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39章

第39章

        第39章

        没到一日的功夫,九重天的大军就压到了十三重天的西南门口。

        乌压压看不到头尾的一片。

        余瑶站在巨石之上,居高临下俯瞰,一眼扫下去,根本看不见尽头,肃杀的气氛如潮水般蔓延,简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万千人的注视下,一条千丈庞大的蛟龙舒展盘旋的身子,载着天君飞到了蓬莱护山大阵外,一声通天彻地的龙吟化作千万层声浪,震慑着所有人的心神。

        顾昀析站在首位,其余人一字排开,十个人齐齐整整,身前是魔兵妖兵,身后是妖君魔将,但显然,从数目上看,十三重天的落了下风。

        然而这种层次的战争,从来不是凭人数决定胜负。

        而九重天的六十万天兵前,天君和云存,云浔三人为首,另一阵营,锦鲤族的族长拄着一根拐杖,阖目养神,身后锦鲤族的族人,不足二十位,全是族中的精锐。

        另还有些不世出的老怪物,也选择淌了这趟浑水。

        余瑶等人身形一闪,就到了大军前,与天君等人相隔不过百里,这个距离,那蛟龙吐气,嘴里的腥臭味都能飘到他们这边来。

        五六个人,同时皱眉。

        顾昀析随手将余瑶往自己身边拎了拎,然后白得几乎瞧不见血色的五指微曲,向下一压,那蛟龙便如遭重击,头与脖颈相连处的切面光滑,险些被当众斩首。

        它鼻子里喷出热气,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又强撑着不往后缩一样。

        鲲鹏的威压,对龙族来说,真算是最不愿碰上的东西之一。

        顾昀析目光微冷,薄唇紧抿,他扭过头,对身披袈裟,有点喜气的余瑶道:“又臭又丑,熏得我头疼。”

        他一说,余瑶就懂他的意思了。

        她小步往他身边挪了些,淡淡的莲香飘向他的方向,余瑶安抚:“马上要开始打了,你先忍忍。”

        顾昀析伸手,摁了摁眉心,眼里滔天的暴戾和凶气遮都遮不住。

        余瑶又不忘提醒他:“将九重天上领头之人捉了即可,剩下的天兵天将群龙无首,成不了气候。”

        她是真的怕这位杀红了眼,一个招数丢过去,九重天六十万天兵能活下来的,还不知道有没有一半。

        说白了,这些天兵,和他们调集的妖兵魔兵一样,就是拿来充个数,他们两边打赢打输,决定不了什么。

        包括余瑶,蒲叶,尤延等人,都决定不了最终的胜负走势。

        得看顾昀析。

        除非他们各自的对手,全被他们压制得死死的,然后七八个人腾出手来,共战天君。

        不过想想,那也不太现实。

        基本上都是胶着的热战状态,一时半会,根本分不出胜负来。

        顾昀析毫无征兆的出手,天君不得已从那血流不止的蛟龙身上下来,他眼皮子跳了跳,脸色很难看。

        这开战前的挑衅话还没说呢,就险些被斩了坐骑。

        那还说个鬼啊!

        蒲叶身体绷得像一根即将离弦的箭,他无意识地舔了舔唇,黑眸中染上了和尤延如出一辙的狂热战意,但也还保持着清醒:“等会,大家都记得护着瑶瑶。”

        余瑶瞥到他脸上的兴奋之意,有些无奈地问:“你这几万年,真的是在西天修身养性吗?”

        西天的那群古佛菩萨,不是最忌杀生,最喜救苦救难的秉性吗?

