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番外(三)

番外(三)

        番外(三)

        夜风徐徐,长夜孤星,天际已泛青黑,约摸着再有半个时辰,天就该亮起来了。

        顾昀析才阖上眼,就陷入了梦境之中。

        苍山白雪,岁暮天寒。

        余瑶的小院子里,一簇簇的白花落尽了,开始在这样的天气里结果,一团团一串串挤在一起,青色的外皮裹着嫩肉,凑近闻,还是没有成熟的青涩味。

        他出现在雪山之巅,兜着铺天盖地的风雪,从上往下走,行至她的院门口,脚步顿了一下。

        她一身红裙,系着件软毛披风,像是寒冬里绽放的最热烈的花,时间像是过了很久,又像是并没有怎么流逝,他难得恍惚,总觉得她依旧是记忆中的模样。

        她弯腰,将篱笆墙边上的粉色花瓣摘下来,然后放入碗中研磨,看上去安静了很多,身边还围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唤她姑母。

        “粹粹,等天黑了就让女侍们送你回你爹娘那,功课得好好学,不然下次考校,你娘又得罚你了。”

        她眉目带着笑,话语虽不纵容,但语气却很温和宠溺,还伸手摸了摸小孩子扎起的小揪揪。

        粹粹。

        顾昀析终于从久远的记忆里,搜寻出了那一个和眼前的小女孩重合的名字。

        汾坷的孩子,当年那颗还未出世被埋在土里的种子。

        居然也已经这么大了。

        粹粹显然不太将她娘的惩罚当一回事,她伸出小胖手,将不小心撒在余瑶肩上的花瓣捻下来,攒在肉乎乎的掌心中,奶声奶气地道:“爹爹不会让娘罚我的。”

        余瑶忍俊不禁,她笑着拍了拍粹粹的脑袋,道:“你呀,你娘要真跟你发火,看看你爹会不会还由着你。”

        粹粹眼尖,她拍着手,白嫩的指尖点了点外头无声无息站立的高大男子,道:“姑母快瞧,又有神仙来找你批折子了。”

        余瑶脸上的笑意淡了些,她顺着粹粹的手指方向看过去,愣了一会儿,方站起身来。

        她走路的时候,裙角滚动,披风上的绒毛被风吹得往一边倒,两人隔着一扇篱笆门栏对视,空气中涌动着隐晦的情愫,没过多久,她浅蹙着眉心,出了声:“道友可是有事寻我?”

        雪山艰险,凡人上不来,寻常小妖惧怕神君气息,往往能躲多远就躲得有多远,六界需要批注的折子都是由神官们送上来,除此之外,便只有十三重天其他的几位偶尔会来坐坐。

        可在眼前这位来客身上,她并未感应到任何的灵力波动。

        男人长相十分好,清隽出尘,但又因为连日的疲累,下颚上冒出了一圈青黑的胡茬,而添了些许成熟稳重的意味,他扫了院子一眼,想开口,却又因为太久没说话,声音异常的干涩,像是在粗砺的沙子上摩擦过。

        “瑶瑶。”

        很简单的两个字眼,从他嘴里吐出来,却是接近上万年的时间。

        余瑶再次愣了一下,而后将他上上下下都打量了一遍,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有些陌生,话语稍显迟疑。

        “……顾、昀析?”

        她中间甚至顿了一下。

        顾昀析没想到她还能记得这个名字,眸光狠狠闪烁了一下,问:“你记得我?”

        余瑶颔首,又蹙着眉摇了一下,声音浅淡:“我不记得你,但我知道,我要在这里等一个人。”

        “那个人,叫顾昀析?”

        这样的场合,她这样清和的语气,顾昀析却丝毫感受不到沉重的氛围,他甚至起了点逗弄她的心思。

        余瑶早从他之前的话语之中证实了他的身份。

        鲲鹏帝子,再结合他这身根本探测不出来的实力,猜想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余瑶敛了眼睫,将木篱笆门一拉,拉出半道口子,道:“你先进来吧,雪又要下大了。”

        粹粹很好奇地凑上来问:“姑母,这是哪位仙家?

        为何我从未见过?”

        余瑶蹲下身与她平视,伸手抚了抚她的脑袋,道:“粹粹先回去,姑母有些事情要同他商量,改日再跟粹粹玩,好不好?”

