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64章

第64章

        第64章

        财神有惊无险渡过雷劫,恢复真身,而因此事聚在蓬莱的人,也因为各自领地的事,陆陆续续离开。

        余瑶算是最后一波离开的。

        琴灵和凌洵先走一步,墨纶紧随其后,伏辰一直守在天渊,就连尤延,也先回了一趟邺都。

        原本余瑶是打算跟着琴灵去魔域的,但顾昀析临时说蓬莱还有事情没有解决,只能再等两三天,这两三天,刚好蒲叶回一趟西边交代事情。

        余瑶与琴灵相约,等这边事了,就启程前往魔域,在那里住一段时间,顺便帮忙准备百花会事宜。

        蓬莱岛又一次恢复了宁静。

        顾昀析连着三日修炼,眼睛都没睁开过,余瑶闲得无聊,就去找扶桑和渺渺聊天。

        这日,她让扶桑帮忙算了一卦,关于云烨生死的。

        “怎么有半边是乱的?”

        卦象出来,余瑶蹙着眉,有些难以理解,她葱白的手指点在卦象左边,不解地问。

        卦象这块,她只懂一些皮毛,多的看不出来,只是这乱象太惹眼,她一瞥,就记起来有古书上特意描写过这一段。

        扶桑用笔尖点上墨,在一边米白的纸上画了几个繁复的图案,凝眉,声音依旧清和:“确实有一半是乱的,乱象代表着未知,也代表着外力干预,另一半的卦象上,他有生死大劫,后逢贵人相遇,另有机缘,本应该是大好的前程,与你相遇之后,成了乱象。”

        “就是说,他没死,还另有机缘,而我有一天,会与他再次相遇?”

        余瑶光是想起这个名字,就觉得心里堵着一口气。

        “也可以这样说。”

        扶桑安慰她:“放心,云烨乃至整个天族,都无人敢再将主意打到你头上来了。”

        余瑶牵强地扯了扯嘴角,道:“我有个猜想。”

        扶桑凝神听她细说,就连渺渺也安静下来,偏着头看她。

        “上霄剑之下,他肉身寸寸湮灭,利用秘宝或者秘术,一缕元神逃走。”

        “众所周知,肉身被毁,元神受创,这是重创,没有奇缘或者贵人搭救的话,便只能苟延残喘,躲避天光,基本再无出头之地,他脱困之后,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回天族修养求助。”

        “那个时候,天族自身一堆幺蛾子,自保尚且不能够,忙得焦头烂额,怨气全部都往云烨身上撒了,他稍微有点脑子,就知道不能回去。”

        “那么,第二个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可以依靠的人或者地方,是什么?”

        余瑶条理清晰,一句一句娓娓道来,只是话越到后面,越带着深重的寒意。

        “你的意思是,锦鲤族。”

        这样浅显的问题,渺渺率先就回答了。

        说起锦鲤族,余瑶有些头疼。

        锦鲤族族群子嗣不丰,多少年的繁衍下来,人数也才堪堪过千,还多是老弱,顶用的青壮年都被天族拉上,在九重天与十三重天的战役中充当了炮灰,原本就只靠锦鲤族族长撑门面的锦鲤族更显落魄。

        但也是经此一役后,无人再敢小觑锦鲤族。

        因为他们好似有一种十分奇特的能力,能够召唤天道之力。

        这得多可怕。

        “锦鲤族圣女拥有堪比族长的权势,且还能继承族内先祖的所有力量,一旦定亲,则有着至高无上的话语权,基本上,历任锦鲤圣女,都能够成长为一方巨擎,保族人万年无忧。”

        所以两界战争,锦鲤族族长都出面了,圣女温言却从始至终,面都没曾露一下。

        “温言发话,收留了云烨,且给了他脱胎换骨的大造化?”

