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27章

第27章

        第27章

        在人间待了十几天后,余瑶郁闷了。

        因为真的没有烦心的事。

        一件都没有。

        没有棘手的事=劫数还没出现=还得继续等。

        终于,老太太那边传来了话,昌平王妃明日宴请京都众夫人小姐,参加府上的赏花会,老太太准备带着家里几个未出阁的姑娘去,但是那几位,要不年纪太小例如罗言言,要不就已有婚约在身,此行主要是为了谁,一目了然。

        余瑶松了一口气,心想好歹是进入正题了。

        昌平王妃雍容富贵,见到余瑶过分瘦弱的身子,显然不是十分满意,但又有些无奈,拉着余瑶看了又看,最后笑了笑,温声道:“这孩子生得好看,就是身子骨弱了一些,不过,王府里有专门负责膳食调理的嬷嬷,自能养好的,不算什么大事。”

        这话一落,就相当于把两人的事定下来了。

        老太太原以为这门亲事是不成的,因为门第差距有些大,昌平王府的世子妃,也就是未来的王妃,按道理,应当是要三挑四选,慎重考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两个孩子都没互相见过,昌平王妃就开口将人定下了。

        老太太心里不免有些慌乱,想着这世子莫不是品性不端,亦或是有什么难言的隐疾,若是这样,岂不是将瑶瑶这丫头往火坑里推。

        这样的事,罗府可干不出来。

        直到老太太看见昌平王世子,这心才堪堪放下来。

        皎皎君子,温润如玉,就连说话的声音,都给人一种和气的春风化雨的感觉。

        余瑶看着那昌平王世子的脸,面色精彩纷呈,然后,她默默地给来人行了个礼,声音有点僵硬地问安。

        来人声音十分好听,轻声说了一句,罗二小姐不必多礼。

        余瑶嘴角抽了抽。

        所以,搞了半天,天道是在给她牵红线。

        对象还是那条见到她就恨不得卷回窝的小银龙?

        余瑶一个头两个大。

        回到罗府,她提不太起精神,将自己关在房里,再一次拿出了一张黄纸。

        这次是联系的琴灵。

        九重天和十三重天开战,于六界而言,绝对不是一件小事,五十五万天兵集结完毕,随时可能进攻,琴灵他们都已经离开了蓬莱,居守在十三重天,所有的人都在观望这场几乎是由闹剧引发的战争。

        “瑶瑶?”

        琴灵盘膝而坐,蓦地睁开了眼,有些疑惑地唤余瑶的名字。

        余瑶知道现在时间宝贵,她长话短说,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都简洁地复述了一遍,然后认真地问:“我没有经验,不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况,应该如何破局才行?”

        琴灵听说对方是西海龙太子之后,来了兴趣,直言道:“你的猜想没错,首先西海龙太子,肯定不是用来给你杀的,你们两同时下凡,同在京都,甚至还定下了婚约,想来想去,就没有这么巧合的事,一看就是天意撮合。”

        “我还真听过这类的事情。”

        “你知道元曲仙和鹊露仙吗?”

        琴灵打开了话匣子,徐徐道来:“他们两个的姻缘,就是在人间渡劫时有的,不过跟你相比,他们下凡的时候,就是投胎到普通人家中,没有记忆,相互吸引,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起。”

        余瑶听完,追问:“那怎么破的这个劫?”

        琴灵那边沉默了有一会儿,然后有些不确定地回:“就……听说是自然老死之后,回的天上,然后在天上正式成了亲,现在恩爱得很。”

        余瑶:“?”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试试。

        人间有句古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我身为先天之神,自然不能因为一个云烨,就断了这方面的心了,有了好的人选,又是天道撮合,先试着了解下,也不算是坏事。”

        琴灵比她年长,这番话说得语重心长,生怕她听不进去。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你不用太急,我们这,撑个三四十天,没有问题,天君投鼠忌器,也不敢贸然进攻。”

        余瑶了然点头,又皱着眉道:“我就是不太明白,西海龙王是墨纶手下的得力战将,现在西海银龙族应该都聚在十三重天备战了,怎么这个皇太子如此悠闲,还下凡间来历劫。”

        琴灵乐了:“要不怎么说是天意撮合呢。”

        余瑶没话说了。

        在凡间,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的事,都是老太太做主,就算老太太疼她,问她自个的意见,她要说个不字,最后还是得跟别人成亲,总不好在罗府做一辈子的老姑娘。

        最后,余瑶又想起顾昀析前段时间没头没尾的发火,免不得问了一句:“顾昀析最近心情怎么样?”

