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28章 .生子秘方

第28章 .生子秘方

        “生子秘方?”锦绣一愣,揣测着这事儿的可能性。

        看这丫头,不象有心计的样子,可这种秘密武器不是都得悄悄掌握偷偷使用吗?会被个大嘴巴丫头知道了?还这么四处咧咧开去,一个小银镯子就漏了风?

        “真有这东西?”她盯着芦花问道。

        芦花笃定地点头:“嗯。我们姑娘说,她身体调养好了,又有秘方,只要二爷肯来,一串儿九。……”说着想发誓的样子,“真的,我没说谎,就不知道啥是一串儿九。”

        锦绣却是知道的,从小陪着唐氏长大,耳濡目染,那也是有水平的,只怕说的是一蹴而就吧。

        想想妩娘是只服侍了二爷一次就怀上了的,难道还真有这东西不成?

        “那你这么随便说出来,不怕你们姑娘打你?”锦绣问道。

        小芦花并不害怕,还拍了拍怀里揣着的银镯子,抿嘴儿笑道:“财不露白嘛,我懂的。”意思你看,镯子我都揣得好好的不让人瞧见。

        然后又道:“我们姑娘本来也是只想留着自己用的。不过姑娘原以为生了小少爷就好了,没想到现在还过得这么艰难。二爷也不来看她,二奶奶也不待见她,还惹了徐妈妈,说好的抬姨娘也没有信儿了,往后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所以姑娘就想着把秘方拿出来献给二爷,到时二爷高兴了,就会对姑娘好起来,那姑娘就又能怀上个小少爷了。所以姐姐不用担心,我们姑娘不怕我们传出去,就是想要传给二爷听到的。”

        锦绣听着她这话前言不搭后语的,不由冷笑。刚才还四处瞧着没人才悄声给自己说的消息,如今就成了正要四处乱传,最好传给二爷知道的了?

        这么个小丫头子,竟都想诱自己上当?

        “那你为什么会告诉我?”锦绣压着恼怒,不动声色问道。

        直接去告诉二爷不就好了。

        芦花又忽闪着大眼睛笑起来,献好道:“我们姑娘说了,二爷对谁好,谁就吃的好穿的好能过上好日子。我看姐姐也不希罕我的点心,还穿这么好,肯定是二爷对你好的人。

        姐姐又这么大方,还给我镯子呢,所以我谁都没告诉噢,只告诉姐姐你了。姐姐去转告二爷吧,我们姑娘可说了,这对二爷来说可是个大好的消息,谁给二爷报的信儿,谁肯定能得赏呢。”

        一副我把好处给你了,你不用太感激的表情。

        然后却一脸遗憾的嘀咕道:“可惜我见不着二爷的面,唉。”话说她还真不知道那二爷是个什么物种呢。

        锦绣神色稍松,这听着倒有些像了,这丫头得了消息到处乱跑想传出去,却不知道该传给谁,见自己在这里,衣着气派都不错,便过来试探,得了自己的好处就还以好处。是这样没错吧?

        就听芦花又紧着催她道:“姐姐快些去告诉二爷吧,说得晚了,没准二爷就已经知道了,赏肯定也被别人领走了。”

        锦绣觉着这丫头不象说谎,却到底又让人不放心。不过生子秘方什么的实在让人心动,若她遇上了却不抓着机会,只怕死了也是后悔死的。

        想着就从身上又换出一些碎银子来塞给芦花,吓唬道:“你若说实话,还有赏给你。你若骗人,我就叫人重重打你的板子,然后把你远远卖了去。”

        芦花听了脖子一扬,道:“我才没骗人,不信你去问我们姑娘。”

