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80章

第80章

        第80章

        作为今日拍卖会的压轴之物,那块残图在众多长老的保护下,隔着一层强大的禁制,显出其真身来。

        一块平平无奇的布帛。

        却引发了人群的暴动。

        这最后一轮,直接换人,由会场的资深长老来给大家做介绍。

        这名长老长得瘦弱,宛若风中残烛,眼神昏黄不堪,声音却很有力道,稍用功力,便将洪亮的声音传遍了整座会场。

        “……五神草的残图之一,价值如何,就不用老夫给各位介绍了。

        老夫知道,今日在座多数,应当都是为此物而来,经过魔池拍卖会高层的一致鉴定,此图不含任何水分,魔池拍卖会可做担保。”

        “下面,话不多说,直接竞价。”

        他慢慢地挺直了腰背,声音的力道更浑厚了些。

        “起拍价,四千万灵石!每次加价五十万起。”

        漫天的喧哗声起。

        即使真正奔着神图来的世家门派,听见这样一个天文数字,也不免窒息一瞬。

        雅间里,余瑶笑容当即淡了,她抓着顾昀析手骨把玩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不是说三千万吗?

        这个酌情加价,直接加了一千万上去?”

        蒲叶揭开盖在脸上遮眼的帕子,眼皮抽了抽,由衷道:“一加就是一千万,这个拍卖场,黑得有点过分啊。”

        琴灵一边翻空间戒中的灵石,一边回:“也不能全怪拍卖场。

        这些天,因为残图出世,不知多少人涌向魔域。

        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据我所知,几个神偷家族也来了人,还有些蛮匪流派,防不胜防,为保证神图的安全,拍卖场总部不知派了多少长老下来。”

        “而且,这样大的买卖,六界之中,可接手的,一共也没有几个,可不就得多加些幸苦费。”

        蒲叶幽幽叹了口气,他语气沧桑:“等下拍卖会结束,我去问问上次的陈长老,看这拍卖场里,还招不招人,若是价格好看,我也留着当个挂名长老,每年还能领些供奉。”

        余瑶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自己空间戒里那少得有些可怜的灵石,嘴角往下一撇,道:“你还能去当个长老呢,像我这样的,去扫地都得碰运气,看到底缺不缺人。”

        蒲叶一听,乐了。

        “你要真存着这样的想法,就去西边吧,那些古佛菩萨座下的弟子,都拿着把竹扫帚,从天亮扫到天黑,一个个假正经,但不得不提,那边的生活,是真不错。”

        余瑶想起西边那些菩萨和古佛的秉性,经不住也笑了一声,道:“等空闲下来,是要到处去走走的。”

        她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顾昀析也是,出了鲲鹏洞,六界之大,哪里都是能闲玩的地方。

        顾昀析淡淡地提醒一句:“先成婚,再说其他。”

        余瑶指腹摁在他凸出的腕骨上,轻轻地摩挲了一下。

        有点儿痒,像是被羽毛拂过。

        顾昀析随她玩闹。

        下面拍卖场上坐着的人,大多数都保持了沉默。

        而沉寂了一会儿,各个雅间里的人开始竞价。

        “四千三百万。”

        这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的声音,听着有些严肃,来自斜对面的雅间。

        “四千五百万。”

        很快,旁边的雅间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慈悲声音,听起来就很舒服,让人不由自主地放松戒备。

        余瑶一愣,马上辨出了老者的身份。

        她蹙了蹙眉尖,下意识地问顾昀析:“怎么回事,西边的古佛都来了?

        他们对这残图感兴趣?”

        西天和十三重天一样,基本上不插手六界事务,遵循着某些死板的规矩和条例,日常没事,甚至都不会走出西天那片地界。

        他们和十三重天的神,泾渭分明,两边互不干涉,划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怎么现在突然想要插手神图?

        而且这个声音,实在太有辨识度了,基本上去过西天,跟古佛有所接涉的世家个人都识得。

        在竞价第一轮,直接表明身份,这显然有些势在必得的意思。

        同样听出这个声音的人不少。

        整个拍卖场,从上到下都静了一瞬。

        这些年,古佛基本不在红尘中行走,但并不代表实力不可怕,若是论整体战力,能跟十三重天真正一搏的,也只有他们。

        他们很少要一样东西,但一动心思,就必是要得到的。

        负责拍卖的长老隐晦地瞥了雅间一眼。

        古佛名声虽响,但今日来的,哪个不是财大气粗,名震一时的顶级世家,自然不可能被古佛一句话吓到,进而放弃神图。

        他的猜测是准确的。

        过了没多久,余瑶正对面的雅间里,传来轻柔的女子声音,但是显然,说出口的那个数字,并不显得和善友好。

        “五千万。”

        “一加就是五百万,这是哪个世家?”

