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75章

第75章

        第75章

        男人身上是冰冷的深海的味道,又自带着一股不容人拒绝的威压,像是一座大山,将余瑶死死地压着,连些微的挣扎也不能够。

        余瑶颤颤地闭着眼,身子细细瑟缩,呼吸下意识放得十分轻,她有些不知所措,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这样的情形,对她而言,实乃七万年来头一遭。

        如水月色,宫墙红木下。

        算是浅尝辄止的一个吻。

        依旧没什么技巧。

        但比起前两次生涩的啃咬,已算是突飞猛进的进步了。

        每回这个时候,顾昀析就不太能够控制自己的气息,帝子的威压肆无忌惮喷薄而出,顺着绿瓦红墙,像是游龙一样肆意攀走。

        所过之处,诸神避让。

        余瑶腰软得像是接触到沸水的面条,眼里也迷蒙着一层雾气,衬得她那双好看的杏眸越发温婉,仿佛随时都能滴出水来。

        “瑶瑶。”

        顾昀析纯黑的瞳孔中突兀的现出些缠绕的猩红来,像是凶兽遇到了感兴趣的猎物,准备扑食之前的那种兴奋又期待的眼神,就连带着声音,也暗哑得不像话:“焚元古境出来之后,立刻成婚。”

        一句瑶瑶,比任何情话都要来得叫人心肠百转。

        余瑶捏了捏他冰凉的手掌以做回答,然后将下巴磕在他的一侧肩膀上。

        黑暗中,有些东西开始肆无忌惮地生长。

        余瑶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渐渐的,又多了一重节奏,像是有另一颗心,也在为这样旖旎的气氛怦然而动。

        但又像是错觉。

        余瑶的声音和身体一样软,带着些沙沙的哑意,她揉皱了顾昀析的袖子,缓了好半晌,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顾昀析,你的气息,稍微收敛些啊!”

        顾昀析沉沉地笑了一声。

        “有人来拦了。”

        他握着余瑶柔若无骨的手指,点了点浩瀚夜空中腾空而起的四道人影。

        余瑶抬眸,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被琴灵,凌洵,汾坷,蒲叶等把控住,他们无声无息出现,手掌朝下一压,浩浩荡荡的神力便如银河匹练,将逸散出去的帝子威压一一碾灭。

        做完这些,他们神念一动,下一刻,齐齐出现在余瑶和顾昀析跟前。

        蒲叶眉头皱得死死的,“不是才说要隐瞒行踪?

        怎么突然爆发出这样磅礴的威压?”

        说完,他将余瑶上上下下看了一遍,问:“没事吧?”

        余瑶摇头,才要开口遮掩几句带过去,就听蒲叶肃着声音朝自己道:“瑶瑶,你先同灵灵回去,我和昀析单独说几句。”

        余瑶担心两人起冲突,一再强调顾昀析没有做什么伤害她的事。

        “瑶瑶,听不听话?”

        蒲叶难得对她这般严厉。

        余瑶最后扯了扯顾昀析的衣袖,小声道:“有话好好说,别生气,别动手。”

        顾昀析有些好笑地往下压了压唇角。

        三人的背影消失在眼前。

        单独对上顾昀析,蒲叶开始的满腔孤勇都开始打起了退堂鼓,他扯了扯嘴角,道:“事情到现在这种程度,我也不说什么反对的话了,反正说了,你也不当一回事。”

        “但就是你和瑶瑶在一起时,不能只顾自己,她本体上的伤有多严重,你是最清楚的一个,当初那么多神药神丹,都只吊了一条命在,这些年才眼看着好了一点,根本经不住你的威压!”

        “瑶瑶对你,像是没有底线一样,你想如何,她便如何,她一直在纵着你,很多事她能忍的,都不会和你说,而正因为这样,你更容易伤害到她。”

        蒲叶越说越严肃,“焚元古境一开,寻到无暇神草,助瑶瑶恢复,你们大婚之后,夫妻间的那点子事,我也懒得讨嫌去管,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可现在不行。”

        “光是帝子的威压她都受不住,更别说其他了。”

        蒲叶觉得自己真是在作死的边缘横跳,还每回都控制不住。

        “是我考虑欠周。”

        好半晌之后,破天荒的,顾昀析竟来了这么一句。

        但有他的这句话,蒲叶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我真是没想到。”

        蒲叶突然幽幽来了句,语气无比沧桑:“天道都能比我早脱单。”

        “你们这一个两个的,天天净腻歪在我眼前,搞得我都有些心动。”

        他叹了一口气,朝顾昀析道:“要不然,也给我许上一段缘?”

        顾昀析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问:“认真的?”

