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番外(六)

番外(六)

        番外(六)

        除了粹粹,十三重天上隔了三万年,才出来第二个孩子。

        是扶桑与落渺的,叫鄢湫,是个漂亮又有灵气的女孩子。

        鄢湫继承了扶桑的天赋,性子却随了落渺,自从会说话开始,一张嘴就没停过,总爱跟在粹粹后头玩耍,两个小家伙不老实,胆子又大,时常出去惹祸。

        偏偏汾坷和扶桑是两个疼女儿的,平常恨不得能将星星摘下来捧到她们面前,闯些小祸,他们也乐得收拾烂摊子,又因为其他人的纵容溺爱,两个孩子的教育工作,便不得不落到她们娘亲的身上。

        夙湟还好说,镇得住粹粹,平常说罚就罚,真要动了怒,涉及原则,汾坷也拎得清,不该护的时候再心疼也不护。

        落渺就不一样了。

        鄢湫的性子,和她像了个十成十,上树掏凤凰蛋,下海寻龙珠,就没她不敢干的事,落渺经常被她气得红眼睛跺脚。

        扶桑没办法,哄了大的又得去管小的。

        日子过得鸡飞狗跳。

        余瑶喜欢这两个小家伙,平时得了稀罕的小玩意都给留着,时不时就约着另外几个上幽冥泽和蓬莱住一段日子。

        她倒是真的半点想法也没有,且看其模样,十三重天再生十个,她也还是只会乐呵呵的等着做姑母。

        一日,顾昀析看着又翻墙进来闹腾的两个奶团子,挑了挑眉,他懒散地拂去肩头散落的秋叶,倾身,看向身侧素手添茶的人,问:“我们什么时候也生一个?”

        余瑶愣了一瞬。

        他说这话时的神态,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可以出去沿着小道走一走那样的自然,但余瑶瞧着,却更像是心血来潮的随口一说,当不得真。

        “还是不要了。”

        既然他提了出来,余瑶也配合着想了想,而后蕴着笑摇了摇头,好看的杏眸里盛着细碎的斑驳的光影,她的声音清脆,像是水滴从屋檐滴到了红瓦上,带着一种淡淡的灵气,让人听着十分舒服:“你又不喜欢孩子,带着也麻烦,头疼。”

        顾昀析眉头微挑,尾调懒散:“我何时说过不喜欢孩子?”

        余瑶有些迟疑地看了看那两缩在一起不敢过来的姐妹两,问:“我看着你……”她又扭头看了男人一眼,顿了一下,斟酌了下言辞:“不像是喜欢的样子。”

        顾昀析拧了眉,很坦然地承认了:“自家的孩子,跟别家的,自然不一样。”

        他说这话时没个正行的,余瑶听了,也就笑一笑就过了,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她对孩子,倒没有什么执念,且有自己的顾虑,这些年,也一直在刻意喝秋女调的神水避孕。

        顾昀析身为天道,血统之力难以想象,她自身也是黑莲花血脉,这两种血脉,从未有结合的先例,六道录上都没有记载,生出的孩子,会是个什么样子,没人知道。

        撇开这些不说。

        光是顾昀析这个身份,她就不敢要孩子。

        当初顾昀析降下六界,用的就是帝子的身份,现在但凡要个孩子,帝子之位,便落到了孩子的头上,那么顾昀析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会不会无形之中,又触犯了六道规则,惹得另一半天道发疯,临死反扑?

        这些都是隐患。

        有些事,尝过了苦果,就会变得胆小起来,再不会抱有一分侥幸心理,也轻易绝对不敢尝试。

        余瑶就是个典型。

        有顾昀析在身边,已经足够好,十全九美,剩下的一成不足,也显得温柔起来。

        但是余瑶没有想到。

        顾昀析这次说的话,好似是认了真过了心。

        灯火齐明,夜雨敲窗。

        空气里的湿气仿佛要沁到骨子里头去。

        天气渐渐的凉了起来,余瑶穿了件月白寝衣,外头再裹了件软毛小披肩,月明珠从温热的掌心里滚落,又精准地立在灯台上方,散发着清冷的光,照得屋子里宛若白昼,又并不晃眼。

        帘下是一丛芭蕉,小雨淅淅沥沥,顺着宽厚的叶片流下来,形成了一层细密的涌动的水帘,上面沾惹的灰尘被洗涮得干干净净。

        顾昀析沐浴回来后,见到的便是这么一幅情形。

        “瞧什么?

        这么出神。”

        他身上还散发着湿气,呼吸却是滚热的,撒在她的脖颈上,余瑶怕痒,有些不自然地朝外挪了挪。

        又被他捉了回来。

        顾昀析下巴不轻不重地抵在余瑶的发顶上,他像是刻意欺负人一样,手原本还只是习惯性地开始捉了她的指骨玩弄,渐渐地,便变了一种意味。

        等他的手搭上余瑶腰身的时候,暗示的意味,已经浓到无需用言语表达了。

        余瑶有些痒,又嫌他太闹,转过头,她拍了拍他的手,哭笑不得地提醒:“明日我们要去邺都的,你忘了?”

        顾昀析遗憾而含糊地啧了一声,没有搭话,他冰凉的唇很快擦过她的耳珠,余瑶脸上慢慢地染上一点桃粉色泽。

        “别闹了啊。”

        她态度软下来,小声地求。

        顾昀析一个失神,没有掌控住力道,余瑶的耳垂上,顿时现出一个牙印来,那一点红,在白嫩的细肉中,格外惹眼。

        “瑶瑶,谁教你这么求人的?”

