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在人间,余瑶和夏昆成了亲,就一直生活在昌平王府里,昌平王忙着朝中上下的事,没空多管两口子的生活,倒是昌平王妃,闲得很,时常到余瑶的院子里来坐坐,三句话不离她的肚子。

        头几个月,催得还含蓄些。

        半年之后,恨不得天天问两遍,催得余瑶一见到她就心慌。

        她是第一次见到这等阵仗,并且十分不能理解。

        六界之内,只怕也只有人族这样心急,这才成婚多久,孩子又不是长在树上,一夕之间就突然能冒出尖来。

        在九重天和十三重天,血脉越强越纯净的生灵,想要孕育子嗣,就越需要耐心和机缘,现如今的天君、天后血脉皆无比强横,因此膝下只有一个天族太子云存。

        而天族的太子妃,血脉则次一等,所以能有三四个孩子。

        曾有小道消息,说云烨其实并不是天族太子妃嫡出,因为生母不详,受天族嫡系一脉排挤,但好似还挺遭他父君看重,在天族内部渐渐的也能说得上话,有了一些追随者。

        说起云烨,余瑶给他备了一份礼。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死没死透。

        就在余瑶下凡的第一年年末,她捏碎了留音符,跟回天渊备战的伏辰联系上了。

        当天夜里,伏辰就抽空下到凡间,直奔昌平王府而去,然后嗅到了龙族的气味。

        这些天里,他已从琴灵和扶桑那里知道了余瑶此行渡的是什么劫数,也知道了夏昆的身份。

        要问感受。

        就是不满意。

        正屋,余瑶放下手中半卷的古籍,轻轻擦了擦眼角,她现在神体被封,又没了灵力,身体比普通凡人还弱些,下凡的这一两年,隔三差五的没少生病。

        夏昆担心她,于是时不时的掏出些灵药给她补身体,怕她知道不开心,愣是一个字也不提。

        最后还是余瑶自己吃出来的。

        但是经过这么一番滋养下来,这具凡胎确实好了不少。

        夏昆很自然地走近,抽走了她手中的书,皱眉,不赞同地道:“你身子才好上一些,再不早些睡,明日早起,又该头疼了。”

        这两年,两人虽然已经成婚,但也不可能同床共枕,余瑶身子一软,靠在罗汉塌的床沿边,黑发如水瀑般淌下,因为困意,眼尾自然而然地润上一点红,娇气又精致。

        “我在等伏辰。”

        余瑶眼皮耷拉下来,困意绵绵:“白日我才联系了他,他说会尽快抽身下来,只是天上地下时间不同,也不知道这一等,是不是就得等到明年。”

        夏昆失笑,声音温和:“小神女先睡吧。”

        余瑶摇头,又撑着坐直了身子,离离烛光映照在她的瞳孔中,像是一颗颗跳动的星,“我不睡,我找他有重要的事。”

        想起这个,她就抓心挠肺的难受,“明明顾昀析都已经松口了,扶桑和凌洵还咬得死死的不告诉我。”

        夏昆知道她和财神的关系好,不比寻常,因此十分有耐心地分析:“他们都不说,必定是有自己的道理,小神女不要太着急,财神的雷劫千年一回,离下一次到来,还有一定的时间。”

