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番外(4)

番外(4)

        番外(4)

        接下来的三千年,秋女宫闭门。

        秋女开始闭关冲击更高一层的境界。

        等秋女出来的时候,六界还是老样子,几乎没什么变化。

        对于神仙而言,三千年,不过是弹指一挥,闭一回关的事情。

        出人意料的是,十三重天,倒是变了个样子。

        帝子陷入沉睡。

        财神千年一回雷劫,样貌越来越年轻。

        她甚至都记不起他的名字。

        蒲叶又回了西天。

        琴灵神女入主魔域,成为与凌洵神君平起平坐的魔君。

        财神的那次举动和顾昀析的沉睡,像是打开了某一扇门,让原本拧成一股麻绳的十三重天众人分散开来。

        此后悠悠千载,秋女未曾关注过十三重天的事。

        原本,秋女宫与他们也不好扯上太大的因果和干系。

        再次见到蒲叶,是在西天。

        主佛古尘寿辰,西天难得大办了一场,这个面子,几乎所有收到请帖的人都给了。

        蒲叶这个自称是佛修,实则吃肉喝酒以与古佛互怼为乐的神君,自然也在。

        除了他之外,十三重天,只来了个嘻嘻哈哈,招财童子模样,头上绑着两个揪揪的财神,对方不止战力飞速减退,连记忆也没剩下几分,真就是十几岁少年的心性。

        这样的情况,就别提什么解除天道之缘了,最后能不能保住性命还不好说。

        财神现在想不到这一层,也不记得她。

        算起来,这还是两人之间头一次见面。

        他不记得,蒲叶却没忘。

        因此寿宴结束之后,有童子来请秋女去隔壁一叙时,秋女微一思量,就大致知道是为了何事。

        清净之地,来往童子皆屏息凝神,走路都像是飘在地面上,不发出丁点声音。

        等真正进了蒲叶的院子,秋女哑然失笑。

        与想象中的场景相去甚远。

        最显眼的莫过于晾在篱笆下的那几根干柴肉。

        佛修。

        蓦地,她又不禁想到千年前的那个夜里,暴雨如注,男人面色平和,对她道:我是佛修。

        秋女撩了撩耳侧长发,眼里的笑意一点点湮灭,又重新流淌到眼周,神情并没有分毫的变化。

        蒲叶肩上踩着那只红色的雀儿,火红的翅膀扇得地面上的枯叶都打了旋儿,他身边坐着的,是秋女也曾见过的另一位神君,传说中掌生灵之力的扶桑神君。

        分明是平辈。

        秋女却平白生出了一种见长辈的错觉。

        她从容地坐在了那个一看就是为她留着的位置上,既不先开口说话咄咄逼人,也并不显出弱人一等的姿态。

        明艳动人,落落大方。

        这般姿态,任谁看着,都觉无可挑剔。

        扶桑看向正玩得起劲的小红雀,声音清朗:“渺渺,别闹了。”

        小红雀歪头看了看秋女,用翅膀遮住了脑袋,而后飞到扶桑的袖子里,没了响动。

        秋女竟一时分不清,这只小红雀,到底是哪位的灵宠。

        “仙子喝茶。”

        扶桑衣袖轻拂,手腕一动,给她添了杯茶水。

        秋女象征性地用唇边抿了抿,原本淡淡的粉便又添了一层上了釉的桃花色泽,她顿了顿,秋水一样的眸子望向蒲叶。

        蒲叶转了转手腕上的佛珠,又看向了扶桑。

        相比之下,他算是不善言辞的那个。

        “此次请仙子过来,是想和仙子谈谈,财神的事。”

        扶桑开门见山,并不拐弯抹角。

        这也是十三重天的一贯作风。

        秋女眉头微微拧起,她问:“你们也都不记得财神的名讳了吗?”

        蒲叶和扶桑对视一眼,神情变得复杂了些,秋女一看,便也明白了。

        “外界皆传,再有四次雷劫降下,财神身陨道消,十三重天将空出一个神位来。”

        秋女将手里的茶盏放下,妙目微闪:“我想知道,这则传言,能否当真。”

        她的声音时时带着勾人的意味,哪怕说的是这样的话语,也没有刻意挑刺不满的意味。

        “抱歉。”

        蒲叶目光沉了一些,连带着声音也低了几分:“这个,我们也无法给出答案。”

        “我没有别的意思。”

        秋女恰到好处地阖了眼眸,手腕上的玉镯子虚虚地挂着,透着润泽的水光,“若是四千年后,汾坷神君能上秋女宫同我一起声明,解了这段缘,自然是最好的,可若是真如传言所说,我也不能永无止境地等下去。”

        她青葱一样的指尖搭在茶盏边,抬了抬眸子,目光落在蒲叶手腕上的佛珠上,浅声道:“大家心知肚明,天道毕竟,不可言说。”

        若是月老牵的普通红线,那也就算了,似他们这样的,已经站到了足够的高度上,没人会去在意那个。

        只是天道这个词,本身就意味着不同。

        秋女不敢妄动,也没有人敢去追求她。

        足可见其威慑力。

        扶桑沉默了一会,他皱着眉,道:“实不相瞒,近些日子,我曾为他起过一卦,结果并不明朗,有绝路,也有生机。”

