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43章 .搅水

第43章 .搅水

        告发还是善后?邓隐宸算是两样都做了。

        首先是善后。

        邓隐宸亲自去石丛中看了卧倒在那里的唐端慎。

        本来以为人得抬着回去了,还准备做回救命恩人呢,结果一看,唐二猪头脸朝下躺倒在地,身子一起一伏的正可劲呼哧呢,看那样子,还挺强劲有力的嘛。

        看来刚才人晕厥过去是真的,不过估记最多是蒙得久了,而不是揍得狠了。现在已经好转了不少,很快就要缓过劲儿来了。

        而那身上的伤,不过拳脚相加的浅伤,皮肉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倒不少,却根本没有伤筋动骨嘛。

        啧啧,这混混打架的水平,专用来惹祸的?

        那个胆大的丫头还在那儿悠着呢,一会儿这货醒了万一不怕丢人的叫嚷喧闹起来怎么办,跑得了她么?

        邓隐宸抬头瞧了瞧山寺高处,好像能看到那个娇俏的身影似的,虽然只能看到一小片树林。

        打了人还不跑不躲,被掳了也不惊不叫,站在高高的树上也不害怕,胆子大得出奇。

        还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正哈哈大笑的他惊喜道:“同谋先生,谢谢你站在这里给我放哨……”

        ……这个女人。

        然后就好像他俩真是一队似的又对他道:“同谋先生真是太好人了,还把你的人借给我揍人……”

        三下两下就想把他拉下水,摆明了如果事发,要把他供出来,把村民们摘出去。

        ……那个女人。

        不过,谁让那让人无语的,自鸣得意的劲儿他喜欢呢。所以就帮她一把,免得她才得意小小一会儿,就被人揪出来示众那么难看了吧。

        所以,唉,对不住了唐兄。这位还是三番两次地找他,把他约出来游玩的世交兄弟呢……

        邓隐宸摇摇头,算了,揍人不避亲。拦路调戏女子的屑小之辈么,人人得而捶之。

        于是又是一顿海扁。

        ——专业的打法就是不一样,地上人伤面儿不见增,人却吐血两升。噢,不对,只增加了一处新伤:被一拳打断了鼻梁。

        ……后来,唐二伤重在床两三个月才下地。

        这片石林原也算是一处鸡肋风景,只是太过于天然,没啥花草奇观的点缀,常来莱茵寺的人都知道此处无甚可观,便不大来。

        邓隐宸想了想,便让人悄悄把此处围上了绳子,挂上牌子“石体滑塌,游客止步”,这才悄悄闪人了。

        唐家妹子唐玉盈没有了哥哥在旁边,和一帮人聊得越发欢快起来。见自家哥哥许久不见人影,还以为哥哥先行回府了呢。心里美滋滋的直夸:果然是亲哥,就是体贴。

        他这一先走,等下回府时自然还会有旁家公子会送送她,这又显身价又能看出谁意诚……

        结果直到回府时候,问过等在山门外的小厮随从才知道,二哥根本没先回府,就在山上没见出来。

        一个大活人竟然失了踪?

        于是乱哄哄的找到天黑,才发现了只有一口气儿的唐端慎。

        那时候,武梁他们已经玩了个畅快,早已同一伙子村民开开心心地回燕家庄了。

        她和邓隐宸两人,也就在树上站了片刻,虽是僻静处也不敢多待啊。姓邓的除了哈哈哈一笑,除了打量她,除了说等着,旁的啥都没多说。

        只是她很不明白,他最后说的“等着”,等着什么呢?

        他们一伙人逛了很久才走的,这么久没有东窗事发,所以这人肯定没有告密。而善后似乎也用不着他,那唐二连她的脸都没看到就被打晕菜了,又怎么往她身上糊呢。

        其实她敢在这儿行凶,还真不怕唐二闹起来。

        春会么,京城贵眷出动,派系林立,交好或交恶或表面交好私下交恶,关系复杂,再不是谁家能一言堂。

        唐二头脸儿被打成那样了,要不怕丢人嚷嚷起来,那她就表明她是程向腾独子生母的身份。

        她一个弱女子,尽可以装委屈可怜哭诉反咬,说自己不容于人,不过远远在乡下求生存,偶尔出门来拜个佛也遇到煞神……甚至今天出门也可以说成是因为之前遇到的衰人多被撺掇……或者干脆是被人半拉半迫挟裹着来的……

        反正这么多人,她也不怕闹起来。

        人们是会信她个小女子行凶多些,还是信唐家污赖人多些?

