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93章

第93章

        第93章

        留在山脉里暂时出不去的,都是人精,听到清家被关押的消息,略一打听,再结合自己的猜测,事情始末被还原得七不离八。

        一时之间,各种唏嘘声起。

        清家,居然悄无声息地将自己与天族这个烂摊子绑在了一起。

        这实在令人意想不到。

        说白了,天族现在就是苟延残喘,早就没有了当年的威风八面,而天君天太子等人之所以还安然无恙地活着,不过是因为那日天道降下的意志,对六界有着极强的束缚作用。

        这样的局势,清家都落井下石就已算仁慈,怎么还上赶着自己凑上去?

        而且,天族和妖族素来互相看不顺眼。

        其中,又以江家为典型,那对天族,是真没有好脸色。

        而清家和江家,是姻亲关系。

        所以一直以来,清家表现出来的,和天族十分不对付。

        现在想想,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之前的那些,全是假象,清家,只怕是早就站在天族那一头了,清家家主,就是潜伏在妖界之中的天族探子。

        许多平素和清家来往密切的世家掌权人参透完这层关系,脸一下子就黑了。

        神经病。

        坑死人。

        接下来,十三重天就应该查到他们头上了。

        另一头,主峰的临时地牢里,琴灵和蒲叶等人都在,余瑶不放心,拉着顾昀析一前一后进去。

        跟想象中一样,清家家主矢口否认,老头挺倔,不见棺材不落泪,料定了他们拿不出证据,便口口声声称十三重天仗势欺人,随意给清族扣帽子。

        余瑶进去的时候,是尤延在审他,什么话也没撬出来,倒是清家家主翘着胡子蹦出来一句:“老夫平定六界有功,从前也是跟在帝子麾下征战的,时至今日,就因为将已故女儿的遗物交到了沫沫手中,便成了死罪?”

        “帝子是否太过黑白不分?”

        “放肆!”

        尤延拍案而起,他到底年轻气盛,火气来了,当即就要出手,被夙湟伸手制止了。

        “这老头真连脸都不要了。”

        渺渺拍着翅膀,声音嫌恶。

        “你们先出去吧,这里交给我们。”

        琴灵和夙湟对视一眼,对守在外面的几人道。

        这个地牢,里头还有一个隔间,略施法术,便可看到地牢里发生的一切事情。

        蒲叶眉头紧锁,他和汾坷对视一眼,拉着仍未彻底平复下来的尤延去了后面的隔间。

        余瑶系着一件披风,流水一样的皮子,孔雀纹繁复,将她一张小脸衬得有些圆,看起来精致得像个瓷娃娃。

        这样看,她的脸色好了不少,至少有些精神了。

        顾昀析一刻不停地捏着她的手指头,缓解自己的头疼和随时可能爆发的狠戾。

        他们一前一后进隔间的时候,蒲叶正闭着眼揉着太阳穴嘲笑尤延:“好歹是邺都少主,说出去也是镇压百万鬼噩的人,现在被一个老头气成这幅德行,看来你也只能吓吓鬼了。”

        尤延瘫在椅子上,随他说。

        扶桑手掌往半空中一拂,巨大的影像显露在大家面前。

        地牢里,琴灵陡然一鞭,火花擦在地面上,带得清沤脸上火辣辣的疼,他脸皮抖了抖,冷哼一声:“琴灵神女是想屈打成招啊。”

        “你说得对。”

        琴灵栗色的瞳孔逼近,她目光在清沤的脸上转了一圈,笑得肆无忌惮:“既然在你眼里,十三重天做什么都有另一层含义,那么讲与不讲,都无所谓,只是我十三重天神女所受的罪,是肯定要从你身上还回来的。”

        清沤又是冷冷地哼了一声,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夙湟没了耐心,将手中的玉牌往桌上一丢。

        清脆的一声响令清沤抬头,在看见玉牌上大大的一个天字以及那股再熟悉不过的威压后,瞳孔蓦地收缩了一下。

        这是象征天族的玉牌,持玉牌者,都是在天族拥有举足轻重分量的人物,他统共也未曾见过两块。

        足见其珍稀与真假。

        清沤只听过夙湟的名,未见夙湟的人,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真人,一时之间,眼中的犹疑几乎溢出来。

        “我的部下传来消息,说清家天赋出众的嫡系血脉,都各有各的借口外出,实则被接到了天族培养,你自己也知道,此番行动败露,将成为天君手中的弃子吧?”

        夙湟坐在长凳上,姿态高贵,话语不紧不慢,一字一句缓缓道来。

        清沤这些不说话了,他只是盯着夙湟看,像是在思考些什么东西。

        “余瑶神女大度,不与无辜之人计较,江家此番遭劫,她下令,只罚了江鎏一个教女无方的罪,天诛降九十九鞭就过去了,江家其他人都未被波及。”

        琴灵扬了扬鞭子,慢悠悠地接:“天族在十三重天有内应,十三重天就没有内应安插在天族?