        怎么蒲叶去了这么久,回来该吃啥吃啥,打架时也还是以前的模样,一点都没变呢。

        她还以为真的修出什么名堂来了。

        甚至还想哪天给顾昀析带过去养一段时间的生,把一身的坏脾气养好一些。

        这么一看,简直不能抱希望。

        顾昀析低眸,眼睫如鸦羽,静静地垂着,眼周的皮肤很白,像是泛着冷光的瓷釉,就连说话的话,都带着淡淡的凉,“别乱跑。”

        他对余瑶说。

        余瑶其实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

        但是她知道怎么做。

        就像是天生的,刻到了骨子里的东西,无需别人教,只需要某个符合的场景,触动脑子里的某根弦。

        “我躲在你们后面。”

        她手往半空中一招,上霄剑闪烁着寒光,它感受到了血腥肃杀的气氛,激动地嗡鸣,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来,尝尝鲜血的甜味。

        顾昀析的本命神器。

        却时时刻刻放在余瑶手里。

        蒲叶挠了挠头,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某个念头如流星划过,但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嘿,两人关系好,众所周知的事。

        有个鲲形杀器跟在瑶瑶身边,他也放心。

        顾昀析看着半空中的上霄剑,掀了掀眼皮,声线有些哑:“雷霆弓上只蓄了两支的灵力。”

        雷霆弓虽是远古流传下来的神物,但对使用者有很大的局限性,在顾昀析的手中,是大杀器,在余瑶手中,能发挥出十分之一的力量就不错了。

        余瑶嗯了一声,疑问的语气,显然没懂他的意思。

        顾昀析嘴唇动了动,吐出一个字来。

        “蠢。”

        余瑶莫名其妙被他嫌了一遭,还没来得及开口反驳,就见他长指一伸,上霄剑剑灵蹦了出来,它很兴奋地围着顾昀析转圈,目光紧紧地盯着天君和云存,像是一条恨不得随时扑上去撕咬敌人的凶兽。

        天君眼色沉了沉,云存的脸皮抖了抖。

        云浔默不作声地与这两人拉开了距离。

        谁想寻求刺激对上顾昀析都行,但别拉上他。

        上霄剑灵才兴奋了一会,就见它的主人,冷着脸把上霄剑递到余瑶的手里,然后扭头,对它道:“你跟着她。”

        它脸上的笑意戛然而止。

        余瑶摆手:“我躲在你们后面,不正面对上别人,上霄剑在我手里发挥不了作用。”

        顾昀析没有说话,他浅浅呼出的气息滚热,手指的温度却像冰一样,他无视了她方才说的话,只是有些不耐地道:“把雷霆弓拿出来。”

        余瑶不说话了,她飞快从空间戒中找出古朴至极的雷霆弓,放到他的手里,拧着眉说:“你小心一些。”

        大战从顾昀析射向天君的那一箭开始。

        如潮水般的天军与魔军碰撞,散开,仅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倒下了不少人。

        血腥味催动着某些东西滋生,萌发。

        蓬莱仙岛之外,天将破晓,第一缕晨光照在人的身上,是刺骨的寒凉,灰青色的天边,夹杂着丝丝诡异的血色。

        几乎就是按照之前的设想,十三重天的每个人,都寻到了自己的对手。

        余瑶身如青烟,穿梭在他们之间,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蒲叶给的袈裟有什么用。

        寻常的天兵根本近不了她的身,稍一靠近,就被佛光送上了天,碾碎成了粉。

        修为高深的各有对手,没空管她,修为不行的,还没靠近,就被袈裟掀飞了。

        云浔对上了琴灵。

        琴灵手中的不死鞭一落,数千道雷电将云浔淹没,云浔也不恼,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只是力道,始终控制在一个度上。

        琴灵脸色有些难看。

        经年不见,云浔的修为已经在她之上,这样的成长速度,堪称恐怖。

        当年被她揍得鼻青脸肿的不羁少年,现下面对她时,甚至开始放水了。

        云浔笑得十分浅,他有些认真地道:“当年和你说过,不死炎虽然强大,但太过刚烈,没有掺入火焰的柔意,这是个弊端,你到现在也还没改。”

        这人,根本没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琴灵冷嗤:“多管闲事。”

        她手中长鞭才将扬起,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给握住了,凌洵身子颀长,白衣临世,神色浅淡,他语气没什么起伏,只是在认真地陈述事实:“你打不过他,换我来。”