        只怕到时候会有关于唐家人插手程家事了,自导自演苦肉计了……各种说法都会有。

        她还让芦花他们到处跑,传播着看到几个满脸横肉大汉把一个什么衣着的公子拖去了后山的谣言……到时候看到唐二那德性,或许就会有好事儿者把听到的事儿说成亲眼所见……于是,你得罪了别人和咱何干。

        唐家会当众收拾她么?他们若肯不要脸面,她早就重新投胎了,还能活到现在。只怕为了避嫌,连碰她都不会碰了。

        舆论对这些想立牌坊的高门来说很好用,若闹得够大宣扬得够开,以后但凡她一出事儿就让人不由联想到唐家身上去,让唐家以后想沾手谋算她就十分顾忌就更好了。

        再说她也已经交待好了人,见事儿不对就往程家报信儿去。倒不是她完全依仗着程向腾对她的那份心,就算对她再不用心,就算再护着唐氏,自己孩儿他生母被当众捉了,他也不至于缩头不出吧?怕老婆怕到这种地步,他也丢不起那个人吧。

        今儿他们来的人多,进了山门的多是妇女,汉子们多留在山门外,背着花生了瓜子了地瓜了做着各府等侯在那里的小厮随从生意呢。人多力量大,这也是她有底气的原因。

        只是她没想到人家被揍那么狠,要不然她一定担心被人追杀。

        ——那时候,武梁心里松快,觉得既然唐家没动静任她回来了,那唐二的打就白挨了。

        却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人把臂挟上树时,袖中的帕子被人撸了去。

        其实早在年前,那什么“订亲表哥”到燕家庄认亲,然后被打一顿送到程向腾手上后,程向腾就恼了。

        程家宴上当众挑唆邓五就罢了,邓家也不是好惹的,估记他也没落着好。现在他把人送走了,还追到庄子上去生事?

        他不想惹自己老婆孕期郁卒是真,不等于就得一直忍让着舅兄们向他内宅事伸手。

        那天约了唐端慎喝酒,包厢里把那个被打残了弄哑了的家伙扔给了唐二,告诉他道:“营里兄弟联合五城兵马司抓贼,捉到了这厮。也没犯什么大事儿,本来打一顿交些罚银就可以提早放了的。谁知这位身无分文,倒直说和二舅兄的邵姨娘私交甚好,说是只要给邵姨娘去个信儿,邵姨娘定会拿银子来赎他的……”

        邵姨娘是唐端慎最宠爱的姨娘,也育有一子。程向腾这摆明了你惹我的人我也定会原样返还的架式,才让唐二收敛了。

        所以后来武梁在庄子上,才能再没有外人的骚扰使坏。孙二兴不算,那属于内部贱种。

        这件事儿两个人悄悄解决,谁都没有往外声张。唐二每每被嫡母妹子问起,都得找各种理由敷衍,相当心烦。

        并且他自己心里也十分不爽,觉得这位妹夫是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不是向他保证会对自家妹子好,不是向他告饶求放过那丫头,竟然是当面这般赤果果地威胁他……早晚得让他吃个大亏才好。

        所以半路偶遇,他才会一路追着武梁,也是想着让武梁丑态毕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看他程二还怎么遮掩怎么护着。正好出出自己憋的那口恶气。

        没想到自己吃了大亏。

        唐家公子出了这样的事儿,怎么会善罢干休,自然是要找出凶手来严惩的。

        于是邓隐宸又出来告发了。——他早交待好了人做见证,利利索索就把武梁给供了出来。

        那人证以个普通游客的身份,将“偶遇”行凶事件的经过细细描述了一遍。虽然没说武梁的名字出处,但人家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样样件件,添油加醋,都引到了武梁身上。

        那说辞,明确而详尽,甚至不用等唐二醒来后对证,就能让人推断出是武梁同志下的手没错的。

        并且,人家还提供了那女子慌乱间所遗落下的证物:女子手帕一枚。

        现在有人证有物证,事情就上升到了另一个高度,再不是普通的“岳家人污赖姑爷的女人以除之”这样的桥段了,而是凶犯伤人,必须得惩治这样的社会问题。

        人家唐端慎真真是被打得只剩下一口气儿了,差点人都没救过来呢。不管最初的争端是什么,把人伤成这样,就是恶意行凶。

        事实已经摆得很清楚了,于是邓隐宸他们这些同游的故交好友又开始各种推波助澜挑拨离间加激将:堂堂定国公唐家啊,被个姑爷身边的小通房欺到头上去了呀,难道要自己动手,不能堂堂正正去要求程二处置人吗?

