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56章

第56章

        第56章

        暴雨兜头落下,吧嗒吧嗒打在一切可以承载它的物体上,黑云涌动,轮渡海底,也像是有一只巨兽在咆哮,翻涌,挣扎着想要破困而出,那种雷电当头的压迫感,一次就已是刻骨铭心。

        财神却不知已经历了多少回。

        游龙一样从云层里蹿出的雷电,足有千丈庞大,它速度极快,几个呼吸间就已到了眼前,财神面色绷得极紧,他左手抬起,五指微曲,做了个隔空抓取的动作。

        轰!

        两股力量对撞,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从碰撞的中心传出,余瑶等人眼也不错地盯着被无数雷弧和电雨淹没的身影,两个小黑点宛若轮渡海上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可能被倾覆,颠毁。

        第二道雷龙才散,第三,四道就已到了跟前。

        连喘息的机会也没给。

        这样的场景,与灭世无异。

        顾昀析脚尖撑着地,懒散的姿态稍敛,他看了看被无数雷电狂轰滥炸的两个黑点,目光悠悠转转的,又落到了趴在栏杆上,半个身子都探出去的人身上。

        他不在的时候。

        余瑶就被天族的咒引蛊惑着,替一个名不经传的小皇孙,接下了这样的致命雷劫吗?

        那样的苦痛,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一醒来,又被引诱着去替那蠢货求扶桑果。

        天族,好得很。

        顾昀析舌根抵着后齿,极轻地笑了一声,而此时,天穹倾覆,海水倒灌,他这轻微的动静,并没有被任何一人所察觉。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所有的颜色全部消失,只剩下暗紫的雷龙,一条比一条狂暴,到了后来,都像发了疯似的,毫无章法地狂轰滥炸,这个时候,余瑶已经完全看不到财神的身影了。

        不知人是死是活,可雷劫还在继续。

        不劈完最后一道,誓不罢休。

        一旁,琴灵咬咬牙,道:“九十九道雷龙之下,方为圆满,现在多少道了。”

        余瑶动了动唇,回答:“第七十八道。”

        前面尚能轻松应对,到了后面,双方都得动真格。

        琴灵颔首,与余瑶对视,隐隐的紫光中,眼尾的点点飞红稍纵即逝。

        “快了。”

        扶桑声音绷得有些紧,他拍了拍渺渺的身子,让她安静下来,方道:“我提前算了几卦,但因揣度天机,都是一盘乱象,汾坷的劫数,终究得看他自己能不能抗下来。”

        一片静默。

        他们都知道,这个抗,不仅是要身体能扛下来,更要心里能抗下来。

        那才是最难的。

        接连八条雷龙叠加,财神巴掌大的小脸也浮出些苍白之意来,他扭头,朝险些被雷龙威压压趴的小兔妖大声道:“跟好!”

        小兔妖艰难点头,勉强止住了哭意。

        即使是被腰斩的时候,她也未曾如此怕过。

        这是一种直击灵魂的惩罚,罚财神,也罚她。

        挥手与雷龙硬拼两招,财神重重地喘息两声,从空间戒中拿出了一颗结元丹,当即吞下,勉强回复了一些灵力。

        小兔妖身上慢慢流动起金光,璀璨又耀眼,与紫黑的累龙,成了天地间唯二的颜色。

        第九十六道雷龙出来的时候。

        余瑶呼吸都凝滞了一瞬。

        整个天穹之上,它的身躯盘成无数层,将目光所及都铺成了雷电之色,从它身上散发出的威压与强度,几乎是在成倍飞增,最终,气势攀到了巅峰。

        它仰天咆哮一声,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从天边俯冲而下。

        余瑶眼皮重重跳了一下。

        尤延声色凝重:“这道可不好接。”

        琴灵:“还得护着个人,他的力量本来就只剩七成左右。”

        这还是往多了算。

        余瑶目光始终停在轮渡海海面上,她道:“还好云浔提前炼出了结元丹,这一道雷劫,财神硬拼,可能会受伤,但能接下。”

        但是,后面还有三道。

        那才是大名鼎鼎的生死关。

        余瑶虽然因为本体上的伤,灵力低微,不擅战斗,但眼力却是一等一的毒辣,说的话比琴灵等人都要准。

        是顾昀析亲自教导培养出来的。

        往往,他懒得说话的时候,都是她在说。

        很少有偏离的时刻。

        一语成真。

        雷龙消散,财神在空中连退上百步,眼角和鼻梁下都淌出了嫣红的血,小小的身子,站在波涛翻滚的轮渡海上空,无数道雷弧散了又聚,将他重重包围。

        “大人!”

        小兔妖哭着喊,担心得不得了。

        财神鼻息滚热,他伸手擦了擦眼角的血水,道:“哭什么,等下我要是撑不住了,你就从这个缺口飞出去,别回头。”

        兔妖一听他这么说,边哭边摇头:“我不走,我的命是大人救的,这种时刻,怎能弃大人而去。”

        财神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他目光格外凝重,看着再次成型,体型比方才还要骇人的巨龙,低吼:“出去之后,告诉顾昀析,将我一身功德留给余瑶,替她疗伤!”