        锦绣正有此意。这么大的事儿,和她个小丫头子也扯掰不清。她得赶快去找正主证实一下真伪再说。

        若这东西是真的,那就千万不能落到了别人手里去。她得哄哄吓吓,让她把东西拿出来自己用上。养息好了身子,自己也生一个,以后也就有指望了。

        若这东西是假的,那她就是惑众生事,二奶奶知道了定不会饶她。

        自己唬吓一番,然后再宽解一番,再应承她自己会帮着向二奶奶求情告饶,示她个人情。以后那妩娘记着自己的好,想着二奶奶面前得依仗自己,没准以后有个什么事儿,她就成了自己的臂肩。

        总之就算最后什么都没捞着,也是个和那妩娘好好说话的机会,反正她正寻思着怎么接近洛音苑去观摩学习呢,有这个由头总好过无事无非的去献殷勤。

        到时候二爷再提起来,自己可以说:和她很熟,时常照拂提点……

        锦绣想着便道:“我正要去找你们姑娘,若这事儿没谱,可是连你们姑娘一并打罚的。”

        芦花听了仍一副不怕的样子,嘀咕着:“本来就是真的。”

        锦绣见了,心里又把那方子是真的的可能性,多增加了两成。

        她催着芦花儿快走,一路就急忙往洛音苑去了。

        走着又想到洛音苑里还杵着那朱妈妈和杨妈妈来,那两位可是二奶奶支派过去的,只怕洛音苑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都会报告给徐妈妈的。

        自己过去洛音苑,传到二奶奶耳朵里了,总得有个说法吧。于是就教着芦花等下见了她们姑娘要怎么怎么说话。

        芦花眨着大眼睛不解:“为什么要说谎,姐姐不是说骗人要打板子发卖的吗?”

        锦绣忙又吓了一回,说朱妈妈杨妈妈是坏人,和你们姑娘不一心的,被她们听了去,连她们姑娘都要挨打呢,小丫头这才不言语了。

        ···

        洛音苑里,武梁一看来人,心下暗道:嗬,来的可够快的啊。若也以上门的速度爬床,现如今还何用在那儿玩伏击呀。

        她这里引着锦绣过来,自然是想得力帮手的。

        致庄院里众人畏唐氏之威,别人还真不好拉笼,也就这锦绣和徐妈妈常跟在唐氏身边,便是被骂也没有那么强的畏惧心理。尤其象锦绣,那很强的逆反心理不利用多白瞎。

        用锦绣,战徐妈妈,瓦解唐氏心腹集团。等唐氏失了得力爪牙,想办什么阴损的事儿也不便利吧?

        反正就是斗嘛,有时将来兵挡,有时也得主动出击嘛。大家慢慢磨,磨来磨去,小程熙也就一天天大了。

        徐妈妈,得势久了,早不记得自己的奴才身份和行事分寸了,嚣张跋扈不把别人的命让回事,让人不能忍啊。

        ——给她用药也好打罚也好,她反正也没死,几个婆子到底也没敢在她身上留下明伤。而桐花如今那嘴角,还留着一处小疤凹呢,就是徐妈妈打人时用那戒指子硬生生勾划掉一小块肉造成的。

        掌人嘴巴用手背么?她明显就是故意的。桐花又碍着她什么了?

        连个无害的小丫头都要下这样的狠手,比给她用药还让人不能忍哪。

        如今洛音苑解禁了,那老婆子还试图让朱妈妈杨妈妈作贱她拿捏她。

        她是不是说过,她会回敬这个老杂毛来着?

        徐妈妈,一家子都在唐府里,只她一人跟唐氏进了程家。从小奶大唐氏,府里横行至今。她的罩门在哪儿呢?

        武梁还真没找到。

        不过没关系,岁月那把杀猪刀早把这货杀得差不多了。人老了,总是事儿多些,非为老不尊和年轻人斗,身体先要挺住了。

        何况,这不还有锦绣呢吗。

        ···

        小芦花儿一见武梁,就一副低头认错的样,羞愧地对武梁道:“姑娘,我错了,我不小心冲撞了这位姐姐……”

        锦绣绷着个脸,呱唧呱唧一通指责:“别的丫头都领着差使,只你住闲在这里,却连个丫头都管束不住,今儿是冲撞了我,若明儿冲撞了别人呢?冲撞了二爷二奶奶呢?”

