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番外(10)

番外(10)

        番外(10)

        进焚元古境的时候,谁也没有料到,出来时,竟会面对如此大的一盘棋。

        邪魔,这两个字眼,就像是一座无法撼动的大山,一层无法驱散的乌云,猛的压在头顶,毫不给人缓冲接受的时间。

        在这样的氛围下,同天下苍生相比,儿女情长无疑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天君直接带人围了天渊。

        战争来得猝不及防。

        双方积怨已久,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甚至可以说,天君要的,就是他们十个人的性命。

        因为只有这样。

        他的成神梦方有可能实现。

        为此,他不惜一切代价。

        臣民,名声,口碑,道义,都成为了可以抛弃的东西。

        这一场战争,因为邪魔的加入,十三重天应付得很吃力,即使慢慢的也有别的种族来帮忙,也还是没能对巅峰战局产生多大的影响。

        光顾昀析一个人,就拖住了近一百个邪魔。

        上霄剑的剑气撕裂了苍穹,隐入云层,又将海面拍碎,翻涌出千层巨浪,声势骇人,所过之处,神魔避让。

        这也是头一次,众人见到上霄剑发挥全力。

        其他的神灵,也丝毫不轻松。

        秋女对战两名邪魔,在千百丈高大狂舞的触须面前,她面色冷然,盛极的颜色在一蓬又一蓬炸开的鲜血中更夺人眼球。

        她素手微张,无数根冰刺带着冰寒彻骨的温度,穿梭在邪魔的真身中,那些舞动的触须,一旦被冰刺击中,就立刻化作冰雕,碎于无形。

        这也是第一次,她在众人面前展现实力。

        不愧是神灵之下,能与夙湟并肩的存在,绝不仅仅只有美貌之名。

        随着时间的流逝,原本势均力敌,堪堪维持住的微妙局面开始发生变化。

        邪魔这种东西,越打,越亢奋,越痛,越要接着打,根本没有理智。

        而他们,越打越累,总有力不从心的时候。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蒲叶横推过来,站在她身边,从前那种万事不放心上的神态如今尽数收敛,从来干净温和的男子,眼角也沾上了一颗豆大的血珠,不知道是他的,还是那些邪魔的。

        “宿宿。”

        他一力挡下前面的攻势,一面吐出一个字:“退。”

        秋女眼眸闪烁,抬头,目光所到之处,战况都十分紧张,山塌一座,村庄再毁一个,尸山血海,遍地惨嚎。

        那都是再普通不过的生灵,接触不到他们的层次,也没犯事,平白无故的,就要受这种灭顶之灾。

        天君的心里,怕是一丝正念也不剩了。

        退,往哪退?

        无处可退。

        漫天的血雨里,蒲叶走过来,重重地握住她的手掌,带着熨帖的温度,好似只有在这样的关头,他才不那么注意男女之防。

        秋女垂眸,没有挣脱。

        最后出来的十个邪魔,无疑成了压倒战局的最后一根稻草。

        秋女瞳孔微缩,旋即沉默下来,她抿着唇,慢慢地反握住了蒲叶的手掌。

        “宿宿。”

        蒲叶挥开铺天盖地的鞭影,声音之中,是浓得化不开的懊恼,他很难得有这样的情绪,对应现在的情形,更让人难以接受。

        “是我的错。”

        若是早知道会有今日的大祸,他不会浪费那么多时间让她等待。

        不会拒绝,不会死犟着要面子。

        他的身上,漫开一个巨大的光影,渐渐的,有火苗升腾而起。

        他松开了秋女的手。

        一瞬间,酸意冲上鼻尖,秋女举目四望,发现了同样处于这种奇异状态的汾坷、琴灵、尤延等人。

        神明在救世。

        “神君。”

        秋女步子轻挪,白色的长裙在行走时,像是开出了一朵朵花,她与蒲叶并肩,纤细的身体里蓦地爆发出无数的灵力光羽,她红唇微动,声音带着些哑意:“我陪你。”

        “胡闹。”

        他俨然变了副模样,就连声音,也变得格外严厉,“退回去,等下,我送你走。”