        琴灵回得十分快:“还是老样子,别人不惹他,就没事,惹他的,就很难过。”

        “……还好我跑得快。”

        余瑶庆幸于自己感知危险的直觉,她想了想,又认真地道:“你让他们几个别去惹顾昀析,他堕了魔,还没有渡过过渡期,本来脾气就不好,天族又整这一出,我不在他身边,他没有可以压制的东西,会很暴躁。”

        琴灵煞有其事地点头,幽幽道:“难怪扶桑这么惨。”

        顾昀析的暴躁肉眼可见,就连财神那种眼力,都知道绕着走,不知道扶桑怎么突然想不开,天天要凑上去挨揍。

        余瑶再一次跟昌平王世子夏昆见面,是六天之后。

        战事吃紧,她这里不能浪费太多时间,夏昆没有记忆,可她有。

        这个时候,顾不得人间女子的矜持端庄,于是余瑶悄悄将人约了出来。

        而她则借着寺庙上香的名头,成功从罗府溜了出去。

        天香楼,京都口碑最好的酒楼,喧哗嬉闹声不绝于耳,小二们穿梭其间,菜肴的香味飘出老远。

        余瑶到的时候,隔间里已经坐了一个人了。

        夏昆头戴玉冠,不同于顾昀析阴着脸病秧子般的清隽,他看起来,格外俊朗英气,举止谈吐,贵气天成。

        余瑶才起身朝他见礼,就听到夏昆蕴着笑和欢欣的声音:“小神女,不必多礼。”

        余瑶:“?”

        她直起身子,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遍,问:“你是带着记忆下凡渡劫的?”

        银龙夏昆见她望过来,耳朵尖突然冒出一点点粉嫩的颜色,他有些紧张,如实回答:“是,父王推演出我劫数将到,需下人间渡劫,又担心在这个关头,有天族之人暗中作祟,所以取族中密宝予我傍身,可让历劫时记忆无失,可以及时规避危险。”

        说完,他又忍不住看了余瑶一眼。

        好看,挑不出毛病。

        他真的十分喜欢。

        那是一种致命的,让人无力反抗的吸引力,天性使然。

        所以见到她第一眼,就想卷回龙宫,藏起来。

        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她的身份。

        即使后来知道了,他也还是心存希望。

        没想到这次一下来,就可以看见她,而且身边还没顾昀析跟着。

        这真是……太好了!

        既然都是熟人,有些话就好说一点了,余瑶抿了一口茶水,苦涩的滋味漫开,她不太喜欢,不动声色将茶盏推远了些,开门见山地问:“你可有想过,如何破局。”

        “西海龙王应当和你提过,我们的时间不多,九重天和十三重天一旦打起来,波及到六界,我们在凡间更加被动。”

        夏昆是西海龙王的独苗苗,在妖界的年轻一辈中,亦是有名有姓,遇事沉稳有度的人物,但唯独面对余瑶时,他错不开眼,又怕这样给她的印象不好,于是硬逼着自己将目光收回,同时一五一十回答她的问题。

        “以往我下凡,劫数难破,总需要个四五十年,将一世过到头,死后才会恢复记忆,重返龙宫。”

        他看余瑶皱着眉,忧色重重的模样,又认真地安慰:“众所周知,十三重天的神君下凡,劫数总是特别简单,当年琴灵魔君,不过十天就已破局,小神女不必担忧,顺其自然就好。”

        余瑶:“……”

        对上余瑶那双黑而亮的杏眸,夏昆又说不出话来了,他缓了缓,声音十分诚挚:“小神女放心,若有危险,我会护住你的。”

        余瑶沉默了一会,说了声多谢,又不得不硬着头皮道:“我听府上老太太说,我将嫁入王府,予你做世子妃。”

        两个知彼此身份和底细,但又不够熟的人,谈这种事情,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余瑶怕他误会自己的意思,又解释了两句:“我的情况你知道,不能与人结道侣,饶是下凡历劫,亦是如此。”

