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74章

第74章

        第74章

        雅间里,余瑶把六道气运的事又和大家提了一下。

        一听又跟锦鲤族有关,蒲叶脑仁都胀得发疼。

        “这个锦鲤族真是邪了门了,一个两个幺蛾子闹出来,没完没了了还。”

        蒲叶压了压突突直跳的眉心,十分没有责任心地提出建议:“要不干脆把十神的位置让出去,随他们折腾去。”

        凌洵瞥了他一眼,道:“没了六道气运,你怎么活?”

        蒲叶单手撑着桌子跳着坐了上去,“这人摆明了要玩躲猫猫的游戏,锦鲤族又宣布避世不出,我们在明,他们在暗,怎么办?”

        “焚元古境,他们一定会去。”

        琴灵说完,也皱了眉:“但我们到时候也得找神草,说不定就得去焚元古境最深处的禁地,不可能时时刻刻看顾着整个古境,除非云烨和那个温言有恃无恐,直接出现在我们眼皮子底下。”

        余瑶也考虑到了这点,她看向顾昀析,道:“六道气运,没有那么容易任人摆布差遣,但就是怕万一。

        天族现在和锦鲤族关系匪浅,天族那群人,别的不行,奇门邪术不少,操控蛊惑这一套最在行,我就怕他们狗急跳墙,利用锦鲤族使这样的招,最后力不用多出,神位全部落在了天族手里。”

        “说得有道理。”

        顾昀析似笑非笑,道:“接着说说,你的打算。”

        每当这个时候,余瑶总是会生出一种紧张感来。

        从前,无数次,顾昀析就是用这样懒散而漫不经心地调子,问她,魔族的事,该如何解决才能不留后患,这个人又是哪一步行差踏错,开始步步崩盘的。

        这个时候的顾昀析,对她来说,是严师。

        余瑶舔了舔唇,又接着道:“我总有种预感,这次残图的真正主人,是天君和天太子云存。”

        “月末的那场拍卖会,我想将天族钓出来。”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严肃,但衬上那张颜色甚浓的小脸,便显得永远是柔和而清亮的。

        顾昀析被浓墨渲染的眼瞳里,现出了丝缕不为人察觉的笑意。

        “怎么个钓法?”

        他一步步诱着她往下思考。

        “未免打草惊蛇,我们来魔域的消息,还是不能被人知晓。”

        余瑶慢慢地往下理:“天族此举,无疑是在寻找真正有实力,又不跟我们那么亲近的盟友,而且同时,还收取高额的共享费用,估计是先前赔的那一部分,耗光了积蓄,借此回个本。”

        “真是好久没见到天族这般做派了,他们一向都是自诩出手大方,视钱财如粪土,丝毫不放在心上的。”

        汾坷桃花眼微眯,笑起来,仍是少年模样,意气风发,满目温和。

        “时势不同,人自然也就变了。”

        琴灵睫毛轻扇,她道:“只有一点,怕是那神图上记载的位置,到了禁地最深处,那里的危险,非常人能预测,就算是我们一起前往,也有风险。”

        “危险是自然,毕竟是上古之神留下的东西。”

        余瑶应声:“既然神图一分为五,那么另外四张,也该是时候显出些端倪来了。”

        “等着吧。”

        蒲叶将手撑在脑后,一副老神在在,万事不放心头的洒脱模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先问问扶桑,看他过不过来。”

        余瑶拿出一块留音玉,手心一抚,上面就显出些水纹来。

        “扶桑。”

        余瑶轻声唤他。

        “瑶瑶。”

        留音玉那头沉默了一会,而后,一个柔和而温婉的女子声音传过来,她像是有些不太适应,也怕余瑶不识,又接着道:“我是落渺。”

        面对这位名义上算是情敌,实际上是大嫂的少神。

        余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说什么,都是尴尬。

        而且,怎么落渺突然就恢复了记忆?

        余瑶抬眸,将留音玉塞到了蒲叶手里。

        “渺渺。”

        蒲叶笑了笑,道:“恭喜恢复记忆。”

        “蒲叶哥哥。”

        落渺有些欣喜地唤了一声。

        那头,她很快把扶桑推了出来。

        “扶桑,怎么回事儿?

        这样的好事,还对哥哥们藏着掖着?”

        蒲叶似笑非笑地瞥了角落边漫不经心抚着余瑶长辫把玩的顾昀析,似有所感。

        扶桑的声音依旧温和,带着些笑意,他道:“才准备和你们说,但又总想着百花会上,总会见到的,便没有提起。”

        在座的,除了蒲叶和顾昀析,其余的人,都与这位少神不熟,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自然是没有话说的。

        蒲叶又和落渺说了一会话,最后玩笑般地道:“哥哥这就不让帝子和你叙旧了,余瑶小神女管得严,你帝子哥哥年纪一大把,拉下脸哄人也不容易。”

        落渺当即没忍住笑出了声,反应过来后,又飞快地止住了声,她道:“蒲叶哥哥记得代我向殿下问好。”

        蒲叶这句话一出来。

        又是在这群人面前。

        余瑶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顾昀析也像是听到了什么稀奇的事,他掀了掀眼皮,关注的重点却显然和众人不太一致。

        “年纪一大把?”

        他半眯着眼,意味不明地重复了一遍。

        蒲叶对他对视一眼,不得不改口:“你是帝子,这个年龄,还算是青年。”

        顾昀析轻而又轻地笑了一声,扭头问余瑶,声音懒散:“我老吗?”

