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91章

第91章

        第91章

        余瑶就是受了些外伤,看起来吓人,但吐了两口血后,除了有些疼,倒也没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多亏了蒲叶给的那件袈裟。

        当时江沫沫的修为已经超过了妖祖,它居然能抵挡三次那样的全力攻击,确实在余瑶意料之外。

        顾昀析抱着她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汾坷琴灵等人都跟了上来。

        然后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打了出去。

        夙湟有些不解地蹙眉,汾坷站在原地,有些焦急地往里面看,又一边跟她解释:“没事,就是帝子有时候脾气不太好,容易失控,过一会就好了。”

        夙湟嘴角抽了抽。

        十三重天上的神君们,一个个都还挺有个性的。

        院子里,顾昀析确实处于失控边缘。

        男人黑瞳幽深纯粹,肤色浓白,衬得眼尾的那颗小痣像是要燃烧起来一样,他将手里抱着的人放到床榻上,一言不发地从空间戒中拿出了一朵开得正盛的白色花朵。

        他将花瓣一片一片地撕下来,喂余瑶吃下去,低气压笼罩着整个屋子。

        饶是余瑶,也不敢在这时候轻易开口。

        “析析。”

        余瑶恢复了些气力,她扯了扯顾昀析的袖子,眼角还缀着血迹,一张小脸白得像纸,又像是易碎的白瓷,也因此,顾昀析十分暴躁,他想甩开那只手,又硬生生地止住了。

        等余瑶吃完那朵大花,顾昀析就站起身,他眉头皱得很紧,声音里沉着很深浓的怒气:“我先出去解决这事。”

        余瑶自然知道他说的什么事。

        “析析,你准备怎么处理?”

        余瑶扯着他绣着祥云纹路的衣袖不让走,她咳了一声,整个胸腔都震得发疼。

        “江家,全族流放魔域铁矿。”

        沉默了半晌,顾昀析看着自己衣袖上白嫩嫩的几根手指头,使力地摁了摁自己眉心:“这个时候,你还想着为他们求情?”

        他声音里的燥怒浓得化不开,余瑶对他的状态了如指掌,她有些紧张地问:“你是不是又头疼了?”

        有她在身边陪着,堕魔的过渡期已经过去,他现在很少头疼了。

        顾昀析无视她的问题,问:“雷霆弓为何不早拿出来?”

        余瑶早就料到他要问这个问题,她睫毛颤动几下,搭着那张苍白的小脸,显得格外楚楚可怜,顾昀析不为所动,见惯了她这套招数。

        “我都想过了,你以为我真傻得让她伤着么?

        那个黑色坛子,也不知道是什么,钳制住了上霄剑,也令比武台上一片迷糊,外界看不到里头的景象,我要是在浓雾未消之前将江沫沫射杀,那群人见了,该怎么想,又该怎么传扬出去?”

        怕是问也不问。

        就认定她仗着上霄剑威力不凡,帝子偏袒,在百花会上对有能力竞争的妖祖之女痛下杀手,肆无忌惮。

        那群人,一旦认定一件事,便是再怎么辩解,都是徒劳。

        哪怕有那段影像传出来,也没多少人会相信。

        因为他们始终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影像可以作假,可以捏造。

        余瑶扯了扯嘴角,又道:“如果我真那么做了,自己得吃了这个哑巴亏,而后续怎么收场,琴灵该如何,你又该如何?”

        余瑶都算着。

        所以他们看到的第一幕,不是余瑶用雷霆弓射杀江沫沫,而是江沫沫动用秘术,将剑刺向余瑶。

        顾昀析头更痛了,他勉强压制住胸膛里翻涌的戾气,居高临下地望着她,语气十分恶劣:“你想那么多做什么?

        我们这么多人在场,还不能完好地护着你回去?”

        “不能这样说的。”

        余瑶嘴唇有些干,现出些裂痕来,也失了原有的血色,她靠在软枕上,手指还搭在他的宽袖上,她又道:“析析,有些事情,我们不说,就有人会先入为主的自我想象,从前种种,六界对十三重天误会极重。

        我就是不想再看见,明明我们什么也没做错,就因为身份比其他人高一些,实力比其他势力强一些,便要承受不白之冤。”

        “这次的事情,错一点儿,都收不了场。”

        “而且,我有分寸的,蒲叶给的袈裟是好东西,它的极限能抵挡三次,江沫沫再刺一剑,雾气还未消散,我也会用雷霆弓对付她的。”

        余瑶说完,勉强撑起身子向前倾,再次拉了拉他的衣袖,声音软和得不像话:“你别生气,扶桑给我吃了恢复的丹药,你刚又拿出了仙株,我明日就能恢复如常了。”

        顾昀析目光沉沉地看着她,伸手,将她汗湿的碎发别到而后,语气却比之前更危险,他的话语回想在余瑶耳边,一个字一个字,清晰无比:“他们的误解,不会让我皱一下眉头,但你受伤,我会不开心很久。”

        “瑶瑶,今日,我十分不开心。”

        说完,他从旁边随意抽出一张椅子,坐在余瑶的床榻前,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余瑶嫩白的指尖,一个接一个地捏过去,魔气转化为纯正的灵力,温养着她的身体。

        余瑶喉头一更,她眨了眨眼睛,小声道:“我以后,再不那样了。”

        顾昀析面色稍微好看了些,但也仍是一副不想说话的勿扰模样。

        “你是不是把琴灵他们关在外头了?”

