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51章

第51章

        第51章

        余瑶睁开眼的时候,天还没彻底黑下去,她这一觉睡醒,头不疼脑不热,像是没事人一样,只是昨夜的记忆,有些有有些没,就记得自己是被顾昀析冷着脸拽回来的。

        后面干了啥,就不太有印象了。

        不过应该没出什么丑,不然现在该面对的,应该就是顾昀析的冷脸和怒火了。

        余瑶看了看,隔壁小房间外设了一层结界,顾昀析应该是在里面修炼,她放心了,也盘着膝坐在床榻上调息了一会,和九重天那场战争,基本将她本就稀薄得可怜的灵气压榨得干干净净。

        她本体上有伤,修炼不容易,恢复起来也不太容易,只能每天这么耗一耗,聊胜有无。

        过了没多久,她就睁开了眼睛。

        扶桑进了重华洞府。

        像是掐着时间算到她该这个时候醒来一样。

        面对他,余瑶神情有些别扭,垂着眸,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觉得什么都不该说,也不能说。

        她想问的问题,他一旦回答了,一旦证实了,那么十有八九,某种默契而自然的关系,也就算是到此为止了。

        这要是换成别人,她估计就直接说淡就淡了,可偏偏又不是,十三重天的人,不论哪一个,在她心里,都有着极重的分量。

        “瑶瑶,抱歉。”

        扶桑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他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和煦,抱歉这两个字眼,无比自然地吐露出来。

        余瑶睁圆了眼睛。

        有点手足无措。

        但也没有说话。

        “不告诉你们,是因为也挺没脸的这事,原本,昀析不追究介意,已是顾念往日情义,更遑论他还替我留下了落渺的神魂,于情于理,我都不该得寸进尺,屡屡相求。”

        “只是一万年来,贪心的种子深埋在心里,不期然的,就生了根发了芽。”

        “只是瑶瑶。”

        扶桑伸手,抚了抚她的发顶,道:“我从未想去做对你和财神不好的事情。”

        “我希望渺渺能活下来,也希望你和财神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她是我最爱的人,你们是我最亲的人,如果要伤害你们,去救回她,我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余瑶突然倾身,抱了抱他,下巴嗑在他的肩膀上,她轻声道:“原谅你了。”

        “下次,有什么事,你说出来,我们都一起想办法。”

        扶桑愣了愣,身子微僵,而后温声应好。

        扶桑的事情说开了,余瑶顿时觉得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放下了,她从空间戒中拿出几颗补充灵力的药丸嚼着吃,等来等去,旁边的结界丝毫没有要开的意思。

        余瑶就没有再待着了。

        她去找了财神。

        蓬莱岛外的天空上,已经慢慢积起了厚厚的云层,一层接一层,颜色渐深,风雨欲来。

        财神住的地方,叫尘世坊。

        余瑶去的时候,他正仰着头看天,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一点也没有即将面临生死难关的紧张和忧愁,就是纯粹的看风景的模样。

        余瑶手掌撑在栏杆上,身体轻轻一跃,悄无声息来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

        财神转过身,有点无奈地道:“瑶瑶,你也这么大人了,怎么总和小孩子似的。”

        余瑶:“你照照镜子,谁才是小孩!”

        财神满不在意:“你比我小。”

        余瑶懒得跟他扯这个话题,在他的院子里逛了逛,随口一问:“你带回来那小兔妖呢?

        怎么没见到?”

        财神用一种十分怪异的目光看着她,半晌才道:“男女有别,她也有夫婿,自然不和我在一个院子里住。”

        说到这里,他将余瑶拉着上下看了看,凝了神色,问:“你怎么和顾昀析住到一起去了?

        你是女子,又到了年龄,总得避避。”

        余瑶瞥了他一眼,问:“你担心顾昀析占我便宜?”

        财神仔细想了一会,摆了摆手,声音小了下来:“行吧,顾昀析那也不能算个男人,你们关系好,想住一起就住一起吧。”

        余瑶捂了捂脸,心想我倒希望他能占我便宜。

        他要是真能有那个心,早早的就被她拿下了,还用磨到现在?

        越想,越心塞。

        “看到天色了吗?

        估摸着就是这两天的事了,做好准备了?”

        余瑶指了指阴沉沉已然开始蓄力的天问财神。

        “没什么好准备的。”

        财神笑了笑,说:“养魂珠你给了,方才琴灵又送来了结元丹,还有扶桑的龙甲,尤延的梦网,再怎么不济,也能留下一缕魂。”

        余瑶被他堵得没话说,她默了默,问:“你说吧,要是真的到了那个地步,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毕竟是至强雷劫,谁也不能保证财神就能安稳渡过。

        财神垂下眼睫,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会,跟她说:“首先,把千烟送出十三重天,其次,麻烦你去秋女宫走一趟,昭告六界,姻缘为假。”

        “怎么这个时候,你心心念念的,还是那只兔子?”