        武梁原是致庄院里的一名粗使丫头,按理这出了月子是该继续回致庄院当差听使唤的。奈何如今这情形,唐氏看她一眼估记都难受,更不愿她在致庄院出没了,人家还要养小儿呢,让她得了空就晃到熙少爷身边去了还搞什么搞。

        所以如今她是既没抬姨娘也没有指派差使给她,于是她就这般编外了。

        这样也好,有院子住着,丫头的月例银子领着,吃空饷啊。

        不管怎么说,如今她的身份还是丫头,锦绣训骂她完全训骂得着。

        武梁早看到芦花低头认错完那满眼调皮的笑,知道事成。便上前去携了锦绣的衣袖陪笑道:“芦花儿还小,进府时间又短得很,还在慢慢教。冲撞了姑娘,我替她陪个不是,姑娘就饶了她这遭吧……”边说着边把人拉进了屋里。

        院里朱妈妈杨妈妈看着锦绣耍威风,好不羡慕。同样是通房丫头,洛音苑这个还是生过娃的,还不是因为一点儿小事儿被人致庄院的训得低头赔罪么?

        曾经,虽然她们也是粗使,但说出去自己是致庄院的,那腰杆子也是硬的,和府里其他粗使婆子比,那话也是好使的,也是惹人眼热的。

        可是如今,她们却要窝在这个窝囊的地方啊,真是窝火啊。

        锦绣被武梁拉进屋吃茶,三言两语间就说到了方子上。

        武梁装糊涂:“没有的事儿,哪有那么神奇的东西。”

        锦绣沉了脸。武梁要一口应承说有,她还不会信。可她这般完全否认,她又觉得隐情大了,越发逼问起来,还要揪了芦花去见二奶奶去。

        武梁没法,只得给她讲故事,“从前我在外面的时候,我们有个管带娘子,就是专门给那里的姑娘们做绝育的。到后来她又反着用药方,还拿那些女子们做试验,便慢慢总结出了经验,得了这调养身子的秘方来。

        我被卖进那地方之后,从小就跟着她,认了干娘,她便对我好,在我被卖进府时,她便悄悄给了我方子,想叫我以后有个依靠,在府里立住了脚还可以拉扶她一把。”

        武梁看着锦绣的神色,说着活话儿:“但我也不确定这方子是不是灵验,当初那干娘也只说,如果奏了效,就是我的造化了。想来肯定也有不奏效的。”

        锦绣听着就觉得十分合情合理,心里信了*分,连武梁后面的话,都当是以防万一的推卸责任之辞了。

        如今行医的大夫都是男的,行妇科十分不便,所以妇科上难有成效。那欢场女子们的管带娘子,多的是人实验,可不就能成事儿么,那方子,只怕比挂牌郎中,甚至太医的方子都靠谱些。

        锦绣就忙问这有秘方的事儿到底传出去没有。

        武梁叫了桐花和芦花进来问。桐花说姑娘今儿才提起的,她这还没出院儿呢,一个人也没说了去。芦花表示自己无头苍蝇般正乱蹿呢,看到锦绣气派不凡就告诉了她。

        锦绣听了就心里安了几分,没有传出去就好啊。要不然那一堆的女人生一堆的孩子出来,那就算她也生了,又有什么稀罕的了。

        再说方子真拿出来,只怕也轮不到她们这些人生,二奶奶为怀上身子,脸都快绿了,到时候嫡子一出,她们这些人别说生孩子,活着都碍眼呢。

        总之谁用都不好,最好留着她一个人用了。

        忙劝着武梁别把有方子的事儿告诉别人知道。

        武梁道:“我现在别无他法啊,便想着把东西献给二爷能讨个好,哪怕奶奶和姨娘们有一人因此怀上了呢,二爷也能因此惦念我两分。”

        锦绣急起来,“你傻呀,既有这东西,留着自己用就是了,做什么要交出去?主子拿了你的方子,别以为就会待你好了。到时候人人都能生,你这个人就彻底没用了,干嘛还留着你呢?没准到时候二奶奶一生一堆,连熙少爷也看着碍眼起来,熙少爷只怕都日子艰难呢,人能不能长大都不好说。你这当娘的,竟是要拿个秘子去害他不成。”

        武梁闻言也急慌起来,“不会吧,二奶奶竟然敢动小少爷的心思?”