        “慢慢来,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他说的,余瑶何尝不知道。

        顾昀析那日提了一句始皇,后来余瑶从扶桑那套不出话来,自然又去找了他,但是每回提到这个,那边不是不耐烦的轻啧声,就是直接捏碎了留音玉。

        提的次数多了。

        现在余瑶已经完全联系不上他了。

        这种狗脾气。

        余瑶每见识一次,还是要和他计较一次。

        但是这么多人三缄其口,余瑶被卡在接触真相的临门一脚,越发提心吊胆,生怕下一刻,财神就出了事。

        十三重天,一个神也不能少。

        十个人,就得完完整整的在一起。

        到现在,始皇的生平,她闭着眼睛都能倒背如流,但是并没有用,就算隐隐有猜测,也总有想不通的地方。

        有些事,就是越想越乱,越乱越杂,最后成了一团毫无思绪的麻,想要理顺,只有求助完完整整知道事情始末的人。

        但是余瑶这次联系伏辰,也不完全是因为财神的事。

        还有云烨。

        她想了想,还是觉得得把这事做绝,不管云烨是生是死,这个事情的真相,天族的丑陋嘴脸,都得公之于众。

        云烨生,则无地自容,从此在六界,再也无法光明正大做人。

        云烨死,也得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不得片刻安宁。

        就得是这样。

        干了怎样的事,就得付出怎样的代价。

        夏昆跟余瑶在一起两年,朝夕相处,某一次闲聊时听她说起其中的猫腻和隐情时,从来温润好脾气的人也动了怒,在房里踱步,气得半宿都没能合上眼。

        “别硬撑了,先眯会吧,我在这守着,若是伏辰神君到了,我便将你唤醒,可好?”

        夏昆声音有些低,哄小孩一样的语气。

        “不必。”

        伏辰从窗外跃进来,声线清冷:“我已到了。”

        “伏辰。”

        余瑶顿时没了睡意,她蹭的起了身,几步走到一身白衣清浅的伏辰身边,首先问:“现在天上情况如何?

        你来时没被天族之人发现吧?”

        “我怕他们趁机钻空子,令天渊失守。”

        伏辰耐心地回答了她每一个问题,面对她的时候,原本绷得极紧的面部线条都逐一柔和下来,“师父放心,天渊现在由琴灵守着,短时间内不会出乱子。”

        “但我下来这一趟,并不能多待,否则怕暴露行迹,引得天族之人追踪至此,将师父陷于危难之地。”

        时间紧迫,余瑶了然,当即长话短说,将联系他的目的说清楚。

        “我记得当初云烨在魔域一处山脉渡劫,欲逃未果,被捉回十三重天后,死鸭子嘴硬,愣是一个字不说,而后,你将他放逐到虚无空间,对他用了搜魂术。”

        这个事,伏辰自然还记得,他颔首,目光瞥过站在一旁,始终蕴着温和笑意的夏昆,道:“师父记得没错,确实有这个事。”

        “利用搜魂术看到他的那段记忆,可以用记灵珠记下来吗?”

        余瑶沉吟片刻,还是开门见山问出了心底的话。

        伏辰像是早就猜到了她会说这话一样,他没有觉得吃惊,但仍是不可抑制地皱眉,回:“自然是可以。”

        “但没必要。”

        余瑶也跟着蹙了蹙眉尖,明白伏辰话中的意思。

        可以,但没必要。

        搜魂术本就不为六界所知,甚至称得上是阴损的术法,而在用了搜魂术看到的记忆中,想再用激灵珠给记下来,有两个条件。

        其一,云烨的那些记忆,必须跟余瑶有关。

        第二,需要余瑶的一些精血。

        第一条倒没什么,第二条,才是伏辰会说这话的主要原因。

        普通的仙,一世精血统共都只有十来滴,修为高的能再多些,饶是余瑶等生为先天之神,精血也不多,用一滴少一滴。

        照伏辰的想法,不管云烨死没死,都不应该再在他身上浪费眼神和精力。

        死了最好。

        没死,下次捉了,也只会死得更惨。

        十三重天中的任何一个,与云烨,不死不休。

        余瑶摇头,条理清晰:“阎池的事,已传遍了六界,但至今未有大能站出来要求天族给说法,嫌麻烦是一方面,被天族平日营造出的假象蒙蔽又是一方面。”

        “十三重天秉性不羁,做事不按常理,相比之下,许多人确实会偏向天族,我的事就是个例子,不论如何澄清,在六界之人眼里,就是我不识大体,因为感情之事与云烨起了争执,并且不顾六道的和平和安危,执意开战。”

        “但记灵珠不会作假,里面的记忆流传出去,所有人都会想,为何早在一千多年前,我和云烨刚认识的时候,天君就要亲自出手,在我身上种下咒文引,令我痴心云烨?”