        扶桑问,转念一想,又道:“眼前来看,这种猜想无疑是最合理的,但就是有一点,我这些天翻阅上古典籍,查了无数的资料,也没有弄明白,锦鲤族到底何来的能力召唤天道?”

        余瑶抿了抿唇,思忖半晌,道:“这件事,我这里,倒是有点眉目。”

        她看了扶桑一眼,眼神十分认真,“这件事,我是结合六道录和顾昀析的话语推测出来的,准与不准,都不好说,我是想等他出关再问的。”

        “你既然都开了这个口了,想必是有些把握的,说说看吧,锦鲤族的事情不查明白,我总不踏实。”

        扶桑掖袖,给她倒了杯竹水,不急不忙地道。

        “六道气运,你有听说过吗?”

        余瑶问他。

        扶桑细细想了一下,而后摇头:“未曾。”

        “六道气运这个词,出现在六道录的最后面,重要程度与顾昀析不相上下。”

        扶桑面色凝重起来:“与锦鲤族有关?”

        余瑶点点头,又摇摇头,下意识地压低了些声音,说:“六道气运,与六界其他生灵无关,它只为十三重天服务,或者更具体一些,它只为我们十人而生,这也是其他人,不论修为到达何种境地,也无法成神的原因。”

        听到这里,扶桑皱眉谨慎地看了看左右,哪怕知道蓬莱岛不可能安插进别人的探子,也还是小心为上,他抬手,布了一层隔音结界后,才对余瑶道:“瑶瑶,你接着说。”

        “六道气运一分为十,十就是个固定的数字,无法增多,也不会变少,从我们几人出世的那一刻,它就一直伴随左右,可以说,它其实就是先天神灵的象征和凭证。”

        “为何我们从未感知到?”

        扶桑看着远处尖尖的雪顶,问。

        “气运这种东西,本就不可捉摸,只是那种层次的力量,也唯有顾昀析方能有所察觉。

        它始终都站在我们这边,或者说,它的力量,长久为先天神灵服务。”

        “但是我们都忘了,先天神灵的头衔是从我们出世前就定下来,但这并不代表,真的不存在有人通过各种手段,不择手段,成为新的神灵。”

        这话带给扶桑的震撼极大,他嘴角噙着的温润的笑意凉了凉,“此话是何意?”

        若真有这种法子,前段日子,天君和锦鲤族族长又何必大费周章攻打九重天,没有得到想要的不说,还得赔上万年经营的口碑和大量的财宝,根本没必要。

        除非他们不知道。

        但锦鲤族如果知道的话,身为同一条绳上蚂蚱的天族,必然也无法瞒住。

        “锦鲤一族,在六道录中,属于异类。

        世人常说他们为天道所不容,所以后嗣艰难,其实这个说法,也可以换一种解读,锦鲤族之所以后嗣不丰,人丁凋敝,是因为他们和我们一样,是被天道偏爱的族群。”

        余瑶垂下眼睫,一字一句道:“天道偏爱我们,给了我们先天神灵的身份,天道偏爱他们,则给了他们调集气运的能力。”

        “调集气运?”

        扶桑讶然。

        “是。”

        清冽的男子声音从结界外传来,他一步一步,旁若无人地踏入结界中,云淡风轻地拿过余瑶饮了两口的竹杯,浅浅地抿了两口,而后啧了声,放回了原处。

        “天天吃甜的,也得亏你是个神仙,不然牙都掉光了。”

        余瑶捂脸,低声道:“你别揪着我这点说了,真戒不了,就剩这么个乐趣。”

        闭关三日,顾昀析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

        若说以前是一把锋芒毕露的剑,现在就是含蓄内敛的冰流,冰融化成了水,温和,从容,清隽,但依旧藏着暗芒,有着能让人色变神伤的温度。

        而且,完全视扶桑的结界于无物,他不现身出来,扶桑甚至丝毫没有察觉到他已到了跟前。

        若问感受,就是强,实力比大战时更加深不可测,强到离谱,不可捉摸。

        扶桑甚至都想问问,他平时到底是怎么个修炼法的。

        “昀析,这一闭关,你又有所沉淀。”

        扶桑站起身,笑着说了句。

        余瑶上上下下看了顾昀析几眼,温柔的杏眸里蓄着亮晶晶的光,她的目光重点落在衣裳上,十分惊喜地问:“你这身穿搭,也是在话本中学的吗?”

