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妾无良在线阅读 - 第2章 .生.死

第2章 .生.死

        程侯府的西北角,那个叫洛音苑的小偏院里,便是生娃的现场。

        屋子正中央,临时用木板儿搭起来的产床上,一个小女人正皱眉攒劲全力以赴拼命地挤呢。

        “吸气——使劲儿!吸气——使劲儿!!吸气——使劲儿!!!”

        马婆子五十多岁,是个地道的城郊妇人,一张标准的那种黑里透红粗糙带褶农妇脸,在郊区接生界那还是大有名望的。不但是个熟练技术工,还是个资深的呢,以下手快准稳著称,人送雅号马一剪。

        能受聘于这堂堂侯府,既是机缘,也是实力。

        此时她正蹲在产妇的两腿之间,不错眼的看着那平时万不能看的地界儿,手上倒没动作,嘴巴不住声的喊着号子给孕妇鼓劲儿。

        那声音叫的铿锵有力,节奏分明,一腔一调很能激励人心。话说如果是她在生孩子,没准能生出位踢着正步而出的娃娃来吧。

        可除了马婆子一个人还热情依旧外,产房里其他人,都情绪有些低迷。

        因为千呼万唤的那位,果然是踢着正步来的。

        ——从出生伊始就告诉我们,做人还是不要太有个性。宁可站着生也不倒着那什么的,这事儿它不讨好,甚至不得了。

        产床上铺着薄薄的一层被褥,被褥上的小妇人样貌很美。此时她满脸是汗,细眉紧锁,双目茫然迷蒙的看着前方虚空,嘴里紧紧咬着一方帕子。

        因为痛疼而面容凄楚,加上身形削瘦得厉害,面色苍白得可怕,看上去气息微微,怯弱可怜得厉害。

        可是这时候,没有人会去怜香惜玉,相反她很让人着急。——马婆子依然保持着高涨的情绪叫喊不已,可她给出的反应却实在微弱。

        吴新有家的,就是品绣,是个容长脸儿的年轻媳妇儿。她原是二奶奶唐氏的贴身丫头之一,配了人生了娃了,对产房事宜略懂,被二奶奶指派来做产房负责人。

        她跟着熬了这么久,已经打了不知第几个哈欠了,见床上产妇精神儿头不够,早已有些不耐起来。

        “这样下去不成吧?”她意有所指的问。

        马婆子没领会主家代表人物的话,闻言便顺口安抚道:“别慌,这还远没到险难时候,看接下来如何吧。”

        接生婆么,自然也是助产的。若另一脚一直出不来,就得把这只脚再推进去,然后寻摸到另一只脚的位置,先在妇人腹中捋顺了,用手把两只脚一齐拉出来……

        只是外人下手去帮,这小娘子怕是有些罪受了。

        吴新有家的见马婆子这般说,心中暗恼。

        二奶奶给她交待的清清的,要小的不要大的,可却没有给这产婆做交待。只说人家一介农妇,到时候肯定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让她现场安排支使就行了。

        可谁知道这临了,一向对洛音苑不闻不问的老夫人却派了身边的金妈妈并几个婆子来帮手。于是她明明白白的话便有些交待不出口。

        外间传信儿的婆子进来,悄悄给吴新有家的回道:“二奶奶说了,生得不顺就请剪刀,叫你利落点儿处理。”

        那婆子学着二奶奶的语气说话,吴新有家的便听明白了,二奶奶是在责怪她拖沓。

        她转头,口气带着几分严厉道:“羊水破了这有一会儿了,若折腾得久了,胎儿有个万一谁担当?”

        没人敢接腔。这满屋的人,谁又担当得起?

        可羊水破了有一会儿了不假,但淋淋拉拉流出的不多。引起胎儿窒息什么的,且还早着呢。

        别说马婆子明白,被支派来帮手的婆子,自然也是懂的。只是被吴新有家的拿话噎住了罢了。

        吴新有家的见大家都没话说,便对马婆子道:“请剪刀吧。”

        屋里静了静。

        大家都知道保小的是肯定的,实在不行请剪刀也是肯定的。只是现在还没到“实在不行”的地步吧。

        并且这屋里根本就不曾备下止血的缝扎的等药材物什,就这么要剪人?

        几位妈妈眼神闪烁,朝金妈妈瞧去。

        老夫人交待她们来帮手接生,说怕年轻媳妇儿知事儿少,有该决断的地方不肯听接生婆子的,反而外行指导内行误了事儿。

        可老夫人的重点是程家子嗣安全,至于旁的,并没多说。

        连老夫人都一向注意着不掠二奶奶峰芒,她们这些下人,又哪里会去为个不相干的人去招惹二奶奶生气。

        金妈妈寻思着,微微低了头,只管去瞧小婴儿那半条细腿儿,仿若没听到吴新有家的说话似的。

        吴新有家的见荣慈堂来的几位都不说话,心里就松了口气,又有些小得意,到底这家是二奶奶当的,便是老太太身边的人,也得退避。

        只要她们不拿着老太太的名义上赶着护着,她自会把事儿办得利利落落让奶奶满意的。

        床上的产妇虽然疲累,耳朵却还好使,听到要下剪,不由吓得直打哆索,眼里两行清泪默默流下,然后便又开始下死劲儿的憋气用力。

        然后很快的,马婆子惊喜的叫道:“出来了,出来了……另一只脚出来了。”