        “而这一千年,他们又在部署,策划些什么,既然一千多年前天族就开始有计划地盯上我,盯上十三重天,那么现如今,他们会抽取阎池的力量,也就不足为奇了。”

        伏辰和夏昆听完,皆露出些隐忍的,心疼的神情出来。

        伏辰看了她好半晌,方轻声道:“师父,你无需如此,亦不需有负疚之心,我们既然选择开战,就不怕天道清算,事后因果。”

        “便是即便要算,也算不到我们身上。”

        余瑶朝他一笑,稍弯了弯眉:“我知道,就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看不惯在天族做了这等恶心的事后,还有脸装出道貌盎然,公允正直的样子。”

        伏辰见她已下了决心,便不再规劝,他阖上眼,精准地截取了当日对云烨使用搜魂咒时看到的情形,将之凝在指尖上泛着透明色泽的记灵珠中,最后睁开眼,记灵珠幽光大盛。

        见此情形,余瑶便知是成了。

        她凝神,望向夏昆,声音清脆:“借匕首一用。”

        这个匕首,自然不会是人间凡铁造就的匕首。

        夏昆有些心疼地看着她,眼神阴郁,最终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不作声地从空间腰带中拿出了一柄小巧的灵刃,轻轻地塞到余瑶的手中。

        雪白的手腕上,随着灵刃的游走轨迹,现出一道长而狰狞的伤痕来。

        匕首划得不浅,伤口处却并没有很快流出鲜血。

        终于,一滴红得刺目的血珠从余瑶手腕上滚落下来,幽幽地悬在半空,而后很快被记灵珠吸收。

        一切归于平静。

        余瑶脱力一样地跌回罗汉软榻上,巴掌大的小脸上,血色褪得干干净净,小声道:“在凡间,这具身子,想要挤出一滴精血,竟如此艰难。”

        伏辰漠着脸,皱着眉,在自己的空间袋中翻找出了几种灵药,然后放在余瑶的手边,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不轻不重地道:“你身子好些,也能早点破局,现在形势不容乐观,我们都需要你。”

        余瑶勉力点了点头,接受了他这份好意。

        “接下来,我会把这记灵珠里的记忆散播到六界之中,之后,便要一直守在天渊,直到和天族真正开战交手之前,都不能再下来了。”

        伏辰顿了顿,又问:“师父这边,还有什么事,是我能帮得上忙的吗?”

        余瑶垂眸,看着先前被夏昆抽走的书册,神情复杂莫辨,最终还是极低声地问:“伏辰,你知道在财神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一片的寂静中,伏辰的眸光比黑暗还浓深。

        “知道。”

        最终,他也还是没有瞒她。

        余瑶声音更低了,像是彻底脱了力,又像是怕被拒绝的没底气,伏辰这回沉默得更久,像是在思考着一个无比严肃的问题。

        “师父想知道些什么?”

        他问。

        余瑶蓦地抬眸,思索斟酌着言辞,“顾昀析上回有给我透露一些,我知道,财神身上的变化,以及他的雷劫,都该跟人间的始皇有关,但是我又理不透,”

        她坦言:”我不明白,人间的始皇死于五百年前,财神受雷劫却已有万年,这中间的时间相差得太多了,若说他们之间有联系,我总觉得不对,不合理。”

        “可若说没有联系,以始皇的功绩,死后升天,至少也得是天族太子那种分量的仙者,断然没有说不成仙,不成佛,还被雷劈皇陵的道理。”

        余瑶缓了一会,又道:“而且,顾昀析没道理骗我。”

        他也没那个逗弄人的闲心。

        伏辰极轻地叹息一声,道:“帝子没有骗师父。”

        “财神他,确实做了不可饶恕的错事,致使天道动怒,降下至强雷劫,剥夺了他一身修为。”

        “但这条路,也是他自己选的。”

        说到这,伏辰拧了拧眉,又道:“做那些事之前,他怎会不知后果和结局,他那样聪明的人。”

        这几乎是第一次,余瑶从伏辰嘴里听到他夸财神聪明。

        余瑶嗓子发干,视线几乎胶着在伏辰蠕动的唇边,既忐忑又害怕,脸色越发苍白下来。

        哪怕心中已有所猜测。

        “始皇是死在财神手中的。”

        轰隆!

