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仙们的团宠在线阅读 - 第18章

第18章

        第18章

        结界上空,风云突变,沉厚的乌云将天空占得满满当当,如墨一样压抑的黑,不时被蹿出的惊雷撕扯出一道巨大的缺口,声势骇人。

        没有试探实力的虚招,没有长篇大论的声讨,十三重天的报复俨然像是一场毫无征兆的狂风骤雨,突然哐的一声,落在了不可一世的天族人头上。

        尤延一马当先,冲进天族高层中,所到之处如过无人之境,黑色的长镰上淌着一些尚温热的,殷红的血——那是方才他一刀将天君身后站着的几个天孙挑飞时沾上的。

        云存眼皮一挑,挡住了他,同时没忘厉喝:“帝子堕魔,十三重天难道也要跟着犯下错事吗?”

        “哈哈哈你说的什么狗屁话,看顾昀析不爽啊?

        那就去跟他过招,别在这跟我逞口舌之能!”

        尤延错身挥开他迎面而来的术法,手中黑镰遥遥指向懒洋洋站在东塔尖的人,眉目中上夹杂着未曾褪去的张狂热血。

        他这摆明了让路的姿势,让云存咬着牙直接黑了脸。

        闪身避开凌洵蕴着滔天魔力的飞刀,云存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

        妈的,一群无所忌惮的疯子。

        余瑶站在顾昀析的身边,眼睁睁看着七十二重天宫仙境变成人间炼狱,惨叫哀嚎,嘶吼打斗声不绝于耳,不知为何,并不觉得心软同情,刻在一双温柔杏目中的,唯有果决。

        从头到尾,天族对她都是算计与陷害。

        她从不想伤人害人,却无端被卷入风口浪尖,直到现在,性命堪忧,谁也没有想过她的无辜,谁也没有对她心软过。

        天君是长者,身居高位十几万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头一回遇到。

        十三重天其实一直是他的心头病。

        几十万年之前,十三重天才住着五个先天神灵,他们从远古活下来,一个个都是老神了,没了什么年轻时的血性。

        平素最大的爱好,也就是几个人聚在一块,喝喝茶聊聊天下下棋,虽然地位特殊,但并不管闲事,对当时迅速崛起的天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这五位神找到了三颗蛋。

        蛋中孕育的,是神裔。

        从那以后,他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虚弱下去,陨落归天,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后来,新一代的神出世,横扫八荒,而且这次,人数直接翻了个倍。

        五人变十人。

        还出了个帝子。

        一个比一个桀骜张狂,一个比一个阴晴不定,敢问这天底下,有哪个种族,是敢以八人之数,肆无忌惮地堵在天族门口,并且丝毫不担心落下风的?

        哦,这八个里,还有两个没什么用。

        天君太阳穴突突地疼,他并不想袖手旁观,看着自己的子孙被打得七零八落,颜面全无,但他一动,迎上来的,必定是上霄剑凌厉的剑气。

        他一旦被制衡拖延住,下面战局的胜负,便是毫无疑问的了。

        余瑶再一次问:“云烨到底在哪?

        你们是想自己交代,还是我们挨个搜宫?”

        无人应答,云存脱离战局,落到天君身后,低声请示:“父君,咱们现下该如何?”

        无疑,这是个进退两难的局面。

        事发突然,他们没有提前准备的时间,一时之间,也不可能将所有的天兵天将调遣出来。

        思来想去,权衡利弊,这口气,好像都只能认着。

        天君脸色铁青,传音道:“用留音符联系老三,让他想办法拖走余瑶。”

        这边,余瑶见天族人一个个缄口不言,勾唇笑了笑,眼里全是冷意。

        琴灵靠过来,站在她身边,袖摆无风而动,英姿飒爽,她五指张开,又一根根收拢,远处伫立的一座仙宫,像是遭到了不可阻挡的重物挤压,一点一点塌了下去。

        尤延黑镰轻描淡写划下,又一座天宫应声而碎。

        伏辰长刀一掷,天族人支援不及,一座天宫炸开,四分五裂,尘屑飞扬。

        宛如隔空几巴掌,打在天族人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又愤怒又羞愧,愤怒他们欺人太甚,羞愧自己无力抗衡,只能眼看家国被毁而毫无办法。

        “住手!”

        天君一声怒喝,他终于出手,万丈庞大的巨印带着镇压之力袭来,巨响之后,天崩地裂。

        顾昀析慢慢地眯了眼,他那副懒洋洋散漫的姿态一换,身子绷得像是一根即将拉满的弓,余瑶看着那宛若有灭世之力的巨掌,才要嘱咐他万事小心,莫要轻敌,就见他看向自己,声音严肃,带着点沙沙的哑:“余瑶,看好了。”

        余瑶乖乖点头,看着他带起惊风千丈,冲入云霄。

        余瑶虽然灵力不行,但懂的术法和术阵并不少,在关键时候是能保命的,而这些,都是顾昀析教的。

        那段突如其来的记忆中,她被那样重创仍未第一时间消亡,除了神灵自身极强的生命力,还有别的原因。

        如果她所料不错,她身上有几样自己也不知道的,关键时候却可以保命反击的东西。

        出自谁人之手,不做他想。

        余瑶眼也不眨地盯着顾昀析,她以为会是上霄剑凌空而下,与那巨印同时退却,没想到顾昀析并没有使用上霄剑,而是拿出一张黑漆漆的看起来朴实无华的弓,他的动作看起来并不快,但搭弓,上箭,离弦一气呵成。

