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105章

第105章

        第105章

        余瑶指尖捏着他的袖片,摁在微微凸出的青竹纹理上,惊起一丝丝的刺痛,她现在心里有些乱,那颗混着金丝的血珠太刺眼,让她的鼻尖忍不住有点儿发酸。

        但身后盘坐在地上,开始疗伤和调整气息的人,又让她知道,现在不是吐露心声和胡思乱想的时候。

        有很多事,都在等着他们去做。

        余瑶将脑袋磕在男人清瘦到有些硌人的肩膀上,声音很轻,猫儿一样,一不留意,就被风吹散了,她说:“析析,再等等我。”

        再等等我,不需要很久。

        等我伤好了,等我能挑起这样的重担了。

        你就不再是一个人了。

        顾昀析罕见地愣了一下,而后,眼里难得现出明显的宠溺和纵容来,他抚了抚余瑶的乌发,声音一如既往的懒散:“怎么又撒娇,这么多人瞧着,也不羞?”

        话虽如此,他扣着余瑶腰身的手,却一直未曾松动。

        堪称口嫌体直第一人。

        他设了一层小的结界,外面的人瞧不见里边的场景,当然现下这样的情形,也暂时没人会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

        “咳!”

        蒲叶握拳至于唇侧,像模像样地假咳了一声,他不轻不重地敲了敲结界,声音传递到余瑶和顾昀析的耳里:“二位,好歹在人前注意下,腻歪够了,就赶紧出来商量一下下一步对策。”

        余瑶脑袋埋在顾昀析颈窝里,胡乱地蹭了两下,很小声地道:“没腻够,不想出去。”

        顾昀析的眉心,顿时突突跳动了两下。

        “现在不行,别乱哼。”

        顾昀析从出世到现在,头一次因为一个人,而对一样东西产生那么高的期待值。

        他当机立断,拉着余瑶出了结界,准备去找神草。

        他们现在才入禁地,离禁地之门不远,因而并没有什么危险,但若是进入禁地深处,就真是不一定,不管遇上什么东西,都是有可能的。

        长风远啸,落日余晖,缀在天边的烈日被牵扯着投入了深海之中,一跃而下没了踪影,但吹到面颊上的风却仍是滚烫的,没一会儿,就感觉脸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

        禁地的环境,远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好。

        而且十分可怕的是,他们发现,体内的灵力消耗完了,就不会再生出来了,直到灵力殆尽,就会被完全排斥,强行退出禁地。

        这样的规则一经人发现,便马上引起了所有人的高度关注。

        想想在外面守着的如狼似虎的天族和邪魔,一旦被弹出去,是个什么后果,根本不敢想象。

        当即,西海龙王和妖祖就挥挥手,表示就在禁地门口守着,神草什么的,就不跟着去掺和了。

        就算掺和了,肯定也没自己的份。

        还不如盛事点守着自己的灵力干等呢。

        这样的决定,正好中余瑶等人的下怀。

        禁地危险,他们的神力也有限,一旦出了什么事,还要顾其他人的安危,也是个负担。

        像这样识趣的,再好不过了。

        临分别前,夏昆顶着莫大的压力,将手里一个样式简单的平安香囊送到了余瑶的手中,很有心的是,囊里的香,是特制特调的莲香,勾勒的花纹也很简洁。

        “小神女。”

        夏昆笑起来,令人如沐春风,他没有说别的煽情话语,只说了句:“一路顺风,马到成功。”

        余瑶含笑颔首,接了他的好意,也从空间戒里拿出一柄玉扇,每一根扇骨上,都刻着一朵小小的莲花,夏昆的眼眸亮了许多,他珍而重之地收了起来,看得出十分喜欢这件回礼。

        最后,他们十个人决定兵分三路。

        顾昀析余瑶去找无暇神草疗伤。

        扶桑,蒲叶和落渺去找千秋草恢复人身。

        剩下的人,去找另外的天材地宝和机缘,有发现随时用留音玉联系。

        当天夜里,余瑶和顾昀析就照着神图上的位置,一路向西。

        很快,就进入一片荒沙之中。

        举目茫茫,天地一线,余瑶站在土丘上,被风沙吹得皮肤都像是被剜下来一层,她半眯着眼,不断地对比神图上的位置,最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连她自己也有些疑惑。

        怀疑手里的这块,被天族暗中掉包换成假图了。

        就这样的地,别说神草了,连棵普通的荒草都看不到。

        顾昀析倒是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哪怕跟她同样的举目四望的动作,也依旧显得气定神闲,不慌不忙。

        到了后半夜,繁星点点,余瑶惦记着别的事,把找神草的任务交到了顾昀析的手里。

        她则拿着留音玉,一个一个地给记忆中甚少联系的人留音。

        这个活枯燥而不讨好,顾昀析看了,直皱眉头。

        “惯得他们什么毛病?”

