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73章

第73章

        第73章

        一行六人进了结界,变幻只在瞬息之间,他们的眼前,呈现出一个巨大的原形拍卖场,一排排的座椅紧挨着,从高处排到低处,声势浩大,四面八方的入口,还有不少像他们一样涌进来的人。

        有侍者模样的人上前招呼。

        接待余瑶等人的侍者是个长相柔美的女子,声音和和气气,笑得恰到好处,问当首的蒲叶:“客人们是来买东西的,还是卖东西的?”

        蒲叶模样儒雅,他目光扫了下面乌泱泱一大片人,道:“看外头许多人冲着拍卖会来,我等也来凑个热闹,看看能否遇到合心意的物件。”

        侍者点头,示意了然,侧身,引他们去后排的拍卖座。

        蒲叶诶了一声,手里合拢的玉扇指了指身后的余瑶等人,道:“我这几个弟弟妹妹都是内向性子,平素不喜与外人接触,拍卖场人多,我恐会有所冲撞,不知场内可还有雅间?”

        侍者拢了拢长发,摇了摇头,略带歉意地解释:“请客人们见谅,雅间早早就被订完了,现在只有下头还有位置。”

        拍卖场十分嘈杂,人多了,什么声音都有。

        顾昀析头一个皱眉。

        他受不得吵闹。

        余瑶学着他日常的样子,捏了捏他的手指关节,以做安抚。

        顾昀析神色好歹缓和了些,他一身海蓝色的长衫,袖摆宽松,余瑶手掌又小,十分轻易的就被拉着藏到了他的袖子底下。

        琴灵和余瑶本就是面貌极出色的一类,身边也没有类似随从之类的跟着,引来的晦暗不明的目光就格外的多。

        蒲叶和汾坷都挡在了前面。

        顾昀析翻出空间戒中的一物,交给余瑶。

        云府令入手极微凉,沉甸甸的金属感搭配着繁复的花纹,云府两个字,格外的惹眼。

        余瑶将它亮给侍者。

        侍者很快叫来了拍卖场的管事,那个管事一见云府令,就辨出了真假,态度更为周到,他亲自将几人送入最高层的超大雅间,笑着道:“几位贵客稍等,我们长老随后就到。”

        顾昀析拉着余瑶,随意寻了个位置坐下。

        雅间的位置不小,且极安静,应当是布置了结界,自动过滤了许多嘈杂的乱音,而又能清楚地听到下面拍卖师的声音,而且视线开阔,能将整个拍卖场的场景尽收眼底。

        蒲叶和汾坷也分别找了软垫子靠着,闭目养神。

        没让他们等多久,管事嘴里说的长老就过来了。

        门外,男子声音不卑不亢,带着一股子沉稳的味道:“诸位贵客,鄙人现任魔池拍卖场长老,可方便门内一叙?”

        蒲叶长指敲了敲上好的梨木椅背,扬声道:“进来。”

        门很快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能在六界同管的魔池拍卖场中坐到长老一职,其实力和能力绝对不容小觑。

        这位拍卖场的长老叫张元,资历不浅,修为亦不是泛泛之辈,眼力有,也同时跟别的持有云府令的大世家打过交道。

        别的世家来拍卖场之前,都是早早就派人前来通知,一来,就直接进最高规格的雅间,身边带着的随从守卫都足足有上百人。

        这还是张元头一次见到如此低调的世家。

        一共十块云府令,代表着六界顶尖的世家力量。

        每一块,都代表着一方巨擘。

        张元完美遮盖住内心的情绪,面上却分毫不显,他将自身的姿态放在一个恰到好处的临界点,既不会让人觉得怠慢,也不会让自己显得太低微,从而失了拍卖场的面子。

        “几位贵客,可有了属意的物件?”

        自我介绍之后,张元就开门见山,直接问。

        像这样的世家,值得核心成员跑一遭的,近期,也只有一件东西。

        传说中记载了五大神草位置的残图。

        平时千百年难得一见的云府令,光昨日和今日,就出现了三块。

        总部不得不又派下十数名长老维持秩序,接待贵宾,防止抢夺等恶性事件。

        顾昀析闭着眼,显然是没打算开口。

        蒲叶往椅子上一趟,儒雅随和,风度翩翩,他道:“闲来无事,与妹妹们走一趟,且看着有什么新奇的玩意,亦或者稀罕的物件,给族中将过生辰的长辈准备生辰礼。”

        张元了然一笑,又问:“诸位公子小姐,是为了五神草的残图来的吧?”

        汾坷凤目微挑,声音清和:“倒的确是有那么些意思,但不知这神图,是真是假,可别到最后,出了个假货,让我等白跑一遭,还砸了拍卖场的名声。”

        他长指随意点了点窗外,笑:“熟悉的味道也还真不少,热闹得很。”

        张元听他这么一说,内心更警觉了些。

        像这样的顶尖世家,日常接触熟悉的都是差不多的门第,他说熟悉的味道不少,那么必然,就真来了不少显贵世家的人,可他们招待的显贵家族,却只有两三家。

        肯定是有低调的世家,不显山露水,隐匿在普通的拍卖位,借此打探真假,又能很好的把自己和家族藏起来。

        等下得吩咐下去,侍者们的态度务必放好一些,别没有眼力一样去招惹了招惹不起的人。

        张元回话滴水不漏,他只笑着道:“这残图珍贵无比,涉及上古先神,往日谁也未曾见过,但既然拿到我们拍卖会上,给太上长老们都过了眼,真实性是可以得到保证的,不然我们拍卖场也不敢大肆宣扬,自己砸自己的招牌。”

        余瑶颔首,道:“魔池拍卖场千万年老字号,我们是信得过的,希望这次,也不会让我等失望而归。”