        大伙儿一阵燥动,里里外外都凑过来看一眼情形。

        ——不是生出来了,是另一只脚出来了。

        大家被马婆子叫声激起的一点儿兴头很快又消散了。

        一撇一捺两只小腿虽然有了,可这才出来一小截儿啊,离个完整的“人”字儿还远着呢。后面不知还得用多久功夫呢,接着熬吧。

        但马婆子是着实兴奋。这种先出脚的生产中,最怕就是大开胯双脚不并,容易卡死了。如今一双腿生出来了,基本就算最大的坎已经过了。剩下肩和头的部分,相对就容易多了。

        她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鼓动:“小娘子现在莫歇劲儿,按我老婆子说的做。”

        说着又喊起了号子,“吸气……吸气……吸气——使劲儿,吸气……吸气……吸气——”

        跟着马婆子的调子,床上的产妇又开始另一轮憋气功。

        很快,看到手了,小手露了丁点儿头了。

        情况相当不错,腿脚和手都出来,这便是脚踩莲花生中的顺产了。孩子规规正正的姿势,后面的生产就无惊无险了。

        旁边的吴新有家的也激动起来。随着手指尖儿的出现,小家伙儿两腿间那一堆儿影影绰绰的东西也终于大方现身。是个男婴,是个小少爷。

        “请剪刀。”吴新有家的道,再没有半分商量的意思。

        其实生到现在,只到了肩膀处需要使把力,再无任何不妥当了。

        马婆子不由道:“现在这情形暂时不必用剪刀。就算小娘子无力,老婆子我使些巧劲儿拉拔一下也就是了。”

        说着就准备下手,吴新有家的却把托盘往她面前一推拦住了她,沉着脸说:“我们奶奶交待,小少爷在肚子里闷的时间长了怕有不妥,用蛮力拉扯也怕拉伤小少爷。程家子嗣有丁点儿闪失谁也担待不起。动手吧。”

        荣慈堂的几位都不说话了,她还会听一个村妇的么?

        马婆子看着托盘里那明晃晃的剪刀,僵在那里。

        拉拔一下容易,但把人小少爷拉坏了一丁点儿,拿什么补?马婆子能混到现在,很是个懂眉眼高低的。这种大宅院里,就算这会儿没死,只要被人掂上了,还不是早晚的事儿。

        都是命。

        她叹息一声,站起身略活动下蹲麻了的腿,顺便望了望床上。

        床上的小妇人浑身被汗浸湿,脸上汗泪交流,头发一络络贴在脸上脖子上,看起来过过水似的。

        那眉眼真是周正好看,便是那么紧皱着眉头满脸汗渍一动不动躺着,也美的一朵娇花儿似的。

        只是眉眼之间隐隐的还稚气未脱呢。那分明还是个孩子,身量还未长开的孩子。

        可能,还没有她家孙女儿枣花儿大呢。

        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又不是不得已的境地,也这么用剪刀生剪,作孽呀。

        马婆子心里不落忍,心想先帮她渡过眼巴前儿再说。留着那处完整着,调养好了身子,将爷们儿伺侯自在了,没准能得些造化保住小命甚至享上儿孙福呢。

        虽然主家赏赐丰厚,但她是产婆,她是助产的,不是谋财害命的。就当为她家枣花积福吧。

        马婆子想着,暗暗下了决心,对吴新有家的道:“下剪前要用烈酒净手洗剪刀,取酒来。”

        烈酒也是备好的,很快端了过来。马婆子把手放在酒里浸了浸,然后*地就往产妇产口那儿摸过去,嘴里一边道:“先探探小少爷位置,别伤着小少爷了。”

        酒渍入体,火辣辣激得产妇身上一阵颤栗。

        马婆子马上叫道:“好好!小娘子这是又回过劲儿在用力了……”

        说着自己口里又开始喊起号子,手下趁势暗暗使力,拉着婴儿指尖儿往外拔拉。

        肩膀出来了,好,下巴也没卡住,头出来了。

        “生出来了,生出来了!”

        大家一阵欢呼。

        马婆子心里明白,不是生出来的,是她象拔萝卜那样硬生生拔捋出来的。

        麻利的剪断脐带,扎紧。用二个手指伸进小婴孩儿嘴里掏了掏,然后一手倒提着小婴儿的脚,一手使劲拍打着小婴儿的屁股。几下之后,小婴孩儿嘴里又滴滴达达吐出一口口水,然后“哇”的一声啼哭起来。

        在小家伙那哄亮的哭声中,床上小娘子那盈满泪水的雾蒙蒙的眼睛里也徐徐绽放也一缕神采。

        那眼睛,水泽闪亮,真是比天上的星星还好看。

        只是这好看的眼睛也就张开了那么片刻,并不见瞄着什么目标,茫茫然无焦距的呆睁了会儿,连自己拼力下出来的孩子也没有看上一眼,便又无声无息的闭上了。

        但此时此刻,那脚底板儿大的小婴儿才是绝对的主角,并没有人留意到她,所以也没有人知道,这具身体里那一缕芳魂,随着那小少爷的离体,已如柳絮般飘零远去,消散无踪。

        从来生死听天命,半点不由人。

        在人生的舞台上,她也许委屈,怨念,她也许不甘,愤懑,但是她被淘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