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107章

第107章

        第107章

        余瑶恢复伤势那一天。

        狂风止歇,荒沙平荡,茫茫夜色中,星河璀璨,夺目无比,描绘成了一幅壮阔诡谲的奇景图。

        禁地之中,这样的异象十分难得。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顾昀析和蒲叶等人尽皆抬眸,永乐古佛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而后转身对他们道:“天降异象,神灵现世,是十三重天的大喜事。”

        蒲叶和汾坷都下意识地看了眼禁地深处的位置,脸上弥漫出喜出望外之色:“瑶瑶的伤彻底好了。”

        “我去瞧瞧阿姐。”

        尤延搓了搓手,多日来连着笼罩在眉心的阴云散去,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来,现出一派少年气息。

        “不必。”

        顾昀析眉头微挑,看着半空中的某一处,将手腕上松松戴着的佛珠手串取下来,捏在手里,一颗颗地转过去,语调漫不经心,带着些懒散的意味:“伤好了,学会偷瞒着不出声了?”

        蒲叶等人同时露出意料之外的神情。

        他们的神识发散出去,却根本没有寻到任何余瑶的气息。

        这样的结果,若是余瑶真就藏匿在暗处看他们,便只有一种解释。

        余瑶现在的修为,已经在他们之上了。

        至少,也和他们处在同一个层次了。

        这未免也太可怕了。

        “真的在啊?”

        蒲叶摸着鼻梁骨,仍有些不信:“这个修为提升的程度,是不是太过了点?

        你给她用了几株神草?”

        顾昀析斜斜瞥他一眼,根本懒得理会。

        余瑶现出身来。

        有光莲在她足下成型,她赤着足,裙边滚动,一步一顿,从不远不近的云头降下。

        顾昀析伸手摁了摁皱得化不开的眉,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余瑶变了双短靴出来。

        汾坷顿时笑得不行。

        余瑶顿了一下,很乖地将靴子给套上了。

        尤延下意识地感应了下她体内的灵力波动,然后愕然发现,居然一丝一毫也感觉不到。

        站在他们跟前的,像是一个从未接触修炼之途的凡人。

        若说先前他们还有几分不信,现在却是,不信也得信了。

        “更漂亮了。”

        蒲叶言语匮乏一些,他从上到下细细地扫了余瑶一遍,夸赞道:“气势也不一样了,不错。”

        余瑶原本还绷着笑,现在却有些忍不住了,她很自然地将自己的手搭在顾昀析有些突出的腕骨上,肌肤奶白,光泽细腻,她道:“照你这样的说法,我从前未必就长得见不了人?”

        这话,蒲叶不接了,他抿了抿唇,胳膊肘轻轻地推了秋女一下,无奈的求救意思十分明显。

        秋女也算是进一步见识到关键时候他的说话技术,她一边不急不慢地用一根红绸将及腰的长发松松绑起,一边笑:“倒也并不全然胡说。”

        她细看了余瑶几眼,忍不住道:“分明样貌没变什么,但气质确实不同了,以前显得更柔弱些,现在呢,则更明艳些。”

        余瑶手捂着脸,眼睛完成了月牙状,她脑袋往顾昀析肩上一靠,道:“完了,从前的美还是独一份的,现下成了明艳大方那一挂,与宿宿站在一起,当真要被压得翻不了身。”

        说完,她朝秋女使了个眼色,问蒲叶:“你觉得我与宿宿,哪个更好看些?”

        蒲叶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要命的问法。

        他迟疑了好半晌,目光在余瑶和秋女之间转了很久,顾左右而言其他很久,也没说出个确切的答案来。

        难得见他这样,余瑶之前听顾昀析提了两句,原还有些不信的心思,现在全部得到了印证。

        秋女见状,眼睑微垂,碎发散在耳侧,露出张娇俏的小脸,她虚虚地牵住余瑶的手,很轻地叹了一声,道:“对蒲叶神君来说,两个妹妹自然是最要紧的,瑶瑶,你就别为难他了。”

        这一口一个神君的。

        比当初跟汾坷避嫌时还要生疏。

        话语软绵绵的,里头的意思却像是带了刺似的。

        蒲叶脸色登时就隐沉了下来。

        余瑶的手指,被秋女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

        “瑶瑶,你的修为在什么水平了?”

        点到为止,秋女轻飘飘地转移了话题,问出了大家最想知道的问题。

        余瑶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指了指顾昀析,道:“比他差些。”

        蒲叶:到底是谁飘了,怎么一出来,就能拿顾昀析做对比了呢。

        见他们都是满脸一言难尽,余瑶详细地解释了一下:“我现在的修为,若是在战场上直接与人硬碰硬,战力大概与蒲叶差不多,但我最擅长的,也不是打斗。”

        消化完这段话,大家都深深地沉默了。

        都想起了曾经与天族大战时的那枝黑莲。

        现在余瑶伤势彻底恢复,辅助的效果定然也是成倍增加。

        其中,又以云浔的体会最深刻。

        就是因为余瑶的加入,他愣是被实力稍逊的凌洵给揍趴下,而那个时候,余瑶的灵力,连一个才入门的低修的比不过。

        “总算是听到一个好消息了。”

        琴灵紧蹙的眉心松开了些,她看了看手里的留音玉,道:“方才魔界管事传来消息,天族的人,并没有全部守在古境外,有一小部分的邪魔已经出了古境,开始逼迫留在外面,不问世事许久的老辈们。”

        “而且,西天那边,他们也派了人去。”

        说到这,琴灵看了眼永乐、安乐两位古佛。

        “西天那边他们也打主意?”

