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全书完

全书完

        全书完

        万年前,顾昀析尚未沉睡,魔域大乱,各路牛鬼蛇神齐出,动荡不安,死去的魔灵作乱,引发了大的浪潮,到最后,惊动六界,就连西天那边,都派了古佛出来镇压。

        十三重天的神灵们也纷纷前往魔域镇压。

        但那些东西,就像是除之不去,春风再生的野草,最后顾昀析出手,联合六界诸多势力,总算将其全部镇压,肃清一空,但想魔域不继续乱下去,需得有人镇压。

        那么,谁去。

        十三重天的几位成年神君,开始了一轮的抓阄。

        蒲叶连夜蹿回了西天,又被顾昀析揪了回来。

        汾坷顶着一副招财童子的面孔,和余瑶坐在一边津津有味地看戏。

        十三重天都是懒散的性子,要他们处理这些东西,当真头大,还不若出去打一架来得痛快。

        魔域将将平定下来,一盘散沙,要管的事太多了,这个担子一旦挑在肩上,绝不是一朝一夕能放下的事。

        蒲叶抓阄的时候,那一脸的视死如归,看得汾坷开心得不得了。

        最终抓出来的,是凌洵。

        蒲叶松了一口气。

        凌洵捏着那个纸团,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处理魔域琐事处理得头疼欲裂,直到琴灵同管魔域,他才知道何为解脱。

        做甩手掌柜的次数多了,他也挺不好意思。

        时不时的,也会陪着琴灵处理一些公务。

        她认真做事的时候很安静,夜里孤灯常明,她松了长发,整个屋子里都是淡淡的花香,这个时候,她跟面对下属时的模样不同,显得更温柔些。

        很奇怪,两人同处一室,通常很少说话,埋头干自己的事,这个时候,凌洵看着手里的折子,破天荒的没觉得头疼。

        两人都是慢热的性子。

        这样相处久了,也会慢慢地会开始说一些公务政事之外的其他事情,每个华灯初上的夜里,每个忙碌琐碎的时刻,两人都是在一起的。

        凌洵在十三重天里,算是最神秘的一个,他毒舌,特别爱逗余瑶,人多的时候又立刻变得沉默寡言,六界大大小小的场合基本不去,因此很多人连他的面都没见过。

        万年的时光眨眼就过,余瑶的事情一出,琴灵与凌洵都放下了手头的事,返回十三重天。

        也就是这场纷争,凌洵知道了一个人的存在。

        天族大皇子云浔。

        起初的异样,只是琴灵对此人的过多了解。

        而这种了解,放在她身上,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不知道是什么心理作祟,他开始着手调查起这位大皇子的过往,从中顺藤摸瓜,扯出了他想要知道的陈年旧事。

        天赋出众,出类拔萃,战力不俗,能得到顾昀析的随口称赞,也能吸引琴灵的目光,这位天族大皇子,优秀得不输神族。

        大战上,两人硬碰硬地对上了。

        这其实是不理智的。

        云浔肉身极强,打起架来又疯,遇强则强,而肉身并不是凌洵的强项,他更擅长暗中杀人。

        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他选择跟云浔硬碰硬。

        大战时,余瑶听了他那句喜欢琴灵,震惊得无以复加,但那句话,其实一说出口,凌洵就后悔了。

        他觉得自己冲动了。

        不该这么说的。

        以他和琴灵目前的关系来说,太唐突。

        云浔就是因为话语间的唐突失序,导致了现在的劣势。

        天族战败,后续事宜处理完,凌洵和琴灵也回到了魔宫里。

        一日,处理完政务,凌洵将堆在跟前批好的折子一推,伸手捏了捏自己隐隐作痛的眉心,就见琴灵穿着一身绣金叶的羽衣进来,长发仅用一根玉簪松松地挽着,青丝散落到腰际,没有复杂的配饰,七彩的光晕落在琉璃座上,将她整个人衬得柔和而朦胧。

        像是踏月而来的谪仙,金尊玉贵,初下凡尘。

        凌洵睁开眼,望着这一幕,心道终于还是来了。

        余瑶那个丫头。

        也不知道替他保守一下秘密。

        真是,让他白挨了顾昀析一顿打。

        果不其然,琴灵走到他跟前,问的第一句话,便是:“我听瑶瑶说,你喜欢我?”

        果然是个直白的性子。

        就连这样的事,也没有藏在心里自己琢磨,而是坦率自然地来问他。

        凌洵目光在她冷凝的眉眼间顿了一会,很快,他否认道:“没有。”

        他说没有,琴灵便信了,她颔首,嘴角微微上翘:“没有就好。”

        凌洵:“?”

        他脸色有点儿难看,琴灵难得看到他吃瘪的样子,眼眸弯成了月牙的形状,她的话拐了个弯,接着道:“你若是真喜欢我,我就该觉得奇怪了。”

        凌洵挑了挑眉,冷静地问:“此话怎讲?”

        琴灵的手指落在一旁的书柜上,长指微动,她抽下一本古籍,看了几行,确定是自己要的那本,才弯了弯眉眼,回答道:“余瑶同我说的时候,我就十分不解。”

        她合上书页,话语中带着些调侃的笑意:“顾昀析喜欢瑶瑶,百般维护,我能瞧出来,扶桑喜欢渺渺,想尽方法要她再生于世,我也能瞧出来,但你若是喜欢我,表现……”

        琴灵顿了顿:“喜欢一个人的表现虽有千百种,但我左思右想,怎么都觉得,你若是喜欢我,其中表现,总不能是尽可能多的将折子和公文留给我吧?”