        他的声音迅速哑了下来,带着淡淡的兴奋意味,像是一头从沉睡中睁开眼睛的凶兽,所有的凶性都破开了牢笼。

        余瑶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她被抵在床帐边上时,还惦念着明日的事:“尤延定亲礼没几日了,明日约好了一同去帮忙看顾打点的。”

        顾昀析显然不满意她在这个时候还分神,语气逐渐危险起来:“在我床上,提别的男人?”

        余瑶更了一更,被他不分时宜的小心眼刺激得捂了眼,不忍直视。

        夙兴昧旦,黎明将起,余瑶下意识睁开眼,准备起来修炼,发现全身上下都是软的,提不起什么气力。

        身边的人没了踪影。

        两人成婚之后,顾昀析倒也惯着她夜里睡觉的习性,通常会陪着她合眼到天明,这样一觉醒来,人没了影的情况,并不多见。

        余瑶的困意退了几分。

        她起身下地,发现天际已泛出了淡淡的鱼肚白,带着一丝丝绚丽的橘色,是太阳将出的色彩。

        这是两人在人间南方的院子,处在山林深处,人烟稀少,倒是不时的有两三小妖寻过来偷鸡吃。

        顾昀析正站在院子里。

        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荷包,见她来了,也没有别的神情,只是漫不经心地将荷包扯出一道口子,从里面捻出一颗灰色的圆融的丸子,丢进了一碗温水中。

        药丸很快散开,融入水中,经过了术法加持,无色无味,看起来,也就是一碗再普通不过的清水。

        余瑶的心一紧,顾昀析给人的压迫感实在太强,哪怕她自觉没有做错事情,也不由得生出了一种犯了错的感觉。

        “傻站着做什么?”

        顾昀析掀了掀眼皮,点了点自己身侧的小竹椅,言简意赅:“说说看。”

        余瑶看了他一眼,唇角往下压了压,声音有些无辜:“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顾昀析见她这样,忍不住伸手摁了摁眉心,半晌,他问:“什么时候的事?”

        “成亲前后,就开始服了。”

        余瑶如实回答。

        顾昀析隐忍地皱了皱眉,声音沉了两分:“谁配的药?

        吃了后可有不适?”

        余瑶没敢把秋女招出来。

        “没副作用的。”

        “析析,我不想要孩子。”

        良久,余瑶上去牵他的手,“我们一直这样,不是很好吗?”

        顾昀析看了小姑娘一眼,头一回在心里叹了气,他问:“真不喜欢?”

        余瑶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顾昀析伸手,将小小的人拉到自己怀里,很低地感叹了一声:“小傻子。”

        日子过得很快,一日一日如流水,握在手里又从未彻底留下过。

        余瑶和顾昀析自成婚后,便开始在六界之内游玩,人间、魔域、邺都轮换着来,时不时的,还会跑一趟西天,去找几位老相识喝喝茶,听听经。

        这样的生活,余瑶十分喜欢且满足。

        平静被打破在一个充满了炊烟气息的清晨。

        余瑶正在修炼,她吃了先天的亏,现在身体完全恢复,她比谁都刻苦用功,饶是出远门玩乐,修炼也不曾落下一日。

        本来还好好的,一切挺顺利。

        结果到中途,出现了岔子。

        余瑶双手结印,才要收尾,突然瞧见自己左手手心中,生长出了一团绿色的东西,且渐渐变大,变长,她眼睁睁瞧着,反应过来后,下意识地想将它压制回去,但灵力落在它上面,就像石头砸进了大海里。

        毫无作用。

        余瑶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状况。

        她从怀中掏出留音玉,手一抹,想也不想地联系了顾昀析,声音倒勉强还算是冷静:“析析,你快来密室。”

        顾昀析于是松开粹粹头上的小揪揪,闪身进了余瑶修炼的密室。

        “析析,你看。”

        余瑶将黏在手掌上的东西伸到他眼前,问:“这是什么东西?

        还有刺,扎人。”

        顾昀析神识将那还在挣扎的绿色东西包裹起来,探查一阵之后,沉默了很久。

        “瑶瑶。”

        良久,男人望进余瑶好看的杏眼里,神情实在是一言难尽,“它的身体里,有你的血脉。”

        余瑶看了一眼被困在空中的绿色四不像,愣住了。

        顾昀析又道:“还有我的。”

        饶是余瑶这样的性子,也睁圆了眼,说话之前,咽了咽口水:“那这……这是?”

        她声音轻得有点发飘,一脸的怎么可能,孩子那两个字,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顾昀析脸色也不好看,他衣袖一挥,困住它的神力回到体内,那绿色的带着刺的长长一根,又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等终于长成了型,它马上钻到余瑶怀里,很怕生的模样。

        “一根莲蓬。”

        余瑶有些梦幻地出声:“莲子还是黑的。”

        怀中的嫩莲蓬并没有维持真身很久,她很快地化为了一个肥嘟嘟的奶娃娃,被余瑶抱在臂弯里,许是受了惊吓,她哭得很厉害,脸颊皱巴巴的,头上和脸上都还有不少褶皱。

        顾昀析看着小姑娘一脸的茫然不解和受伤,死死皱眉,愣生生地把那句怎么会丑成这样的咽了下去。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余瑶手都是软的。

        “你没事吧?

        另一半天道有没有在压制你?”

        洪亮的哭声里,余瑶一个头两个大。

        顾昀析伸手,碰了碰小孩子的手,软得跟豆腐似的触感让他动作一僵,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没事,别担心。”

        而这个时候,小帝女并不知道,她未来奉为人生灯塔,要星星不给月亮的父亲,在她才出世,尚不知性别的时候,被她丑得苦恼了很长一段时间。

        并且很快又和她娘,生下了一个很漂亮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