        琴灵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万年相处,他们有了旁人没有的默契。

        她管魔界琐事,他负责当打手。

        所以他说他来对云浔,琴灵二话不说,十分自然地换了一个目标。

        云浔被这样的细节刺得眯了眯眼,眼睁睁看着那道纤细的身影一拳轰爆了一个天族星官的头,手中长鞭一卷一放,不死炎之下,她周边的人连惨叫都没能发出一声,就彻底闭上了眼。

        “啧。”

        云浔轻叹一声,舒展了下身子,精瘦的身体里,蛰伏的力量开始苏醒,他声音里的锋芒显露出来:“那小姑娘,性格改了不少了,居然也会听别人的话了。”

        凌洵不置可否,面不改色地接:“嗯,她很乖。”

        云浔笑着阖了下眼。

        旋即,两道身影碰撞在一起,打得异常凶狠,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纯肉体碰撞,根本不是凌洵的强项。

        余瑶路过的时候,有些诧异,她停下来,上霄剑往中间一劈,两道身影感知到第三者的加入,对撞了一下,然后蓦地分了开来。

        “小神女,别来无恙啊。”

        云浔伸手抹了抹额角的伤,满不在乎地笑。

        余瑶的目光落在凌洵身上,然后眼皮一跳。

        这副模样,可比云浔惨多了。

        “你不擅长近战,做什么和他这样打?”

        余瑶凑近了,塞给他一粒灵药,问。

        凌洵脸颊一侧火烧一样的痛,他的目光沉冷,但也不得不承认,云浔的强大,实非云烨之流可比。

        是个劲敌。

        “瑶瑶,帮忙。”

        默了半晌,凌洵开口。

        余瑶脸色凝重,然后看了眼九天之上的顾昀析,他手中雷霆弓将天君逼得有些狼狈,看上去,暂时是占了上风。

        “他喜欢琴灵。”

        凌洵仔细擦掉手腕上渗出的血,说了第二句话。

        “真的假的?”

        余瑶满脸问号,她看了看云浔,发现他脸上吊儿郎当的神色已经消失不见了,心里自然有了个底。

        “我也喜欢。”

        凌洵不紧不慢地道。

        余瑶下巴都要掉下来。

        “他伤害琴灵,我今天,撕碎他!”

        凌洵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他身子升到半空,俯瞰大半个战场,下一刻,尖利的啸声席卷,余瑶脑袋嗡了一瞬。

        她第一次看见凌洵的原身。

        真、帅。

        九尾阎狐。

        余瑶叹了一口气,转向下巴绷紧了的云浔,眼睑微垂,轻声道:“喜欢就喜欢,以喜欢之名,行伤害之事,我今天,也不放过你。”

        云浔眼瞳蓦地收缩,飞快与她拉开距离。

        但是,晚了。

        一枝黑莲,惑人,美丽,花苞微微闭合,泛着柔和的微光。

        它凭空出现在战场,那些死去的兵将,流出的血,源源不断地朝它涌去,血越多,它身上的光芒就越圣洁。

        这一幕,妖异得令人通体生寒。

        众目睽睽之下,那朵黑莲,在半空中跃出一个弧度,朝九尾阎狐的方向坠落。

        九尾阎狐用嘴,叼住了它泛白的荷梗。

        下一刻,九尾阎狐本就无比庞大的身躯陡然暴涨,体内的魔气狂飙,就连巨兽身上贴着的一缕缕魔炎,都蹿出老高。

        一个回合。

        仅仅一个回合。

        云浔就明显落了下风。

        他看着那一狐一莲,嘴角咧动,骂了声脏话。

        凌洵现在的战斗力,只怕比蒲叶还高一些。

        他真是纳了闷了。

        余瑶到底是什么品种的黑莲,能这么牛逼。

        而同一时刻,顾昀析抽身,看了眼被凌洵叼在嘴里的黑莲,眼中的暴戾和杀意成倍攀升,眼尾的小痣红得像是涂了漆料。

        很好。

        他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