        小兔妖哭得几乎要晕过去。

        财神脚下开始极速挪移,隐隐间形成了一个威力不小的大阵,做完这些,他从空间戒中拿出一件龙甲,朝天上一扬,龙甲上,每一片龙鳞都刻着一方小小的法阵,与财神脚下的大阵遥相呼应。

        第九十七道雷龙携带着灭世之威,重重撞在天空中的龙甲上。

        没有撑到多久,龙鳞开始一片片地崩碎,财神脚下的大阵,也开始以飞快的速度消融。

        仙殿的外栏,暴雨依旧在下,众人看着这一幕,无言沉默。

        琴灵眉头打了个结,她侧身,问余瑶:“这一道呢,他能扛下来吗?”

        尤延等人的目光也汇聚在余瑶身上,最终,余瑶嘴唇蠕动,吐出两个字来:“很难。”

        特别是前面这么多道,财神的灵力,体力都在走下坡路,这样的雷劫,力量又太过霸道,两相对撞之下,到底是个什么结果,真不好说。

        余瑶转身,看向顾昀析。

        昏昏暗暗的环境中,男人神色不明,下颚绷得有些紧,难得的皱了眉头。

        余瑶问:“你怎么看?”

        顾昀析眸色深邃,纯黑的瞳孔中,印着张牙舞爪的雷龙,也印着轮渡海上两个小小的黑影,他声线微沉,道:“财神方才对兔妖说,若他出事,一身功德,用秘法存于余瑶体内,治疗她本体上的伤。”

        “还有他的本体,在三日之内,依旧保持着神性,刚好可替渺渺铸身,使她登临神位。”

        他身为帝子,所听所见,都比他们更加明晰。

        本来就凝重的气氛,瞬间又多了一层无法言说的悲壮之感。

        余瑶肩膀耸了下来,嘴巴一瘪,一股尖锐的的酸意直往鼻尖上冲。

        琴灵搭在栏杆上的手紧了又松,最后颓然地靠在上面,问:“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封印始皇,本就是他生来的使命,何以至此?”

        尤延一脚踢在身侧的墙壁上,闷闷的一声响,然后抱头蹲在栏杆一侧,透过浮雕旁的空隙看轮渡海上的情况。

        “没了他的神力镇压,始皇又得出世,而汾坷改了人间的秩序,破坏规则,功德尽失,又参与了此次和九重天的大战,天道这是要和他清算。”

        蒲叶面色阴郁,他靠在墙壁上,看着远处的雷海,暴雨,天罚,自嘲地笑了笑:“所以说,我真的厌烦死了这些事。”

        “十三重天,因果使命真能压死一个人,谁也逃不开清算,站得越高,就越不受庇护。”

        凌洵叹了一口气,道:“少说些这种话,等下雷劫冲你过来了。”

        阴色下,蒲叶咧了咧嘴角,道:“随便它。”

        财神最终,还是抗过了第九十八道雷劫,但他的身体,在这个时候,已经是强弩之末,一说话,就是腥甜的血气,他像是一个破旧的棉娃娃,被雨水肆意冲刷,血色蔓延到了海面上。

        小兔妖毫发无损,她冲到财神跟前,手指头抖得不像话。

        “大人。”

        财神睁开眼,眼底倒映着最后一道雷龙,他问:“我刚才说的话,都听到了吗?”

        小兔妖泣不成声。

        “现在,走!”

        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手腕使力,将小兔妖推出了雷劫的范围内。

        余瑶正巧看到这一幕,她失声:“汾坷这是在干什么!”

        琴灵面色惨白,恨声道:“他这是,连命都不要了吗?”

        没了兔妖的功德,就他那所剩无几的灵力。

        必死无疑。

        这个时候,蒲叶突然扭头,他喉咙发干,问顾昀析:“能帮得上忙吗?”

        余瑶看着那最后一道雷龙,头皮发麻,心已经凉了大半截。

        顾昀析面沉如水,半晌,摇头:“外界干预的话,雷劫之力会更强。”

        余瑶和琴灵抱着,无声红了眼睛。

        半空中,兔妖离了雷劫的中心圈,身上的金光越发黯淡,她竭尽全力想要跃到他身边去,被那股力道不断地往后推,直到眼睁睁地看着最后一道雷劫劈到那人小小的身体上,拉着她往后退的力道才终于消散。

        她的眼睛越发红了。

        仿佛骨子里的东西,正在慢慢流失,被抽干,被吞噬,被破坏。

        冥冥之中,一个好听的清冷的男声响在她的耳畔。

        他说:“你该回去了。”

        小兔妖眼神越发迷茫,她的身体,像是一片飘叶,被一股柔和的力道托着,一点一点往雷弧闪动的地方深入,最终,像是游子终于踏上了故乡的土地,她握住了财神的手。

        下一刻,两人身上爆发出万丈光芒,竟硬生生地将雷弧冲散。

        那光芒之强,刺得余瑶等人都睁不开眼睛。

        蒲叶下意识地看了眼顾昀析,发现他懒洋洋地掀了掀眼皮,然后朝他笑了笑,十分自然地勾了勾余瑶的小手指。

        蒲叶:想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