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85章

第85章

        第85章

        山峦重叠,百花盛放。

        山巅之上,绵柔的雾气将人笼罩,十步之外,只能闻声,见不到人影,白色的小兽扑到缝隙上生长出来的巨大松树上,微黄的松针簌簌掉落。

        “八两。”

        秋女轻易地寻到一根壮实的枝丫,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轻声唤。

        八两从松针叶里露出一个白色的脑袋,身上像是长满了小针,像个奇形怪状的青刺猬。

        “调皮捣蛋捉迷藏你最在行。”

        秋女坐在树枝上,长裙掩住两条笔直的细腿,她长相妖艳,美得不可方物,一颦一笑皆是不可言说的风情,她看着远方,双脚荡了荡。

        “神君也有偷窥的习惯吗?”

        秋女侧首,声音十分好听,每个字眼里都像是藏了一把小钩子,尾音上挑,像是要将那声音印在来人的心里去一样。

        一道清冷的月华倾泻。

        大树之下,一人长衣广袖,若皎月长风,简简单单一根玉簪,墨发松散,蒲叶狭长的眸子眯了眯,手中嫣红的花瓣被风吹起,从山崖上晃晃荡荡,若一叶小舟,落下了山底。

        “怎么有闲情逸致来我院门口看风景?”

        蒲叶淡淡地问。

        秋女挽了挽耳边的长发,她眼尾描着流金花纹,千娇百媚,婀娜窈窕,这样的女子,穿上最招摇的华服,戴上最繁复的头饰,必然是倾倒众生的尤物。

        可那一身绯红穿到她身上,却衬得她那张脸妖艳稍褪,多添纯净。

        饶是蒲叶这种面对美人不动如山的定性,也有瞬间的失神。

        美人榜第一。

        和瑶瑶的美截然不同,却同样引人注目。

        蒲叶到底算是半个佛修,他心若止水,对红颜媚色若对红粉骷髅,此处是他的居所,他也并未刻意收敛气息。

        秋女找到这里,显然有话要告诉他。

        “我刚刚挑拨了一对儿新人。”

        秋女像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她勾了勾唇,小指扯出一丝红线来,“呐,和你说一声儿。”

        蒲叶很快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

        他伸手,有点头疼地捂了捂眼。

        “怎么个挑拨法?”

        他颇为无奈。

        “就说,突然想成亲了。”

        秋女眨了眨眼,璨然一笑,“这也是实话,平白无故的被扯上这么一段,都多少年了,连个搭讪的人也找不到,无趣得很,秋女宫清冷,想找个人作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剩下的,就看汾坷怎么处理了。”

        秋女眉尖一簇,旋即又笑:“不过我瞅着你们十三重天的神君,似乎都不怎么能拉下面子向人解释呢。”

        “我怕他们在百花会上打起来,特意前来告知一声。”

        秋女轻飘飘从树上跃下来,拉着裙摆向蒲叶行了个礼,然后乘着变大的雪白的小兽,飘然而去。

        蒲叶没办法,抽身去了财神的居所。

        这个时候,也恰是百花会的第二日。

        晌午,音律之争即将拉开序幕。

        小一辈都开始兴奋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在年轻一辈中小有名气的人也渐渐现身,到了后来,则是世家贵族的少年天骄,领头人物。

        琴灵作为东道主,免不了来开个头。

        一道莽兽的吼声从山巅之上传来,而后,一头浑身雪白的凶兽,脚踏祥云而来,凶兽上,还斜坐着一位女子。

        红衣,容颜惑世。

        上届美人榜榜首,秋女,现身。

        周围静了一瞬,而后掀起更大的喧哗声。

        云浔悄无声息地出现,他的身边,是凤族少族长婉清。

        虽然从天宫这个大漩涡里及时抽身,但在这段感情中,她显然被辜负了许多,显得有些憔悴,容貌却仍有着一股难言的韵味,温和,沉淀。

        “这个姑娘,就很厉害。”

        婉清笑着挪开了目光,她转向自己的独子,道:“依你这般挑剔的眼光,应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吧。”

        百花会,人家选儿媳,她也免不了俗,想给自己老大不小的儿子选个道侣,千万别因为自己情感上的失败,而让云浔对情感一途失望。

        终身大事搁置下来。

        她这个做母亲的,心里焉能好受。

        秋女对四面八方打量的目光习以为然,她神色都未曾有片刻的波动,和那只变小了的雪白凶兽站在一起,唇畔挂着浅浅的笑意,眸中一片凉色。

        云浔注意的,是一身劲装,扎着高马尾,眼线凌厉的琴灵。

        她在和西海龙太子夏昆说话。

        难得的,琴灵给了这位龙太子好脸色,时不时还笑一下。

        云浔并不感到奇怪。

        所有跟余瑶有关的人或者事,她都会给几分面子。

        哦,也不止是她。

        余瑶,整个十三重天的小公主。

        团宠。

        待遇肯定不一样。

        “母亲别操心我的事了,等焚元古境一过,我就回西天继续清修,那里的生活,才是最适合我的。”

        云浔噙着笑,对婉清道。

        “怎么不操心?”