        蒲叶见他居然真的有这方面的念头,急忙摆手,道:“还是算了,我这一大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了,哄姑娘的招式,我可听都没听过。”

        顾昀析看了看天穹尽头的虚无黑暗处,突然沉声说:“其实,我自己也没想到。”

        没想到能遇到这么一个人。

        没想到在顾念万千生灵的同时,还有一个人,能叫他心甘情愿,束缚己身,也因她几言几行,与另一个自己执剑对立。

        蒲叶拍了拍他的肩膀:“瑶瑶乐意和你在一起,以后,别欺负她。”

        顾昀析笑了一声,道:“十三重天的小公主,还能叫我欺负了?”

        蒲叶微楞,而后也跟着摇头笑了两声。

        琴灵和余瑶是不一样的。

        至少在六界生灵,外人的眼中,她们从来都不是一个层次的。

        自身实力决定一切,这句话永远是六界无法撼动的铁律。

        可外人再怎么腹诽,再怎么看不起这个神女,盛大的场合,必有余瑶一席,见了面,但凡比她辈分低,品阶小的,都得喊一声神女殿下。

        这样的殊荣,不是十三重天其他人给的,也不是他蒲叶给的。

        是顾昀析,将他鲲鹏洞里的小莲花,宠成了人尽皆知的十三重天公主。

        ——

        顾昀析和蒲叶一前一后回凌洵魔宫侧殿的时候,余瑶和琴灵正坐着喝茶,汾坷抱着苗都没长出一根的瓷花盆碎碎念,三人心不在焉,时不时还得起身,瞥一眼半空。

        生怕哪处突然就被打塌了。

        倒是凌洵,显得尤为自在淡定,在余瑶第四次放下茶盏伸长脖子看窗外的时候,他道:“放心吧,十几二十招之内,真打起来,蒲叶也死不了,他的命硬着呢,活得比顾昀析还久,你以为都是白活的啊?”

        余瑶心道,这个她倒是也不担心。

        就是纯粹的,不希望两边因为她而闹得不愉快。

        还是因为一些子虚乌有的事。

        解释起来,却也不好解释。

        所以才麻烦。

        “诺,来了。”

        话才说完,凌洵抬眸,指了指殿前的长廊,道。

        余瑶脚尖一点,轻飘飘停在两人跟前,上下打量了几眼,见他们衣裳完好,没有出手打斗的痕迹,睁圆的眼睛才慢慢眨了眨,松了一口气。

        顾昀析这些时日的情绪,看上去稳定了不少。

        这个时候,余瑶才想起来自己去找顾昀析的初衷。

        索性人都来齐了。

        琴灵揉了揉额心,道:“江沫沫来了,现在就在魔宫外侯着,身边守着的人不少,妖祖说不定也在周围,接下来,怎么个说法?”

        汾坷桃花眼一敛,冷嗤了声:“天族的胆子也真是大,直接找上门谈合作?”

        蒲叶:“你想想,若不是天族,换做别的顶级世家,他们第一个想合作的人选,是谁?”

        是谁?

        必然是十三重天。

        “若是直接略过我们,他们的身份,也就等于是摆在了明面上。”

        余瑶接着道:“我们等会设个结界,躲在屏风后,听听江沫沫是怎样的说法吧。”

        “这种事情,居然交给一个声名不显的小辈出头,妖祖对这个小女儿,比传闻中还要看重啊。”

        汾坷笑了一声:“不过也是,她那个长相,很难有人不喜欢。”

        琴灵笑了一声,饶有兴味地问:“单论容貌,能令你觉得惊艳?”

        余瑶跟着笑:“我才听说,六界十大美人榜上,这个江沫沫,能排第四。”

        “汾坷,你猜猜,排在她前面的,都有哪些?”

        汾坷眼也不掀,道:“我们十三重天的两位神女,必然在列。”

        琴灵不在意这些,她摇头:“诶,我在她后边,瑶瑶倒确实排在她前头。”

        蒲叶一听,不干了,他皱眉:“怎么回事?

        听这么说,瑶瑶还不在榜首?”

        余瑶再一次觉得,自己应该是真的很好看。

        但同一张脸,看了几万年,她自己倒觉得泯于寻常了。

        “我排第二。”

        余瑶道:“呐,第一和第三,都和汾坷有些关系。”

        汾坷懵了,他看了看怀中抱着的花盆,道:“这么早,就给我家闺女腾了个美人位置出来吗?”

        琴灵笑得不行,她从桌上跳下来,跟在凌洵后面,去了正殿,吩咐左右侍者传江沫沫进来。

        余瑶恨铁不成钢地覆在汾坷耳边,道:“是秋女和夙湟!你能不能上点心?”