        你死之后,我随意挑个刺儿,想要将剩下的清家子嗣拉出来,你说,简不简单?”

        清沤想说不可能。

        天君不是那种人,若是如此行为,以后,谁还会替他办事呢。

        可想起在记灵珠上看到的,他心里又蓦地没了底。

        夙湟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红唇微张,声音寒凉:“清沤,在君主的眼中,死人是没有价值的。

        就是不知道你送过去清家后裔,有没有快速崛起,能撑起一片天地的天骄人物?”

        清沤表情一下沉了下去。

        在没有看到那块天族令前,他心里抱着不过一死的想法。

        看到之后,才发现,永远是人测不如天测。

        十三重天,是不会罢休的。

        上次,因为云烨的事,他们不惜打上天族的门,这次,他们让那细作进入天族内部,随意寻个由头,弄出些矛盾,将清家子弟全数赶出天族,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夙湟有一句话说得对。

        对君主而言,最没价值的,就是死人。

        对死人的承诺,是可以违背的。

        “你们想知道什么?”

        半晌,清沤哑着声音问:“若我说了,你们又能保证些什么?”

        夙湟轻轻扯了扯嘴角,用帕子细细擦过手掌,掀了掀眼皮,扫了他一眼,“冤有头债有主,我跟你保证不了什么,但这一辈的事情,不会牵扯到清家后裔,他们只要不作死,能为天族所容,会活得很好。”

        到了清沤这个年纪,大半辈子都已过去,心里牵挂惦念的,不过只有两样,家族繁荣和后嗣。

        前者,肯定是不能够了。

        后者,若是他死倔到底,一字不招,怕是也保不住。

        清沤抱住了头。

        琴灵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听说你膝下唯一女,她嫁入江家,成为当家夫人,后生下江沫沫与清源,她走得早,死前,将一儿一女托付给江鎏和你,但是你这个外祖父,做得真是差劲,就是不知,你女儿可有半夜入你梦的时候?”

        清沤猛的抬头,额上的皱纹堆叠成了褶子,他声音像是硬生生从胸腔里挤出来的一样:“似你这样的先天神女,懂什么人间疾苦?”

        “我是不懂人间疾苦,但我保卫六界,肃清魔域,我知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我不会伤害无辜,不会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不择手段,不会为了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费尽心机伤害至亲,害人害己还连累无辜。”

        琴灵笑了一声,又道:“天天传我们这些先天神族如何嚣张跋扈,草菅人命,能不能睁大狗眼瞧清楚,谁先陷害的谁,又是谁竭尽全力地保护无辜之人。

        余瑶,神根受损,莫名其妙就被天族拿去做靶子,极尽利用,她做错什么事了?

        她冤不冤?

        就这样,事后反击,又成了你口中的挑起战争?

        感情我们这些先天神族,就活该去死?”

        说完,她扼住清沤的脖子,逼问:“我且问你最后一声,还有谁,是天族的底细,还有,焚元古境之行,天族到底打着怎样的主意?”

        清沤早就被封住了修为,现在的身体与凡人无异,他渐渐地开始挣扎,喉结上下滑动,最后像是想清楚了,也妥协了。

        他道:“我说。”

        琴灵像丢垃圾一样地丢开他,一双淬着冰霜的眼瞳静静地注视着他。

        冥顽不灵的老东西。

        要不是他早在自己的神魂中设了复杂的禁制,强行用搜魂术会方便很多。

        “我所知道的,还有魔界的原家,妖界的陈家。

        焚元古境一行,我知道得不多,只是天君一再强调,届时乔装,隐匿气息,跟在十三重天身后,浑水摸鱼,见机行事。”

        琴灵冷哼一声。

        余瑶和顾昀析悄无声息地从隔间进了地牢。

        “你还不说实话?”

        地牢有些冷,余瑶紧了紧自己的披风,她咳了一声,走到琴灵跟前,问:“怎么不用搜魂术?”

        “许是知道事情败露,早早地就设了禁制,我们强行施搜魂术,会有很大的反噬。”

        琴灵略跟她解释了两句。

        余瑶点头,手指头凝出了一朵颤巍巍的小白花,奇异的芳香瞬间笼罩整个地牢,她才要继续动作,就见顾昀析沉着脸拉过她的手,劲使得有些大。

        “站一边去。”

        他看了余瑶一眼,目光中的警告和戾气几乎满溢出来。

        余瑶这个时候,还算是听话。

        他说站一边去,她就乖乖地站到了夙湟身边。

        顾昀析一身清冷的黑衫,并不显得老成,相反,矜贵出尘,如霁月,似清风。

        只是接下来做的事,和他玉树临风的病弱公子形象截然相反。

        顾昀析对清沤强行施了搜魂咒。

        细数,六界之中,也只有他敢如此了。

        清沤猛的惨叫一声,痛苦难当,很快就人事不知地昏了过去。

        半晌,顾昀析睁开眼,眼瞳之中,略有异色,余瑶拉了拉他的袖口,仰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问:“怎么了?