        说了等于白说。

        秋女弯月一样的指甲透明,柔柔地搭在衣襟上,显得安谧又宁和:“如此,便只能再等。”

        扶桑衣袖里的落渺哇的叫了一声,在安静的氛围中,显得有些突兀。

        扶桑看向蒲叶。

        蒲叶摁了摁发胀的眉心,朝他摆了摆手,道:“去吧,这里有我。”

        偌大的庭院之中,只剩下两个目光交错,各有心思的人。

        秋女的目光落到男人温润的脸庞上。

        “神君有话,不妨直说。”

        蒲叶心里认命般地叹了一口气。

        他衣袖一拂,不大不小的石桌上,顿时铺满了流光溢彩,仙气氤氲的宝物,细细感应,没一件是普通的物件,这样程度的大手笔,足以令所有人心动。

        秋女扫了一眼,问:“神君何意?”

        “此事是财神的责任,耽搁仙子千年时光,他现在失去记忆受劫,十三重天也不好坐视不管,这些东西,聊表心意,希望仙子收下。”

        “若他能渡劫归来,必定向六界昭告,亲自登门秋女宫,向仙子赔个不是。”

        这是扶桑和蒲叶商量之后,敲定的主意。

        话说得好听,诚意看起来也足。

        实则,只是不想欠人人情,与人过多接触罢了。

        自己人和别人,他们总是分得再清楚不过。

        秋女眼中的笑意,突然浓了一些。

        “无功不受禄,这些礼,便免了罢。”

        秋女缓声道,目光落到了远处晾晒着的干柴肉上,又慢慢地抿了一口茶,问:“佛修也食荤吗?”

        蒲叶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微楞,而后眼角慢慢渗出笑意。

        “从前的话,当不得真。

        若真要计较,我这样的,连半个佛修也算不得,口味和喜好都与那些古佛不一样,六根未净,待在西天,只是喜欢这里的环境。”

        秋女颔首。

        空气中渐渐的弥漫上一味浅浅的淡香,和着很淡的药味,出乎意料的好闻,美人面容精致,桃面杏腮,饶是蒲叶这样避美人如蛇蝎,汲取汾坷教训,绝不敢轻易沾惹的,都有片刻的失神。

        蒲叶不敢多待了,他面色平和,笑声清润:“权是一点心意,仙子收下就是,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秋女玉手托腮,娇媚之余,又罕见的现出一丝恬静来,这两种极端混合在一起,对男人来说,是致命的诱惑。

        秋女浑然不觉,她拨弄着自己手腕上的玉镯,思考了一会,摇了摇头,目光落在蒲叶手腕上那串和他形影不离的佛珠手钏上,声音轻得糅杂进风里:“这手钏,神君能否割爱?”

        蒲叶没想到她忽略桌上的所有东西,居然看上了这个。

        最终,秋女得到那手钏时,上面还带着男人的淡淡的体温。

        檀香味明显。

        秋女今日一身白衣,在离了蒲叶的住所之后,她又去了古尘的小佛堂。

        “宿宿。”

        古尘像是知道她要来,专程侯着一样,他长指点了点小桌一侧,态度自然:“跑哪去了?”

        秋女将准备好的寿礼放在桌上,如实回答:“被佛童请去了蒲叶神君的居所,略聊了两句。”

        古尘生得俊美,即使剃了光头,也是个长得赏心悦目的和尚,看上去很年轻,丝毫没有主佛的暮气和沧桑,他的视线在秋女身上扫了一眼,皱眉,问:“扶桑也在?”

        秋女颔首,又捡着大概的事说了几句。

        “若不是天道牵出这么一段,也不至于掺和进十三重天里去。”

        古尘在香案上点上几炷香,又问:“你对财神的事,是什么想法?”

        还没等秋女回答,他又问了下一句:“对蒲叶,又是什么心思?”

        秋女抿了抿唇,隔了好一会,才回答道:“师尊,我对财神无意,他的情缘,也与我无关,我的意思是,等财神彻底渡完劫,是生是死,事情都能有个了结。”

        至于蒲叶。

        仔细想想,也没什么。

        最开始,是她纯粹喜欢那一类型的男子长相,也有个印象不错的初次见面,便多留了几分心。

        几次接触下来,到现在,她手腕上缠着他才取下的手钏,说全然没想法,怎么都显得自欺欺人。

        秋女的性子摆在明面上,不喜欢的人,大大方方,喜欢的人,更没什么好遮掩隐藏的。

        “宿宿。”

        古尘很头疼,他甚至怀疑自己和蒲叶真的八字犯冲,但作为师尊该给的告诫,他一字一句说得凝重:“蒲叶远没有看上去那么温和无害,除了十三重天,他从未将任何人任何事放在眼里过。”

        “你别犯蠢。”

        秋女手指尖一顿,上面缠着的长发便悠悠地打了个卷儿,她笑容明艳,像只慵懒风情的狐狸妖,她伸出手指,朝古尘比了个手势。

        “这个年限之内,我将他带来,让他跟着我唤一声师尊。”

        “……”

        古尘:这样一听,也不是那么难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