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23章

第23章

        第23章

        天渊之外,伏辰站得笔直,眼睑下垂,神情严肃到了极点,余瑶再是反应迟钝,也知他这番决定并不草率,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方才提出的。

        只是她无法理解。

        倒不是说他们之间的师徒关系。

        伏辰虽然叫她师父,但她其实并没有教他什么东西,反倒是他处处维护,这次的事,之前的事,皆是如此。

        在余瑶心里,伏辰和尤延,扶桑,墨纶,琴灵是一样的,是她的兄弟姐妹,是可以让她将后背安心交出的人。

        但不能变成另一种关系。

        他们是先天神灵,拥有接近无限的寿命,如果就这样匆忙的定下一辈子,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感情往往是消磨得最快,最没有规律可循的。

        一旦后悔,怎么办呢?

        他们曾经那么好。

        而这些美好,都将被时光覆上一层锈,成了不愿回想的东西。

        她接受不了,伏辰亦然。

        伏辰的目光落在余瑶额心的莲印上,眼神格外柔和,面对顾昀析的质问,也并不着恼。

        谁都知道顾昀析的性子。

        余瑶在外千不好万不好,那也是顾昀析捧在手心的珠子。

        “我会待瑶瑶好。”

        他并不是能说会道的类型,憋了很久,也只憋出这样一句话来。

        这是他最大的诚意。

        不论什么时候,哪怕生死关头,他都会始终如一,对余瑶好,花言巧语他不如云烨,但是绝对言行一致,说过的话比什么都能当真。

        这个时候,墨纶,尤延,财神等都凑了过来,他们神色各异,精彩纷呈,若是伏辰说的都是心里话,没有一丝一毫勉强,他们倒是乐见其成。

        将余瑶交到别人手中,哪有伏辰靠谱?

        可余瑶方才的顾虑,他们也有。

        大家这么好,若是以后两人决裂,他们又该站在哪一边?

        届时,他们也是左右为难。

        这样的氛围里,扶桑拍了拍伏辰的肩,道:“回去好好想想,彻底想清楚想明白了再说这样的话,瑶瑶不是别人,不能开这样的玩笑。”

        尤延挑眉,站在余瑶身边,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眉宇间却也是格外的凝重,“伏辰,咱两是好兄弟,别的事我都可以理解你,但这事我先得跟你掰扯清楚,以后出了什么事,我肯定是站我阿姐这边。”

        财神也磨磨蹭蹭过来表了态:“伏辰,你若只是为了解瑶瑶的生死丹,那大可不必,这不是一件小事,往后的时间还那么长,你现在有多想帮瑶瑶解脱,后头后悔的时候,就会有多痛苦。”

        琴灵拍了拍余瑶的肩,态度也已明了。

        凌洵和墨纶皱眉,劝:“听扶桑的,好好想想。”

        余瑶与他目光对视,认真道:“伏辰,你得为自己以后考虑考虑,我是你的兄弟,不想成为你的累赘,你完全没必要这样,我也不会答应。”

        直到她说话,伏辰的身子才稍稍放松了些,他目光清和,嘴角弯出一个略生硬的笑来。

        他说:“瑶瑶,这个决定,我已经想了好久了。”

        称呼都从师父变成瑶瑶了。

        因为足够珍视,所以很多事情,都会提前考虑清楚,他们说的这些,他又何尝没想过。

        凡十三重天上的先天神灵,都会有个蜕变期,这个时候,往往是他们最虚弱的时候,伏辰就险些死在了蜕变期。

        那时候,他神性全失,重新变成了一颗蛋。

        余瑶把他从天渊带出来,救了他的命。

        所以哪怕后来,他成功度过蜕变期,对余瑶也是百依百顺,看不得她受苦,看不得她难过。

        她太善良,太容易被人蒙骗了。

        他想护着她。

        哪怕这个护着的前提,是和她结生死契约,他也愿意。

        他不懂什么是喜欢,但他想,他应该是喜欢瑶瑶的。

        伏辰与余瑶对视,眼神执拗,又隐隐有些不好意思。

        顾昀析脸色难看的要命。

        真行。

        什么苦活都是他干。

        什么好听的话都让别人说了。

        顾昀析有些不耐地将余瑶拎到身后,眼尾的痣血色浓郁,他比伏辰还高一些,从前被隐匿的威压像是海中滔天的巨浪,一层一层叠加,他姿态依旧闲散,伏辰却一瞬间宛若遭到重击,并不好受。