        石破天惊的一句话,余瑶脑子里炸响一声,心跳都停了一瞬。

        “五百年前,财神下凡,并不是为了历劫。

        他来人间,仅仅只是为了陪一只小兔妖找人。”

        伏辰眯了眯眼,也短暂地陷入了某种回忆中,“那个时候,财神排在十神之首的位置,压了西天的老祖师,也压了扶桑,而这个位置,是帝子亲自排的。”

        顾昀析排这种东西,从来看实力。

        毋庸置疑,那个时候的财神,十分强大。

        “那只小兔妖,是被始皇下令腰斩的元后?”

        过了好半晌,余瑶艰涩开口,声音中满是不敢置信的惊诧。

        “对。”

        伏辰点头,苦笑一声:“当时那个事,实在闹得太过了,我们都有所感应,但赶下来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始皇的头颅,被财神割下来,生祭了天道。”

        听到这里,余瑶说不出话来了。

        她甚至已经可以想象出当时的惨烈画面了。

        用人间始皇的头颅祭天,和用九重天天君的头颅祭天,有啥区别?

        对天道公然的挑衅?

        这大概已经不能称之为挑衅了。

        这简直是宣战啊!

        财神他疯了吗?

        他居然还能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迹了。

        伏辰继续道:“于此同时,被生祭的,还有他自己的神魂。”

        “他将自己身上的所有信奉之力,功德善果,全部倾注在了那死去的兔妖身上,他身为先天神灵,一身的功德,其实是可以与杀了始皇的罪业抵消的,但他全给了一个小妖,一个连妖魂都没修出来的小妖。”

        伏辰说着说着,都觉得有些可笑。

        “然后,他耗全身修为,损大半精血,公然与天道作对,强行改了时间。”

        余瑶猛的抬起头,声音微颤:“他是用了时间禁术吗?”

        伏辰摇头:“是一种与时间禁术相当的禁法。

        财神赶下来的时候,那个小兔妖已经彻底死透了,六界再寻不到她的气息,财神只在乱葬岗寻了她的肉身。”

        “六界的时间从此乱了,刚开始时,是地上一日,天上千年,当时六界所有的生灵,都以为是始皇去世引发的乱象,直到近些年,才渐渐恢复过来。”

        扶桑叹息一声:“有了财神毫无保留的,那么强大的福果傍身,那个小兔妖就算灵魂消散,也有重聚苏醒的一天,但是财神却退进了一条死胡同中,再没有路可以走了。”

        “小兔妖的肉身只能放在人间温养,财神便用了最后的力量,设了禁制和灵阵,为她聚魂。”

        伏辰抬眸,轻声道:“用一位先天神灵的命,换一只才开灵窍的兔妖,这笔账,怎么算,都不对。”

        “我是真不知道财神如何想的。”

        “当年顾昀析勃然大怒,把财神从禁制里捉了出来,想中止他的动作,这样也能救他一命,但是财神十分平静地拒绝了,他在我们面前,若无其事地炼化了始皇的仙魂,抽炼出了其中的力量,聚成雷电,一次又一次地劈着始皇自己的坟墓。”

        “事情闹到最后,已是不可挽回,财神毫无后悔之心,天道动怒,当场抽了财神的神骨,引至强雷劫劈下,同时剥夺了财神的姓名。”

        “所以从那以后,除了我们几个,所有的人,都慢慢的忘了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财神。”

        “亦是十三重天的废神。”

        “他元气大伤,又没了神骨撑着,一日比一日虚弱,雷劫又一次比一次强,到了现在,已是强弩之末,根本撑不住了。”

        余瑶没有出声,身体僵得像是一座石像。

        缓了半晌,她的声音又低又哑:“可,顾昀析和我说,并不是天道想要他的命,而是他自己不想活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只要他自己能想开,能撑过去,这一劫,就算是过了?”

