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78章

第78章

        第78章

        灯火初明。

        午时两人大打出手的那幕,谁也没有再提。

        蒲叶单独拉走了汾坷。

        小院里,余瑶和琴灵坐在石凳上,渺渺则站在两人之间的石桌上,她歪了歪脑袋,黑色的豆豆眼里带着些担忧。

        余瑶安抚她:“放心吧,不会再打起来的。”

        渺渺的眼神很是一言难尽,她默了默,最后还是道:“他们要是再打,帝子脾气一上来,这次,得够他们疼个十天半月的。”

        余瑶当即笑出了声。

        三人还没多说几句话,蒲叶就前来喊走了琴灵。

        冷冷清清的小院里,石桌石凳,还有掉了大半叶子的几丛斑竹,余瑶和渺渺对视,彼此都沉默了好一会儿。

        “还未来得及恭喜你恢复记忆。”

        余瑶给她倒了一杯清茶水,道:“我看扶桑可高兴坏了,连留了万年的长胡须都给刮了。”

        渺渺扑了扑翅膀,声音不似往日那样清脆,而是较柔婉的女声,她道:“往日多有冒犯,还望小神女赎罪。”

        余瑶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你这赔罪不诚意。”

        “从前坑我的灵石,也不拿出来。”

        渺渺一愣,旋即笑得连连扑了几下翅膀。

        这个时候,余瑶又从她身上,看到了几分小红鸟的影子。

        “我自己都没想到,还能有再次见到老朋友的时候。”

        落渺主动和余瑶聊起从前,“我当时,身体出状况,扶桑束手无策,会去请来殿下,那个时候,就总会听殿下说起小神女了。”

        余瑶捂脸:“必定是说我给他丢脸了。”

        “怎么会?”

        小红鸟讶异出声,又道:“殿下自出世起,就肩负万千生灵,责任极重,他又是什么也不屑说出口的性子,当时扶桑还同我说,有你陪在殿下身边,是极好的,至少看样子,殿下极喜欢。”

        “殿下不喜与人多言,我从他嘴里听得最多的,便是小神女的种种了。”

        落渺的声音里多了些显而易见的笑意:“这次醒来,听扶桑说,殿下和小神女大婚在即,方才正厅一见,却未曾想到,原来殿下开窍之后,与旁人亦是无异。”

        余瑶有些不好意思地往后靠了靠,道:“大婚的事还早,且说着,扶桑这次带你来,为了什么,他可有和你细说过?”

        落渺点头:“千秋草的事情,我早年有听扶桑随口提过。”

        她顿了顿,低头看向自己的身子,温声道:“于我而言,能醒过来,亦是万幸,能否恢复原身,却不那么重要了,神草难得,若是勉强,实则大可不必再寻。”

        “只要能陪在他身边,不论以什么形态,什么身份活着,神或是鸟,都行。”

        落渺确实看得开。

        她醒来,不过是眨眼,愣怔片刻的事。

        但对扶桑而言,却是无数个难熬的白日黑夜,是屡屡低头求人的无助,他亦是一身风骨无双,骄傲到极点的人。

        这么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想都不敢多想。

        余瑶叹了一口气,道:“我还未来得及和扶桑说呢,神草的事,确实不能抱太大希望,未知数太多,还极有可能与天族扯上关系,说不好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到时候,抱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些,我与他都知道,神草本就是无比罕见之物,得到,是运气,得不到,也没什么可失落的。”

        余瑶又和她聊了几句。

        而后各自散了。

        另一边,魔宫的最高阁楼里。

        蒲叶踢了踢汾坷的小腿,眼皮一掀,露出一些无可奈何的神情来,“想说什么,全部说出来,今天我也听听,你对我,到底有多少不满。”

        经历了这么一系列的事情。

        汾坷完全冷静下来。

        他懒得去理会蒲叶。

        “我知道,对你而言,最熟悉的人,永远是十三重天的彼此,一个不能多,一个也不能少。”

        蒲叶眼皮一掀,问:“我平素对瑶瑶,对灵灵如何,这个时候,你就全忘了?”

        “就你关心她们两个,其他人就都默不作声,袖手旁观了?”

        汾坷:“少给我扣帽子,我何时这样说过,就今天的事论,魔宫左右的侍者那么多,你为何就差遣灵灵?

        是不是瑶瑶在那里,你还得让瑶瑶给她上茶?”

