置你,可他们凭什么处置你?二奶奶这件事儿,说到底和你什么相干?”武梁道,“你不据理力争,谁也救不了你。”

        锦绣不明白的眨着眼,刚才明明说过了呀,是她给二奶奶的药加了量了呀,怎么还说不相干?难道是因为她加了三倍而已不算不多?

        “二爷并没有将你给药加量的事告诉唐家,可见二爷也是有心护你的。”武梁道,“可就算这样,唐夫人还是说你为奴不忠,不肯放过。”

        她猜程向腾不会说。就算锦绣是唐家的丫头,但到底长期生活在程家,程家不能明察主子身边丫头的险恶用心,就是错处。再说唐氏若是被药死的,到底于程家名声也不利。程向腾肯定不会多此一举。

        锦绣听了,眼睛就闪出希望的光。

        “但是,你想想看:太医是正规的太医院人物,是唐家熟识的认可的。太医给的方子是长年累月的吃用的,唐家都是知道的。这张方子,怪不到你头上吧?而那走方郎中的方子,却是唐夫人亲自给了二奶奶的,更不关你的事吧?还有那师太,出事儿了去云游四方找不着人了。但她的人,也是唐家认识并介绍给了二奶奶的。所以她才能出入程府,得了二奶奶的眼。这又有你什么事?”

        “说起来,这三张方子都跟唐夫人有莫大关系,都是因了她才到二奶奶手上的。可以说她的女儿,是死在她自己的手上。她凭什么来处置你?你就算最后难逃一死,也该把理由说清楚,不必背逆奴的名声而去吧?”

        锦绣凝着眉头,听得十分认真。

        “并且,这三个方子中,至少有两个方子,是以前徐妈妈在的时候就一直吃的。是徐妈妈隐而不报,又跟你有什么相干?她是正宗心腹,你只是陪嫁丫头,你之后也只是循前例办事而已。”

        把责任往前任负责人身上推啊,也是很常用的一招嘛,何况还是事实。这姑娘还是忒老实。

        “所以,你看,你的过错在哪里?你只是遵主子命行事,这算过错吗?”武梁循循善诱,“你不但要和唐夫人理论,要指责唐夫人才是罪魁祸首,更要当众说,让外人都听到都知道,才可能救你一命。”

        前面锦绣都听得懂,被武梁这么一说,她的责任就被推了个干净,难免心头生出一丝轻松来。只是武梁说到这里,她听着要和唐夫人对上,难免又有些疑疑惑惑的起来,忙问道,“怎么救命?得罪了唐夫人,不是会死得更快些吗?”

        “置之死地而后生懂不懂?最近唐夫人气势极盛,压着程家耍威风。程家老夫人和二爷受了多少气,却都隐忍不发的,为什么?不是因为怕了她,是因为唐家闺女死在了程家,程家先就理亏了几分去。可若你闹出来,大家都知道唐夫人对唐氏的死难辞其咎,唐家就逃不过这天下悠悠之口,程家就可能反过去向唐家要媳妇!”

        “到时候,你就是关键的证人,程家不护着你也得护着你了,何况二爷本就有心护你。

        而唐家,哪怕捏着你的身契呢,为了表示不心虚,他们也不好无缘无故的就把你处置了。而你在程家已经做了通房,唐家怎么好还把你要回去?于理也不通的。以后,你呆在程家这后宅里,唐家就算气恨,对你也手长莫及了。唯有如此,你才可能得一条活路。”

        噢,说这么长,累死了。

        锦绣听明白了,她是贴身丫头,唐氏的那些事儿最清楚不地,所以只管把所有屎盆子都往唐夫人身上扣呗。看着是死路,却能走出条活路来了。

        锦绣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武梁,真是佩服啊,不但敢想,还敢干,连跟唐夫人直面对仗这样的事儿,都是说来就来啊。难怪这个没了那个没了,偏她仍安然地做着姨娘。

        武梁见锦绣只看着她不说话,便问道:“怎么?你现在不过要头一颗罢了,这伸头一刀缩头一刀的,你还怕什么?”

        怕就等死吧。

        锦绣直摇头,“我不怕不怕了,我去说去,我去闹去!……”

        武梁点点头,再压一根稻草,“刚才我来时,听到唐夫人跟二爷在闹,说明日要有丫头殉葬……”

        ···

        第二天一早,有人辩认出灵棚门口香灰上的印子,说那象是猫爪的梅花印。武梁不大懂这个,但似乎不太好的样子,程夫人当场就发了一回脾气,把回话的人骂了一顿。

        这边灵棚再次大门大开,大家进去象征性的上最后一柱香呜呜两声便罢,然后把昨日摆的各色祭品了,天梯了,能烧的都烧了去,然后大家撤出门外,这就准备拆棚了。

        就听到灵棚外忽然一声哭嚎。原来是徐妈妈驾到。

        徐妈妈腿脚还不好使,腰却能靠着了,坐在一架抬椅上,被她的两个儿子抬着,在灵棚外一阵的哭嚎。

        声响,调悲,情切。哭灵真人秀,嚎丧倾情版正式上演。

        那当真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儿的,一边直把胸脯拍得冬冬响的给自己顺气。

        ——当年二奶奶吸过的奶,如今已经下垂成了俩布袋呀,捶着都毫不硌手了。可惜如此大功,如今人没了,她就再没了一丝指望了呀。武梁想,她是该一哭的,她的人生辉煌,大约只能止于这张抬椅了。

        不过看来不只她去找了污点证人,人家唐夫人显然也找来了污点证人啊。

        正想着,就见徐妈妈哭啊哭的,忽然就转向了武梁,“二奶奶都是被这妖精给气的呀,才会孤注一掷动那虎狼之药呀,夫人呀,你要给二奶奶报仇呀。”

        ……由此,正式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灭妖精运动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