        婉清实在忍不住念叨他几句:“年纪不小了,似你这般年龄的,娃娃都长老高了。

        你天赋过人,修炼一途,母亲不担心,但就是这个……”

        “母亲。”

        云浔温和地打断她的话,道:“我自有分寸,母亲放宽心且是。”

        婉清叹息一声,神色复杂,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看,幽冥泽的人来了。”

        身边,不知哪家的少年天骄说了一声,大家的目光便又从秋女身上,挪到半空中,一步一玉莲的古韵女子身上。

        夙湟很少像这样,出现在人前。

        即使脸上已经蒙着一层面纱,也还是不习惯地蹙了蹙眉。

        秋女和她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

        两个女子,皆是身份高贵,实力不俗的那一类,各有各的傲气,也不会在人前显露不悦,她们朝对方礼貌颔首之后,各自挪开了目光。

        一道惊雷从天边炸开。

        蒲叶和汾坷出现在琴灵身边。

        这样的位置,汾坷和秋女挨得特别近。

        汾坷礼貌地避让,不动声色地拉开了一段距离。

        越来越多人赶到。

        主峰上,十个评审位置引人注目。

        这个时候,大家都还不知道评审到底定了哪些人。

        几名老者坐上了评审位。

        都是成名许久,得高望重的大人物。

        很快,就有人发现,评审团里的七人,恰好来自七大世家,每家一个位置,还剩下三个。

        “天族的评审位被撤下了。”

        很快,有人说出了事实。

        “那是自然,十三重天都是什么护短性子,余瑶神女被云烨那样欺辱,他们焉能咽下这口气?

        前阵子,双方都撕成那样了,天道出来干涉才勉强终止了一场大战,现在就是请天君现身,他也没有那个脸面和胆量出来。”

        此处没有天族的人,有人便出声道出事实。

        “且看看剩下的三个,都是何方大能。”

        在漫天的窃窃私语中,蒲叶摇着扇子走上了评审座,一屁股坐了上去。

        “原来是蒲叶神君。”

        “这是自然,这位资历最老,修为已到高深莫测的程度,除了帝子和雷劫前的汾坷,无人匹敌。

        而且往届,十三重天也必定是要占一席之位的,几位神君轮着来罢了,运气好的话,帝子也会现个身。”

        “还有两席。”

        夙湟身边的长老目光如炬,她猜测道:“可能有南宫世家一席。”

        南宫世家实力仅次七大世家,应当有此分量。

        这位长老一语成真。

        南宫世家的家主凌空而来,占了那倒数第二席。

        十位已出九位,还剩下一位,就格外的惹人争议。

        因为那一位,往日是由天族掌权人来坐的。

        有人猜测,这次,琴灵神女会将百花金贴发给云浔,这位的实力,也有资格担这个位置。

        音律之争即将开始。

        那一位,却迟迟没有现身。

        有人开始小声嘀咕:“什么人物,竟让诸位大能在此等候。”

        身边的人用胳膊撞了撞他,道:“祸从口出,老祖的告诫,你怎么又忘了,不管来的是哪位,那都不是我们能够随意议论的,惹祸上身,可没谁能救得了你。”

        那人方讪讪地闭了嘴。

        一抹剑光劈开天地,将翻涌的云海都划出一个巨大的口子,在场聚集之人,无不感受到了那股能将人神魂割裂的强大剑意。

        上霄剑破空,从诸位的头顶飞过。

        六界之中,敢如此肆无忌惮的,不做第二人想。

        既然他来了,那么这最后一个位置,也就无需再去猜了。

        这次,十三重天占了整整两个位置。

        算是首例。

        但确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真要论实力,除却余瑶和年龄尚小的尤延,每一个人,都能坐上那个位置。

        巅峰战力强得不像话。

        顾昀析慢慢悠悠地坐上了评审位,看着余瑶步履轻快地走到琴灵身边,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

        在场诸位,皆朝他躬身行礼,就连余瑶,也跟着拉了拉裙摆,行了个古老的礼数。

        “怎么来得这样晚,我还以为帝子变卦了,想叫汾坷上去凑个数呢。”

        琴灵嘴唇翕动,捻音成线,落到余瑶的耳中。

        余瑶捂了捂脸,道:“昨夜睡得晚,今日便起晚了。”

        琴灵扯了扯嘴角,估计是找不到话可以回了,没有再出声。

        作为东道主,她站出来,望着诸多热切而期待的面孔,开口道:“经诸位评审商议,明日比武赛获得第一名者,可追随帝子三月,学习大道之法,用以鼓励年轻一辈,务必奋勇争先,修炼一途永无止境。”

        滔天的声浪起。

        余瑶耳朵都被震得发麻。

        她靠近夙湟。

        这位女皇也有点遭不住这样的场合,见着她凑近,下意识地给她施了个小的隔音结界。

        “多谢嫂子。”

        余瑶语气轻快,嫂子两个字,说得无比流畅。

        因为两人确实说了要成亲的话。

        这声嫂子虽然来得早,但也不显无礼和唐突,倒现出一些子亲热来。

        夙湟耳朵尖红了一瞬,又想到了汾坷和秋女的对话,她漠然回复:“不是嫂子。”

        “小神女唤我本名即可。”

        她对这位没架子又不娇气的小神女很有好感,因而顿了顿,又道:“亦可叫我的小名,浣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