        余瑶嘴角翕动:“胆子比我想的要大。”

        “都想着一统六界了,不止胆子大,胃口也大。”

        西天和十三重天差不多,但那边的菩萨和古佛是出了名的不管事,真的什么事都不会插手,不管什么魔族祸乱啊,邺都暴动啊,亦或是六界有名的盛宴盛事啊,他们从来不参与的。

        千百万年来,都是如此。

        因为出现得少,在外界的眼中,便有许多神秘色彩。

        但他们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

        除了一众古佛与菩萨,西天还有一位主佛。

        六界之内,百族之中,修为仅在顾昀析之下,而且这个差距,也不算大,这么多年过去,他应是愈发强大了。

        因此,天族面对西天这方势力的时候,罕见的没有用武力直接逼迫,哪怕先前发现了永乐安乐的踪迹,也没有下死手,而是各种商谈,温水煮鸭子一样的给足了时间思考。

        但也正是这幅赖皮德行。

        将原本来寻药的两位古佛彻底惹恼。

        余瑶问了问她疗伤的这十多天,大家都有什么收获。

        现在外面又是个什么情况。

        她得知,千秋草已经被找到了,落渺取了一片叶子用来恢复人身,扶桑守在她身边,现在两人还没有出来,另外的两片叶子,被两位古佛给收了,又因为这个人情,西天的那位主佛还亲自联络顾昀析道谢。

        粹粹出世所需要的神土,余瑶也带了回来。

        总归,除了天族那一堆糟心事,一切都在往好的一面发展。

        余瑶提起的心,稍稍放松了些。

        大家说话的时候,顾昀析往往是不说话的,他嫌吵,脾气容易上来,也懒得说话,就懒洋洋地靠在树干上,余瑶的手指头替代了那串受罪的佛珠,被他一个一个骨节地捏,很乖地顺着他的力道走。

        和她的性子一样软。

        等人都散了,大家各自忙各自的,余瑶脸上带着些得意的笑容就遮不住了,她将自己一张小脸往顾昀析眼前凑,好看的杏眸微眯,像是两轮弯月,里头盛着星河中的水,她像是不点不满意顾昀析波澜不惊的态度,问:“析析,你不觉得惊讶吗?”

        顾昀析扫了眼她脚上的短靴,不温不淡地嗯了一声,道:“伤好了,鞋都不穿了,确实挺惊讶。”

        余瑶显然不是等的这个惊讶。

        她顿了顿,主动将手放在他的掌心里,道:“我的修为啊,涨了好大一截,你不吃惊吗?”

        求夸奖三个大字就差印在小姑娘的脑门上了。

        顾昀析抚了抚她的黑发,嗅着消失了十几天的莲香,嗓音有些哑:“嗯,小神女厚积薄发,一鸣惊人,是好事。”

        “那你夸我。”

        顾昀析笑了一声,语调懒散:“行,夸夸咱们的小神女。”

        余瑶满意了,笑着同他客套:“哪里哪里,帝子大人教得好。”

        令余瑶意想不到的是,接下来等扶桑和落渺的几天里,顾昀析对她进行了很严格的训练。

        从前有碍于修为和灵力,她所学的东西有限,有很多大杀招和法诀都只是半吊子,现在有了磅礴的灵力做支撑,她头脑又灵活,东西领悟得飞快,那样的进步速度,令蒲叶等人看得啧啧称奇。

        除此之外,顾昀析开始教她处理六界事宜。

        如何制衡,如何立威,如何与下属接触。

        余瑶是真的不擅长这个。

        她性子软和,向来是你只要不是很过分真惹到了我,我就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反而闹得我自己心里不开心的那类人。

        顾昀析教她的,却是纯粹的杀伐之道。

        她学得头疼。

        “析析,你还是教我法诀吧。”

        第三日,余瑶丢了手里的笔,以手托腮,一张小脸皱得不成样子。

        顾昀析从身后将人环住,有些凉的长指托起她的下巴,声音低沉:“不是说要帮我?”

        “那我这是……”余瑶有点崩溃地用指尖点了点面前的一大堆本子,“得帮你批公文?”

        “不愿意?”

        顾昀析亲了亲她的发顶,语调还算温和。

        “也没谁跟我说当帝子妃还得会这个啊。”

        余瑶很低声地跟他抱怨:“原本都是些芝麻大点事,神官筛选出来,就成了天大的事,一长串一长串的,看得我头晕。”

        顾昀析忍不住笑了一声。

        果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人。

        见解和喜好,基本都算重叠了。

        头疼归头疼,但余瑶并不娇气,顾昀析交给她的事,她每回都会用十二分认真去对待。

        在等落渺的这十几天,余瑶将顾昀析教的东西学了个七七八八。

        终于,赶在月末,落渺恢复了人身。

        顾昀析传下命令,准备关禁地。

        十三重天每一个都绷紧了神经。

        一场殊死之战即将开始。

        而令余瑶感到意外的是,一直等在古境外面的天君等人,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带着所有的部下,退出了古境,返回了他们的大本营。

        像是等一个猎物,等到彻底没了耐心一样。

        这是个什么意思,没有人能摸准。

        但是在一日后,余瑶就明白他们打的什么主意了。

        “外面的人传来消息,天族集结大军,攻上了十三重天,天君放下话,先天神灵一日不归,便一日灭一方土地,从天渊开始打起。”

        云浔将留音玉重重地拍在桌上,面色阴晴不定,语气很重,一字一顿:“他简直没有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