        她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又问:“你是怎么同瑶瑶说的,她与我说这事的时候,语气可笃定了。”

        能不笃定吗?

        喜欢两个字,是他亲自说出口的。

        凌洵被那句最多的折子和公文堵得噎了噎,半个字眼都说不出口了。

        之后,魔君凌洵变得格外的勤快。

        主动批折子,处理魔域政务,大大小小的事宜都亲自插手,最令人吃惊的是,他开始格外的在乎自己的形象。

        十三重天的神君神女们,相貌原就一等一的好,凌洵的原身是九尾阎狐,长相自然不用多说,但与云浔的出尘俊朗不同的是,他的长相偏阴柔,长发一散,眼尾描点颜色,口脂抹上,俨然人间绝色。

        以往,凌洵从未对自己的样貌产生怀疑过。

        现在,对比云浔,再看自己,显然不是琴灵会喜欢的类型。

        故而,凌洵换了个穿着风格。

        几日过后,他还未到琴灵跟前刻意而不做作地展示自己,琴灵就先来找了他。

        琴灵对他这几日的勤奋,是有所耳闻的,但看到那一摞堆得高高的折子,仍无法避免地意外地挑了眉,她问:“你近日特别闲?”

        凌洵眼皮一跳:“不闲。”

        “我还以为你忙了这么多年,突然转了性子。”

        琴灵的目光在凌洵身上停顿了片刻,眼神立刻变得怪异起来。

        凌洵换下了他那身墨黑的金贵长衫,取而代之的是整齐的束发玉冠,还有衣裳的颜色,都是前些年的过时的老气颜色,总而言之,就是他整个人从上到下,除了那张脸,都大变了模样。

        琴灵不忍直视,看下来只有一个感想。

        可惜了那张能将女子比下去的脸。

        “你这……”琴灵嘴里的话绕了几个弯,尽可能迂回婉转地问:“近日谁在你殿内伺候?”

        凌洵看了眼自己的衣裳,虽然不明白和殿内伺候的人有什么关系,但还是挑了挑眉,回:“你挑出的男侍,我用得顺手,便留在宫里了。”

        魔宫重地,伺候的人都是琴灵亲自挑出来,确保身世干净,经过培训,衷心不二的。

        琴灵沉默了一会。

        “何故问起这个?”

        凌洵长指敲在桌面上,不轻不重的声响。

        “我在想,日后除了日常的武力训练,是不是也要试着也加一加审美这块的内容。”

        琴灵又看了眼那土得不行的衣裳样式,十分不给面子地道:“真的……不好看。”

        凌洵默默地别开了眼。

        琴灵说起正事:“和你在人间渡劫时同村的姑娘今日飞升成了仙,今日寻到了魔域,因身上的信物确实有你的气息,当值的人未敢阻拦,我才见了她,现下来问问你的想法。”

        “什么想法?”

        凌洵掀了掀眼皮,神情从方才起就不太愉悦,声音里的不解意味几乎要溢出来:“人间与我同村的人多了去,个个都要寻我,我还活不活了?”

        琴灵眉目弯了弯,她道:“那我叫女侍回了她。”

        凌洵还沉浸在自己不好看的现实中,他抬眸,正巧见琴灵侧首凑在桌前,她的眼睛黑白分明,十分好看,声音放得有点儿低:“凌洵,你说这魔宫中,会出现第三个人吗?”

        凌洵心蓦地一紧,面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能在她的注视下,扯开个懒散的笑容来:“说什么傻话,来日你若是有了心仪的男子,他不也得随你在魔域住下?”

        琴灵颔首,离他又近了一些。

        这一下,凌洵的心跳声,藏都藏不住。

        “你怎知有心仪之人的是我,不是你?”

        琴灵道。

        凌洵煞有其事地点头,阖了眼眸,刻意地避开了她的目光,他笑:“呐,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这个时候,琴灵和他之间,已经靠得非常近了。

        “凌洵,我很困惑。”

        琴灵眉心蹙着,呼吸间的热气柔柔地拂在他的面颊上,饶是凌洵这种厚脸皮不动声色暗戳戳心动的老狐狸,也慢慢地红了耳根。

        进退不能。

        “我不想魔宫有第三个主人。”

        “你说,我是不是喜欢你啊?”

        第二次,她跟男人袒露心迹。

        第一次被辜负。

        第二次被成全。

        琴灵和凌洵成亲的那日,六界同庆,盛大隆重,十三重天的神灵皆到,天上地下,前来祝贺的人数不胜数。

        天边的红云整整烧了三日。

        云浔大病一场,烧得人事不知。

        但在琴灵成亲当夜,他睁开了眼睛,小院里,一盏孤灯点在檐下,他披着外衣,站在明与暗的交界点。

        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小和尚来寻他。

        远处的炉子里,咕噜咕噜地冒出水泡。

        错过一次。

        错过一世。

        后有古籍言,带领凤族强势崛起,跻身六界七大势力之首的主君云浔,居功至伟,英雄义气,但说与魔域的两位魔君不合,人前场合,魔君现身,则他必退。

        此后宴会,有人用此提笑,帝后余瑶只摇头,并不言其他。

        至此,不合传言方才平息。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