        等那个像极了夙湟的女孩被女侍牵走。

        顾昀析坐在小凳上,长腿曲着,面色有些复杂,生平头一回,他面对着余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个情形,确实在他的意料之外。

        余瑶看了他一会,道:“你等一会。”

        顾昀析点头,难得敛了懒散的模样,周身的气势沉冷而压抑。

        没让他等多久。

        余瑶拿着一本布着神泽的古籍出来。

        顾昀析接过来,长指在泛黄的古籍上,格外引人注目。

        翻开第一页,纸张上的字迹娟秀,颜色呈现出一种干涸的血色,像是用羽毛杆沾上了血,一点一点的记录着一个名字。

        “——我开始慢慢记不清他的模样,神官说,他抹除了自己存在的一切痕迹,他大概是再也回不来了,可我却如此难过,因为在继失去他之后,连关于他的记忆也不能保留。”

        “——我不得不用这种方式,记录下我能记住的关于他的一切。”

        “——我不想忘记他。”

        “……”

        到最后,她的字迹依旧工整清秀,但已经模糊得难以透出他的影子,她一遍一遍地写着顾昀析这三个字,力道重得恨不得能把纸划破。

        不知道翻过去多少页。

        后面渐渐的变成了空白,她好似已经记不起顾昀析这个人是谁,但白色的纸张上,开始有了新的图案,每一张上面,都有一个小小的太阳印记。

        顾昀析翻到了最后一页。

        然后指尖微不可见地颤了一下。

        “——我答应过一个人,要做他的太阳。”

        顾昀析蓦地阖上眼,耳边依稀是她清脆的认真的声音,穿越万千年的时光,落入他的耳中,她说:“析析,让我做你的太阳。”

        如今回想起来,恍若隔世。

        所有的场景,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顾昀析慢慢睁开眼,眼前仿佛还是绵延的雪山,落寞的小院,可在下一瞬,他的怀里钻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小姑娘浑身青紫,困意深重,侧趴在他胸膛边,像是意识到他没睡,很慢很困难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嘟囔着问:“天亮了吗?”

        顾昀析看了看外面已然大亮的天,从胸膛里挤出一声嗯字来,接着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再睡会。”

        余瑶便从善如流地又侧过身去眯了会。

        “析析。”

        她像是记起来什么,捏着他的小指骨,声音很轻,带着沙沙的未睡醒的困意:“明日蒲叶等人都要来帮忙的,还有神官,各界主事,你别将他们关在结界外。”

        “好。”

        他像是哄小孩一样,声音刻意压低了一些:“别担心。”

        余瑶便撑不住的再次闭了眼。

        顾昀析彻底没了睡意。

        他轻声下榻,如墨的长发散在寝衣之后,随着他走路的动作从肩头滑落,很快就绕过后亭,去了神宫的前院。

        书房重地,三名神官亲自把守。

        顾昀析形若鬼魅,在他们将要行礼问安的时候伸出了手掌,止住了话头,他显然不是很想说话,一脸的生人勿近,径直进了书房。

        在一个小抽屉里,他找到了那本分量不轻的小册子。

        不同于梦境中的是,这会,册子上的字迹还散发着神辉,来自黑莲花血脉的清甜的味道像是一个小钩子,勾起了顾昀析所有深埋在心底最深处的情绪。

        这个时候,上面还只留了两三条。

        其余的都是他的名字。

        一笔一划。

        生怕将他忘了。

        顾昀析搭在桌上的手背现出一条条青筋来。

        他抹除自己存在痕迹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留情,所有人的记忆,包括古籍上记载的,全部消失无痕。

        可在这本册子上,他能闻到属于黑莲花纯正血脉的味道,这意味着她沾血勾勒的时候,不光用了自己的血,甚至还用了精血加持,才能扛过他磨灭记忆的力量。

        顾昀析抬眸看着小窗外刺目的天光,在书房里,一站就是小半个时辰。

        ——

        余瑶拥着被褥起来的时候,脑子里还是昏昏沉沉的,她四顾周遭,纱裙被撕成了条絮状,和着帷帐落在地上,红烛已燃尽,剩下斑斑的泪迹,她一动,身子像是散架了一样。

        女侍无声无息地进来,伺候余瑶更衣起身。

        “大人去哪了?”

        余瑶端坐在古境前,随手给自己挽了个简单的发髻,抬眸问。

        女侍将从外剪来尚带着露珠的花枝插入瓷瓶,听了余瑶的话,温声回话:“殿下,大人半个时辰前去了前头书屋,到现在也未出来。”

        余瑶拿着笔,沾着颜料,在额心上描出那朵莲花的轮廓,又涂上了口脂,蛾眉皓齿,婉约大气,她手上的动作很稳,听到顾昀析独自一人去了书屋也不觉得意外,更没有起身去寻的意思。

        过了好半晌,她倚栏托腮,望着书阁的方向,勾唇笑了一声,声音里不乏解气的意味。

        秋女是头一个来的,琴灵紧跟其后,她们见到余瑶,目光皆是一闪。

        “不是说好给个教训的?

        怎么这么快就将自己给了出去?”

        秋女一眼就瞧见了她雪白脖颈上暧昧的红痕,笑着打趣。

        余瑶懒懒地伸出手指,指了指书屋的方向,道:“教训,方才给的。”

        “应当够他难受一段日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