        燃烧神魂后,神灵身陨前,会掌控一股庞大的神力,他们不得不用这个方式,去抗击邪魔,能拉走一个是一个,多杀一个,留给六界的压力便会少一分。

        蒲叶打算,在最后的时刻,将秋女送走。

        神灵陨落后,似她这种蕴天地之灵而生的精灵,便成为维持六界日常四季的至关重要的存在。

        不论是于六界,还是于他的私心来说。

        送她走,是他在这样的情况下,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秋女没有说话。

        两人无声对峙。

        而后,两人身上的灵力波动都被强行压了回去。

        其他的先天神灵亦是如此。

        还没等他们弄清楚变故缘由,就纷纷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

        偌大的战场,不分敌友,全部都静了下来,那些邪魔原身,触须成千上百条舞动,这下也尽数定格在空中,像是一副画到一半的画卷,每一笔落下,都是惊心动魄,每一次着墨,都有鲜血横流。

        很快,秋女就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邪魔与天族之人的头顶上,悬上了一根银色的蛛丝状的长线,连接着云层的最上方,雷电像是水流一样,顺着银丝淌下,像是致命的毒液,没有惨叫,没有挣扎,没有呼嚎,邪魔一个接一个被炸成了血雾,弥散在空气中。

        血腥气很快浓得不像话,呼吸间,像是咽下了一口口浓稠的血浆。

        成千上万的人,保持着同一个姿势,面对着周身缭绕着金色火焰的男人。

        那个平素最冷硬强横,备受争议诟病的帝子,燃烧了自己,爆发出了足以奠定乾坤的绝对力量。

        他却从始至终,眼神没有分给余者一分。

        秋女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男人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苍白,他抚了抚余瑶的脸,眼神克制又隐忍,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危险。

        他不知跟余瑶说了句什么。

        小神女眼泪大颗大颗地掉。

        顾昀析身上的火焰燃烧到最旺的时候,秋女看着他像往常一样,捏了捏小神女的手指,不轻不重的力道,脸上的神情很复杂,那是一种同时混杂着强烈占有欲与躁怒的挣扎之感。

        秋女看懂了他的眼神。

        他想带小神女一起走。

        但到最后,他也只是轻轻地松开了她的手。

        那日最后如何,秋女无从知晓,因为灵力燃烧的原因,她的身体又到底不如先天神灵强悍,她视线模糊下来,最后一眼瞧见的,是一条庞大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深蓝色大鱼,鱼的尾巴带着波浪一样的纹路,游曳起来时,像是一轮弯月。

        小神女应该会很难过吧。

        为了苍生,失去了她的大鱼。

        蒲叶揽住了她软下去的身子,他眼眶红得不像话,许多帧画面一幕一幕在眼前回放,越想越乱,最后不得不重重地闭了眼。

        ——

        六界肃清,现世安稳,神宫建立,天上地下,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秋女元气大伤,一回去,就进了宫里的密室中闭关,等彻底恢复过来,已经是五十年后了。

        柳亸莺娇,杏雨梨云。

        秋女宫大门紧闭,殿内,秋女摁着眉心,躺在凉椅上,半眯着眼,听女侍说起近期发生的事,那场战事后续是否影响到了四季运转轮回。

        “女君,您出关的消息,可要告诉蒲叶神君一声?”

        女侍禀报完事情,又加了一句:“神君每隔月余,都会来一趟,看看女君的情况。”

        秋女抬眸,透过半开的窗子,看到了窗外开得正好的月季,古墙底下,种着一两丛芭蕉,脆嫩欲滴,她的目光闪了一下,动了动手指,问:“他还住在西天吗?”

        这个他,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女侍点了点头,道:“女君闭关之后,神君就从西天回了十三重天,现在神宫建成,需要管的事很多,余瑶神女一个人忙不过来,其他的神君们便都住了下来,帮忙处理六界事宜。”

        秋女颔首,又问:“余瑶神女那,现在如何了?”

        “神女住在雪山上,每日的折子公文,由神官送上去拿下来,偶尔会回一趟神宫,雪山有屏障,更多的情况,不好打探。”

        女侍回。

        秋女半晌没有说话,就在女侍准备悄然退出内殿的时候,她才终于开了口:“备些礼,明日我要上雪山。”

        大抵是没想到她出关第一件事,是去看小神女,女侍有些迟疑地看了看黏在秋女身边的雪兽,道:“琴灵神女,汾坷神君以及幽冥女皇在女君闭关期间来看过,都带了礼来,女君出关,可要回礼?”