        帝子的威压,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毒药般的存在。

        哪怕是他们这些先天神灵,也有些吃不消。

        也因此,平时顾昀析会刻意的收敛一些。

        现在,这股威压毫无征兆地喷发出来,顾昀析一身暗红衣袍猎动,上面的繁复花纹像是殷红的血,马上将一滴一滴流淌出来,黑色的发丝抽长,迤逦如绸,白得有些诡异的手指修长匀称,蓄着令天地动容的力量。

        余瑶抬眸看着他的背影,咬牙抵抗那一小股逸散出来的威压,她知道,这个时候,站在自己面前的,已经不是顾昀析了。

        那是帝子。

        鲲鹏帝子。

        这是她第三次,看到他以如此形态出现。

        这俨然是一种最适合战斗的形态,就是上次堵在玄天门,与天族硬拼的时候,他都未曾释放出这股力量。

        很少有人知道,帝子,并不仅仅只是一个称呼,它同时代表着无与伦比,无法抗衡的力量,在它之下,万般皆为凡。

        扶桑等人也变了脸色,但这个时候,顾昀析为君,他们为臣,臣必尊君命,以君愿为依归。

        财神缩在余瑶旁边,牙齿上下打颤,问:“这是要干嘛啊,要打起来了吗?”

        余瑶也不知道。

        顾昀析堕魔之后,她是越来越摸不准他的心思了。

        伏辰并没有得罪他,方才站出来,也是因为想替她解生死丹。

        这份情,余瑶得领。

        只是现在看到顾昀析的态度,她再不认同扶桑说的话,也不由得有了一个荒谬的想法。

        顾昀析可能真是把自己当女儿养了。

        这架势,就是典型的老父亲准备给准女婿一个下马威啊。

        余瑶大着胆子扯了扯他的袖子,下一刻,却听男人的声音清冷,似高山上的雪泉,居高临下,不容置喙,“你凭什么觉得,自己会比我做得好?”

        伏辰顶着几乎让人寸步难行的压力,身躯岿然不动,衣袂翻飞,他几乎被巨浪打得溺死在那双蓄着浓深威严的金色竖瞳中,这个时候,他恍惚想起,顾昀析与他年岁相当,他能喜欢瑶瑶,顾昀析为什么不能?

        他们是,青梅竹马。

        电石火花间,有些东西开了窍,就像是放出了线的纸鸢,越飞越高,伏辰突然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一点点的遗憾,却没有伤感,比遗憾更多的,却是心里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下了。

        那个善良的、胆小的瑶瑶啊,他不用再担心了。

        伏辰笑了笑,突然开口,道:“是我莽撞了。”

        听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顾昀析短嗤一声,威压散去,风平浪静,他的视线落在抓着自己衣袖的那几根白嫩手指上,慢悠悠转身,微微挑眉:“做什么?

        为他说情?”

        余瑶神情蔫蔫地摇头,小声抱怨:“他也是为我好,你别总是凶人嘛。”

        顾昀析伸手肆意揉乱她的发丝,对于伏辰及时止损,知情识趣的举动十分满意,他半眯了眯眼,笑了声,漫不经心地道:“我的人,自然不用别人瞎操心。”

        余瑶看着听了这话,立刻离她十尺远,眼神警惕的财神,默默闭了嘴。

        万年玄晶已经到手,就差个可以解生死契的人。

        但这人,十分不好找。

        余瑶倒是没什么要求,自己这个情况摆着,她也不挑三拣四。

        扶桑等人找了许久,找出来十来张画像,一一摆在镶金嵌珠的长桌上,摆了满满当当一桌。

        并且一一给余瑶介绍。

        “……西海龙太子,这个前来提过两次亲,长得倒还可以,心意也诚,听说品性不错,关键在墨纶手下办事,不会欺负瑶瑶。”