        凌洵挑眉,单手撑在长长的木桌上,一跃就跳着坐了上去,“听着声音,不像是熟悉的人。”

        “这摆明了想压下古佛那头的气焰啊。”

        蒲叶将自己的空间戒丢了出来,他对扶桑道:“全部家当在这,未来娶媳妇的本都没了。”

        扶桑咧了咧嘴角,郑重地道了声谢。

        余瑶和琴灵都将自己的递了出去。

        过了好半晌,汾坷和夙湟回来了。

        当着夙湟的面,汾坷空间戒里那点积蓄实在是拿不出手。

        他偏生还要一本正经地逞英雄,侧首对夙湟说:“我听闻幽冥泽方才拍下了几样东西,等会,都划我账上。”

        夙湟身份高贵,性子清冷,出钱的事,从来不会麻烦他人。

        汾坷也就是客套两句。

        此乃建立长期良好关系的第一步。

        夙湟轻飘飘瞥了他一眼,声音空灵又淡漠:“用你那十五万灵石的家底付账吗?”

        余瑶没忍住,将脸埋在顾昀析袖子后面,肩膀连连耸动了几下。

        琴灵别开了目光。

        迎上汾坷愤怒的目光,蒲叶耸了耸肩,一脸的玩味,那笑容灿烂得,像是在脸上炸了朵烟花。

        “谁说只有十五万的……”汾坷出离悲愤,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而后开始在自己的空间戒里扣扣搜搜,竭力想向夙湟证明,自己的家底,绝对不止十五万这么多。

        夙湟伸手,拦下了他。

        “无事,以后看上什么,我买给你。”

        她脖颈修长,神色清冷,说出的话却无端令人遐想。

        蒲叶幽幽叹了一口气,“我怎么就找不到这样的媳妇呢?”

        就在几人说话间,神图的竞价已经到了五千八百万。

        而且还在稳步提升。

        六千万这个数字,最终也被旁边的古佛喊了出来。

        扶桑垂下眼睫,笑得温和:“六千万买一个信息,不值,我们便不竞价了。”

        余瑶始料未及,她下意识问:“为何不跟?

        钱不够吗?”

        扶桑拍了拍小红鸟的翅膀,道:“机缘由天,也不必花大代价去刻意强求,渺渺能觉醒记忆,已是幸事,我便不望其他了。”

        余瑶看了看他,像是想说什么,但最终也没说出来。

        琴灵直接一些,她道:“若是钱不够,我们可以再凑。”

        虽然现钱没有多少,但是各人的家底,不至于连六千万都出不起。

        扶桑摇摇头,宽和地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西天的古佛还是以往的秉性,出声要的东西,花再大的价钱,也得得到,他笑眯眯地喊出了七千万灵石的价格。

        七千万!

        余瑶泄气了,她小声地嘟囔:“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灵石。”

        简直亮瞎了眼。

        顾昀析啧了一声,如鸦羽一样的睫毛上下扇动,神情懒散,似笑非笑。

        这次竞价,残酷得令人难以想象。

        史上头一遭,很多雅间里坐着的世家摩拳擦掌,但还未开始竞价,就已经结束了。

        像西天那群古佛的加价方式,谁承受得起?

        一加,就是一千万,丝毫不整虚的。

        整个竞价过程,没有往常那样小心翼翼的试探,没有起此彼伏的报价声,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已经尘埃落定。

        另一边雅间里。

        身披袈裟,手持佛串的三位古佛依次端坐,出声竞价的,正是永乐菩萨,他笑眯眯地跟左右两位古佛说:“看来我们此行运气不错,最棘手的几位,没有来。”

        安乐古佛看着慈眉善目,这会,声音里也难得带上一缕笑意:“十三重天需要的是无暇草,跟我们不是同一个目标,这样也好,我是不想再瞧见蒲叶那张脸了。”

        “都是老邻居了,不要说这样不和气的话。”

        永乐安抚他,“只要鲲鹏帝子不出手,我们这次,十拿九稳能将千秋草的消息带回去。”

        下面拍卖场的长老拖长了的“二”字才落,“三”还未出口,他们边上的雅间里,传来一个漫不经心的,带着点懒散意味的清冷声音。

        “八千万。”

        三个字,全场寂静。

        永乐傻眼。

        余瑶也愣了一下。

        顾昀析这个八千万喊得毫无压力,余瑶却十分担心,她的下意识举动,是低头查看他空间戒里的灵石够不够。

        顾昀析扼住了她的手腕。

        “给你的就是你的,收着就是。”

        他掀了掀眼皮,声音沙沙的哑,像是有些不耐烦了,眉峰耸起,“跟我出来,还需要你花钱?”

        余瑶摸了摸中指上的空间戒,将到了喉咙口的话咽下去了。

        汾坷被他这一声八千万喊得心神荡漾,恨不得自己顶替余瑶收了那空间戒。

        夙湟清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跟我出去,你也不用花钱。”

        汾坷神情复杂地看了她一眼。

        财神啊!他这个财神是不是当得太没有面子了些?

        一锤定音,八千万拿下残图的信息,这次,古佛那边没有再争。

        很快,有长老亲自护送着残图来到他们包间前。

        顾昀析爽快利落地丢出了八块灵魂石,那些长老小心翼翼地用四个托盘给端走了。

        而那块残图,则当着双方的面,被完美拓印下来,上面的线路,标记,和余瑶得到的那块大同小异,确实是真神图。

        拍卖会场的人出去后,他们的雅间外,又来了另一批人。

        还是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