        余瑶反过来捏了捏他的小指,开口问。

        顾昀析不置可否,看其模样,显然是默认了。

        “你先把他们放进来。”

        顾昀析手一挥,没过多久,扶桑等人就冲了进来。

        被这么几双眼睛盯着,余瑶很有些不自在,她冲大家笑了笑,道:“我没事儿,你们别这样盯着我,怪让人紧张的。”

        余瑶意识不到,她仰着一张小脸,宽慰他们说自己没事的模样到底有多虚弱无力。

        她本体上还有着那么重的伤。

        如何应对修为暴涨的江沫沫?

        都被伤成这样了,还惦念着留了江沫沫一命,全然不顾自己。

        蒲叶心里像是堵了一块石头,呼吸不都畅快,他近身,摸了摸余瑶的脑袋,也跟着缓缓地笑:“没事就好。”

        “下次再让那些秃驴帮着做两件袈裟,送给我们小神女当礼物。”

        余瑶便眯着眼睛,缓缓地笑了起来,道:“好。”

        汾坷只看了一眼,便不忍再看,他咬牙,恨声道:“早知道江家这么能作妖,当年,索性就该让江鎏死在流云渡口。”

        “当年的事,就别提了。”

        琴灵用手肘撞了撞他,又上前细细看过余瑶的脸色,神色冷得不像话,她问:“今日这事,如何处理?”

        气氛一下子凝滞下来。

        余瑶看向顾昀析。

        男人鸦羽般的睫毛覆下浅浅一层阴影,他捏着余瑶手指的动作一顿,周身的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查。”

        过了半晌,他眉峰紧皱,扫了琴灵等人一眼,道:“江家随行人等,全部扣押。

        那个黑坛子为何物,又因何落到江沫沫手中,此时是她一人所为,还是有人授意,全部给我查清楚,查明白。”

        余瑶才松了一口气,又听他开口,“前来参加百花会的所有人,一律回自己的居所,不论缘由,不论家族,一律不准踏出禁制半步,等事情水落石出了,方能回去。”

        夙湟蹙眉,道:“此行前来参加百花会的,都是六界有名有姓的家族和个人,如此将人全部强行扣留,就怕会出乱子,引得六界人心惶惶,对十三重天妄自猜测,再有人顺势引导,形势对你们不利。”

        十三重天固然强大。

        但若引得六界百族集体不满,后续压力当真不可小觑。

        琴灵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她摇了摇头,道:“如此,怕是不妥,我的意思,是将与江家走得较近的家族留下来,其他的,热闹也看够了,要走便走吧。”

        “走前多敲打一番,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且让他们自己掂量。

        这么些年,十三重天几乎不问红尘纷扰事,也给了他们太多的权利,不论别的,但凡曾立过威,区区一个妖祖之女,岂敢如此欺负我十三重天神女。”

        汾坷气不过,在屋里转了两圈。

        余瑶吃下顾昀析给的仙株,渐渐的来了些睡意,身体被暖流包裹,她缓缓闭上了眼。

        蒲叶带着大家退出去,免得扰了她歇息。

        顾昀析说一不二,雷厉风行,就在那场比武闹剧过后,一个时辰不到,琴灵就从半空而落,她目光如利箭,声音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帝子有令,百花会暂停,所有人,请回到自己居所,配合调查。”

        “什么意思啊?”

        “这是要将大家都软禁起来?”

        “我们是接了帖子才来的,怎么现在还不能走了?”

        “……”

        不出意料,聚集在主峰之上的人傻了眼,当即,议论声不满声都传了出来。

        琴灵不为所动,她红唇轻启:“届时,调查结果出来,十三重天一一备上厚礼向诸位赔罪,但现在,希望大家理解。”

        “余瑶神女受伤,十三重天会追查到底,绝不姑息轻饶与此事相干之人。”

        说完,就走了。

        有人不信邪地硬闯禁制,被打了回来。

        “这事,也只有十三重天有魄力干得出来。”

        凤族少族长婉清对着云浔感慨了一句。

        “我探了一下,禁制被帝子加固过了,想要偷溜,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母亲放心,十三重天不会为难无辜之人,我们晚两天再走便是。”

        云浔看了看妖祖等人居住的方向,目露讥笑:“这一遭,江家也不算冤,江鎏教女无方,没什么好辩解的。”

        真正看得懂局势的,宁愿对蒲叶动手都不会对余瑶动手。

        “江家,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

        婉清感叹一个大势力的分崩瓦解竟来得如此容易。

        而于此同时。

        妖祖居住的院子里。

        江沫沫人事不知地躺着,整个人都蜷缩成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一直发着抖,高热不退,妖祖和清源就坐在外面院子里的石凳上,彼此相望,神色复杂。

        “父亲。”

        突然,清源起身,才要说什么,就被妖祖大力压着肩膀坐了回去。

        “坐着。”

        不过是一日之间,江鎏整个人都像是老了下来,他神情木然,捏着茶杯饮了一口水,又猛的闭了眼,道:“没用的,沫沫对余瑶神女出手的时候,我就知道,江家完了。”

        “儿子昨夜有劝过她,却万万没想到,她居然不惜动用母亲遗物,也要重创余瑶神女。”

        清源抱着头,声音哑得不像样子。

        江沫沫躺在床榻上,已是废人,这是她自己造的孽,而他和父亲看了,都仍险些流出泪来。

        那作为受害者的余瑶神女,本就羸弱的身体,这回再因为沫沫再雪上加霜,十三重天那群人看了,帝子看了,又该是怎样的想法。

        没将他们一起废了,都算是手下留情了。

        现在只是将他们的院子困住而已。

        江鎏对着天空中的几股晦暗气息抱拳,声音粗哑:“属下知错,教女无方,愿自戕谢罪,请帝子宽恕江家众人,留江家一点血脉。”

        一个清冷的身影出现在跟前,顾昀析把玩着手腕上挂着的佛钏,眼皮也没抬一下。

        过了半晌。

        他道:“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