        张元脸上笑容越发浓郁,他道:“必不负贵客所望。”

        “既然诸位对残图感兴趣,那我就简略地介绍一番。”

        “魔池拍卖会半个月开一场,残图会出现在这个月月末的拍卖会上,作为压轴的拍卖品出场。

        残图的主人希望寻找一方势力,可以携手合作,但同时,也需得支付那半份残图的信息费。”

        “焚元古境开启在即,这个时间段,残图的价值,自然也无需多言。

        消息昨日才放出去,今日的拍卖会,便已是各路世家聚集,届时,残图的价格,必定成倍攀升。”

        他们几人,像是顶级世家里培养出来的年轻天骄,虽然看上去分量不轻,但能否有那样巨额的财富,去抢夺这份神图,张元不敢确定。

        所以提前,要将话都说清楚。

        蒲叶道:“拍卖场有拍卖场的规矩,我们按规矩来就是。”

        他接着问:“这张残图,起拍价是多少?”

        “残图的主人,开价是三千万灵石,我们拍卖场会酌情再加。”

        蒲叶挥了挥手,道:“我等知晓了,张长老去忙自己的事吧。”

        张元这便拱手,出了雅间。

        他一走,屋里的气氛便凝滞下来。

        “应该把扶桑带过来的。”

        琴灵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

        余瑶觉得这话在理,点了点头,道:“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可以将他叫过来。”

        蒲叶挠了挠头,心里有些不是味了,当即皱眉,表示不满:“为何叫扶桑过来?

        哥哥在这里护着你们还不够?

        扶桑整日就缩在蓬莱岛里,闷葫芦一样,老好人一个,而且认识他的人多,一不小心,就得被认出来。”

        十三重天的大多事,都是扶桑在管。

        “我也觉得,应该把扶桑喊过来。”

        汾坷看了看自己的空间戒,言语沧桑:“咱们先凑一凑,看看所有人积蓄加起来,能不能有三千万灵石。”

        “我这,十五万。”

        汾坷顶着众人的目光,道:“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啊,这么多年,我没恢复原身的时候,这灵力还不得用仙草仙药给吊着啊,一万多年过去,能剩这么点都不错了。”

        “就这,还是我准备留给闺女的家底。”

        余瑶看了看自己的空间戒,没有说什么嘲笑汾坷,她自己日常也得用灵石灵药吊着一些灵力,根本没什么积蓄,兜里剩下的一些,还是妖祖送过来的九重天的赔偿金。

        “我这有一百七十三万。”

        余瑶细细地算了一下,道。

        琴灵:“我六百万。”

        凌洵:“七百五。”

        蒲叶震惊了。

        为弟弟妹妹们的贫穷,感到不可置信。

        “十三重天已经沦落到这等境地了吗?”

        蒲叶一边取出空间戒,一边问:“在十三重天开垦灵田,种个一万多年,也不止这么点灵石吧?

        你们的钱呢?”

        余瑶默默地别过了眼。

        蒲叶看着汾坷,觉得有点好笑:“你是财神啊,财神还能穷成这样?”

        汾坷气得笑了一声:“我管六界的财运,又不管自己的,你说得好听,谁来给我钱?

        这都穷得养不起闺女了都。”

        “你只管灵灵和瑶瑶两个宝贝妹妹,我们这些弟弟,可没受过半分好。”

        蒲叶眼一斜,“那还真是,除了灵灵和瑶瑶,谁也甭想从我兜里扣出半分钱。”

        “我这还有些东西留着,你们没必要……”余瑶看着这样的情形,又好笑又心塞,话说到一半,就被凌洵给打断了。

        “让你拿着就拿着,一点钱财而已,五神草又不止无暇神草,另外四种对我们来说,也有相当大的诱惑,你要说的那些话,还是吞回肚子里去吧,我听了就不舒坦。”

        凌洵眉头皱得比她还要厉害,直接压下了她接下来的话语。

        “还是把扶桑叫过来吧。”

        余瑶心里涌出暖意,她眨了眨眼,“我记得五神草虽然以无暇神草为首,但另有一种神草,若是真能找到,可助渺渺恢复人身。”

        “人身,还是神身?”

        凌洵挑眉,问。

        “人身。”

        “少神之位,凡人之身?”

        蒲叶也理解不能够,他一边和汾坷针锋相对,一边问:“不会再有什么少神回归,十三重天将有一人陨落的戏码吧?”

        余瑶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顾昀析的手掌。

        在这里,他的解释,无疑是最权威的。

        “不会。”

        懒懒散散的两个字,顾昀析说得漫不经心,他将自己手上的空间戒摘了下来,随意套在余瑶左手的小指上。

        鲲鹏的图案显得有些狰狞,一经摘下,就像是长在了余瑶的肌肤上,飞快地生了根,发了芽,开出了一朵黑色的花。

        “看中什么,就买下来。”

        顾昀析伸手揉了揉她的发,“我虽然没在十三重天开垦灵田,但养朵莲花,还是没什么问题。”

        这话意有所指。

        蒲叶讪讪发笑。

        余瑶漂亮的杏眸弯出温柔的弧度,像是点亮了两盏橘色的灯火,她伸手抚了抚那枚空间戒上繁复的鲲鹏魔纹,郑重道:“我以后还你。”

        顾昀析眼也不眨地嗯了一声,也不知到底听进去没有。

        余瑶探出神识,美滋滋地准备看他空间戒中的积蓄,就又听到男人似叹息又似含着笑意的声,“不用还。”

        “以后,还得靠小神女养着。”

        蒲叶和汾坷看不得这样的场景,纷纷默契十足地停止互相攻击,掉头看窗外,一言不发。

        凌洵似有所感,抽了抽嘴角。

        这年头,不攒些积蓄,压根养不起神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