        余瑶后背心发凉。

        蒲叶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像是觉得方才自己的回答十分没志气,这会又不怕死地道:“反正再怎么显年轻,也比瑶瑶大了五万岁。”

        这要是在凡间,妥妥的爹和女儿的年龄差。

        余瑶捏了捏顾昀析的手指,反被他一根根掰开,然后合拢,包裹在掌心中。

        “蒲叶就是随口一提,不能当真呐。”

        余瑶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道:“我不觉得你老。”

        确实,顾昀析的模样,是决计与老这个字眼扯不上任何关系的。

        小姑娘的气息香香甜甜,温热的鼻息轻拂在耳边,顾昀析觉得有些痒,眸色渐深,他不动声色侧首,对上她漂亮的杏眸,笑了声,道:“没事。”

        “别说只是大五万岁,就是大五十万岁,又如何?”

        他肤色冷白,笑起来有些妖异。

        这六界唯一一朵黑莲花,最终,也只能开在他的掌心里。

        蒲叶顿时气得将留音玉塞到顾昀析的手里,皮笑肉不笑,道:“神草的事,你自己说。”

        顾昀析心情好了些,他抿了抿唇,也没耐心跟留音玉那头的扶桑多说,今晚的一系列事件,到他嘴里,就只剩下一句话。

        “有五神草的消息,来不来?”

        扶桑那边愣了一会,随后应得飞快。

        “来!”

        ——

        夜里,月色像银雪,铺满了魔宫上的每一片琉璃砖瓦,风吹在人的面颊上,透着寒凉之意,又让人不由得撑起了几分精神。

        今夜的拍卖会,余瑶买了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

        都是些小东西,没花几个钱。

        大钱还得留着引蛇出洞。

        她拉着顾昀析,一路从长廊那头绕到明粹宫后面的小池子边,然后把捣鼓了一路的佛珠手钏放到顾昀析的手心里,见他没什么反应,又径直缠到了他的手腕上。

        顾昀析的手腕比女子还要白些,手腕骨突出,缠着佛珠,显得瘦削,分明危险无比的人,戴上这种佛教圣物也不显得违和突兀。

        顾昀析一向不喜欢这些东西。

        但看了眼余瑶弯起的温柔的眉眼。

        他扬了扬眉,问:“给我买佛珠?”

        他一向不信这个。

        佛不及他尊贵。

        余瑶道:“我方才看过了,这佛珠品相不错,是从西边传到拍卖会上来的,那些古佛虽然别的方面不行,但在静心明心一途,却走得很长远。”

        “你戴上,能净化一些负面情绪,对你有好处的。”

        她小声地道:“至少,头不会再疼成那样了。”

        顾昀析瞳孔中的黑色无比纯正,如浓墨渲染,他看了看才到自己胸膛前,浑身都是清甜味道的姑娘,胸膛中叫嚣的戾气偃旗息鼓,他揉乱了余瑶的乌发,难得自我反省:“我脾气是不是很不好?”

        余瑶想了一会,大拇指在食指上比划了个手势,道:“有时候,是有那么一点点。”

        顾昀析又问:“送佛珠,想让我改脾气?”

        余瑶:这从何说起?

        她默不作声把佛珠从他手腕上撸了下来,又缠到自己的手上,在他眼前晃了几晃,一字一句清脆又灵动:“我自己戴!”

        这明显带着些置气的话语,让顾昀析眼里的墨色更深了一层,他觉得这小莲花确实有些可爱,说什么做什么都让人不由自主的让着。

        难怪那几个便宜哥哥护犊子一样地跟他呛声。

        月色下,他倾身,没忍住,捏了捏余瑶白净的耳垂,笑得懒散:“送出去的东西,还带收回的?”

        “瑶瑶。”

        他侧脸清隽,线条流畅,“我有不好的地方,你得说给我听。”

        “早先不是和你说过?”

        “别人能给的东西,在我这,只多不少。”

        包括他这一身的戾气和坏情绪。

        他可以压制,可以改变。

        余瑶又不行了。

        她眨了眨眼,朝他漾出一个小太阳一样的笑脸来,抓着他的手腕摇了两下:“不用改。”

        “已经很多了。”

        你给的东西,已经很多了。

        脾气不好,是因为承载了无数生灵的怨气,阴暗,暴戾。

        包括她的负面情绪。

        也是他在受着。

        余瑶怎么会嫌顾昀析脾气不好。

        她心疼他,还来不及。

        ——

        在魔域住着,跟蓬莱没有很大的差别,若非要说有,就是魔域的太阳格外多些,冬日也不会觉得很冷。

        十个日出日落,一眨眼就过去了。

        琴灵难得和余瑶聚在一处。

        她索性将魔族的事务全部都丢回给了凌洵,自己搬到余瑶对面的小殿中居住,两人经常出去涉猎,在魔域繁盛的街道边买几个糖人,拿在手里,能从街头走到街尾。

        为此,只得留在魔宫处理事务的凌洵十分头疼。

        安逸的日子没过几天。

        琴灵就告诉余瑶。

        江沫沫又来魔宫了。

        这次,不知道要找她谈些什么。

        事关天族,余瑶一下子警觉起来,她马上去找了顾昀析。

        顾昀析正在修炼。

        余瑶就坐在他身边的小蒲团上,青丝蜿蜒到地面上,她抱着膝盖,连气也不大声出。

        眼神转着转着,就落在了顾昀析的脸上。

        幽闭的小净室中,男人肤色冷白,眼尾的小痣红得像是心头的一颗血。

        余瑶看得心头一动。

        看着看着,就突然被一股力道摁进了冷硬的怀抱。

        顾昀析冰凉的唇一路向下,最终,印在余瑶桃花一样的唇瓣上。

        他笨拙而轻地啄了一下,有些兴奋的声音带着难言的哑意,传到余瑶的耳朵里。

        “跟你说过两次了。”

        “瑶瑶,我定力不行。”

        “还要凑上来招我,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