        余瑶捏了捏眉心,道:“虽然我们都觉得不值,但若是你真的喜欢,就捉紧将事情说开,你觉得开心就行,我们没什么意见。”

        “瑶瑶,我何必骗你。”

        财神有些无奈:“当初始皇大限将至,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升天成仙,当时那种情况,本就需要有人站出来去将他封印,千烟怎么说都跟了我两千多年,还曾救我一命,一身功德予她,也算是回报了。”

        “哪有你这样报答的?

        报恩的方法那么多,她要什么稀罕的宝贝我们都能给她找来,何须你一命还一命?

        再说当时,她不救你,你最多再过一次劫,根本不会丧命。”

        余瑶忍不住道。

        “哪能这么论。”

        财神拍了拍衣袖上的灰,望着天边聚拢的乌云,道:“我等既为先天之神,有些事情,无法避免的就得成为责任,压在肩上。

        像扶桑,他掌生命之力,辅佐帝子,照看其他才出世的先天神灵便是他职责所在,而封印始皇,平衡六界,亦是我的职责。”

        “照这样说,你是不是还得对她说声感谢,谢她白帮你背了这么些年的锅?”

        余瑶一边踢着脚下的石子,一边没好气地说。

        “你这丫头。”

        财神笑着摇头,没有在这上面多说什么。

        余瑶回重华洞天的时候,顾昀析设置的那层结界还没有消失,人也不见影。

        她爬到床榻上,盘膝而坐,灵力化作暖流,淌过一条条筋脉,流转全身,最后在她白嫩的指尖,结出一颗洁白的圆团来,只是整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那个白色圆团就像水泡泡一样,叭的一声,无声消散。

        余瑶皱眉,心里叹了一口气。

        本体上的伤是根源。

        伤一日不好,她的修为就永远无法前进一步。

        但这伤,自她出世之时就有了,近七万年过去,再稀罕的宝贝,再滋补的丹药吃下去都无济于事。

        没等余瑶伤感太久,隔壁金色的结界突然消失,她眼睛亮了亮,跑到旁边一看,发现顾昀析长身玉立,站在莹莹璃光之中,青色的长衫无风而动,每一条棱角都透着清冷的意味。

        余瑶心跳漏了一拍。

        让她这么喜欢的人,怎么就是帝子呢。

        “顾昀析。”

        余瑶很快回过神来,她半个身子隐在墙壁后,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额心的莲印比昨日亮了些许,她问:“扶桑刚刚来找我,说今夜仙殿宴客,他摘了很多灵果,算是给大家赔罪,你要不要一起去啊?”

        顾昀析看到她,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起昨日的情形来。

        黑暗中,他瞳色极深,像是幽邃的寒潭,沉浮着一些看不清又道不明的情绪,他抿了抿绯色的唇,朝她招手:“过来。”

        余瑶走到他跟前,站住,黑眸黑发,肤色雪白,眼中闪着繁星。

        顾昀析长指骨节分明,腕骨突出,他伸手揉乱了余瑶的长发,慢慢地吐出一个字来,“去。”

        余瑶开心了,还没等她说话,就听顾昀析说出了第二句话:“昨日喝醉后做了什么,还记得吗?”

        这语气,怎么听都有种事后算账的意思,余瑶拉着他宽大的袖摆,啊了一声,如实摇头,同时为自己辩白几句:“我从前在邺都喝过一次,也醉了,尤延说我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倒地上就睡了。”

        顾昀析嗯了一声,而后俯身,与她对视,长指点了点自己的唇,一字一句道:“睡之前,你亲了我。”

        余瑶瞳孔蓦地一缩,脑海里炸开了无数朵烟花,她觉得不太可能,但是顾昀析这种性格,也绝对不会拿这样的事来逗她。

        那么,真的亲了?

        余瑶的目光又挪到顾昀析的唇上。

        然后,重重地咽了下口水。

        顾昀析顿时笑了,他眯了眯眼,慢悠悠地问:“怎么,食髓知味?”

        他的声音有点危险,余瑶丝毫不敢多想,只能一味摇头,“这是个误会,喝醉了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绝对不是故意的。”

        “我下次再也不沾酒了。”

        顾昀析有点不耐烦地用手势止住了她的话语,他拧着眉,看了看余瑶,很久没有说话。

        余瑶的呼吸都放轻了。

        她有些紧张。

        因为她无比清楚的知道,她喜欢的,是一个没有心,没有七情六欲的神灵,她亲他,在他那里,只可能有一种含义。

        冒犯。

        她冒犯了鲲鹏帝子。

        顾昀析闭了闭眼,他身子颀长,能将余瑶的身影完完全全拢住,半晌,他长指微动,勾起余瑶的下巴,眸色黑浓,鼻息微热,问:“亲都亲了,我该给个名分吗?”

        余瑶赶紧摇头,眼睫毛上下颤动得厉害。

        顾昀析显然对她的答案不太满意,他不轻不重捏了捏她的后颈,声音带着几分不太明显的哑意,“等财神渡完劫,我们就成亲。”

        “成……成什么?”

        漫长的死寂过后,余瑶舔了舔发干的唇,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帝子妃,不比小神女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