        夏昆当然知道她所说的不能跟人结道侣是什么意思,底子顾昀析对她的严苛,他早已有所见,有所闻。

        他知道,这样其实也是一种保护。

        云烨这样的人,顾昀析肯定也不希望余瑶再遇到一次。

        夏昆温和地笑了笑,表示理解:“我都知道,不着急,慢慢来。”

        许是受了窗外热闹气氛的渲染,两人都默契地换了个话题,渐渐的,也能像朋友一样地相处,闲聊。

        夏昆不止一次下人间历劫,知道的事情比余瑶多,于是他斟酌了一番,将人间的大致情况细细说给余瑶听。

        “凡人寿命短,君主更迭不休,也有很多人为了权利争得头破血流,一般情况下,他们中间的大多,都是善良,热爱和平的,但也会有一些,渴望用战争来扩张领土。

        五百年前,始皇统一大陆,五大国合并,致使人间繁荣昌盛,百姓也过上了安乐无忧的生活。”

        余瑶低声感叹:“听你这么说,始皇是个了不得的人物,等回到天上,有机会可以拜访拜访。”

        “说来很奇怪,天上并没有这么一号神仙,这样一位拥有无数功绩的帝王,不仅死得早,还没有成仙。”

        夏昆也有些不解。

        余瑶疑惑地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嗯字来,“怎么会?”

        “我当时还特意回去查过,始皇确实没有成仙,他永远地陨落,就葬在人间的土地里。”

        余瑶来了点兴趣,问:“照你的说法,始皇对人族的进步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此丰功伟绩,令人族无数生灵的善意凝聚在他身上,非任何罪孽可以抵消,换句话说,他根本不可能不成仙,就算成仙,也不可能是泛泛无名之辈。”

        “那么多的功德业果,也不能是当摆设用的。”

        “所以,我也觉得奇怪,而且更奇怪的是,始皇死状凄惨,死后葬在皇陵,活活被雷劈了九次,这事被皇室瞒得死死的,老百姓们都不知道。”

        一个如此伟大贤明的帝王,不仅没成仙,反而死状凄惨,这根本不符常理。

        他的那些福果善业呢?

        去哪了?

        而听到被雷劈这句话时,余瑶又一下想到了财神。

        但显然不可能。

        时间就对不上。

        “当时天族没有来人?”

        这事不小,天族又最爱管这些事,应该是不会缺席。

        提起天族,夏昆摇了摇头,神色之中,隐有不喜,“来了一批又一批仙调查,当年这事闹得大,所有同时间历劫升天的人,都有经过仔细的盘问和调查,但仍然不了了之,只能看着那雷劈了一次又一次,无功而返,也带不回那始皇的魂魄。”

        余瑶听他说得玄乎,但毕竟没有亲眼所见,也就当奇闻趣事听听,没有妄下定论。

        现在摆在她跟前,最让人着急的,是情劫的破解之法。

        这个时候,她对天族的不喜与厌恶,已经到了极致,所有的天族人,在她心里,都已经成为了拒绝往来户。

        还有云烨。

        他最好已经死透了。

        晚上,入夜熄灯,余瑶睁眼看着床帐上繁复精细的花纹,眼珠子一转,突然发现床边无声无息站了一个高大的影子。

        她从床上蹭地爬起来,根本无需确认,就知道是谁来了。

        “你怎么下来了?

        是心魔犯了吗?”

        余瑶问,同时将左边胳膊伸到人影跟前。

        顾昀析微有一晒,对余瑶伸出的手视而不见,一撩衣袍坐在了床沿上。

        余瑶一身素白中衣,小脸不施粉黛,黑发如墨藻般垂下,黑与白的极致对撞,将她衬得更娇小,更虚弱。

        顾昀析的脸色不好看,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哑声问:“今日见过夏昆了?”

        余瑶老实点头:“我想这次要破的情劫应该是与他有关,因此约出来见了一面,但没想到他居然也是带着记忆下来应的劫,就多说了两句。

        九重天的情况如何?

        没出什么岔子吧?”