        ……太能了。

        于是唐家找上程向腾不依:欺人太甚啊,拿人来偿命啊。

        邓隐宸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他心里很明白,武梁虽然是个从府里遣贬到庄子上去的丫头,但程向腾能亲自送过去的,说明他对那丫头是宠的。那丫头在庄子上过得那么欢实,该出手时就出手,说明她心里是有依仗的。而唐端慎这么偶遇一下就上去找茬,显然是为自家妹子出头的。

        得程向腾宠的丫头,他想讨来,他就得把事儿闹大,大到程向腾想护也护不住时,就是他的机会了。

        到时候唐家抓住这丫头的小命不肯松手,然后他再出面讨要,基本也就事成了。一来程向腾应该舍不得让她送命,二来以程家和邓家向来面和心不和的关系,程向腾也该会愿意把这个烫手山芋让给他,让他去得罪唐家。

        他没不答应的道理。

        邓隐宸搅和完了水,见事儿都向着预定的方向走了,想想还是不放心,又叫了腾飞交待,“安排人手盯着唐家的动静,别让人悄悄去动了手。”

        万一那唐家不走正道去找程家交涉,还是自己使暗招出手直接找那丫头麻烦呢?大意不得。

        想想仍然不放心,又叫住腾飞交待,“干脆派人去乡下,看住那丫头。”京城里虽然盯人容易,乡上有个陌生人容易暴露,但万一这边没盯住漏了人去呢,还是那丫头身边有人才放心。

        腾飞道:“属下知道,两边盯着,两边不误,定护五儿姑娘周全。”他多久没听到主子那么长声朗笑了呀,竟站在树枝上就哈哈哈起来,惊飞多少飞鸟知道么。

        能让少爷这样开怀的人,能不护着吗。

        邓隐宸点头。他让那丫头等着呢,等着他很快就会要了她来。

        事儿都安排妥当了,唐家也找程家闹上了。邓隐宸这才找了程向腾,喝茶聊天讨人。

        茶过两碗,扯点儿前篇儿,“年前回京,想着走小路顺便赏赏风景,一路就走过了燕家庄。雪太大,找地儿歇脚,谁知正歇在程兄弟家的庄院里,”端茶,“叨扰了,以茶代酒,谢谢程兄弟。”

        “邓统领真是客气了,在下只恐下人们招待不周啊。”喝茶。

        邓隐宸,邓伯爷府三公子,禁卫军大统领,手下禁军五万。

        邓伯府前些年本已相当萧条,慢慢在京城大家中已不入流,直到出了这位邓大统领。邓三公子十多岁时,秋狩场上以一箭三鹿扬名,做了皇上随身侍卫。然后官运享通,一路做到禁卫军统领。

        一年前西南边境波国犯边,邓隐宸被皇帝派去西南靖边,做了西南军薛长启大将军的副将,领左路军连连破敌,军功傍身。后来平定波国之乱后,邓隐宸年前被圣上召回,再任禁卫军统领一职。

        只是这样的人,既是权臣也是近臣,如今在整个大汤国,说句话那都是相当有份量的,但和他程向腾也无甚交情,这特意请出来喝茶,却不知何事。

        程向腾客气着,等着对方开口。

        邓隐宸便直言道:“说来惭愧,那日落脚你庄上,有个叫五儿的丫头伺侯,冒冒失失进门,倒把邓某给看光了……”

        程向腾闻言一惊,腰身下意识就坐直了。

        邓隐宸就哼笑一声,解释了一下当时情形,“邓某连日赶路,便让随从也歇了,自己好好泡着澡也发困。结果那丫头说,以为雪大天冷,不会有人在冷屋子里洗浴,叫两声没人应就进去了。”

        饮了口茶,见程向腾绷着脸面色冷硬,便又继续扇风,“邓某向来有些怪癖,最不喜无关的人乱闯,当时恼怒之下,差点戳瞎她的眼睛。”

        他顿了一下,等着程向腾问了一句“后来呢”,才又继续道:“谁知那丫头竟不惧,还振振有词说什么‘看都看了,又不是故意的,又不会掉块肉,要不然我给你看回去?’……然后她自己脱光了衣裳。”

        无视程向腾勃然变色的脸,回味似的轻笑着,“她倒也有脱光的本钱……”

        然后停住不说。

        程向腾扬起茶碗,喝酒似的猛把整碗茶灌进去,却没有再问一句后来呢。

        显然,已经快点爆了。

        邓隐宸便也不再多逗,直接说了重点:“邓某便饶过了她,还答应向你讨了她去,叫她等着……今儿个向程兄弟开这个口,希望程兄弟能够割爱,回头邓某定另择美人以偿程兄。”

