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天族,凌霄宝殿。

        天君和云存居上首,神色隐有疲惫。

        连日来的调兵遣将,部署甚多,天族力量近乎倾巢而出。

        他们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凡事亲力而为。

        特别连日来发生的事,皆不利于他们的形势。

        先是阎池力量被调取一事,这等绝密的消息,在整个天族也没两个人知道,却不知怎么的,愣是飞快泄露了出去,在六界引起轩然大波。

        后有记灵珠流出,余瑶被天族下咒一事更是传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许多本来跃跃欲试想跟在他们屁股后面捡些汤水喝的小族,都打了退堂鼓。

        鬼知道天族布了一盘怎样的局。

        坑起神来都不手软。

        摆明了千年之前就想与十三重天开战了。

        这样老谋深算的盟友,却愣是一个字也不跟他们透露,将他们当傻子一样的忽悠,谁知道再跟下去,会不会被坑得血本无归。

        现下,还是先不表态,观望观望的好。

        就这样,那日前来声讨十三重天的人,至少散了一半。

        天君好歹活了那么多年,大风大浪都见过,因此沉得住气,并且能迅速快刀斩乱麻,只说一命抵一命,死者为大,并以此为由头,亲自出手扣下了许多记灵珠。

        但不论怎么扣,都会有新的冒出来。

        天族烦不胜烦,索性早已经和十三重天撕破了脸皮,随便他们怎么搞,自己依旧倾尽全力调集力量,并且连发三道急令,召回了在西天潜修的云浔。

        云浔今日才到。

        一到,就被天君秘密传召了。

        他身子修长,脊背笔直,稍有动作,便将浑身的力量显露得淋漓尽致,站在大殿中央,面对着天君和自己的父君,他态度从容,姿态闲散,与平时没有二样。

        云浔在天族的地位绝非云烨可比,哪怕他一去西边,杳无音信数千年,云烨借此机会,可着劲地往上爬,也丝毫没能撼动他的地位。

        其中差距,宛若天堑,不可逾越。

        云存见到自己这个格外优秀的长子,面色微喜,但言语之中,仍蕴着丝丝怒意:“浔儿,不是父君说你,你身为天族皇嗣,又是嫡兄长兄,一去西天千年,一次也未曾与我们联系,更不管族中事物,传扬出去,像什么样子?”

        “父君膝下子嗣众多,少我一个,依旧忙得过来。”

        云浔笑了笑,说出的话令云存一瞬间变了脸色。

        “你!”

        云存胸口闷痛。

        只有在面对云浔时,他方能体会到当父亲的不易与辛酸。

        这是最让他引以为傲的儿子,亦是最让他头疼的一个。

        饶是天君面对这个孙子,也难得的露出了慈和的神色,他摆手制止了云存卡在喉咙口的责备话语,温声道:“浔儿,你父君也是关心你,你别总与他呛声。”

        “不敢。”

        云浔话语中的敷衍与不以为意,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云存气得胸膛起伏两下,身居高位多年,他已习惯了发号施令,少有人敢如此忤逆,当即,逼人的威压从他身上蔓延开来。

        他想,自己这个儿子,是时候该管教一下了。

        普天之下,哪有这样跟父亲说话的。

        下一刻,云存愕然变色。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威压,还未落到云浔身上,便被轻而易举地化解了,连他的衣角边都没碰到。

        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解释。

        云浔的修为,已经在他之上了!

        “好!”

        天君面带喜色,缓缓道:“我天族的继承人,就该如此优秀。”

        这是个意外之喜,饶是以天君的定力,都不免咋舌。

        云存身为天族太子,名不虚传,一身修为高深莫测,是可以一人拖住十三重天一位巅峰战力的存在,整个天族,能压在他头上的,只有天君。

        现在,又多了一个云浔。

        这意味着什么?

        又可以拖走十三重天的一位。

        天助九重天!

        云存神色复杂,他缓缓吐出一口气,看了看天君满意至极的神情,再看看云浔不喜不忧的脸庞,声音放温和了些:“这次的事情,你应该也有所耳闻,眼下,天族正是最需要你的时候。”

        “谁让云烨的手伸到余瑶身上去的?”

        云浔语气并不好,他直面天君,冷声道:“这个主意,必定是云烨自己想出来,再跟你们合计商量的,他自己找死,还拖着整个天族,到底有没有脑子?”

        云存听不得他这种话,拉下脸,一字一顿地提醒:“他是你弟弟。”

        “父君。”

        云浔掀了掀眼皮,不耐地打断了他的话,嗤笑道:“我的母妃,天族的太子妃,只生了我一个孩子,剩下的那些,哪里来的,你我心知肚明,就别拿这种字眼来糊弄我,给我母妃沾黑了。”

        说完这些,他看了眼天君,不疾不徐地表明了态度:“祖父不必试探,顾昀析,我打不过。

        若真有大战起,我会拖住能拖住的人,但弑神这样的事,你们还是别指望我做了。”

        “你们不怕死,我怕。”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转身,滔天的棍影之中,灰色的衣袍渐渐消失。

        凌霄殿又恢复了亘古的安宁。

        云存眉头皱得死紧,苦笑一声,道:“浔儿天赋极高,但这心,却并不在天族。”

        天君意味深长地盯着他看了两眼,问:“你与那水草仙,还未断干净?”

        云存头皮发麻,躬身回:“父君,再如何,她也生下了老四老五。”

        “那你说说看,想如何?”