        可有搜到什么?”

        “先前的说辞,有真有假,妖界的陈家是天族安插的细作,原家是被他无端拉下水的,清家和陈家,早在千年之前,就和天族搅合在一起了。”

        余瑶好看的眉尖蹙起,她问:“那焚元古境之行呢?

        天族到底有什么意图?”

        顾昀析眼瞳里的墨色沉了沉,他道:“这个,他说的倒是真的。”

        余瑶:“江沫沫一事,也是他精心策划?

        目的是除掉我,令十三重天动怒,失去理智,引起六界百族众怒?”

        顾昀析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余瑶指尖有些发白,又像是松了一口气,她看了眼昏过去的清沤,问:“那这里,你打算如何处置?”

        “丢进万魔窟里,让他自生自灭。”

        顾昀析没有迟疑,声音冰冷。

        余瑶的善心并不会用在这等人身上,她点了点头,冰凉的小手缩进他纹着祥云的宽袖中。

        地牢阴冷,琴灵等人还要出去处理后续。

        余瑶和顾昀析慢慢吞吞地走在后面。

        男人身子高大,步伐也快,但余瑶走得慢,他没办法,一边给她输灵力,一边破天荒地翻起了旧账。

        “下次,还要逞能,自己操控上霄剑?”

        余瑶脚下灵巧地避开一个小水坑,一手被他牵着,一手提着裙摆踏到实地上,老老实实地摇头:“你最厉害,交给你操控就行。”

        顾昀析焉能不知这是她的惯常敷衍套路。

        他停下步子,额上突出一根青筋来,整个人显得阴郁而沉冷,“余瑶,我说的话,你能不能听一下?”

        “我听了啊。”

        余瑶嘴一撇,拖出些委屈的调子:“好好的,我还是伤患,你凶我做什么?”

        顾昀析掀了掀眼皮,突然转身就要走。

        余瑶诶了一声,拉住了他。

        “放手。”

        顾昀析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落在自己手腕上的佛串上,情绪显然已到了失控边缘。

        这也就是对着余瑶。

        今日,没她拦着,这里不知得伤多少人。

        但他本来就镇着世间所有的负面情绪,今日压了一天的戾气,勾动起了更多蠢蠢欲动的东西,他得独自平复解决。

        这是个痛苦而煎熬的过程。

        所以他从来随性而为,与其让自己不愉快,不如叫该受罚之人痛苦。

        余瑶没放手。

        她点了点自己泛起桃花色泽的脸颊,道:“呐,让你亲一下。”

        “别不开心了,好不好?”

        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哄小孩子。

        行。

        偏偏就有人吃这一套。

        这两句话,就像是在干柴上浇了一桶油,顾昀析心里的躁怒,失控,全部都转换为另一种不可言说的情欲。

        他扭头,看了看阴冷过道里的环境,很快布置了一层结界,男人喉结上下滚动两圈,出口的声音,哑得不像话:“你磨磨蹭蹭吊在后面,是想让我亲你?”

        这个结论,显然让人心情大好。

        余瑶捂脸,耳朵尖都漫上一层嫩粉,她真的不明白,都是第一次谈情说爱,怎么他说这些话,就这么的娴熟。

        “你到底亲不亲,不亲就走了。”

        余瑶伸手推了他一下。

        顾昀析蓦地笑了一声,他道:“亲,怎么不亲,结界都布置下了,拿来摆看的吗?”

        他亲了亲余瑶光洁的额心,又一路向下,身上的竹香混合着余瑶身上馥郁的莲香,成了一种十分勾动心弦的浅香,不浓不淡,跳跃在鼻尖上。

        顾昀析在余瑶修长白皙的脖颈间流连,越蹭越不满足,他轻而易举地钳制住推他胸膛的两只手,声音哑得不像话:“瑶瑶。”

        “我好馋你。”

        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眼尾的痣像是淌出了血,燃烧成了一朵妖异的火花。

        余瑶眼里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水雾,她听了这话,迷蒙着反应了好半晌,好看的杏眸中点着星星的光亮,温柔得一塌糊涂,她踮脚,小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声音软软的:“析析,我也,馋你的身子,怎么办?”

        话音才落,余瑶感知到,拥着她的人,从头僵到了脚。

        洞口有冷气吹进来。

        顾昀析仰头,克制地抽了一声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