        锦绣冷笑,“怎么不会?这种事儿高门里可见得多了。象你,生了孩子,又犯了什么错,还不是想把你除了。再待有了亲生的,谁还要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

        “……那我不把方子给二奶奶……”

        “二奶奶要知道你有方子,还由得你给不给的,她不会逼你要不会来抢么,不会自行翻找么?”

        武梁惊慌失措,然后感激状:“……多亏姑娘提点,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锦绣见吓住她了,便开始哄起来。

        说自己能说动二奶奶给她抬姨娘,只需等老夫人寿宴过去。

        武梁:……

        这丫头真当她就百事儿不知么?这就想不费吐灰之力白得方子不成?

        锦绣见武梁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便又开始许诺:她若得了方子生了孩子,二奶奶肯定是会把她的孩子养在身边的,毕竟她们才亲近嘛。

        于是她包票到时能说动二奶奶让武梁自己养回熙少爷来……

        武梁:……

        她给人家画个饼,人家给她开空头支票!好嘛,大家就慢慢忽悠吧。

        “你能作二奶奶的主?”武梁索性摆出一脸不信来,让她说话多少靠点谱,“那你能不能现在让二奶奶把熙少爷给我养着?再过些年,等熙少爷和那院亲近起来,我养也养不家了吧?没准还会怨我把他从正院领到这小偏院过大不如前的日子呢。”

        锦绣再想哄人,这要求也不敢应了,只说要等她生下孩子才能说动二奶奶。

        可惜武梁一副疑心已起的样子,对于方子更是一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防备劲头,任她怎么哄劝都不肯松口。

        锦绣知道自己表现得过于急切了,并且空手套白狼想把人家那么不得了的方子得了,也确实没有说服力。

        于是便表示自己这些年得的赏赐都留着呢,积攒得也有一些了……有让武梁开个价的意思。

        武梁表示听不懂。

        锦绣拉出程向腾来,说二爷都让她们好好相处来着,咱们姐妹可得互相扶携呀。好象真是亲姐妹似的。

        武梁回她一声“噢。”

        锦绣最后开始打感情牌拉关系,从自身的夹缝生活说起。说自己也是表面上光堂,内心里悲催,不能嫁人又无名无份,到了只怕也是个孤单一身……反正一把辛酸,说起来都是泪呀。

        武梁:……终于说到正题了。

        她积极感慨:“我日日羡慕着姐姐,能常陪二奶奶身边,又能常见到二爷,任谁也不敢欺负了去,再不会有烦心的事了,没想到姐姐的处境却是这般!”

        愤愤不平后转恍然大悟,“都是那个徐妈妈挡了姐姐的道啊,若没有徐妈妈,姐姐自然是二奶奶跟前第一人,哪会受这许多的委屈。”

        锦绣说那是当然,谁能和徐妈妈比呀。

        她对徐妈妈自然也是十分的怨念,她为什么会挨唐夫人打,连她妹妹都要跟着遭殃?还不都是这个徐老东西告黑状么。可怜她妹妹年纪还小着,懂个什么,竟要配给个老糟货……

        锦绣自己恨恨的,见这个话题似乎武梁感兴趣,于是越发把中间的谷子芝麻都拿出来说说。

        从此歪楼到“徐妈妈是个老贱人,咱们怎么来收拾她”上去了。

        武梁很满意,终于从各怀鬼胎变成了狼狈为奸啊,太不容易了。

        作者有话要说:知道大家都爱遛男人,不过女人也得对付着啊。

        下章放某人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