        顾昀析微不可见地颔首,说了声无事,神情隐有疲惫之态。

        他当年强行出关,逆转时间,对自身本就有些损伤,出来之后又堕魔,接连出手,一直抗到今天,再怎么强横的身体都有些吃不消了。

        鲲鹏一族,与那身巅峰战力有得一拼的,还有绝强的占有欲和领土意识。

        余瑶和夏昆一接触,他这边就感觉到了。

        他们坐在一起说了多久,他心里就翻腾了多久。

        不开心,想发火。

        没有理由。

        扶桑虽然经常满嘴大道理,但有一点,总归是说对了。

        余瑶不可能一世都这样跟在他身边,不找道侣。

        她找道侣前喜欢他,找了道侣之后也还是一样喜欢他,找道侣前他很重要,找道侣后他也很重要。

        退一步说,就算她有了道侣,她与自己的关系,也还是最密切的,因为他们之间,还有个生死丹。

        这和他的原则,并不冲突。

        而且,余瑶和那个西海龙太子之间,确实有缘,他亲自演算过。

        这根刺,梗在顾昀析心里一天,梗得他又想去找扶桑打一架。

        “余瑶。”

        黑暗中,他突然开口,问:“我对你好不好?”

        “好。”

        余瑶求生欲使然,毫不犹豫地回。

        “你曾说,喜欢大鱼。”

        顾昀析步步逼问,“会不会一直喜欢?”

        余瑶也很认真地回了个会字。

        两段无厘头,完全无需考虑和细想的对话,顾昀析问得认真,余瑶答得快速,默契十足。

        换做别人问这话,余瑶说不定还会误会些什么。

        可问这话的人,叫顾昀析。

        帝子。

        从出生到消亡,无限的亘古的时间长河中,他永远不可能生出男女之情。

        谁都有可能铁树开花,红鸾心动,唯有担着六界之责的帝子,无情无欲,可以永远不受任何牵绊,这是天道给的特权。

        “我还没有想好。”

        良久,顾昀析再一次出声,很是苦恼的样子,“你让我再想想。”

        余瑶疑惑不解,轻声问:“想什么?”

        顾昀析眉骨微拢,声音清冽,如同夏日过涧的溪流,“你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然后由我护着你,没人敢欺负你,这样难道不好吗?”

        余瑶听完,也跟着皱眉了,“当然好啊,谁说不好了?”

        五万五千多年,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哪里不好了?

        “所以你为什么找道侣。”

        顾昀析的声音听起来十二分的不解,即使在黑暗中,并没有点灯,余瑶都能想象出他此刻的神情。

        余瑶愈发不解:“谁说我要找道侣了?”

        顾昀析沉默了一会,又问:“那你会不会不开心?”

        余瑶这回是真的搞不懂他的脑回路了。

        “我为什么会不开心?”

        她看起来比他还诧异不解。

        “小莲花。”

        不知怎么的,余瑶竟从顾昀析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难以令人察觉的委屈,“扶桑连着跟我吵了八天,说我肆意妄为,仗着帝子的身份乱来,还说如果不让你找道侣,你就会反感厌恶我。”

        余瑶心想不会吧,扶桑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敢跟顾昀析说这些话,还一连说了八天。

        他还健在吗?

        余瑶有点担心。

        但是现在,她明白,不安抚好眼前这条脾气巨大的鱼,她十有八九,也得跟着遭殃。

        想了想,余瑶嗖的一下,变回了本体,蹭到顾昀析的掌心中。

        顾昀析脸色稍霁,修长的手指点在那些看起来触目惊心的白刺上,躁动的魔气化为温和的灵力,一点点流进余瑶的身体中,她惬意地甩了甩身上的水珠,迷迷瞪瞪地就来了睡意。

        凡间的夜很黑,怀中挂着的黑莲太傻。

        顾昀析眼中盛到极致的火炎慢慢消了下去,他轻啧了一声,手指落在荷梗与黑莲相连的地方。

        那里是余瑶的命脉。

        只需要轻轻一捏,一折,然后咔哒一声响后,他就能将这朵黑莲摘下来,摆在任何他喜欢的位置,管他什么开不开心,厌不厌恶,一切都能随他心意来。

        最终,他也没有做下这个动作。

        白到刺目的长指落在黑莲上,屈指,轻轻弹了弹,面无表情道:“天天就知道睡,哪天睡死了都不知道,蠢的。”

        一变回本体就只会挂在他身上睡。

        烦死了。

        顾昀析靠着床梁,微微眯了眯眼,想着她方才知情识趣,还算让人满意的回答,还是让她烦了后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