        伏辰眸色极深,声音也染上了点哑意:“怎么想开,他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愿回忆,一解开封印就要发疯。”

        “你觉得是能想开的样子吗?”

        余瑶缓慢而艰涩地问:“那就这样……让他死吗?”

        伏辰苦笑着勾了勾唇角。

        相对无话。

        无法可想。

        “那只兔妖,会不会就是解局的关键?

        那只小兔妖,又是何时跟在财神身边的?”

        “总不可能,平白在人间相遇,认识了个二三十年,财神就对她情根深种了吧?”

        他们身为先天神灵,寿命长到能让自己活腻,时间一长,见的东西自然而然也多,因而,能让他们一眼动心的,几乎没有。

        伏辰揉了揉隐隐作疼的太阳穴,道:“那兔妖,就是财神下凡历劫受伤时,蹦出来救了他的那只。”

        这时候,余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瞧着他,也不像是那么冲动的人。”

        余瑶眼尾有些红,手指轻轻摩挲着床架,青葱一样的指甲绷得极紧,泛出诡异的青紫来。

        伏辰不能在人间耽搁太长时间,说完了事,就走了。

        离开前,还将夏昆叫出去说了会话。

        代表十三重天的诸位,谢谢他对余瑶的照顾,然后送了他好些东西。

        这些东西价值不菲,夏昆紧抿着唇,完全没有收起来的想法,在伏辰走后,又如数放在了余瑶的身边。

        余瑶兴致不高,眼尾红红,夏昆一下子紧张起来,他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小神女。”

        烛光中,他的声音比夜色温柔百倍。

        余瑶抬眸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伏辰留给夏昆的东西,声音低而浅:“你拿着吧,之前为我熬了那么多仙参仙药,我不能占你的便宜。”

        “别难过了。”

        夏昆半蹲下身,侧颜如玉,声音若春雨温润:“这是财神自己选的路,他早已想好了,我们并不能左右他的想法。”

        “我其实没想过是这个原因。”

        余瑶闷闷地开口:“从前,他特别潇洒,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我又跟着顾昀析东跳西蹿到处玩,其实跟他并不亲近。

        直到后来,他出了事,变了个人一样,傻乎乎的,我们两干了坏事,说好的轮流顶锅,轮到他的时候,就开始坑我,我就觉得他真是太贼了。”

        余瑶曲着膝,慢慢回忆起很多事来。

        “……可他都虚成那样了,上次还给我喂了精血。”

        “我太弱了,根本帮不了他。”

        余瑶接着道:“整个十三重天都被我拖累了。”

        “小神女怎么会这样想?”

        夏昆将绣着兰草的干净帕子递给她,“你已经很努力了,十三重天上的神君们都知道,我……我也知道。”

        “方才,小神女宁愿用精血滋养记灵珠也要揭发天族恶行,并不是真的咽不下这口气,也不是要和一个死人计较。

        我知道,小神女是怕战打起来,打到最后,六界生灵涂炭,所有人的怨念和恶意都落到十三重天身上,让其他的神君承受这份果。”

        “因此,你才想出这个法子,将记灵珠里的记忆散播出去,这样,事后清算,也能少让他们沾些因果。”

        夏昆吐字清晰,一字一顿:“我知道,小神女其实根本不是外界传的那样嚣张跋扈,肆意横行,她特别善良,心也软,哪怕身在战场中心,想的都会是怎么保全更多的无辜的生灵。”

        余瑶摇头,胡乱地用帕子擦了擦眼尾。

        “我想去皇陵看看。”

        夏昆有些疑惑地用眼神询问她。

        “当年,财神在皇陵做了这一切,还有那兔妖温养肉身的地方,应该离皇陵不远,我想去看看。”

        夏昆见她恢复了些精神,笑了笑,温声应好。

        余瑶郑重地道了一声谢。

        她想救财神,哪怕只是抱万一的希望。

        她是六界之中,唯一一位掌管修复力和生命力的先天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