        一声轻得不能再轻的嗤声过后,天君那盛怒之下挥出的掌印,被一箭贯穿,而后如光照萤雪般迅速消融下去。

        顾昀析搭弓,射出了第二箭。

        天君噔噔向后退了十几步,脸色说不出的阴沉黑郁。

        结界中,天族之人面面相觑。

        财神捧着小脸,惊叹出声:“两箭逼退天君,这也太猛了吧。”

        琴灵摊了摊手:“越来越看不透顾昀析的修为了。”

        余瑶与扶桑对视了一眼,摇头道:“怕是没有我们想象中那样轻松,他手中的弓箭不简单,射出一箭怕是需要难以想象的磅礴灵力。”

        “也对,依照顾昀析能杀死绝不打残的性格,若是真那么容易,只怕早就把天君射成筛子了。”

        余瑶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云烨还未出现。”

        顾昀析睨了天君一眼,轻飘飘落在余瑶身边,然后慢条斯理地使了个术法,变了身衣衫。

        见状,刚刚身上沾上了血的,都自发自觉地离他远了几步。

        余瑶袖子上不知何时染了一蓬黑血,他们这几个人,都没有怎么受伤,血就只可能是天族人的,她拧了拧眉,见顾昀析望来,赶紧的也走远了些。

        “躲什么?”

        顾昀析将她拎了回去,很快又黑着脸道:“你身上什么味道,怎么那么臭?”

        余瑶:……

        财神憋不住笑了两声,然后离得更远了。

        顾昀析眉头拧得很紧,像是一秒都无法忍受那个味道一样,将手中缩小了的弓箭丢到她怀中。

        虽说是缩小了形态,但也不容小觑,那股威压,比上霄剑也不差多少了,余瑶伸手摸了摸乌溜的弓身,问:“它叫什么?”

        “雷霆。”

        财神一听这个名字,顿时悲愤起来:“是不是掌一半远古雷刑的那个雷霆?

        能不能让它下次留点情开个后门,别逮着我劈了?”

        余瑶默了默,道:“应该是你想多了。”

        眼下事情还未解决,顾昀析言简意赅,道:“就是那个雷霆。”

        “你太弱了,先拿着它防身。”

        余瑶登时觉得抱了个烫手山芋,方才不知它的名字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了,只觉得有些懵,她喃喃道:“那我这点灵力,也不够它吸啊。”

        顾昀析:“我在上面蓄了足够射出两箭的灵力。”

        余瑶还未有什么表示,就听后方财神倒嘶了一口气,她很快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件大杀器。

        能两箭逼退天君,要是再遇上云烨,两箭足够给他个贯心穿,不死也残。

        财神哆哆嗦嗦蹭到余瑶身边,眼馋得很:“帝子还招跟班吗,我提前报个名,留给位置。”

        这待遇,绝了。

        顾昀析侧首,清冷冷的眸子落到财神身上,后者几乎立刻就闭了嘴,躲到了扶桑身后。

        “现在该如何,你们怎么看?”

        尤延用拇指重重地擦了擦额角,戾气难消:“都打到这个份上了,干脆一锅端了算了,不然铁定要出幺蛾子。”

        余瑶抱着弓箭,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云烨应该是真不在天族了,我与他有生死丹相系,彼此之间有极其微弱的感应,而且天君和天太子在这种情况下还没把他卖出来,十有八九是真不在。”

        “而且再打下去,必定死人,咱们没必要因为他,再背上这桩因果。”

        伏辰开口:“将天族灭了也好,此地仙者不止三百,正好可解了你身上的生死丹的效力。”

        依照伏辰的说法,趁天族不备,尚未来得及调兵遣将,今日一网打尽,也懒得应付接下来一系列的声讨谴责,还能替余瑶解了生死丹,十全九美,相比之下,剩下的一成不足,倒是不必挂在心上了。

        余瑶仍是摇头:“冤有头债有主,我非同情天族之人,但若将无妄之灾施加在那些小仙身上,与云烨也没有差别了。”

        顾昀析足尖点着地,有些不耐烦地按了按额角,纯黑的瞳孔中渐渐染上阴鸷与暴戾,比起其他人,他确实是无所忌惮的那个,这些因果落在他头上,多半也是无用功。

        但余瑶不行。

        她怂得跟只鹌鹑一样。

        余瑶见顾昀析暴躁的神情,拉了拉他的袖子,才要说今天就到这里吧,胸膛处便是一阵剧痛,她愣了愣,然后哇的呕出一口血来,吐在顾昀析的手臂上,人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滑下去。

        又被顾昀析捞上来。

        这一切太过突然。

        余瑶身体各处皆传来让人无法忍受的剧痛,眼前几乎瞬间就黑了,她努力睁了睁眼,见到尤延扶桑琴灵等都围了过来,见到顾昀析眼中的血色红莲,艰难咬字道:“快回……回去,云烨要渡……渡雷劫了。”

        视线彻底昏暗下来之前,她依稀听见顾昀析骂了句很脏的脏话。