        他的语气很不好,甚至有些恶劣。

        寻常时候,余瑶是不会这么一一提醒,多管闲事的。

        但是现在,关系到各族各派的性命,若是她一个个的提醒过去,能够挽救多的性命,也不算是多此一举。

        余瑶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当她提醒到昆仑剑修一脉时,对面出乎意料地沉默了下来。

        “小神女的意思,我们都明白,现在天族已经占据了古境深处的大半地盘,我们也得到了讯息,只是若要就此退出古境,我等也实在是不甘心,古境万年开启一次,我派弟子才进来没多久,若是空手而归,许多弟子,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来了。”

        普通剑修的寿命,也就在几千、万年间。

        话已至此,各有各的想法,余瑶也没有强迫他必须从古境中撤离。

        她心里默不作声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我相信昆仑掌门该有自己的判断和抉择,便不再多说了。”

        谁也没想到,在这个关头,突然插进来一个比较粗哑的男子声音,他十分激动,并且觉得自己说的话十分在理。

        “古境归神族开启,发生这样的事,难道神族不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吗?

        现在神族自己当了缩头乌龟躲进禁地中,倒让我们这些无辜之人遭此劫难,现在又假模假样的来提醒我们退出古境,什么宝贝都好进神族的肚子里。”

        余瑶目光一凛,她的声音严厉起来,被气得笑了一声,道:“神族求你们进古境了?

        每次死在古境中的人不计其数,我们都要负责?

        你们自己都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要我们把你们的命当宝贝一样的呵护,未免也太理所应当了。”

        那人并不胆怯,相反更加激进,甚至言语之中,开始有恃无恐地叫嚣:“照您如此说,先天神灵得六界推崇,受尽爱戴,大难来临之际,却半点作用也没有?

        只会叫人退出古境?

        让我等损失惨重,失望而归?”

        余瑶并不气恼,她一字一句地道:“那么在大战来临,六界存亡之际,我希望昆仑派能力挽狂澜,拯救苍生,而不是做天族底下的附庸走狗,别的本事没有,只会无脑狂吠。”

        那头的人被噎了一下,像是没有想到素来高高在上的神女,居然也会说出这样的字眼。

        不过,这样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那边阴阳怪气地嗤笑了一声,道:“余瑶神女当真如传言一样,别的本事没有,就一张嘴皮子厉害,丝毫不饶人。”

        理不清的人,余瑶也没想和他怎么争执辩论。

        她才准备放心留音玉,就被身侧面目沉如水的男人夺了过去,一道雷霆从他的指尖蹿出来,直接顺着光滑的留音玉表面闪到了对面,一道扭曲到了极点的惨叫声紧接着传到了余瑶的耳里。

        这个过程,快到了极点。

        顾昀析捏着留音玉,慢悠悠地吐出一个滚字来。

        那边得到了教训,再不敢造次,又怕再被教训,立刻切断了留音玉。

        “析析。”

        余瑶拉了拉他的衣袖边,道:“没事,咱们大人有大量,别被这样的人气到了。”

        “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顾昀析瞥了她一眼,将她手里的留音玉夺过去,啪的一声碾成了碎末,他的语气实在是不好,压抑了很深重的戾气和躁怒:“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提醒什么?”

        “他们自己意识到不对,还不想着退,不就是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你一个个提醒过去,有哪个领了情?”

        顾昀析被那句余瑶神女果然什么本事也没有刺激到了,不怒反笑,他语气轻缓,带着四处流窜的寒意,“既然那么想死,那就给我死好了,左不过尤延的邺都多几缕亡魂罢了。”

        好心被误解,余瑶也真的不难过,她的脾气一惯如此,不亲近的人怎么气她,她都不会放在心上,心大得可以。

        “你说得对,左右他们自己会将利弊衡量一遍,我凑上去提醒,反而将自己当成出气筒送到他们跟前了。”

        “这件事,不该管的。”

        余瑶从善如流地顺着他说,好歹让他脸上的愠怒之色减了些。

        顾昀析捏了捏她柔若无骨的手掌,道:“你这样的性格,容易被人骑在头上欺负,别想着什么都算了不计较了,我往日教你的,现在都忘了,嗯?”

        余瑶:“没忘。

        我就是想着,在你身边,也没可能被别人欺负到。”

        顾昀析捏了捏她的腮肉,“怎么在我身边,却学了西天那帮古佛的性子?”

        远方荒沙里,蓦地开出了一朵朵绯色的小花。

        余瑶眼尖,她的手蓦地从顾昀析手掌中抽离出来,指着那片荒沙,声音有些激动:“析析,快看,那是不是无暇神草?”

        顾昀析垂眸,看了看自己空了的手掌,有些不悦地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