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最能感知到顾昀析状态的,是天君。

        本来还漫不经心地出招,化解,突然就发起了疯,在这个时候,雷霆弓终于展现出了它作为上古神器之首的威风,古朴无华的弓身,突然跃起密密麻麻的雷弧,每一根都蕴着让人不敢轻视疏忽的力量。

        这一次,顾昀析搭弓,箭矢飞速射向天君。

        天君像之前一样,准备用大术法托住那只箭,余光似是不经意地往锦鲤族的方向瞥了一眼。

        无数的天兵将锦鲤族族人围在中间,锦鲤族族长对上了蒲叶,他到底老了,精力不足,多少万年都没有这样大战过了,即使一身修为仍在,也没了那股子迎强敌而上的劲了,对上蒲叶,显而易见地吃力。

        蒲叶,同样的年龄,他作为十三重天最早出世的神灵,活到现在,该如何就如何,丝毫没有衰落的前兆,活得腻了,厌了,依旧年轻,逍遥自在,一点儿也不担心陨落和大限的到来。

        这就是先天神灵。

        这就是差别。

        宛若天堑。

        而现在,九重天有足够的实力,何以不能取而代之?

        “破。”

        天君怒喝,数千丈庞大的巨掌将那道古朴无华的箭矢抓在掌心,手指向内紧捏,想将那箭矢碾灭,但出人意料的是,这次的反击,并没有起到先前的效果。

        那箭矢在巨掌掌心剧烈颤动了几下,而后在无数人骇然的目光中,直直对着天君而去,速度看着不快,但根本无法躲闪,眨眼间就已到了眼前,天君眼瞳收缩,只来得及向左微闪。

        箭矢毫不停留,从他的右肩穿透而出,带起一蓬猩红的血。

        “父君!”

        云存大骇,他惊呼出声,不顾一切朝天君的方向奔去,他的对手是尤延,激战正酣,对手突然要走,那怎么可能?

        “给我乖乖待在这!”

        尤延眸光火热,攻势更猛。

        疯子!

        全他妈是疯子!

        云存吞下一口带着鲜血甜腥味的唾沫,被尤延逼得后退了数十丈,他不敢再分心别处,专心应付尤延时不时划下的黑镰。

        没事,过了今天,顾昀析一败,全部都结束了。

        六界之内,至高无上的权势,长久无比的寿元,子嗣后裔无比强横的血脉,全部都属于他们。

        一切,都将被胜利者书写。

        他也忍不住看了一眼锦鲤族此次带来的二十几名精锐。

        那是他们的底气。

        而另一边,云浔和巨大的九尾阎狐激战,有了九尾阎狐嘴里叼着的黑莲,他几乎陷入了自保和挨打的循环中,有力气而使不出的感觉,格外憋屈。

        又一次被弹飞千丈,云浔脚步所到之处,一片狼藉,九尾阎狐踏着废墟,步步朝它逼近,云浔笑了笑,原本俊朗的脸庞又肿又青,彻底不能入眼了。

        “我真生气了。”

        他阖眼,眼中的狠劲几乎化为实质。

        下一刻,巨大的黄金龙出现在战场,他被打出了真火气,不要命地对着九尾阎狐而去,两相对撞,凌洵退了十步,云浔退了三十步。

        依旧拼不过。

        云浔阴晦的目光落在九尾阎狐嘴里叼着的黑莲上,后者身上的洁白莹光,均匀地撒在了凌洵的真身上,云浔气得胸膛起伏两下。

        小黑莲比万年前,厉害了不少。

        更可怕的是,她这种增幅,因人而异。

        遇弱则弱,遇强更强。

        她在凌洵身上,就已如此可怕,落到顾昀析的手中呢?

        顾昀析沉睡万年,谁也不知道他有多强大,谁也摸不着底。

        战场混乱,多打一刻,死的人就多上不知道多少。

        这种消耗,天族人根本不心疼一样,谁也没有退一步,像是来时,就已经发了死誓,不夺下神族,誓不回城。

        谁也没有注意到,死的人越多,汇聚的鲜血越多,凌洵嘴里叼着的那枝黑莲上的光芒,就越柔和圣洁。

        只有云浔感觉到了。

        他仿佛在面对一头钢铁巨兽,攻击力高得吓人,而且不怕打,打十拳上去,估计只有一拳能让他咧咧牙。

        这他妈的。

        云浔眼皮剧烈地跳动。

        能屈能伸为君子,不丢人。

        他后悔了,他情愿去跟蒲叶打打,聊聊天叙叙旧,增进一下邻里的关系和感情,他也不愿意这么被动的踢皮球一样的被打了。

        本来就是天族干的蠢事。

        他就是来走个过场,凑凑热闹,不是真来拼命为天族做贡献的。

        想通时候,云浔嗖的一下蹿到锦鲤族族长身后,面不改色地道:“你拦不住蒲叶,这里换我来,你去对凌洵。”

        锦鲤族族长也被一直压制,他脸色阴得能滴水,现在听了云浔的话,下意识松了一口气,他是真的老了,也是真的扛不住了,当即也不多说什么,对云浔应了声好后,两者默契地换了目标。

        然后,他就对上了一脸煞气的九尾阎狐。

        被一爪子拍飞了出去。

        他一口气提不上来,直到身体陡然落地,将沿途的天兵砸飞出去,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

        凌洵比蒲叶还强大?