        “自然。”

        秋女舒展了下身子,同时伸手抚了抚雪兽的脑袋。

        翌日,雪山上,渺无人烟,千山一碧。

        雪山外设有禁制,所有上山的人,都不得使用灵力,除了日常亲近的人和神官,余瑶的小院,不准任何人驻足。

        秋女徒步上山,走到半山腰,见到了一座小楼,楼前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里种了些花和草,没什么人气,在这荒无人烟的地界,就更显得空落和凄清。

        她徒步入禁制的时候,余瑶就感应到了。

        因此秋女到的时候,篱笆门是打开的,院子里的小桌上,两杯热茶散出的白烟在空中打着卷儿,清茶的香不浓不淡,恰到好处。

        “瑶瑶。”

        秋女一见她,就心疼了。

        小小的一个,如今越发的瘦了,原本脸颊上还有些肉的,现在也只剩下了骨头,秋女握住了她的手,冰冰凉凉的,很多话,打好了腹稿,顿时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又悄然地咽回了肚子里去。

        秋女抱了抱余瑶,声音罕见的带着几丝冲鼻的酸意:“瑶瑶,你……”

        “宿宿。”

        余瑶倒是老样子,她像是已经彻底从那件事里走了出来,说话时的神态和声音都没有变化,甚至还像从前一样,将头轻轻靠在她的肩膀上,一副依赖欣喜的样子,她问:“你是何时出关的?”

        秋女伸手抚了抚她的长发,浅声回:“昨日出来的。”

        不放心她,这才第一时间赶着来看看。

        “蒲叶知道吗?”

        余瑶拉着她在桌椅边坐下,声音里不难听出好奇的意味:“我还以为,会是他带你过来的。”

        自己过来,她喊秋女宿宿。

        蒲叶带过来,她就该改口喊嫂子。

        秋女笑,她捏了捏额角,有点儿头疼的样子:“他不知道,我与他还未见过。”

        余瑶抬眼问她:“宿宿,你是如何想的?”

        秋女顿了一下,道:“我不瞒你瑶瑶,其实一直以来,是我先动了念头,使了法子接近他,中间发生了一些事,他拒绝过我,但后来,又好似接受了这个事,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抿了口茶,吐出两个字来:“没谱。”

        秋女没跟余瑶聊太多,她有心避讳这些,怕余瑶听了触景生情,想起已逝去的帝子。

        “瑶瑶,我来陪你住几日。”

        秋女实在见不得她这样。

        余瑶摇了摇头,声音没什么波澜,仍是很正常的调子:“这里清静,环境也不错,我一个人待着想事情,怕扰到你。”

        秋女险些眼睛一酸。

        没有再提。

        她出世起就没什么朋友,直到现在,能在一起玩得愉快的,屈指可数,就余瑶,琴灵这一圈的几个,也是真的上了心。

        她想陪在余瑶身边,陪她说说话,陪她在夜里看星,陪她默默淌眼泪。

        但最后,似乎不戳穿,已经是能给的最好的体面。

        秋女没想到,从雪山下来,会正面撞上蒲叶。

        他的神情,不太好看,一看,就是专门来逮她的。

        五十年如一梦。

        他们又像是回到了那个夜里,面对面的站着,不知该说些什么。

        秋女挑眉,挽了挽耳边的碎发,笑了一声,道:“瑶瑶这个小骗子,前头才问我,后脚就告密。”

        蒲叶一身银线滚边长衫,温和清润,走了那么长的上山路,现在停下来,连气都没喘一声,声音四平八稳的:“出关了怎么不说一声?”

        留音玉空做摆设的?

        出关第二天,她人都跑到瑶瑶这来了,他连半个风声也没听见。

        蒲叶眸光深邃,他上前两步,牵住秋女的手。

        带着些凉意的手指头被他温热的手掌包裹着,秋女含笑望着他,并没有反抗,任他牵着,红唇微动,现出些软侬笑意来:“我不说,你不是也能知道?”

        “跟我置什么气?”

        这是蒲叶一直想问的问题。

        明明之前还是好好的。

        战场上,她甚至要留下来陪他赴死。

        现在闭关出来了,反倒处处在闹别扭。

        其中的缘由,他自己怎么也琢磨不出来。

        秋女脚下步子顿了顿,她似笑非笑地看着蒲叶,道:“我没同你置气。”

        “我只是一直很好奇。”

        “为何我在你那里,夜里是宿宿,天一亮,转头就又成仙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