        说完便轻啜着茶,气定神闲瞧着程向腾,等着他回复。

        这一番辞,邓隐宸是揣度过才说的。

        那丫头敢在庄子上把人叔嫂堆一堆儿,敢海扁唐端慎,然后自己就在那石丛里脱掉外衫只露中衣,然后再从从容容地把外衫反穿走人。

        那毫不拘尼的个性,若真要伤她眼睛夺她性命,脱个衣裳这样的事儿,他觉得她肯定做得出来。所以他觉得挺合情合理。

        当然程向腾若对她不甚了解,不相信他说的话也没关系。反正他就是来要人的,他明白这点儿就行了。

        不管他信与不信,既被他言之凿凿说到这种坦诚相见的程度,自然就会传成他们真的坦诚相见过这种事实。

        程向腾就算对她有宠,也应该会接受不了吧。再说他的宠爱能有多少?若真宠到了离不了的程度,又怎么会将人放到庄子上去。

        加上唐家人的不依,他邓某人的面子,他不信换不来一个丫头。

        程向腾青筋显现,一碗接一碗喝着茶。邓隐宸不急不火,两壶两壶的向小二要着茶。

        好久大家都没有说话。程向腾到底没点个头,邓隐宸也没说个“若是为难便罢了”这样放弃的话。

        程向腾讨厌邓隐宸这样的不动声色,这种人办差无数,便是面对灭门惨案诛族掘坟之事,也是这样一副死相。

        他连灌数碗茶,终将心头的火压下,这才放下茶碗,朝着邓隐宸一抱拳,道:“邓统领,我知道那丫头得罪过邓五小兄弟,只是当日事出有因,也已然和邓伯爷说开了,也望统领不要介怀,我这里替那丫头给你赔个不是。”

        意思是邓隐宸这番话他全不信,觉得这都是邓隐宸的谋算,不过想要了那丫头去开虐解气罢了。

        邓隐宸十分意外,他回府后,五弟邓紫宸已经被老伯爷丢到军营里去了,他还并无见到。家人只说他无个正事,镇日在城里胡混,丢去磨炼一番。

        没想到和那丫头还有一番牵扯。

        他也一抱拳道:“邓某回京后并不曾听说此事,想必不是什么大事。却和我此番讨她的诚意并无相干。”

        程向腾听了,心里不由又是一阵火起。管你相干不相干,他不情愿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确了吧,这位就不知道罢手?非得他说出明确拒绝的话出来伤脸?

        这是仗着手中有权想抢人咋的。

        “那丫头能入统领的眼是她的福气。只是邓统领或许不知,那丫头不只是丫头,而是在下的女人,正要接回府里来抬作姨娘,却是不好送了人去。若有旁的看上眼的丫头,在下一定送与统领消闲解闷,还望统领海涵。”

        邓隐宸没想到程向腾竟然真不肯放人,他干脆道:“所以才说,希望程兄弟割爱。”

        说着又提醒他,“前日春会,唐二兄弟被伤,人证物证均指向那丫头。想来不论最后真相如何,唐家及府里程二奶奶大约都不能够释怀。邓某念起与她有缘,有心护得她顺遂平安,还请程兄弟摒弃那小小不舍……”

        程向腾听了更怒,我的女人,我护不了她平安,要你个外人操心?唐家跑来不依,你姓邓的便趁火打劫来了这是?

        他冷声道:“那邓统领可知,这丫头乃我程某独子的生母?不过放在乡下养病罢了,谁敢动她分毫。”若明知道还敢来讨人,那未免欺人太甚!

        邓隐宸正伸出去端茶碗的手就顿在了半空。

        他是真的不知道,竟然是这样的,她竟然是有子的丫头。

        怪他疏忽,没留意打探人家的内宅事,太相当然了。那丫头看起来年纪小小,谁会想到她生过孩子?

        这瓢冷水泼得邓隐宸愣了半晌,然后他就怒了。

        “程二,你将你儿子的生母扔在乡下庄上任人欺负?”当初他娘怀着七个月身孕被送往乡下,也是说安抬养息,结果马车翻车,他娘死于当场,是当地接生婆把他从他娘肚里生生剪出来的。

        所以他对那什么送到乡下静养之事,深恶痛绝,听到就忍不住火起。

        程向腾本来就正准备接武梁回来呢,但他何必跟邓隐宸这个外人说。他看邓隐宸的反应,似是真不知她是他孩儿的娘,那就行了。

        当下便只淡淡道:“家事。”

        话说到这里,讨人是再不可能的了。

        邓隐宸忽然就明白,当初那丫头让他向程向腾讨人是什么意思了。她想借他的口在程二面前提起她来,好让程二别忘记她,好让程二及时接她回来。

        就那么离不了他?

        邓隐宸恼怒而去,嘴里含着两个字没有吐出来:混蛋。

        他们是混蛋,都是混蛋。

        这位把生了孩儿的女人乱扔在外的程二是混蛋,那位没心没肺利用他,让他来讨人的女人也是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