        “……麒麟族少主,这长相是没话说,但性子浪荡,沉迷声色,不合适,不合适。”

        “……”

        三四个时辰过去,余瑶眼都要看花,她摆摆手,从石凳上一跃而下,打着哈欠消失在夜色中。

        神灵的精血是好东西,她一身灵力奇迹般被养回来了个七七八八,但射向云烨手臂的一箭,到底也让她伤了些元气,她躺在棉柔的云被上,睁眼望着屋顶,还没来得及打坐调息,就突然头一歪,睡了过去。

        梦里,她又来到了那个巨大的青铜门外。

        这一回,余瑶熟门熟路地摸了进去。

        出了天渊,顾昀析就径直回了大殿,并没有留下来参与他们的选人大赏。

        再结合自己的突然犯困,余瑶想,应该是顾昀析的心魔又犯了,需要自己的血抑制。

        左右看了看,她却没有发现顾昀析的身影。

        “乱跑什么,晃得我头晕。”

        少顷,男人略有些沙哑的嗓音自身边响起,余瑶看着他凭空出现,有些担忧地问:“怎么了,你是不是心魔犯了?”

        她自觉地将袖子挽到小臂以上,凑到他的手边,道:“我查过了,黑莲的血可以清心魔,止郁结,你多抽一些。”

        顾昀析轻飘飘抬眼。

        小姑娘白白净净,像是终于长开了,一颦一笑皆带着风情与迤逦,偏偏眼神还十分澄澈,像鲲鹏洞里的石泉眼,和小时候一样,未曾有过变化。

        又蠢又傻,一不留神,就给人欺负去了。

        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雪白,莲花独有的清香逸到顾昀析的鼻尖,他一惯不喜欢异香,闻着头就痛,但这种味道他太熟悉,熟悉到身体下意识就接受了,哪怕隔着一万年的时光,这个适应的过程,依旧快到只在呼吸之间。

        很奇怪。

        顾昀析心魔并没有发作,此时却突然有了一种想咬上去的冲动。

        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

        顾昀析的唇瓣极冷,像是冬夜凝成的冰块,偏偏又软到了极致,余瑶睁圆了眼睛,没有觉得疼痛,只是觉得冷和麻,她的胳膊上,立刻就起了一层细小的疙瘩。

        良久,顾昀析抬眸,嘴角尚蜿蜒着一丝血迹,眼尾微扫,妖异又瑰丽,而余瑶雪白的胳膊上,几乎立刻现出了一个稍重的红印,正往外渗出些血丝。

        “想好了吗?

        生死丹的事,该如何解决?”

        他餍足的眯了眯眼,指骨瘦削,拂去嘴角的血丝,声音稍哑。

        余瑶见他神智清醒,知道他是将心魔压下去了。

        “方才扶桑他们找了很多画像给我选,我左想右想都觉得不行,云烨的事一出,我这声名狼藉的,鲜少有人不在意,我修为又不高,到时候再遇见什么极品,那真是,有苦都说不出。”

        余瑶想得明白,她接着道:“那些身份显赫,威名深重的,就都不考虑了,这回,我想招个上门的,老实的,最重要的一点,得惜命。”

        她可不想大费周章好容易捡回来一条命,转身因为找了个作死的,白白送了命。

        顾昀析伸手点了点抵在身后的树干,眼里蕴着别样的深意,似笑非笑地问:“不选个自己喜欢的?”