        天君目光如炬,厉声逼问:“就这样一直拖着?

        还是哪天突然受不住枕边风,同意给个侧妃之位?”

        “儿臣不敢。”

        云存眉头越皱越紧,头疼又无奈。

        “存儿,你不小了,该知道进退取舍了。

        父君并不会在这种事上责备你,男人风流些,并没有什么错,但是天族的太子妃,永远都只能出在凤族,龙凤交合的血脉,才能孕育出最强的后嗣。”

        天君时时刻刻蕴着威严的脸庞缓和下来,他与自己唯一的儿子推心置腹,道:“你方才说,那水草仙生下了老四老五,这是事实没错,可你看他们的天赋,哪怕有你的血脉中和,依旧是天资平平,扶不上墙,这样的子嗣,哪怕生出上千个,那也不如浔儿一人。”

        说起云浔,天君显然十分满意,“浔儿是天纵之才,此等修行速度,已超过了当年的我,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我希望你好好想想,别生生把这个儿子逼得离了心,使天族未来堪忧。”

        云存张了张嘴,最终还是苦笑着应下了:“父君,待此间事了,儿臣备厚礼去凤族向婉清服软,请她重回天宫,也不让浔儿去西边了,就留在天族学习为君之道。”

        天君这才欣然点头,抬手挥退了他。

        云浔出凌霄殿后就没了身影,知道他回天族的人不多,加上他的修为又高,天族的至高禁制对他而言,形同虚设。

        谁也没有想到,他转身就去了十三重天。

        天渊重地,伏辰,琴灵,凌洵都在。

        云浔来前,还特意换了一身衣裳,把那件灰色宽大的衣袍换成了修身的描金长衫,玉冠束发,面色清寒,站在一座山峰之巅,负着手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形如巨大囚牢的赤色天渊。

        “轰!”

        才看没几眼,破风之声从身后贯穿了他挪动前的残影,琴灵俏脸微寒,面无波澜地站在离他百米远的空地上,慢慢收回了方才出拳的手,漠声警告:“天渊重地,禁止任何人窥探,一息之内,速速离开。”

        “我好歹也是个天族皇子,自己都送上门来了,你居然想手下留情,放我离开?”

        云浔一副不能理解的模样,目光肆无忌惮停留在琴灵的脸上,半晌,似笑非笑地叹息:“还喜欢我呢?”

        “我喜欢你妈。”

        琴灵瞳孔乌黑,声音格外认真:“不过既然你都这样说了,今日不将你扣下,也对不起天族的良苦用心。”

        话才落下,琴灵脚尖借力,猛的冲了上去,雪白的拳头挥动出道道清啸残音,云浔只躲闪不还手,身体灵活得像一尾游鱼,终于被他寻到机会,手指微勾,银光乍现,琴灵乌发上的缚灵簪落到他的手中,幽幽的散着青竹的香。

        琴灵的脸色沉得能滴出水来。

        “天族人都这么不长记性?”

        略轻佻的话语声自两人身后传来,凌洵和伏辰无声无息落地,前者勾了勾唇,笑:“看来我十三重天的神女,都很对你们天族人的胃口啊?”

        “是啊。”

        云浔懒洋洋地挑眉,舒展了下身子,稍稍俯身,金黄色的竖瞳中,淡淡的笑意流淌出来,“年龄大了,想找个道侣生个孩子,想来想去,还是只看得上十三重天的神女,可惜神女一共就两位。”

        “余瑶这种小傻子,有趣是有趣,但顾昀析盯得实在太紧了,这不是一直没找到机会嘛。”

        回答他话的,是一声清脆的长啸。

        半空中,一只千丈庞大的,每一根羽毛都燃着袅袅黑焰的巨兽与他对视,空气中的温度瞬间上升,山顶上,干枯的树枝无火自燃,它一扇翅膀,无数的火球堆积,融合,最后化成一个深无边际的火焰巨洞,多看几眼,甚至要将人的神魂都灼伤。

        云浔金黄色的竖瞳微眯,他摇摇头,笑:“这么生气做什么,我才刚回来,好久没找老朋友说话了,还不准来看看啊?”

        “你们联手,我虽然打不过,但是要走,你们也留不住。”

        他朝空中的巨兽摊了摊手,声音沙哑含笑,轻佻得很:“就是想来看看你罢了。”

        琴灵不理会他满嘴的屁话,上古不死鸟的战斗形态格外强横,云浔又不出手,只是东躲西闪,很快就被她逼得乱了鬓发,破了衣裳。

        伏辰和凌洵也不是来看戏的,纷纷出手。

        面对新加进战圈的两个糙汉,云浔可就没有站着挨打的癖好了,他手掌一横,通天棍在他手中,挥出千万条残影,即使一棍又一棍落下,他也慢慢地落入了下风。

        “哈哈哈痛快!”

        云浔与凌洵的妖月轮硬碰了一回,迅速退出战圈,声音里还带着酣畅淋漓的战意,“今日你们人多,打不过打不过,待正式开战,我再挑个喜欢的碰一碰,孰强孰弱,一战便知。”

        边说,他的身子越淡。

        琴灵化为人身,落在凌洵身侧,目光冰冷得像是蓄了冰渣子。

        “别追了,他说得也没错,到了这个阶段,仅仅想走的话,我们没人留得住。”

        凌洵从空间袋中又取出一根缚灵簪递给琴灵,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