        汾坷神色莫名:“我已修书一封去了秋女宫,百花会上,自会当众澄清。

        至于夙湟,生来就是天敌,下凡后又做了一对怨侣罢了,若不是有了孩子,这样的事,提都不必多提。”

        余瑶拍了拍手,压低了些声音:“昀析和我说,他感受到了夙湟的气息,你最近做事,幽着些,尽量别和她对上。”

        汾坷看了看怀里迟迟不发芽的花盆,沉默地应了。

        行吧。

        看在孩子的份上。

        让一让她娘。

        余瑶等四人坐在屏风后,顾昀析袖袍一落,召出了个结界,将他们都笼罩在内。

        另一侧,琴灵和凌洵换上魔君的朝服,高坐上首位,姿态自若,不怒而威。

        江沫沫这次,是以真容示人。

        容貌绝世,妖艳惑人。

        的确当得起倾国倾城一词。

        而且比起万年前,她明显更沉淀,内敛,有世家贵女的风范。

        琴灵问她:“你今日前来,还是为了前日所说合作一事?”

        江沫沫颔首,声音柔和:“是。”

        她娓娓道来:“前日沫沫未曾将话说清楚,是应背后委托之人言,但至今日,魔君应该也清楚,沫沫所言合作一事,确实对两头,都是有好处的。”

        神草,谁不想要呢。

        饶是在外人眼中脾气古怪的十三重天众神君,也免不了俗。

        琴灵根本不会任江沫沫牵着鼻子走,她笑了笑,缓缓道:“五神草,确实是好东西。”

        “但你我都清楚,光有一份一分为五的残图,想在焚元古境中找到真正的五神草,等于大海捞针,而且,残图我等从未见过,是真是假不好判定,为了这样一份东西,耗费不小的一笔灵石,不值。”

        “还有,既然是谈合作,就叫真正能做得了主的人来和我谈。”

        江沫沫沉吟片刻,像是突然下定了决心,她抬眸,道:“不瞒琴灵魔君,其实这残图,我江家,也有一块。”

        “哦?”

        琴灵目光有一瞬间的凝滞,但又很快恢复如常。

        这话既然都已经说出来了,那其他的,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

        江沫沫接着道:“五块残图,据我所知,至少有三块,落在了其他世家,每一块残图上,都记载着一样神草的大概所在地,是无价之宝。”

        “这个时候,残图的拥有者,都会选择与信得过的世家联盟。”

        “我父亲的意思是,十三重天战力不菲,且与我父亲交情不浅,将是最合适的合作伙伴。

        若是魔君觉得能成,我江家也不学着别人拍卖收钱那一套,找到神草,对半分即可。”

        凌洵突然开口,问:“妖祖的意思,是只与我们魔宫合作,还是说,整个十三重天。”

        江沫沫笑得大方从容:“我知十三重天上的神君神女,有几位是久不出世的,我们江家自认没有那么大的脸面请动十位神君,但既然是合作,我们拿出了十成的诚意,希望十三重天,至少能保证,跟着去的人,有能夺神草和抵御其他觊觎者的实力。”

        琴灵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她高高在上,俯视着站在殿中的美丽女子,问:“这是你父亲的原话?”

        江沫沫笑容微僵。

        这段话,确实是她自己加的。

        照她父亲的意思是,十三重天随便来两个人,尽够了。

        但是,像才渡完劫的财神,还有本体有伤,发挥不出真正实力的余瑶,去了有什么用?

        琴灵朝她摆了摆手,声音清冷:“你回去问清楚你父亲的意思,再来同我谈。”

        这话摆明了是在说她不够格。

        江沫沫在整个妖族,天赋都算得上是名列前茅,她自诩天赋不凡,又得父亲中用,内心的骄傲强得离谱,但面对几乎能成为同辈的琴灵,她不论是修为,还是气势,亦或是身份,都被稳稳压入下层。

        自认为的诚意十足,人家根本不当回事。

        江沫沫脊背挺得笔直,她朝琴灵与凌洵略拱了拱手,姿态依旧如故:“希望两位魔君能慎重考虑一番。”

        “告辞。”

        美人身影消却。

        琴灵到侧殿的时候,余瑶用手托着下巴,声音蔫蔫:“这太不给面子了,摆明了嫌弃我。”

        琴灵见不得她这幅耍宝的样子,伸出长指,点了点她的下巴,道:“五神草出世,你伤好之后,给我争点气,把修为提上来,看谁以后还敢不给咱们小神女脸。”

        “好!”

        余瑶任由她托着脸,笑得一双杏眸里全部都是温柔的光亮。

        江沫沫才走,魔侍就进来禀报,说幽冥泽的使者求见。

        所有人的目光,都扫向变了脸色的汾坷。

        汾坷脸皮绷了两下,十分不自在:“都看我做什么?

        我和她又没有联系。”

        既然没有联系,那么来,肯定是有事。

        琴灵命人请了进来。

        余瑶侧身,笑得好看的眼眸只剩下一条缝,她对顾昀析道:“我还没见过夙湟呢,幽冥泽女皇的血统,应该是像琴灵那样的飒美人。”

        顾昀析眯着眼睛想了一会,道:“不记得长什么样了。”

        在他眼里,除了余瑶,其他人,都像是在用同一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