        余瑶更了更,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接话。

        顾昀析啧了一声,而后淡声道:“变回本体。”

        余瑶不明所以,迷迷瞪瞪像是受了蛊惑一样,就真的变回了本体。

        半空中,悬浮出一朵黑色的秀气的莲花,翠绿的荷梗上布着尖尖的刺,刺是惨白的颜色,一眼看过去,密密麻麻,触目惊心,花苞紧紧闭合,在顾昀析伸手过来的时候,往前一闪,几颗晶莹的水滴就甩到了他的身上。

        顾昀析也不在意她带着小情绪的小打小闹,他将手中把玩的万年玄晶抛向半空,风云突起,白雾升腾,他食指化刃,慢悠悠地在掌心划了一刀,猩红的血液悬在余瑶身边,又有一股吸力,将她方才的伤口崩裂,溢出些血丝来。

        终于,两种不同色泽的血液在半空中碰撞,交融。

        余瑶察觉到了不对,她想要变回人身,却发现自己被定在了空中,寸步难行。

        她急促地抖了抖花苞,却见顾昀析一步一阶,慢条斯理乘空而上,然后不慌不忙,将染血的手掌贴在了她的身上。

        做到这个份上,余瑶再不懂他在做什么就是傻子了。

        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等整个流程结束之后,顾昀析手里捏着一截荷梗,但余瑶明显是蔫了,手掌大小的黑莲花耷拉下来,软哒哒地覆在他的衣袖上,装死不肯起来。

        “不是才说喜欢我?”

        顾昀析声音里难得带了点认真:“你的身体、血液中都是我的味道。”

        “如果有一天,染上别人的味道,我会很生气。”

        顾昀析的逻辑简单得甚至有些粗暴。

        从余瑶碰瓷他,被他带回鲲鹏洞开始,她就是他的所有物了。

        既然这样,怎么可以染上别人的味道,冠上别的头衔。

        看,别人再说爱她,喜欢她,例如那个龙太子,再例如伏辰,也没人会强行出关寻她,更没人会施时间禁法救她。

        他也不计较她脑子蠢,修为弱,他们血液相融,天生就该在一起。

        余瑶就知道会是这个原因!

        她从他手中挣脱,落到地上变幻成人形,看着自己小臂上那个显眼的繁复的印记,懊恼地搓了搓:“你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说什么?

        翻来覆去一堆,吵。”

        顾昀析伸手揉了揉额心,嘴上说着嫌弃的话,心情看上去却还不错。

        这会余瑶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她与眼前之人那微妙的,隐晦而不可捉摸的联系,与此同时,她的灵力修为,一丝也不剩了。

        事已至此,她再说什么也无法改变现实,索性眼一闭,咬着牙接受了。

        反正和鲲鹏帝子结契,吃亏的也不是她。

        “还得下凡历劫。”

        余瑶发愁:“天族那边也是个大麻烦,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反正不是好事。

        讨伐十三重天的檄文都下了,现在在各界流传,都知道你堕魔了,还有财神,雷劫又将临近了。”

        顾昀析扯了扯嘴角:“八千年不见,你居然还养成了忧国忧民的性子。”

        从前,那是光扒拉着自己脑子都不够用。

        余瑶不理会他显而易见的嘲笑,而是从空间袋里翻出两样东西,拍在他的掌心上,朝他昂了昂下巴,道:“诺,说好了还你,抵债。”

        顾昀析一看,正是余瑶从云烨身上摸出的玉佩和玉簪,当即冷着脸甩开了,皱着眉头吐出一个字来:“臭。”

        余瑶是见识过他洁癖程度的,但她穷,这玉佩和玉簪都是价值不菲的宝物,就算不留在身边自己用,卖了换些别的东西也好。

        她如是想着,又把这两样东西默默地塞进了空间袋中。

        “那我先走了,还有事做呢。”

        余瑶像是想起了什么,笑得眯了眯眼睛。

        顾昀析:“什么事?”

        “还有一个三皇子,正巴巴地等着看我笑话呢。”

        余瑶眉眼弯弯。

        “也好。”

        顾昀析勾勾唇:“下凡历劫前,杀条龙祭祭天,看看能不能改改运势。”

        “还有。”

        顾昀析顿了顿,声音有些沙沙的哑:“生死丹的问题既然已经解决,那些画像,就不必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