        谁在坑他?

        是天君给的情报有误吗?

        那么其他人呢,每一个都隐藏了实力吗?

        这么一想,锦鲤族族长一身的冷汗。

        他爬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蓄力,就又被抛上了半空,短短几炷香的时间,他就没从空中下来过,好不容易抓住机会,反攻了一回,这才慢慢地找回了节奏,小心翼翼地保持着某种自保下的平衡。

        最开始的死亡浪潮退却,两边的战况慢慢稳定下来。

        余瑶的神识无声无息渗入半空,俯瞰混乱无比的战局,她最先看向顾昀析那边。

        顾昀析和天君是两边的顶尖人物,他们在云层上方单独劈开了一个空间,顾昀析一身青衣染上绯色,余瑶有些担心,但扫视了一圈后,发现是天君的血。

        老天君气息不稳,肩膀一个血洞,不断的有鲜血流出,肩周那一圈,都被血色染红。

        那显然不是普通的箭伤,不可能随便止住鲜血。

        本该是好消息,余瑶却莫名的感到了一丝不安。

        这种感觉来得突兀,毫无征兆,但涉及十三重天全体的安危,她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到底是哪有问题呢。

        再想想。

        再仔细看看。

        余瑶拧着眉,在半刻钟之后,发现了端倪。

        老天君一直在后退,像是在引着顾昀析朝某个地方走,但是这种后退,又十分的巧妙,像极了负伤之后,体力不支,即将败走的迹象。

        而顾昀析,他战斗力高得吓人,黑眸中没有再泛起黑莲,而是一片血红,在他极冷极白的肤色下,那两抹红,尤为可怕。

        余瑶的面色寸寸凝重下来。

        顾昀析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但很显然,已经在失控的边缘,等到某一根弦彻底崩坏,那么今天在这里的,一个也跑不掉。

        他们将体会到,什么叫无差别攻击。

        余瑶的神识飘了上去。

        熟悉而雅淡的莲香萦绕在顾昀析的鼻尖,他若有所感,微微侧首,眼底的血色像是燃烧起来了一样。

        “顾昀析。”

        余瑶的神魂喊了他一声。

        顾昀析唇侧勾出冷笑。

        余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她飘到顾昀析跟前,然后被他精准无比地拨了开来,“回去。”

        他冷喝。

        “怎么了?”

        余瑶飘出了担忧的意念给他,却险些被他一根箭矢彻底穿透,她惊魂未定地往旁边缩。

        “不想死在我手上,就赶紧回去。”

        顾昀析一字一句,咬得极重。

        “顾昀析,你先冷静听我说,天君在佯装败走,是想把你引到前面去,而且锦鲤族二十多名精锐,全部被天兵隐秘保护起来了,除了一个锦鲤族族长,其他的都没有出过手,他们在针对你布局!”

        余瑶很快地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我蠢吗?”

        他血色翻涌的眼中尽是不耐和克制。

        余瑶顿了顿,下意识摇头,摇完才发现他现在看不到自己。

        几乎是在顾昀析话音落下的瞬间,一个巨大而古老的法阵成型,它汲取了一种十分神秘的力量,亦邪亦正,捉摸不透,但余瑶在上面,清晰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此阵,可弑神。

        这才是天族人的底气!

        余瑶强自镇定地扭过头,看向被天兵护得严严实实的锦鲤族族人,二十七名精锐,全部已经断了气。

        真狠。

        “怎么办?”

        余瑶飘到顾昀析的身边,问。

        顾昀析处在阵中心的位置,一丝慌乱也不见,倒是天君,再好的定力,在见到猎物上钩的那一刻,也忍不住咧嘴笑了笑。

        他手指微曲,上霄剑感受到了召唤,从凌洵那边飞到了他的手上,他垂眸,问余瑶:“知道什么叫六道之子吗?”

        余瑶点头,又摇头,心想,都这个时候了,有什么招就放出来吧,一惊一乍的她真的有点遭不住吓。

        顾昀析声音里裹挟着深不见底的寒意,凛然,尊贵,不可冒犯,“我的东西,只有想给和不想给,从来没有被强抢一说。”

        上霄剑剑尖冒着寒芒,余瑶福至心灵,真身几下跃动,从凌洵的嘴里,慢慢飘到顾昀析的手中。

        整个战场上,死去的人的鲜血,仙魂,都如潮水般浩浩荡荡涌向那枝黑莲,紧紧闭合的花苞尖尖上,一抹血芒若隐若现,而后,一滴珍珠大的雨水,吧嗒一声,精准无比地滴到了顾昀析的手背上。

        上霄剑的气势暴涨,顾昀析深深看了看眼前的黑莲,目光在被凌洵叼过的荷梗上驻留,并未发现狐狸的牙印。

        但依旧没有动摇他回去打碎狐狸满口牙的决心。

        他眯了眯眼,伸手,将黑莲执入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