        蒲叶呼出一口气来。

        他闭上眼,沉默了一会,而后对琴灵道:“灵灵,今日的事,确实是我思虑欠周,在西边待久了,嘴瓢的毛病,也还是没能改掉。”

        “但我今日,绝对没有其他意思。”

        “落渺,是扶桑的道侣,是弟妹,而你和瑶瑶,是我看着长大的妹妹,孰轻孰重,我心里自然知道。”

        琴灵看了看他们两个,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情愿再跟九重天打一场,也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场景。

        “我知道。”

        良久,她轻声道:“其实没什么可吵的,你们知道我的性子,我只是对落渺当年一事没那么感兴趣,蒲叶和顾昀析和落渺都认识,我凑上去,反而突兀,便没有说话。”

        “包括后头,蒲叶喊我,也只是一件小事罢了,我没有放在心上。”

        “对落渺,我确实没什么别的感情,只将她当做扶桑的夫人,该有的客气,不会少她,但若让我像对瑶瑶一样对她,自然也不能够。”

        汾坷临走前,也吊儿郎当地拍了拍蒲叶的肩,道:“弟妹和妹妹,分清一些,我十三重天,可没有第三位神女殿下。”

        说到底,也还是落渺的身份尴尬。

        少神,外人也会称一声神女殿下。

        ——

        扶桑一行人住了下来。

        整个十三重天,只缺了伏辰和墨纶,前者镇守天渊,后者因为妖界将开焚元古境一事,忙得不可脱身,便没有来凑这个热闹。

        一眨眼,百花会将近。

        百花会百年一开,从开始到结束,历时六日,做东者皆为才情出众,身份高贵的未婚女子,届时,诸界少男少女都会赶赴,也是许多名门世家挑选儿媳孙媳的最佳场合。

        这一次,轮到琴灵做东。

        她有着神女的头衔,又把握着魔界之主的实权,本体是上古不死鸟,血脉强横尊贵,许多人,包括一些隐世许久的古老家族世家,收了她的帖子,也自会给这个面子。

        因此,格外盛大。

        魔域隐隐热闹起来。

        日子一天天临近,琴灵仍未有任何举措,地址没定,布置没下落,就连提也没提起过。

        二月二十三,魔域已进入春季,但气温仍停留在冬末。

        明粹宫院子里的那口小池,也依旧覆盖着一层薄冰,但里头的荷花却因为日夜吸收余瑶的本源气息,开得无比旺盛。

        下月末,便是百花会开的日子。

        余瑶去主殿找琴灵。

        恰巧凌洵也在。

        她将自己手里的描金帖子轻飘飘落在红木桌上,葱白的手指摁在上面,问:“你这地址,就只粗泛到写一个魔域,范围那么大,人家上哪找?”

        “这选址,布置,期间的食住安排,你心里有成算了嘛?”

        琴灵愣了一会儿,半晌,大梦初醒般地捂了捂额心,道:“这段时间事太多,我都将这事给忘了。”

        余瑶:就知道是这样。

        “我对魔域也不熟悉,看了看地图,山多水少,适合举办百花会又离魔宫不远的地方,只有西南边的一小块地。”

        “我也看了下,那里确实不错。”

        这段时间,凌洵这个甩手掌柜也被捉回来应急,日常就是头疼又无奈,这个时候,难得开了口。

        午后,琴灵和余瑶去看了西南的火神山。

        这才将举办地点真正确定下来。

        夜里子时,星空浩瀚,闲了一个月,各自闲散的几人再次聚集在一起。

        余瑶睡眼惺忪,拽着顾昀析的袖子亦步亦趋,眼睛都睁不开。

        冷风一吹,她哀嚎一声,从顾昀析的宽袖后探出半个脑袋,要多不满,就有多不满:“为什么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啊?”

        白天不行么。

        这个时候,她才睡下半个时辰不到。

        蒲叶十分稀罕小神女这幅模样,非得过来逗弄几下,“瑶瑶下凡渡一个劫,倒将人间的习惯学了个七不离八,一入夜,就得睡,一到时间,还得吃膳食。”

        余瑶又将脑袋缩了回去,随他挖苦。

        “阿姐,不若我将你送回去,这里没什么大事,你回去歇着也不碍事。”

        尤延凑过来,看着余瑶揉眼睛,有点心疼。

        “来都来了,还是做完了事再回去。”

        余瑶伸手,捏了捏他脸颊上的肉,“呐,现在清醒了。”

        “余瑶。”

        身侧的男子蹙眉,声音清冷,带着一股子危险的警告意味:“手拿回来。”

        余瑶噎了噎。

        其他人都在看周围的地势,没怎么关注这边,余瑶手缩回来,捏着他流云一样的袖摆,趁着侧身的时候,她踮脚,凑到他耳边,小声道:“你下次,别那么凶,尤延都不敢跟我搭话了。”

        “好歹,也给我留些面子。”

        顾昀析漆黑深邃的瞳孔里翻涌着滔天浪潮,他不轻不重地扼住余瑶的手腕,眉峰蹙起,声音隐有暴躁,但又勉强被压制了下去,他问:“看着他,就清醒了?”

        余瑶被问得一愣,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事。

        “尤延啊,你知道,我和他就一直是这样的……”

        “不行。”

        顾昀析打断她,“我小气。”

        凉风,深夜,男人的声调平缓,但又带着不容人拒绝的意味。

        余瑶立刻投降,拉着他的手左右荡,声音尚带着些许困意,显得格外的软,像是在撒娇一样,“那我下次,下次注意一些。”

        顾昀析从胸膛里挤出一声嗯字来,而后不紧不慢地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冰凉的脸颊上,一字一句道:“我给你摸。”

        “怎么摸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