        顾昀析眉峰微拢,又听她笑着夸:“好看诶。”

        他凝目,细扫流畅的宽摆,米白的衣袍上,绘着暗红的妖异的图案,像是冬夜雪地中燃烧起来的火,也像是春日河畔开出的绯红的花。

        那些花纹衬得他肤色更为冷白,泛着陶瓷一样冰凉的色泽,像是个大病初愈的贵公子,浑身上下,仍透着一股熟悉的慵懒意味。

        “喜欢白的?”

        顾昀析想起琴灵说的话,懒洋洋地问。

        余瑶笑得眼睛弯成两轮月牙,软声纠正:“喜欢长得好看的。”

        顾昀析瞥了她一眼,揉了揉她乌黑的发丝,柔顺的触感令他半眯了眯眼,不紧不慢地吐出两个字:“出息。”

        余瑶:这就更没办法,天性使然。

        扶桑一看这两无限接近于热恋男女的互动情形,只觉得眼皮上下都扎着针一样,他还算是沉得住气,蒲叶要是在的话,估计得飞奔过去把两人拉开,再凭着一腔勇气和蛮力,找顾昀析打一架,然后成功挂彩,骂骂咧咧来找他诉苦。

        可惜,他没有这样的胆量。

        “昀析,方才我和瑶瑶说的话,你听见了多少?”

        扶桑清咳了一声,问。

        “不多,也不少。”

        顾昀析掀了掀眼皮子,没什么精神的样子,一身的锋利尽数敛去,就连声音,也温和不少。

        “锦鲤族有聚集气运的能力,但普通的族人,骨子里并没有铭刻这种天赋神通,只有类似于锦鲤族族长和圣女的人物,才能聚全族气运于己身,再耗费精血,施展秘法,窥伺天机。”

        明明是这么严肃的大事,从顾昀析的嘴里说出来,每一个字眼都是漫不经心的。

        余瑶从椅子上跳下来,果断道:“走,去锦鲤族,把温言和那个老东西带回十三重天。”

        “来不及了。”

        顾昀析笑得凉薄,“早就跑了。”

        “怎么……”余瑶话说到一半,突然懂了,“锦鲤族的温言,自打那次从我们手中逃脱,就再也没有现过身!”

        扶桑目光微寒:“从那时候,锦鲤族就在布局,他们在觊觎什么?”

        三人的目光对碰到一起,心里的想法也随之明朗。

        神位,永生,天道的偏爱。

        只可能是这个。

        “他们……会不会早就摸到了正确的方向,开始用天赋神通,影响六道气运了?”

        余瑶这句话说出来,后脑勺都在发凉。

        等六道气运真的偏向它们那边,那余瑶等人,必将消亡,与此同时,锦鲤族的手中,真真正正的拥有了十个神位。

        十个后天神灵,即将出现在锦鲤族。

        顾昀析俯身,漆黑的瞳孔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像是奖励答对题目的乖学生一样,他伸手,拉着余瑶青葱一般的纤细手指头,轻轻地捏了捏,道:“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好歹是学聪明了些。”

        一股凉意,从余瑶的脚底只往脑门上冲。

        “怎么办?”

        她的手指有些凉,堪堪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才从鬼门关出来,这下,又把头伸到了断头台上。”

        顾昀析低而浅地笑了声。

        “掌握了方法,也得看锦鲤族有没有那种能耐,六道气运可不像你,会轻而易举地任蝼蚁算计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